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三郎奇遇記

文╱張卉中

圖為清 虛谷《雲巖古寺》。(公有領域)

  人氣: 10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明末清初有位官員周亮工,根據江陰地方關帝君祠祠石上所鐫刻的詩文,寫成文章《書戚三郎事》,收錄於《虞初新志》卷七。文中描述在戰亂中,戚三郎祈求關帝託夢,幾經波折,離奇地找到他失散的妻子,其間充滿人間道義與人性光輝。茲將文字淺白化並稍作節錄,分享如下。

關帝保命 託夢指引

明末在江陰,戚三郎和王篤夫婦倆虔祭關帝君祠,二十年如一日。戰亂城陷時,戚被兵綑綁刀刃加身後推到大馬路上,眼見妻被兵擄,呼救無援,路過帝祠,不支倒地,氣息奄奄,兵棄他而去。

戚默求關帝救命,夜晚綑帶忽然斷裂,得以用手轉正搖搖欲墜的頭。次日,鄰家老夫婦發現血肉模糊的戚,帶回去餵食,兩天後老夫婦未再出現。戚漸能起身,看到室內哭泣的五歲孩子,而屋中竟發現鄰家老夫婦的遺體,驚嚇之餘,悟到是關帝救了父子倆的命。

戚勉強起身,到帝祠謝恩,並找來三名工匠為老夫婦做棺材。戚四處尋找食物後,回到室中不見工匠,卻看到五口棺材,很納悶,到帝宮卻發現三名工匠的屍體,嚇壞了。這時兵已遠去,避難的人們陸續回來,戚找人幫忙將他們埋葬。

戚身體漸好轉,又到帝宮謝恩,並求關帝示其妻所在。當晚夢中獲指示,速往數里外渡口,有舟等著,若過這月十四就沒機會見妻了。天方亮,戚立即帶著孩子趕去,果然有個成三郎的舟等著,成的妻室被擄到南方,成正等著失去伴侶者結伴同往,戚並說出關帝託夢之事。

結伴尋妻 陰錯陽差

溪橋風雨
戚三郎與成三郎結伴尋妻。圖為元人《溪橋風雨軸》局部。(公有領域)

到達升洲,戚在城內大通道貼告示:「江陰戚三郎覓妻王。能為驛騎者,予多金。」成也照樣貼告示。某看到戚的告示,表示給錢就照辦。戚表白城陷家破哪來錢?並說出關帝託夢之事。某心生憐憫,但說若沒錢給武人,他肯還你妻嗎?某得知戚會寫字,告知某公正找人書寫百部《首楞》布施四方。戚將孩子託付成,趕緊隨某去見某公,某公見戚字跡工整,又憐憫他,就賞他十金。

某帶著戚趕到某標(註:軍事編制)郝總旗(註:官名)處,郝已外出,郝妻確定有江陰王氏,戚欣喜給錢,郝妻進去久久才出來,卻說這裡沒有王婦,她也沒拿錢,就把他們趕出去。戚哀怨地與某返回渡口,成氣憤地說明天要去理論。

次日,戚攜子與成同往。成生氣地向郝說出原委,並說若不還戚妻,就死給郝看,說著拔刀要自殺,郝趕緊制止,並進去詢問妻。戚與成隨即聽到打罵聲,在外跪求不要再打了,還婦來就好。郝氣沖沖地出來,說錢拿去趕快走吧。成叩頭說,戚急要的是妻而不是錢。郝說,義哉!為友以死力爭。戚所持錢必不足以贖婦,但見你人品高尚,不計較了,婦還給你朋友。

郝呼叫王氏出來,戚緊盯覺得不像,瞬間卻見成與婦抱頭痛哭,原來是成之妻。話說當時成妻被擄到南方,經過官邸,寫字於牆上:「我江陰成三郎妻王氏,為某標郝擄。見者幸以語吾家。」日久,「成」字剝落為「戊」,某看見了誤為「戚」字,就慌張地報告戚。

賣身相助 追尋線索

郝見成三郎以死為友爭妻,不料爭到的卻是己妻,太不尋常了,天要成全你,你就趕緊回去吧。成說,戚的錢未還,若離開,豈不變成我為自己爭妻?郝問,怎麼辦?成說,我和妻甘願在這裡充當僕役,償還戚二十金,讓他去尋妻。

郝說,義哉!我這裡不需人手,但有位張將軍正找差役。於是戚跟隨郝與成一起去找張,成與張簽了合同,並將拿到的二十金給戚。戚說,你基於道義,賣身來成全我夫妻,可是去哪尋妻?說著兩人都傷心落淚。張說,你姑且拿去吧,若有線索,我會幫忙找。

戚見張位高顯赫,必有辦法,於是叩頭說,我不過給成十金,成卻售身,又加倍給我錢,我怎敢接受。我輩如此落魄,等不及找到妻,這點錢隨手就會用完,辜負了兩公的義氣。不如將錢留在公所,公為我覓妻,找到後,不但了成的心意,成加倍給的錢,也用之無愧了。張點頭收下錢,並令戚也得去找線索,不能全靠我。

遠在天邊 近在眼前

過兩天,成三郎清洗馬桶後,經過損壞的牆,牆內婦人多操鄉音,心想,或許戚妻在此,於是以家鄉話問,戚三郎囑託我找妻子,在此可找到嗎?戚婦聽到,礙於受人監管,不敢回答。晚上如廁時,在牆縫留紙條,並用家鄉話說,紙塞在牆縫裡留到明天用。成遠遠聽到,等人們入睡,前往取紙條,上面寫著:「戚三郎妻王氏,即今在此,君急語我夫。」成大喜照辦,戚帶著孩子,懇請郝同往。

戚見張,即跪曰,到處找妻,聽說妻就在府中,請憐憫我們。張詢問並呼王氏出來,果然是戚婦。戚見婦,驚愕下,竟不知所措。孩子則急奔母親懷裡,仰頭大哭,戚婦俯視孩子也痛哭失聲,戚至此血淚併落。戚、成跪張前,戚婦也遙跪聽命。張說,你妻子姿色少見,被選為婦首,約值五十金,你還不夠一半金,怎望得婦?戚拉著郝跟張說,城陷家破,哪來金啊,請將軍憐憫!並講了關帝君保祐託夢之事。

義感動天 柳暗花明

張說,這贖金一減價,如何對待以後來的人?張堅決不許。戚說,成夫婦賣身,才得這金,卻又苦不足,天啊!怎麼得金呀!戚大哭,婦哭,孩子哭,郝哭,張的僕役哭,環屏內的姬妾也哭,張也跟著落淚。在一片哭嚎聲中,張突然跳起來說,停停,我還汝婦,不須贖金。城陷家破沒錢,又重傷未死,若非帝祐,不至於此,你必是個善人。我不僅還你夫婦,也還成夫婦。成三郎為你售身卻留此,即使不怨你,然而你何以回報他?這二十金就當成你們的旅費吧。

張接著講,可我有話要說,你也不要違逆我。我老了,沒有子嗣,你的兒子秀而慧,惹人憐愛,何不讓我收養?我會善待他。戚頓時不知所措,婦忽然趨前對戚耳語,隨後大聲問戚,孩子還需要餵奶嗎?戚於是跪著向前,感謝將軍的成全與不嫌棄,表示樂意孩子讓將軍收養。將軍大喜,急忙向前抱孩子,孩子跟將軍也很親暱,不再戀眷父母。將軍更加高興,招呼戚夫婦坐下,以親家禮相待。

將軍抱著孩子入室,逐一拜見所有的親屬,孩子再出來時,已是衣冠煥然一新,神采奕奕。賓客僕役都圍過來拜賀,慶祝將軍得子。戚、成兩對夫婦拜謝將軍而去。合計離戚初見將軍日,正好是關帝所示的十四日內。人們都認為是戚虔敬關帝所感應之福報。

祖上積德 福蔭子孫

戚回到家鄉,安置家室後,又遇見某公,在經塔下書寫經書三個月後,有了機會去探視孩子,將軍多所饋贈。後來將軍病逝,留下很多家產,親族子輩想占為己有,都以戚子有自己的父母,非我族類,而慫恿他回家。戚子因而離去。然而母輩們憎惡族子所為,竟將所有家財都給了戚子。戚子因而擁有豐厚資產,至今仍為江陰巨室。成也依靠戚直至命終。

兒子回家鄉後,戚整新帝祠,江陰知名之士都為文紀念此事,戚將之全部鐫刻於祠石上。@*#


責任編輯:王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死亡瞬間,人的一生像電影快速回放,鉅細靡遺歷歷在目。據說,這個類似電影膠捲的紀錄存在於人出生之前,亦即,人的一生是照著擬好的劇本在演。
  • 李賀說:「天帝又建凝虛殿,派我們編纂大型樂章。現在我是神仙中人,很快樂,希望夫人不要為我惦念不已。」
  • 康熙聖訓:「有孝為百行之首,不孝之人斷不可用。」清朝康熙皇帝不僅以身作則,並通過舉才、終養政策,落實孝道於家庭,形成社會風氣,代代相傳。
  • 中國一些古籍中,記載不少和輪迴轉生相關的事例,比如有的前生是人,下一生轉生成動物,還轉生到自己原本家中。《夷堅志》就有一則這樣的故事,讀來令人唏噓不已。
  • 宋孝宗淳熙四年(1177年),官員張子正擔任泰州長官。由於妻子生病,他焚香禮佛,並且發願:一定會尋找一位有識之士出家為僧。
  • 湖北秀才鐘某應試有一奇夢。鍾某進了考場,一時睏倦,就在自己的號房內小睡起來。忽然夢見有一個高大英武的男子漢掀開號房簾子進來,長長鬍子,身穿綠袍,原來是關帝神。他見了鍾某就罵:「呂蒙你這老賊,你以為把自己的臉塗黑了,我便認不出你了嗎?」說完,就沒了蹤影。原來鐘某是三國時代虎威將軍呂蒙轉世,他曾智取荊州…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