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神童故事

擁抱白鶴的神童──林杰

作者:杜若

兩隻仙鶴鳴叫著,從天空盤旋飛下。雪白的羽毛,朱紅的頭頂,在庭院中徘徊。(Fotolia)

  人氣: 560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唐時期,福州府林大將軍的小公子,天賦異稟,琴棋詩書樣樣精通。因其才思聰敏,名震閩地。有一天,小公子正在寫字,忽然白鶴盤空而下。公子頓時止筆,喜悅地擁抱白鶴。林將軍見狀,莫名地心生恐慌。

林杰,字智周,自幼聰穎伶俐,出口成章。無論朗誦,還是說話,聲音清亮悅耳。他的父親林肅是閩府大將軍,天性樂善,胸懷寬闊,雖為武將卻也喜好收藏書籍。因其精通圍棋,當時的社會名流都樂於和他交往。隨著兒子林杰的誕生,以及林杰卓越的天賦,更是光耀林家門庭。

當時他們那兒有一位廉使崔千升任侍郎,家鄉的人們為他高興,以他為榮。這年林杰五歲,林父帶著他拜訪友人,走到王仙君霸壇。有人開玩笑地說:「這小孩兒能作詩嗎?」林杰遂即出口吟詩,道:「羽客已歸雲路出,丹爐草木盡雕殘。不知千載歸何日,空使時人掃舊壇。」

林父深感驚訝,沒有想到自己五歲的孩子作詩能有這麼高的水平。親屬們也更加驚奇,五歲的小孩竟然知道「羽客、丹爐」。親友相互傳誦這首詩,林杰一時名噪鄉里。從此,他每天的功課,就是寫幾首詩,不久就寫滿了一捲軸。

次年,六歲的林杰將其寫作的詩文獻給中丞唐扶。唐扶打開捲軸吟詠,見詩文工整,讀來朗朗上口,於是命子弟送他入學院讀書。

時逢一年一度的「乞巧節」,婦人們在堂前穿針乞巧(七月初七這天,婦人乞求天上的織女星助其提升織藝技巧)。於是唐扶以「乞巧」為題,考林杰作詩。

小林杰提筆寫道:「七夕今朝看碧霄,牽牛織女渡河橋。家家乞巧望秋月,穿盡紅線幾萬條。」唐扶驚訝地說:「真是神童啊!」鄉里人都來請求要見神童。由於來者眾多,以致塞滿了大門和街巷。

除了寫詩,林杰還精通琴藝、下棋和草、隸書書法,這些技藝都是他與生俱來的,沒有經過師父傳授,卻也無師自通,且技藝高超。

有一回,唐扶與客人下棋,眼看著棋勢已成敗局,就叫人把棋局蓋上,下令不許亂碰。然後喚來林杰,接著殘局繼續下。往往林杰都能出奇制勝,挽回敗局。棋路之妙,人們認為猶如有神仙相助。

後來,林杰又鑽研詞賦,也很有聲望。他曾寫作一篇《仙客入壺賦》,說:「仙客以變化隨形,逍遙放情。處於外財一壺斯在,入其中則萬象俱成。飛閣重樓。不是人間之狀;奇花異木,無非物外之名。」文賦清奇,立意之高,令人稱奇。

到了九歲,有一回林杰去拜見大夫盧貞、常侍黎殖,受到這些飽學之士的嘉獎。不久之後,在宴席上,侍郎李遠、支使趙容也深知神童的名望。他與趙容詠荔枝的詩文尤其精采,詩曰:「金盤摘下排朱果,紅殼開時飲玉漿。」副史劉立有感於童子天賦異稟,特為他作《奇童傳》,制使劉重為他寫序,然後贈送給他。

landscape painting
兩隻仙鶴鳴叫著,從天空盤旋飛下。(fotolia)

十七歲時,林杰結束每天彈琴看書的生活,準備西行遊歷。這一年發生了一件事。七月中旬的一天,天氣澄澈爽朗,書堂前忽然瀰漫起奇異的芳香,隨之天空傳來響亮的鳴叫聲。家人走出屋外,看見兩隻仙鶴鳴叫著,從天空盤旋飛下。雪白的羽毛,朱紅的頭頂,在庭院中徘徊。

林杰欣悅地放下筆,跑到庭前,抱住了一隻仙鶴。他的父親感到很驚訝,怕是不祥之兆,趕快叫他放開。一會兒,兩隻白鶴飛向空中。

親鄰聽到此事,都趕來向林肅祝賀,說:「您家藏書豐富,這是豐盛富足的象徵啊!」但誰也沒有想到,到了晚上,林杰突然病了,幾天之後就匆匆離世了。這時人們才明白,林杰或是貶入世間的仙人,當他擁抱白鶴時,可能其魂魄已經離開身體,隨著白鶴飛走了,不然怎麼會這麼快就去世了呢?

【編後記:此事載於《閩川名士錄》。唐朝學者黃璞編撰《閩川名士錄》時,仿照正史體例,記錄了自唐朝神龍至大順年間的五十四位福建名士事蹟。這部著作也成為福建最早的人物誌,黃璞為閩地名士立傳的第一人,讓「平平無聞不能列於史官者,賴以不泯」,頗有史家風範。】@*#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王勃
    王勃(公元 650─676),字子安,是“初唐四傑”之首(“王楊盧駱”,即王勃、楊炯、盧照鄰、駱賓王)。他的詩風格清新,他的賦更使他是初唐一大名家。
  • 太史恍然醒悟,想起之前的對句「香曇一現」就是讖語啊。而後來的夢,喻示章節已經償還完世間的業債,返回到他原來的地方了。於是揮筆,寫下《曇花記》,記錄這樁佛國曇花轉世而來的神童。
  • 讓時光倒流五百多年,在明朝童子的眼中,牛兒會跳舞,鳳凰遍體是文章,蜘蛛全身都是經綸。天真的童語,巧妙的對答,令皇帝龍顏大悅。讓時光倒流二千多年,秦國12歲的童子出使一趟趙國,竟然改變了二國格局,被秦始皇帝封為上卿……
  • 隋朝大臣許善心,字務本。他的祖父許茂,父親許亨都曾在南朝為官。善心出生於官宦之家,從小耳聞目睹,也很喜歡讀書。他自幼聰慧過人,頗有心智。每當聽到別人頌詠的文章,他很快就能默記於心,因此受到當時人們的稱讚。許家有藏書一萬多卷,他全都通讀涉獵。自從九歲喪父後,就由母親范氏撫養成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