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6歲瑞典女孩聯合國激憤控訴 引發軒然大波

16歲的瑞典女孩格瑞塔(Greta Thunberg)在聯合國峰會上聲色俱厲的發言引起軒然大波。(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人氣: 9725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19年09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王亦笑德國報導)眉頭緊鎖、怒目圓睜、滿臉怨恨,16歲的瑞典女孩格瑞塔,在聯合國氣候峰會上,以一副這樣的表情和略帶哭腔的激憤言辭,當面痛斥全場世界領袖及與會人員。隨後,她成為各國媒體的焦點,並引發全球大討論,意見甚至呈現冰火兩極。

9月23日,在聯合國氣候大會上,格瑞塔受邀成為講台上的嘉賓。標誌性的麻花辮,簡單的衣著,看上去跟普通少女沒什麼不同。唯獨她那一臉充斥恨意的表情,讓人產生了嚴重違和感。主持人問,你帶來了什麼信息?她回答,信息就是,我們會監視你們。

四次質問:你們怎敢這樣?

接下來,格瑞塔做了4分鐘的演講。「你們用空洞的語言偷走了我的夢想和童年!」她說,「人類在遭受痛苦,人類在不斷死亡!整個生態系統崩潰了,我們正處在大規模滅絕的開始。而你們卻只會談論金錢和永遠增長的童話。你們怎敢這樣?」

「你們讓我們失望,但是年輕人開始了解到你們的背叛!」她說,「子孫後代的眼睛都注視著你們,如果你們讓我們失望,那我要說,我們將永遠不會原諒你們!」

最後她說,「我們現在就在這裡說清楚,世界正在覺醒,改變正在來臨,無論你們喜不喜歡!」

整個發言,她質問了四次,「你們怎敢這樣?」(How dare you?)而且自始至終情緒激動。這種聲色俱厲的發言方式,引發了廣泛討論。喜歡的人,為她的勇敢吶喊點讚;不喜歡的人,指責她向大眾播散歇斯底里。

德媒:如果眼神會殺人……

還有一段小插曲也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從網上視頻可以看到,當時短暫現身峰會的美國總統川普,走路經過站在一旁的格瑞塔,卻根本沒注意到她。而格瑞塔則緊抿嘴唇、怒目圓瞪,眼睛盯住川普不放。德媒《圖片報》給這個畫面配了句話:如果眼神會殺人……更有網友稱之為「死亡凝視」。

格瑞塔給川普甩出這麼一副表情,顯然是因為川普對待氣候變遷議題始終持質疑態度。並且在當選總統後,立即兌現競選時的承諾,宣布美國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而格瑞塔的訴求之一,就是敦促各國嚴格遵守《巴黎氣候協定》中的減排要求。

對於格瑞塔在峰會上的發言,川普發推特回應道:「她看起來像一個非常快樂的年輕女孩,正期待著光明和美好的未來。看到這個,真好!」該推文還同時鏈接了格瑞塔發言的視頻片段,充滿濃濃的諷刺意味。

默克爾自我檢討也躺槍

德國總理默克爾當天也在峰會上發言,她雖提及德國在氣候變化議題中的努力,但也自我檢討道,「我們所有人都聽到了年輕人的呼聲。如果所有人都像我們德國,那麼全球的排放量將會翻倍。沒有人願意這樣,為此德國將會努力轉型。」最後她承諾,「我們將為可持續發展的生活做出自己的貢獻。」

不過這樣的言辭在格瑞塔看來,顯然屬於「空洞的語言」,不能夠讓她滿意。會後她聯合另外15名青少年,對德國、法國、巴西、阿根廷和土耳其提出譴責,原因是這些國家氣候保護政策的缺乏損害了兒童權益。

兩極化討論引起軒然大波

格瑞塔在聯合國的表現引發了潮水般的討論,堅決捍衛氣候保護主義的人把她捧為大眾英雄,甚至覺得她的表現可以被加載史冊。

但更多的人對她的言辭以及表達方式表示擔憂。德國聯邦議員Roderich Kiesewetter(CDU)在推特上發文表示,情緒激動的格瑞塔在聯合國一味指責,從一開始就把想和她理性辯論的人全盤抹黑,這是缺乏客觀意志的新品質,苦澀。

圖賓根市市長Boris Palmer(綠黨)也向格瑞塔喊話,「我們沒有偷走你的童年。」他說,「我們創造了一個世界,為年輕人提供了比以往任何時候更好的生活機會。全世界營養不良的人口減少了,天花和鼠疫等疾病被根除了,戰爭受害者的人數減少了,人們的預期壽命增加了,嬰兒的死亡率大幅下降。」

Palmer表示,現在除了氣候保護之外,有些人不想接受任何其它話題。「他們認為,只有廢除現有的經濟和社會制度,我們才能實現氣候保護。」他說,就算是環保,也需要找到正確方法,「如果我們感到恐慌,這根本無濟於事。」而16歲的格瑞塔卻說,「我就是要你們恐慌。」

選項黨(AfD)則表示根本不想摻和格瑞塔的「瘋狂」,黨魁Alexander Gauland認為,格瑞塔在聯合國的表現很「可怕」。

他強調,「AfD對人為的氣候變遷論有不同的看法,氣候當然是在變遷,但是否就因為人類排放CO2而改變的,這至少是有疑問的。」

Gauland還說,「聯邦政府的計劃根本無效,因為德國的碳排放量只占全球的2%,就算德國的碳排量全部歸零,也根本無濟於事。」

AfD的環境政策發言人Karsten Hilse則認為,「聯邦政府推出的氣候保護一攬子計劃是在摧毀經濟,過去18年裡,德國在氣候保護方面的花費高達2600億歐元,但是碳排量卻幾乎沒有變化。」

在Facebook上還新成立了一個Fridays for Hubraum(週五為汽缸)的組群,專門針對格瑞塔發起的Fridays for Future(週五為未來)運動。這個群組的訴求很明確,他們說,「我們就想繼續開我們的汽車。」

他們還希望人們能注意到汽車行業那些值得稱讚的貢獻。同時也有人寫,我們並不反對環境保護,但是你不應該過度歇斯底里。

該群組剛成立四天,成員就達到了40萬,引起了人們的廣泛共鳴。但也因為不少人的過激言論,被Facebook關閉了。後來刪除了大量留言,又再度恢復。

格瑞塔到底何許人也?

一年前,這個名叫格瑞塔·滕貝格(Greta Thunberg)的瑞典女孩還名不見經傳,一年後,她已經成了出入國際重要場合的全球名人,這一年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格瑞塔從2018年8月20日開始,每天拿著自製的標語版「罷課為氣候」,坐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議會大樓前。她決定從這天起直到9月9日,一直這麼做,因為這幾天正是瑞典大選的日子,她要求瑞典政府按照《巴黎氣候協定》的要求減少碳排量。

起初只有她一個人,後來被媒體廣泛報導,就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她。之後,她發起了Fridays for Future(週五為未來)的學生罷課運動,因為她覺得氣候保護要比上課重要得多。該運動迅速蔓延到其它國家,在最近一次2019年9月20日進行的週五運動,全球已有超過400萬人加入罷課、罷工的行列。

自2018年11月開始,格瑞塔已多次在Ted演講、氣候大會、達沃斯論壇等重要場合演講。還被《時代》雜誌評為2018年最具影響力青年之一,並被三位挪威國會議員提名為2019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

在演講中她提及,她在8歲時才知道有氣候變遷這回事,因為老師給放了一個影片,就是關於海洋垃圾和氣候變化的。自此後她的心便不能平靜,還成了素食主義者。

為了表示環保,這次她去美國放棄坐飛機,而是選擇乘坐零排放的帆船,漂洋過海半個月才最終到達。不過有人質疑,格瑞塔一行並不負責帆船的回程,為取回這艘船,需要兩名外國船員專程乘坐飛機赴美,把它再開回歐洲。如此勞師動眾,倒不如她一開始就乘飛機赴美反而更環保。

還有一點也是人們所關注的,格瑞塔其實是一名精神疾病患者,她在8歲時被診斷出有阿斯伯格綜合徵(重要特徵是社交與非言語交際的困難)、強迫症和選擇性緘默症。她母親還宣稱格瑞塔有超感官知覺,能用肉眼看到空中的二氧化碳。

分析:是誰給孩子埋下仇恨的種子?

針對格瑞塔和聲勢浩大的週五罷課運動,網上有很多陰謀論、利用論之說,其實這倒不是人們討論的重點。但是看到格瑞塔聲色俱厲的發言和滿臉仇恨的表情,倒是有必要追究一下,是誰在孩子的心裡埋下了仇恨的種子?

時事評論員鄭欣表示,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有必要先搞清幾個問題。首先是,環保思想和環保主義有什麼區別?

環保思想其實自古以來就存在於中西方的傳統文化中,大禹時,「春三月,山林不登斧,以成草木之長,夏三月,川澤不入網罟,以成魚鱉之長。」就是取物有節、保護生態的思想。

近現代工業革命後,工業污染對自然生態造成破壞,人們開始重視環境問題。經過治理後,環境大為改善,人的環保意識也大為增強,這都值得肯定。

環保主義是一種政治意識形態,鄭欣表示,主要是通過聲勢浩大的群眾運動、媒體攻勢和複雜巧妙的政治運作,改變有關環境的政策及大眾心理和行為習慣。

其特徵之一就是把環保宗教化,使之上升為道德高度,成為不容置疑的生態專制。他們以全球環境災難的名義迫使人們仇視資本主義,同意建立大政府、甚至全球性政府,並讓人們主動放棄私有財產和個人自由。

捷克前總統、經濟學家克勞斯在《環保的暴政》一書中指出:「環保主義是一種企圖激進地不計後果地(以對個人自由的嚴苛限制和人類生命為代價)改變世界的運動。它企圖要改造人、改造人類行為、改造社會結構和價值體系──簡而言之,要改造所有一切。」

環保主義所依託的是所謂科學家們對氣候災難的共識:也就是全球在變暖,這將導致災難,而這是人類排放溫室氣體造成的。然而,這到底是不是科學家們的共識要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有時聽不到不同的聲音,不是因為其不存在,而是因為其被壓制和忽略。

事實上是,世界許多科學家,都曾以不同的方式表示過,「氣候科學還沒有定論」。而且就實際觀測數據,從1998年到2013年間,觀測到的增溫幾乎停滯。

德國氣候科學家、漢堡大學教授斯托奇(Hans von Storch)在2013年表示,「我們面臨著一個難題。最近的二氧化碳排放率增長趨勢實際上比我們擔心的更加陡峭。根據大多數氣候模型,過去10年我們應該看到氣溫上升0.25攝氏度左右(0.45華氏度)。這種情況並沒有發生。事實上,過去15年的增長是僅0.06攝氏度(0.11華氏度)。」他認為這表示,或者人們高估了二氧化碳的作用,或者低估了氣候的自然變化。

前普林斯頓大學副校長哈帕(William Happer)博士在參議院作證說,從歷史上來看目前的二氧化碳水平是偏低的,二氧化碳含量增高會對植物農作物帶來好處,這都是被IPCC忽略的。

再來簡單看看環保主義機構是怎樣建立的。鄭欣表示,1988年,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成立,「全球暖化」這個概念開始進入政治領域。1990年蘇聯解體前夕,莫斯科曾經召開國際環境會議,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在發言中倡議建立國際環境監測系統,簽署建立「環境保護特區」的盟約、支持聯合國環境方案,並在巴西召開後續的環境會議。

「全球暖化」成為這個階段環保主義者(其領頭人是改頭換面的共產主義者)給人類塑造的主要敵人。此時,鄭欣表示,利用環境保護藉口進行的宣傳驟然升級,環境立法、環境公約數量迅速增多、規模加大,環保主義成為限制各國公民自由、剝奪民族國家主權、限制打擊西方自由社會的主要工具。

鄭欣說,冷戰結束後,蘇聯東歐前共產黨人、西方的共產主義者和同路人紛紛改弦更張,加入環境保護運動,環保主義和環境運動驟然升溫,變得聲勢浩大。

其實,鄭欣認為,應該反對的不是理智有度的環境保護,而是把環保忽悠成主義,再披上宗教的外衣變成打人大棒。更可怕的是,把那些漏洞百出的科學假說,真理般地灌輸給孩子,還要在孩子心裡埋下仇恨的種子。格瑞塔說的沒錯,有人偷走了她的童年,無視她的未來,那個人就是埋下仇恨種子的人。#

責任編輯:周仁

評論
2019-09-30 10:2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