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李小剛:中共控制思想和行為的腦控武器探祕

人氣: 31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30日訊】中共的腦控武器研製的開端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紀60年代初姜堪政的思維傳遞實驗,實驗的具體情況和方式在中國醫藥科技出版社出版的《生物電磁波揭密——場導發現》一書中有所介紹。姜堪政當時做思維傳遞實驗的情況為:姜堪政和同學配合做生物微波通信實驗,結果是:他想像一個圖形〇或爬山的情景,同學的腦海里也出現相應的圖形和情景,和同學互換位置,同學腦海中的形象也出現在他的腦海中。接下來他又做了2000多次那種實驗,成功率約占70%。後來他又根據無線電的原理,自己設計並製造了一個電磁波透鏡,人體電磁波通訊實驗成功率上升到了95%。所以說,姜堪政的實驗所應用的是視覺信息。

在姜堪政實驗的基礎上,中共研製出了能夠控制人體器官腦控武器,這一結論可不是空穴來風,因為,早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此類武器就被用作政治審查了!文革期間的一個典型的腦控受害者就是女演員李香芝。

《文史精華》2005年第七期刊登了丁群所寫的一篇題為《女演員李香芝和她的冤案》的文章,現將文中與腦控武器控制器官運動的相關內容摘錄如下:

從李香芝寫的交代材料來看,早在1970年12月13日晚上,她就「頭很痛,臉也很痛,還有一股很難聞的氣味,感到樓上有一種儀器照自己的腦神經……

「到鐵道醫學院以後,這個聲音經常檢查我的思想。但是,組織上和同志們仍然說我是『五·一六』。我想,南大怎麼有那麼多『五·一六』。會不會也有假的?為什麼我不是『五·一六』,還說我是『五·一六』?這個聲音對我講:他是中央派來的,說我查清你不是『五·一六』,但是你們領導不相信。我說,我還要寫材料,怎麼寫呀!他說: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寫什麼的。從這時起,我的神經根本不聽我的使喚,他叫哭就哭,叫笑就笑,還能叫我的器官都能動。

中共的腦控武器除了能讓人的器官運動,還能使人的全身都抖動,這一點在從文革期間就開始受害的腦控受害者忻中慶所寫的《一隻祕密黑手——「惡魔纏身」》一文中有所揭露。有關文革期間因受害而全身抖動的原文如下:

而當我被這個特務「惡魔纏身」的法西斯折磨迫害弄得精疲力竭,痛苦萬分,昏昏沉沉剛欲進入「睡眠臨界」一瞬時,我的全身又被控制折磨猛烈顫抖一下,硬是把我「抖醒」,使我精神極其難受痛苦;當第二次又重新進入「睡眠臨界」時,他們就又一次故伎重演把我「抖醒」。這樣反覆折磨十數次後,才讓我「入睡」。

當然,中國的腦控受害者中有快睡著時被「抖醒」經歷的不止忻中慶一人!除了以上內容,忻中慶在文中提到他在文革中還有過「左右眼頻繁急跳」的經歷(筆者註:應該是眼皮在跳動)!

可見,早在文革期間,中共的腦控武器不僅可以解讀大腦思維和製造類似「幻聽」的「症狀」,而且可以控制人的器官使之運動,甚至能使受害者的全身都能抖動。這一結論在2018年05月05日華商報刊登的一篇題為《西工大腦控技術可控制無人機運行》的文章中也有所體現。文中有西北工業大學電子信息學院謝松雲教授對腦控機器人的原理解析,原文內容如下:

檢測腦電波後轉化為控制信號實現腦控謝松雲介紹,人腦神經元活動時就會產生電信號,這些信號相疊加,就形成了腦電波。腦控技術的原理其實是通過對腦電波進行分析解碼,轉換為控制信號,進而實現對「事物」的控制,這些「事物」可以是設備裝置,甚至可以是生物體。

那麼,利用腦控武器是如何實現生物感覺傳遞及控制的呢?這一問題可以從東南大學王志功、呂曉迎等人申請的一個專利中找到答案(筆者註:可能還有其他實現方法)。該專利的基本情況如下:

發明名稱:基於神經信號再生的生物感覺傳遞及控制方法

申請號:201010128031.7

申請日:2010-03-19

申請(專利權)人:東南大學

摘要:

本發明公開了一種基於神經信號再生的生物感覺傳遞及控制方法,該方法將近端神經電極從近端生物體的不同神經上探測的感覺神經信號和運動神經信號經過包括放大、濾波、A/D轉換在內的近端信號處理電路後輸入計算機,然後通過通信傳輸至遠端,經過包括單片機、D/A轉換、激勵電路在內的遠端信號處理電路轉換成電流信號並通過遠端神經電極施加於至少另一生物體的對應相同神經上,分別重建出近端生物體上的感覺神經信號和運動神經信號,使遠端生物體獲得相同的感覺,或者在重建運動神經信號的作用下,控制遠端生物體肌肉產生相應的動作,實現不同生物體之間感覺的傳遞與不同生物體之間運動的控制。

文中儘管沒有提到人的感覺傳遞及控制方法,儘管專利的內容是關於植入神經電極式的感覺傳遞及控制方法,但是結合姜堪政的視覺信息傳遞實驗以及李香芝和忻中慶的受害經歷,不難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人的感覺可以傳遞,人的器官和行為也可以被控制而不需要植入任何東西!事實上,現在的科技水平的確可以通過腦電波共振原理實現感覺的傳遞和行為的控制。網上廣為流傳的一篇題為《多功能雷達遙感整人暗算機》的文章中也有相關記述,文中比較詳細的介紹了腦控武器的原理及功能,其中也提到腦控武器能夠操控器官運動,內容如下:

行為控制技術。它有行為控制系統,依照配製系統。「偷窺操縱者」可以遊戲一般的控制「你」,如:「頭部轉動」,「操縱肢體」,「方向控制」,「生殖器操縱」。

另外,在道客巴巴網站也有一篇題為《腦控科普版》的文檔,其中對控制腦控受害者的行為和感覺傳遞講解得更具體,文中寫到:

通過標量波發射器(筆者註:即腦控武器),還可以直接接管一個人的身體,想要對方做什麼就做什麼,就像控制自己的身體一樣。比如通過遙控對方看電影,聽歌,看小說,SY,讀取這些興奮刺激信號,就像吸食毒品一樣讓人上癮。因為腦控可以讓控制者享受這些愉悅的精神信號,就像自己正在做這些事情一樣,這是便捷式的毒品,因為你不用動手,只需動動腦子就可以。

腦控武器不僅可以傳遞感覺和控制生物體運動,還可以傳遞思想和控制生物體的行為,這兩點在《腦控科普版》一文中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文中的相關內容如下:

這裡說的腦控,使用的是另一種方式,即通過心靈感應的方式,來讀懂人的思維,基本原理還是共振(筆者註:即標量波共振或腦電波共振),直接獲取一個人思維的實時狀態,讓另外一個人去讀取。大腦裡出現另外一個人的思維,這個時候就可以知道,對方想的是什麼,想要做什麼。另思維干擾,讓人分不清是自己的思維還是對方的思維,或者將對方思維誤認為是自己的思維,從而實現按對方的想法行動。

當然,腦控武器不僅能傳遞感覺和思維,控制腦控受害者的器官運動和行為,還有其他極其邪惡的功能。中國科學院院士陳宜張在《一則新聞背後的世紀大陰謀》一文中對腦控也有概括性的介紹,現將原文摘錄如下:

一些與會的朋友就曾向我諮詢,當時只能從科普角度來解釋一下,如,神經衝動的本質是電傳導,神經細胞間存在「慢突觸」的傳遞方式,神經對肌肉運動的控制是電–化學傳導過程等等。現在既然浮出水面,我覺得有必要把這種技術的特點告知大家:

1. 能知道你每時每刻在想什麼、幹什麼,思想、記憶、行為無任何祕密可言

2. 能通過大腦與你互動對話(還可提取你的記憶並進行語音模仿)

3. 能強行給你造夢,並控制夢境

4. 能讓你聞到它們製造的各種氣味

5. 能在強刺激下把它們的意思(志)傳遞給你,並控制你的思想和行為

6. 能通過各種方法對你的精神和肉體進行折磨,如它們不啟動對話系統,不干擾折磨你,你可能永遠不知體內有這個東西。

除以上內容外,俄羅斯的一份題為《關於對聯邦法律On weapon第六條增加修正案的聯邦法律草案的決議》的法律草案也從側面證實了腦控武器的確可以控制人的行為,相關內容如下:

這個法律草案建議對聯邦法律On weapon第六條增加修正案以禁止這些武器或設備在俄羅斯聯邦的公民及軍隊中的流通:其攻擊作用基於電磁輻射,超聲和次聲波。

當代科技的成就使信息及心理生理技術的發展成為可能。基於這些技術出現了祕密,遠程影響個體或某個群體的心理和生理的方法和手段。

存在著許多可靠的方法來改變人的思維能力,操縱人的行為,干擾合理反應,或人為製造出依賴症狀。

聽覺-視覺影響是通過聽覺或視覺通路實現的:微弱的低於域限的刺激是無法有意識知覺到的,但它們卻能夠被導入深層潛意識,並且在當事人無法察覺到其存在的情況下將他的思想和行為導向事先確定的方向。

下面從腦控武器控制神經系統方面做一個簡單的分析:

由於植物神經系統可以受大腦支配,也就受高級神經中樞控制,而且大腦皮層(即高級神經中樞)各區均有植物神經的代表區。植物神經所產生的神經衝動傳向低級神經中樞的同時,也會將這一神經衝動傳往大腦,自然能夠使大腦產生相應的腦電波。例如膝跳反射,膝跳反射的神經中樞是低級神經中樞,位於脊髓的灰質內。但是,在膝跳反射的整個過程中,脊髓中通向大腦的神經會將叩擊膝蓋產生的神經衝動以及相應的低級神經中樞產生的神經衝動傳往大腦,使人感覺到膝蓋被叩擊了,並且感覺到小腿作急速前踢的反應,傳往大腦的神經衝動自然會在腦部產生腦電波。另外,正常人的膝跳反射其實是可以受大腦的意識控制的,被扣擊者可以通過產生控制膝跳反射不發生的意識使膝跳反射不發生,有了這種意識,即使膝關節下的股四頭肌肌腱被叩擊也不會發生膝跳反射,該意識也產生相應的腦電波,自主呼吸也與之類似,即:呼吸可以不受意識控制,但是通過意識可以使呼吸暫時加速或停止,此時的意識也會產生相應的腦電波;最主要的是通過高級神經中樞也可以在膝蓋不受外界刺激的條件下控制腿部做出與膝跳反射同樣的動作,此時也有腦電波產生!

既然植物神經和/或相應的低級神經中樞產生的神經衝動傳往大腦以及高級神經中樞控制植物神經系統都可以產生腦電波,那腦控武器能夠控制植物神經就不足為奇了!

因為腦電波也可以轉換成其他形式並保存下來。人的腦電波是由神經指令電脈衝感應而來,腦電波和神經指令存在一一對應關係,那麼保存腦電波實際上就是保存了神經指令,然後依據腦電波共振原理就可以直接向人的大腦發送指令。即:先把要發送的代表神經指令的腦電波的頻率調製成接收者的腦電波頻率,然後將調製後的腦電波傳入接收者的大腦,就相當於對接收者發出了神經指令!例如,要做到上文提到的控制指令接收者「頭部轉動」,一種實現方法就是:先獲取某個人「頭部轉動」產生的腦電波,然後將其頻率調製成接收指令者的腦電波頻率,最後將調製後的腦電波傳入接收者的大腦,即可達到控制指令接收者「頭部轉動」的目的,前提是需要事先採集接收指令者的腦指紋,腦指紋也可以叫做腦電波特徵碼(如果所使用的原理類似姜堪政實驗的原理,即利用電磁波照射進行「通信」,則不需要採集)!一般情況下可以不受高級神經中樞控制的植物神經都可以被控制,那麼,必須受高級神經中樞控制的神經肯定可以被控制,說到底還是腦電波共振原理。所以,從理論上來講,只要是神經系統能做到的,控制者都可以通過腦控系統做到。

最後,分析一下利用腦電波共振原理實現「人工心靈感應」和控制人的思想和行為的原理。

人腦的一個重要特徵就是不僅在體內傳輸信息,而且還向體外發射腦電信息,稱為腦電波。人的腦電波中包含人的思維、記憶、行為以及體內器官功能等信息。另外,每個人的腦電波都嚴格地具有自己的固有頻率,每個人的頻率也都不相同。人腦的另一個重要特徵是不僅向體外發射信息波,同樣按照自身的固有頻率接收外界的同一頻率的信息電波(註:也可以通過技術手段將外界不同頻率的腦電波轉換成與自身腦電波頻率相同的信息電波),可見人腦不僅是一部發射機,而且還是一部接收機。

同卵雙胞胎之間存在心靈感應現象是因為同卵雙胞胎是由同一個受精卵分裂發育而成的,理論上他們的生理結構是完全相同,腦組織完全相同,大腦產生的腦電波也完全相同,也就是說,他們的腦電波具有完全相同的共振頻率。由此,可以得出一個結論,自然條件下,相同的腦電波(註:即共振/諧振頻率相同)之間可以互相通信,即:當雙胞胎甲的大腦產生的電磁波傳遞到雙胞胎乙時,由於共振,雙胞胎乙的大腦也會產生同樣的腦電波,於是甲有意無意地將自己的思想內容和感覺傳遞給了乙,其原理與音叉共振原理相似!音叉甲和乙的共振頻率相同,那麼音叉甲震動產生聲波,這個聲波傳遞給音叉乙,音叉乙就會跟隨音叉甲做相同的震動並且也發出聲響!

對於現代通信技術而言,基於腦電波共振(諧振)原理,我們只要知道某個人的腦電波共振頻率,那麼我們就可以與他實現「人工心靈感應」,即實現對被腦控者思維的監測。原理其實很簡單,就是:兩個人A和B,把腦電波頻率為fA的A的腦電信息波接收下來,調製成腦電波頻率為fB的B的腦電波振蕩頻率,A的腦電波中包含的諸如聽覺、思維以及記憶等信息就可被腦電波頻率為fB的B的大腦所接收並「譯碼」,進而被B全部知曉。將監測思維的活動逆向進行,即控制者將自己的思想輸入受控者的大腦,就可以達到對受控者進行思維傳感甚至控制受控者的目的。也就是說,用控制者的腦電波去調製一種低頻電磁波,然後將調製後的電磁波發送到受控者的大腦中,控制者的意念或思維將隨之傳入受控者大腦。由於人的思想指導其行為,所以輸入的意念或思維可以直接控制人的行為。

網絡上《腦控的基本程序》一文作者在文章中,將通過複製腦電波指紋與人腦共振通信的這種通信方式稱為「腦電波隧道通信」,將姜堪政實驗中的通信現象,即通過電磁波的照射而產生的通信,稱為「腦電波映射通信」。

當今的腦控武器就可以製造「人工心靈感應」,當今的腦控犯罪分子就可以利用腦電波與腦控受害者「通信」,甚至腦控犯罪分子可以對受害者進行心理暗示或多名犯罪分子向同一受害者傳輸潛意識,進而達到控制受害者思想和行為的目的!簡而言之,就是腦控者利用腦電波共振原理,通過自己的大腦感知受害者的思想(筆者註:也可先將受害者的思維或聽覺引發的腦電波轉換成聲音再傾聽,相關的專利有:《人腦思維意識與聲音之間信息轉化的裝置》,申請號為:200820141919.2),並利用自己的思維控制受害者的思想和行為!

中共應該將「黑暗、血腥、恐怖、殘忍、陰險、狡猾、奸詐、虛偽、卑鄙、無恥、下流、野蠻」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這樣才跟中共的所作所為相符合,為什麼偏要用那12個大多數人都認可的詞語作為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觀。壞事一個接一個的做,謊言一個接一個的說,從而導致了好像什麼樣的貶義詞用在中共身上都不為過,真可謂:生命不息,損人不止,腦控害人無休止也,中共殃民集大成也!另外,中國古代文人蒲松齡著有《聊齋誌異》一書,書中有一則題為《狼三則》的篇章,該篇章中的一句話也特別適合中共,即:禽獸之變詐幾何哉,止增笑耳。

綜上所述,中共早就掌握了腦控技術,半個多世紀的腦控惡行也製造了大量的腦控受害者,只不過中共的腦控技術由於一直在研究,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技術也在不斷的提高,但是科學是一把雙刃劍,中共的腦控科技似乎只用在了侮辱人、折磨人甚至暗殺人上了,當然還有利用腦控武器的「思維廣播」功能和「心靈感應」功能大打心理戰!歷史和人民會給予其最公正的審判,中共也必將為自己的惡行付出慘重的代價!當一個人的思想、行為甚至身體的方方面面都能被控制並且人們都知曉的時候,誰還有安全感?!當一個人的思想、行為甚至身體的方方面面都被控制的時候,他(她)將失去一切權利和自由,誰會情願被人控制?!中國腦控犯罪分子與腦控受害者的最終結局肯定只有一種,那就是: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註:腦控犯罪分子的身軀與名聲都消失了,或者說一切都化為灰土了,腦控受害者的精神卻如江河長流,萬古不廢。)!

中共將「民主」寫入憲法,但是自己卻從來不遵守憲法甚至還踐踏憲法;中共說科學技術是第一生產力,但是中國的腦控科技似乎都用在了邪惡的一面,即:監視人民的思想和行動,打擊人民的精神和肉體,控制人民的思想和行為。中共的所作所為,簡直是侮辱了「德先生」(Democracy)和「賽先生」(Science)!

中共從來就沒有認真反省過自己的腦控罪行,相反卻想方設法地掩蓋歪曲自己的腦控黑幕,看來,中共根本就不懂得: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中共連歷史都不敢直面,共產黨還有什麼希望,共產黨還能給別人什麼希望!中共的腦控罪行給腦控受害者造成了巨大的財產甚至生命損失,這樣的責任,中共願意承擔嗎,中共能承擔得起嗎?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19-09-30 4:1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