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何韻詩:傘運五周年是身心的修練過程

2019年9月28日,何韻詩接受大紀元採訪。(孫明國/大紀元)
人氣: 1954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9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今天(9月28日)是香港雨傘運動五週年,曾參與傘運等民主運動的香港歌手何韻詩,今天接受本報專訪時談及了她五年來的心路歷程。她形容,這五年令她成長,從低潮到走出困境,這是一個修練的過程。

上週赴美參加美國國會聽證會並發言的何韻詩,週六(9月27日)中午出席612人道主義基金記者會,和同為基金信託人的陳日君樞機、吳靄儀、許寶強、何秀蘭一起分享基金會的運作,表達對在反送中被捕者的支持、具體案例分析和未來走向。

612人道支援基金傳媒茶聚,圖為基金信託人:陳日君樞機(中)、吳靄儀(右二)、許寶強(左二)、何秀蘭(右一)及何韻詩(左一)。(孫明國/大紀元)

她會後接受本報專訪,談及她在傘運後五年來的心路歷程。她說,傘運是她第一次參與民主運動,相信過去的五年,「我和很多香港人都經歷了很大的成長。」

作為一名藝人、歌手,在這五年中,她幾度成為焦點人物,沒有任何品牌敢找她代言或商演,她也從此失去大陸市場,甚至連澳門都進不去,更有國際品牌取消她的音樂會,而演變成何韻詩事件的「公關風波」。

從低潮到走出困境 是身心的修練過程

一步步走來,何韻詩形容,從低潮到走出困境,需要不斷去思考、突破自我。「當中的低潮,在低潮裡你會去想,我怎樣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面對或對抗這些狀況呢,怎麼去應用靈活性?我這些年裡思考了很多,也有實際的行動。在那個體制以外,去建立一個屬於我的一個系統,用互聯網這樣的工具怎麼去打破一些傳統的手法。」

她形容,這其實是一個身心修練的過程。「這是我這些年的變化,在個人的修練上面也都有下功夫, 比如怎麼去維持自己的專注,怎麼去穩住自己心和身,有這個訓練和鍛煉,才不會被周邊很多的不停轉來轉去的事給轉移走,這個也是未來每一個人都要去思考的,怎麼樣去訓練自己的心和身。」

香港人不孤單 我們在發動國際性抗爭

反送中運動中,何韻詩多次到世界各地去講述香港的真實情況,包括和黃之鋒等人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

一路走來,她認為最主要的訊息就是「其實我們不是孤獨的」,「香港人是在發動著一場國際性的一個抗爭」。

她指,全球包括中共或者其它極權政府,還在用五六十年代的手段去鎮壓人民的聲音。但香港人過去三個多月的堅持,和全新的抗爭方法,絕對是一個影響全球對抗暴政的手法,「把大家舊有的思想打破了。」

運動最美麗的地方:每個人都發揮智慧

何韻詩總結,今次這個運動最美麗的地方,在於經過五年的低潮以後,「我們終於明白,原來我們去做的抗爭是要每一個人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靈活性、用我們的方法出一分力,不管那樣的事情當下 的效用有多大,其實是會影響身邊不同的人。」

她說,當然到了今天可能很多人都會很氣餒,很累了,或者像是沒做什麼的事,但其實真的不要這樣想,「我們做的是一個更長遠的一個推動。你見到美國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其實在2014年11月就提出了,到今天才真正的推動了。當中其實香港人在這幾個月的意志,那種創意,令世界很驚歎。」

她說,每一次出去,被問的問題就是:你怎麼能去做到這件事呢?或者怎樣可以去對抗一個這麼大的暴政,一個700萬人的城市怎樣可以做得到了?「這次真正的力量就在此,我們影響其他人重新思考不同的方式。」

美學者被港拒絕入境 何韻詩:極權的恐懼

美國學者加勒特(Dan Garrett)曾與香港眾志黃之鋒、何韻詩等出席美國國會委員會聽證會並發言,他在週四(9月19日)被拒入境香港,原因未明。加勒特表示,20年來他多次往返香港都從未遇到這種情況,估計與出席該次聽證會有關。

何韻詩回應稱,這恰恰暴露了極權政府的恐懼,「其實這種打壓,已經去到了一個不可理喻和真的把人權置之度外的程度了。當他們拒絕一些完全沒有犯過任何罪的人入境,其實這個政府是很害怕的,他們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他們已經是失控了。」#

責任編輯:林琮文

 

評論
2019-09-28 5: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