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天韻:民主黨欲彈劾川普總統 疑點與事實

9月24日,美國眾議院宣布對川普總統進行彈劾調查。川普總統表示,這將反過來助其大選,但是對國家不利。(Nicholas Kamm / AFP)

人氣: 3634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7日訊】9月24日,美國眾議院啟動了對川普總統彈劾調查,引發國內外高度關注。外界分析普遍認為,民主黨因為擔心2020大選再度落敗,所以試圖以此阻擋川普連任。歷時兩年的通俄門調查剛剛過去,「電話門」又登場,真相總會水落石出。

9月25日,在川普總統授權下,白宮公開了7月25日川普與烏克蘭總統通話記錄的解密版本,因為這一通電話被人舉報,是民主黨和左派媒體的攻擊起點。

當晚7點24分,川普總統在推特上說:「在我們國家的歷史上,沒有一位總統像我這樣受到如此惡劣的對待。民主黨人被仇恨和恐懼凍僵了。他們一無所成。這一幕不應再發生在另一位總統身上。獵巫行動!」一位美國網民跟帖說:「仇恨應被視為非法,民主黨人在用他們的仇恨阻擋我們國家。」

彈劾案之疑點與事實

第一,忽略事實的指責

民主黨發起彈劾,基於8月份情報局收到的一份匿名告密信以及後來左派媒體的「爆料」。該信指川普總統在電話中對烏克蘭施壓,要求調查前副總統拜登及其兒子在外國的貪腐指控。但是,告密者並非那次通話的直接見證人,而是依靠從別處聽到的消息進行舉報。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啟動彈劾時,也不了解通話的具體內容。

9月25日,眾議院司法委員會高級會員道格·柯林斯(Doug Collins)就此發表聲明說:「川普總統與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的通話記錄顯示,民主黨再一次不看事實就搶先做出結論。沒有所謂的『條件交換』,沒有任何事可以為民主黨前一日的騷動辯解。真正的危險是民主黨人一直提出無根據的指控,期望能削弱成功的總統形象。」

第二,明顯的雙重標準

左派媒體承認,拜登向烏克蘭前任總統施壓,迫使其解僱了該國時任總檢察官。他們也承認,當時,這位檢察官正準備調查烏克蘭天然氣公司「布里斯瑪控股」(Burisma Holdings)腐敗案,而拜登的小兒子亨特在該公司任董事。但是,媒體為拜登開脫稱,逼迫烏克蘭解僱總檢察官,是因其反腐不力,而非出於私人動機。

關於拜登家族與烏克蘭之間具有利益衝突的聯繫,媒體早有披露和質疑,然而,對於當中可能涉及的腐敗行為,民主黨選擇視而不見,卻一口咬定,川普總統之所以要調查拜登是為了打擊競選對手,而且僅憑匿名者的二手資訊,便提出彈劾。這其中的雙重標準確實令人質疑。為什麼拜登親口承認的、明確以十億美元為要挾、干涉外國內政之舉不應被調查?而川普總統未提及經濟援助,就是「利用其辦公室的權力尋求外國政治的干預」?

第三,電話記錄顯示了什麼?

據白宮解密的電話記錄顯示,川普總統在通話中從未特別提及他在不久前剛剛凍結的軍事援助計劃,更未將此與調查拜登掛鉤。在談話中,澤倫斯基就美國的援助向川普致謝,並表示他準備訂購更多的美國反坦克導彈。有媒體分析指出,這說明他並不知道,美方已經中止了援助。因此,民主黨所稱總統以援助資金為籌碼要求烏克蘭調查拜登及其兒子的說法就不成立。

川普總統質問:「為什麼彈劾?一次完美的對話。」他在聯合國的記者會上又說:「沒有逼迫、沒有施壓、什麼都沒有。」

拜登向烏克蘭施壓的事實和時間點

2018年1月23日,拜登告訴「外交關係委員會」,2016年3月他作為美國副總統在烏克蘭訪問時,向烏克蘭總統施壓,迫使其解僱時任最高檢察官維克托·肖金(Viktor Shokin)。

拜登透露此事的次日,1月24日,《俄羅斯時代報》網站發表報導,提供了更多的信息。文章寫道:「拜登提到的事件發生在2016年3月底。那時,這位時任美國副總統與烏克蘭政府官員會面,討論烏克蘭時局以及美國對基輔的經濟援助。拜登顯然利用美國擔保的價值10億美元的第三方貨款作為向基輔施壓的手段。」

文章披露,在一個星期二的會談中,拜登對烏克蘭官員說,「『我告訴你們,你們不會得到十億美元。』」「2016年3月29日,時任總檢察官維克托·肖金被烏克蘭內閣撤職。兩天後,基輔宣布,拜登早前與總統波羅申科會晤並且『通知他,美國決定向烏克蘭額外提供3億3千5百萬美元,用於安全設施的改革。』官方消息還提到,『提供十億美元的貸款擔保的可能性』是『開放的』。2016年4月3日,肖金被正式解職。」

倫敦政策研究中心高級成員德羅伊·默多克(Deroy Murdock)日前在福克斯新聞上發文稱,「拜登的行徑是勒索和妨礙司法公正。」

拜登家族的醜聞

告密信及彈劾案牽出了拜登家族的貪腐醜聞,目前拜登及其子與烏克蘭和中共的利益關係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有人直言,拜登的大選之路已經終結。

川普的律師、前紐約市長朱利安尼9月23日發推文說,「拜登的醜聞剛剛開始。有更多的關於在烏克蘭洗錢3百萬美元,有4至5大件證據。此外,還有中國(中共)給拜登基金會的15億美元捐款,而拜登在和中方談判時一再讓步。」

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Newt Gingrich)9月25日撰文,認為民主黨應調查拜登父子的貪腐醜聞。他指出,正如《華盛頓郵報》兩位記者Michael Kranish和David L. Stern在今年7月22日的報導裡所寫,二十多年來,亨特·拜登的職業線追隨著其父的政治事業,「從華盛頓到烏克蘭再到中國」。

金里奇表示,發生在烏克蘭的事並不是亨特唯一的醜聞。中國(中共)是資金流向這個前副總統兒子的更大中心。

據媒體報導,2013年12月,拜登以副總統身分訪問中國,亨特隨行。在拜登離開中國後十天,亨特與海因茨的公司Rosemont Seneca就與中國銀行簽署了一筆10億美元的獨家協議,創立了BHR公司。

調查記者彼得‧施韋澤(Peter Schweizer)曾深入調查拜登家族與中共政府的商業交易,之後得出結論:拜登「會向外國勢力妥協,不適合擔任總統」。

彈劾案將傷害誰

9月24日下午,白宮官方網站公布一份聲明,川普總統認為,美國正處在有史以來發展最好的階段,彈劾總統將反過來幫助他贏得大選。川普在短信中說:「但是你知道嗎?這對國家不利。」

自川普當選以來,美國左派媒體和政客對其不斷攻擊,激烈程度令人震驚,完全超出了競選勝敗後的反應,已到了製造假新聞、扭曲事實的驚人地步。不少觀察人士指出,川普雷厲風行,敢作敢為,挑戰「政治正確」,不為了迎合人心而放棄原則。他倡導回歸傳統,堅決抵制共產主義,觸動了左翼激進派和所謂的「自由派」的意識形態的根基。這正是仇視力量背後的原因。

目前,民主黨發起彈劾案,將加劇兩黨間的對立,加劇兩黨各自支持民眾間的矛盾,同時也會擴大民主黨內部的分歧,因為溫和派原本不主張糾結於彈劾。此外,著手調查的相關委員會將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將矛頭對準總統,而不是本應被調查的其他官員,這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總統施政,形成掣肘。例如,今次白宮公開兩國總統的電話記錄,將機密內容公諸於眾,已非尋常。一封據二手信息發出的匿名告密信釀出軒然大波,跳過事實下結論、走向彈劾的做法需要檢視。

無人可以凌駕於法律之上,但是,目前的法律運用是為了公平正義,還是打壓政敵?法律之外,更重要的是什麼?透過此彈劾案,美國兩黨、媒體及世界都應意識到:作為政治人物,治理國家,應當秉持道德原則和普世價值,而這必須超越黨派紛爭、個人好惡。

川普上任近三年,勤勉為國,取得了罕有的成效,改變了國際格局,引領美國走向再度偉大,並且領軍世界抗擊中共。川普不取薪酬,為美國的工人、農民、軍人、婦女兒童和商企業主等民眾爭取更美好的生活,並且遵循建國先父的訓導,捍衛憲法。這一切努力和成就不容忽視。

一個因仇恨而分裂的社會,一個為了反對而反對的政治機制,將衍生更多的仇恨,這對民主黨不利,對美國不利,只會讓仇視美國的邪惡勢力漁利。2020大選並不遙遠,如何拋卻異議,為了國家的利益共同前行,才是最緊要的議題。#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9-27 8: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