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十一前港警大抓捕 銀髮族再挺身力護年輕人

圖為2019年9月29日「9.29全球抗共」遊行活動。港警在金鐘狂抓捕抗爭者。催淚彈隨處發射。(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39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駱亞香港採訪報導)929日全球港人聯線集會聲援香港民眾的反送中運動。香港銅鑼灣SOGO處大量民眾自發集會遊行至政府總部,期間遭到港警暴力鎮壓,百人受傷被抓,其中有的是上了年紀的銀髮族。

當天下午2點是全球港人同步行動,香港選擇在銅鑼灣SOGO遊行至政府總部。因此銅鑼灣E出口SOGO處,及附近的鋼鐵站都有警察小隊蹲點。港人準備遊行的起點,聚集的民眾跟防暴警察發生了短距離的對峙與衝突,警方突然無預兆地抓了四個人,包括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

銅鑼灣E出口的升降機外牆貼滿了8.31太子站警方恐襲市民的真相文章,大量的抗爭者也聚集在附近向警方要求釋放剛抓的四人。

民間向現場的防暴警察嗆聲,不時大聲喊「放人、放人」,警察面對群起洶湧的民意,一度撤離現場,被現場民眾嘲笑。很多抗爭者就像現場的媒體記者一樣,一路跟著警察,拿起手機將這一幕記錄下來成為未來歷史的畫面。

不過撤離的港警突然很快又衝回來,直接對在場的民眾發起大規模的攻擊,一下子放了很多催淚彈,及噴射辣椒劑。來不及逃離現場的很多民眾和一部分沒有防備的記者都中招,滿眼都是東倒西歪的人在咳嗽、叫喊,場面非常亂。

2019年9月29日,全球24個國家、65個城市舉行「全球連線-共抗極權」遊行,圖為警方武力清場,有抗爭者被拘捕。(余鋼/大紀元)

記者看到一個老人半躺在地上,急救員要給他清洗眼睛和喝水,他說:「我還行,趕緊去看看其他更需要的人。」急救員想幫助躲在樓梯處的其他香港人,很多都自己忍著難受,讓急救員先幫其他人。

在一棟大樓靠路邊的通道處,一個姓許的老人不僅被警方辣椒水噴到,因為他沒口罩也吸入了很多催淚煙,雙眼通紅、不停流眼淚。急救員想給他清洗眼睛,他說:「我沒事,你們趕緊去看看其他人。」

他向大紀元記者介紹說,現在不僅嗓子冒煙、肺燒的火熱,全身露在外面的皮膚也感覺火辣辣的,並連連搖頭說:「香港沒希望了、沒希望了。這是什麼政府啊,我不是來參加遊行的,我只是來看看。」

他進一步介紹,警察這次有點故意針對我們老人下手,剛剛還抓了四個人,其中有一個是白髮老人。「他們企圖『十一』前把我們嚇回去。但是香港年輕人是不會害怕的,他們還會繼續抗爭的。民主、自由(是)與生俱來的(權利),現場的情況也可以說明年輕人被逼到什麼地步了。」

他還擔心表示,現在抗爭的年輕人,他們不知道中共的邪惡、中共政權是非常邪惡的,「年輕人不一定知道,我們都知道。中共是絕不會給民眾自由的。」

他還表示自己已經豁出去了,「讓警察把我抓走吧,我不怕。我盡力了,我也覺得對得起自己。」

9月29日,全球港人同步抗爭銅鑼灣SOGO處,看熱鬧的街坊許先生受到警方的辣椒水劑和催淚煙的傷害,非常痛苦。(駱亞/大紀元)

還有一名穿花衫的中年男子,對著現場的幾家媒體記者斥責港警:「這是什麼警察,完全就是土匪了。我什麼都沒有做,差點將我拉走,向我們噴辣椒水。」

也有幾個香港的大媽圍在一起高聲數落警察,「這些學生有什麼錯?他們做的事情是對的,為何要這樣打他們,這是黑警、惡警,你們這樣違法會遭報應的……」

當遊行隊伍開始前往香港的政府大樓,灣仔成為警方攻擊抗爭者的重災區,現場不僅有記者額頭被打傷,也有抗爭者眼睛中彈,還有腿受傷的,光現場抓的一次掃過都有十多個人。

港人大學學生會的即時新聞披露,有抗爭者被催淚彈擊中,彈殼仍停留在眼部位置,失去意識被捕,警方拒絕讓急救員救援。有媒體稱昨天(29日)有上百人受傷被抓。

下午56點銅鑼灣Sogo重新聚集了大量年輕人,在現場運輸物資,準備抵擋警方的攻擊。

警方再度派來大量的警車和警力清場,原本地鐵站僅封灣仔,此時已經擴充到周邊的天后、金鐘、銅鑼灣。

銅鑼灣警方也是增派了很多防暴警察、速龍小隊、及大量運載警力的警車再度對現場的抗爭者進行清場。不過這次抗爭者看到警車即將臨近,全部撤離。

2019年9月29日,全球24個國家、65個城市舉行「全球連線-共抗極權」遊行,圖為遊行隊伍經過灣仔遭遇警方武力清場。(余鋼/大紀元)

現場有一個守護香港孩子的銀髮族團體,他們看到現場的這些警察都沒有任何警號,直接跟警方反饋,他們希望在現場為年輕人提供一點幫助。現場銀髮族的陳伯生氣地向大紀元記者表示,「你警察都沒有號碼,是什麼警察啊?警察執法都沒見到號碼。我有權監察警察辦事,違反我就要批評。大家都看見啦,怎樣向市民交代。他們不能夠執法犯法,試問要查身分證也要出示(警察)號碼。作為警察是執法人員卻沒有號碼,我想表揚都不可以,你來說,我作為市民該如何做?!這是一個什麼社會,讓盧偉聰來回答。」

他強調,「你(警察)濫權,我投訴無門。大家看清楚,問他要號碼,沒有。試問是一個什麼環境?大家清楚了。」

銀髮族的王伯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表示,「我們是來守護小孩子的,不想讓他們被警察抓到。現在已經抓了很多人,很不開心。小孩子沒做錯,小孩子喊民主、自由、人權而被抓,作為老人家走出來要幫他們。今天很多人都不開心。」

王伯還介紹,「光在金鐘抓了起碼有50個人」。

29日晚,銀髮族的王伯跟自己的團體還在為保護香港孩子努力,他們也帶著一切防護裝置。(駱亞/大紀元)

他感嘆:「香港沒有希望了,沒希望了。氣數已盡。警察這樣抓人是死路一條。他們有權、有勢、有錢,控制全部的地鐵、巴士,交通,他們喜歡怎樣做就怎樣做。而小孩子什麼都沒有,孤單。希望更多市民走出來幫助年輕人。」

他強調,「剛剛又抓了2個人,我正在幫助他們,希望可以放人。這些小孩子年紀很小,只有十多歲。香港搞成這樣,很不開心。」「警方越來越離譜、太過分了,現在香港沒有了法冶,喜歡抓你就去抓,沒有法冶。讓你101日不敢出來,101日會更加多人出來,那些小孩子不會怕的。」

最後他表示,「我們天天會出來,能夠幫上忙就去幫。希望多些香港人出來。」#

責任編輯:方明

評論
2019-09-30 8: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