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港人銅鑼灣行街 響應全球抗共大遊行

人氣 788

【大紀元2019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梁珍香港報導)持續三個多月的港人反送中抗極權運動如火如荼。隨著「十一」的臨近,運動更在全球各地開花結果,形成一股反共抗極權風潮。全球已有24個國家、65個城市於9月28日起開展為期2天的「全球連線-共抗極權」的遊行和集會。

9月29日是港台聯手的「九二九台港大遊行」,同時,也是全球多個城市連線的「全球反極權」大遊行。下午2時半,香港本地民眾在銅鑼灣SOGO集合,出發前往政府總部。此活動並未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

香港經濟變差的根源是中共極權暴政

9.29撐香港反權
人民力量副主席、香港電台節目主持譚得志,藝名快必參加「全球反極權」大遊行,圖為譚得志。(黃曉翔/大紀元)

下午在銅鑼灣SOGO市民集合地點,大批防暴警察在Sogo前面聚集,截查來往的市民,並帶走多名抗爭者。在集合的市民中,記者訪問了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快必)*先生。

對警察營造的白色恐怖場面,譚得志表示,「我覺得香港現在很危險,全世界的遊客千萬不要來香港,因為香港的警察是隨時這樣出來(截查民眾),會嚇到那些遊客,所以我們香港的旅遊業是很嚴冬,正如香港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所說的『比三號風球還厲害』。」

「還有你看崇光(百貨),崇光不開一天,損失幾千萬、幾億的生意,劉鑾鴻(香港富商)應該是沒辦法去福臨門吃飯了,起碼幾個月沒得去了。」

對於特首林鄭月娥說現在香港經濟差就是因為反送中的影響之說,譚得志說道:「經濟差不是因為反送中的影響,而是因為極權暴政,是中共,它承諾的『一國兩制』沒有落實,它不肯答應我們(的訴求)。」

「什麼『馬照跑』,馬都沒得跑了,為什麼沒有跑馬,因為何君堯的馬,為什麼何君堯的馬沒得跑,因為何君堯惹人憎恨。」譚得志繼續說,「如果中共不再支持何君堯、林鄭月娥、梁振英、或者中聯辦這些人,真真正正讓我們香港有民主,有公民提名,有真正的雙普選,徹查那些警察,香港就會恢復平靜,香港經濟又會騰飛,香港『始終有你』嘛!」

當記者問到香港發生的事對於全球反極權有否影響時,譚得志說:「絕對有影響,因為現在全世界的極權,最為禍害的就是中國共產黨,它還厲害過希特勒,希特勒殺了六百萬猶太人,但是中國共產黨70年來殺了多少人?八千萬,而且殺的還是中國人。」「它(中共)是殺自己中國人,更壞;中國共產黨專(打)殺中國人,所以,今天大家一定要出來,反抗這個暴政,是不是?」

100天的反送中運動令香港人對共產黨的本質有了深刻的了解,對此,譚得志說:「香港人跟全世界的人都覺得共產黨就快完蛋了。因為就要支爆,所以我們就趁特朗普(川普),美國,全世界的國家在圍攻這個暴政千載難逢的機會,香港團結世界自由社會,來打倒中國共產黨這個暴政。」

對警方在銅鑼灣東角道一條街就布置過百的警力,譚得志表示,「警察想用更大的暴力去威嚇我們香港市民,威嚇全世界的人,但我相信市民是不會怕的。」

譚得志(快必)先生在接受採訪後被警察逮捕。

註:譚得志(英文名:Tam Tak-chi,1973年2月2日-),藝名快必,香港電台節目主持,畢業於香港大學中文系,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修讀神學。近年投身社會運動,對抗基督教的保守、親建制勢力。2013年加入人民力量,投身政治,曾參與雨傘運動和2015年香港區議會選舉,現在是人民力量副主席。

香港人只有「國殤」 沒有「國慶」

9.29撐香港反權
市民陳先生來銅鑼灣Sogo參加「全球反極權大遊行」,他表示中共的「國慶」是香港人的「國殤」。圖為陳先生。(黃曉翔/大紀元)

市民陳先生無懼白色恐怖,來銅鑼灣Sogo參加「全球反極權大遊行」。陳先生對警暴非常憤怒,他認為現在的警察不能叫「警察」,要叫他們「垃圾」。

「我在香港70多年,我未試過(警察)這樣的。就算67年暴動,到處都是炸彈,他(警察)都有提示的:『小心菠羅(彈)』。現在搞的什麼?我不明白。」陳先生說,「今天禮拜天,普天同慶對不對?出來走一下。出來行街,遇到這些『垃圾』,都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他說我集結,我怎麼集結啦?逛街就叫做集結嗎?那他那一幫『垃圾』,一幫人穿著同樣的衣服,是不是(也)叫集結啊?他是依法犯法。」

對即將到來的中共70周年「國慶」,陳先生說:「它的『國慶』只是它的『國慶』,香港人只有『國殤』,沒有(『國慶』)的。我們在香港建設了這麼多東西,現在等於二等公民。大陸人過來無差別打人,(打完人)沒事。被人打的香港人,照樣被抓。這是不是二等公民啊?」

至於對共產黨對香港的管治作何評價,陳先生表示,「共產黨在我心目中已經死了,在1989年時已經死了。」

「在1989年,我因為捐了10萬塊,沒留姓名的。(他們)搞到我兩間舖位、8層樓都沒有了,走(躲避)去台灣25年。25年之後我回來,我回來不能夠拿香港的身分證回來,是拿台胞證回來的。我如果拿出香港身分證,我就會被捕。」陳先生說,「我沒有犯罪,為什麼要我身敗名裂?我只是資助那幫學生,就這麼簡單。何必要做得這麼絕呢?那時還不是大陸統治、是香港統治的,我都能夠是這樣的環境,你說我該怎麼樣?」

「我在香港土生土長,幾十年都在這裡,幾代人都在這裡,都不能拿香港身分證回來。這是什麼世界?這成什麼世界?」陳先生憤怒地說,「所以這次的運動,就算要了我的人命,我都出來。要衝擊的,給我打一下,我也賺了。」

陳先生還告訴記者自己遭遇了警察的蠻不講理。

「我在旺角扶著拐杖行街,一幫速龍(小隊)過來,對我說,『死老鬼,走啦!』我說,『我拿著拐杖,傷了,怎麼走?』他們說,『你一舉著拐杖我就可以告你企圖襲警。』哦,這樣都可以的?」

「上法庭,終於我贏了,因為我有醫生證明。這樣的法律你說可以了吧?我的腿瘸了,拿著拐杖,(警察)都要告我,(拿)攻擊性武器。你說是不是可笑、可恥?」

最後,陳先生最想要對大家講的話是:「香港人加油!」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組圖:愛丁堡廣場聯校排字願「光復香港」
香港9.28集會前 水炮車裝甲車現身中聯辦
【更新】港人繼續抗爭 警發催淚彈射水炮車
防反送中裝備抵港 海關全面檢查台灣旅客行李
最熱視頻
【紐約調查】紐約華警間諜案 法官檢控官這麼說
新世紀新片《鳳蘭花開時》網絡首播 互動熱烈
【十字路口】美大選倒計時 9大理由川普或連任
【一線採訪視頻版】學者:從反川到挺川的改變
【一線採訪視頻版】武漢人告政府疫情中強制封閉
【重播】川普在密西根州大選集會發表演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