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每年百萬澳洲人棄心理治療 吁曾加预防咨询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陳光澳洲悉尼編譯報導)最新數據顯示,儘管患有抑鬱症和焦慮症的澳洲人不斷地去看他們的全科醫生,但是接受心理健康計劃治療的人只有不到六成。全科醫生呼籲在國民健保(Medicare)中增加新的相關項目編號,以為這些患者提供預防性精神健康諮詢。

聯邦總理莫里森已將精神健康作為政府的一項重點,並責成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採取措施降低國人的自殺率

澳洲衛生福利研究院(AIHW)的關於國民健保服務的報告顯示,在2017-18財政年中,儘管全科醫生為210萬澳洲人給出了心理健康計劃,但實際上只有57%的患者去找了心理專家或諮詢師。這意味著90多萬人並沒有使用他們的心理健康計劃接受全科醫生以外的治療。

該研究院今年早些時候發布的數據顯示,在同一時期,有420萬人接受了與心理健康有關的處方藥物,例如抗抑鬱藥、抗精神病藥和抗焦慮藥的治療。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全科醫生表示,現在精神健康問題已成了患者就診的首要原因。醫生們要求在國民健保系統中創建一個新的項目編號,以便讓他們能用比目前規定的20分鐘更長的時間為患者提供精神健康諮詢。

澳洲精神健康協會(Australians for Mental Health)發言人邁克爾森(Steve Michelson)表示,昂貴的費用和恥辱感是阻礙人們尋求進一步治療的原因。

在目前的系統中,看一次臨床心理專科醫生國民健保的付費是124.50澳元,看普通註冊心理醫生為84.80澳元,但許多從業者會收取更高費用,患者一次看診的自付費部分可能要高達100澳元或更多。

澳洲衛生福利研究院的報告顯示,在2017-18財年中,有388,418名澳洲人看過精神科醫生。這些問診只需要有全科醫生的轉診信,而不需要心理健康計劃。

澳洲全科醫生學會(RACGP)會長內斯波隆(Harry Nespolon)表示,接受心理健康計劃治療的患者通常是出現了個人危機、身處痛苦狀態之中。「通常他們來看診並與某人交談一番就足以使他們感覺好些。」

他說:「看心理醫生很昂貴,而且在一段時間內要多次去,這可能會帶來不便,因此總體成本可能會很高。」

邁克爾遜呼籲政府將精神健康列為「國家政治的優先事項」,以「確保心理健康計劃能更廣泛地被利用」。

聯邦政府的《醫療福利計劃》(Medical Benefits Schedule)審查已建議,為「預防性」心理診治建立一個新的國民健保項目編號;在患者情況最嚴重的病例中,國民健保付費的治療次數上限從10次增至70次。

澳洲統計局週四發布的年度死亡原因報告顯示,澳洲的自殺率自2017年上升了9%之後,去年下降了2.5%,降至3048人。

週五(27日),亨特對這一消息表示歡迎,但表示「唯一可以接受的目標」是「向零邁進」。

責任編輯:堯寧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