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倫敦新公租房設計感十足 但資金用途遭質疑

人氣: 4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7日訊】

裝修廉價的公租房(Council house)。

一條寬闊的拱形通道通向綠樹成蔭的庭院、條狀磚牆與白色瓷磚裝飾的走廊、寬敞的家庭陽台,這些與大多數人對裝修廉價的公租房(Council house)的印象大相徑庭。近幾年倫敦附近新建的一批公租樓盤會很大程度上改變你的印象。

倫敦一區的Holborn,Camden,倫敦二區的Canary wharf 周邊以及Stratford 周邊新建的公租公寓樓,在外觀上看十分精美考究。這些建築十分注重品質和細節,都是當地政府聘請的私人建築設計公司精心設計完成的。

倫敦新型公租房充滿設計感

據《衛報》報導,自2012年以來,倫敦市議會已經建造了2,000多所房屋公租房,而2012年前的七年中只新建了70所房屋。近年來公租房有此改變的根本原因在於當地政府改變了資金來源策略。由於英國中央政府能提供的資金十分有限,為了解決建房資金不足問題,中央政府允許各區政府在公有土地上建造公寓樓盤,並以商品房的形式向社會公開出售部分公寓房產,用以解決資金短缺問題。因此樓盤本身已經沒有了公租樓盤和私人公寓樓盤的區別,只是政府擁有一部分公寓的產權並會用作公租用途。這些樓盤最大的吸引力在於地段好,交通方便。

以Camden的Bourne Estate精品公寓為例,當地政府聘請了高端地產開發商設計並完成開發。其中的 31套兩室公寓以每套130萬英鎊售出。所得資金用以支持其它35套公租房以及10套租金補貼房產的開發。以上案例為Camden社區投資計劃(CIP)的一部分,其目的是為Camden區的學校、家庭及社區公共設施注入超過10億英鎊的資金。CIP計劃中包括了建造3000套公寓,其中862套公寓已經建成,半數用作公租房和補貼租房。

CIP組委會成員丹尼·比爾斯(Danny Beales)表示: 「人們可能認為市議會表現得像開發商一樣,這很奇怪。」「但在目前的限制下,這是投融資的唯一方式之一。」

Canary Wharf附近的Aberfeldy New Village是另一個政府新型公租房盈利模式的典型。 這是倫敦Tower Hamlets區政府和Willmott Dixon房產開發商共同合作開發的大型房產項目。據Willmott Dixon的數據顯示,該項目計劃拆除原有的19幢公租公寓樓和市政房屋,並新建15幢精品公寓樓共計1176套公寓。其中30%的公寓會用於補貼租房。該項目規劃包括了綠地、花園、廣場、噴泉、 地下停車場以及配套的商店,健身房和醫療診所等設施。Aberfeldy New Village項目於2012年獲得建築許可,共分六期工程。目前一二期工程已完工,共完成561套公寓。三期工程已接近尾聲,將推出344套公寓。

公租房仍供不應求 新型盈利模式受質疑

雖然Camden的許多新住房項目獲得了行業獎項。並受到居民的高度讚揚,但這種商業主導的盈利模式也受到了一些質疑。在Somers 鎮,在St Pancras 和Euston之間的一片公租房集中區域,50%的兒童仍然生活在貧困之中,但區議會打算在一片開闊的綠地上建造一座25層高的私人豪華公寓樓,作為該區域標誌性的住宅開發區銷售。

Somers 鎮鄰裡論壇(Somers Town Neighbourhood Forum)的主席斯萊尼·德夫林 Slaney Devlin)認爲:「他們已經失去了(建造公租房)的意義。議會在其它地方建造更多的公租房,這當然很有意義,但是當他們建造這樣的完全不同的開發項目時,(公租房)的社會價值就已經被忽略。」

該區域的勞工委員會成員保羅·湯姆林森(Paul Tomlinson)也對CIP計劃偏離重心提出警告。他表示贊同區議會建設更多的公租房的決定,但表示:「新增加的公租房還不足以解決公租房長期供不應求的問題。許多更加貧困的家庭不得不搬離(我們的)自治市鎮。而現在,人們對(政府)興建私人公寓(的計劃)感到懷疑。」

比爾斯表示:「缺乏全國性的投資是(公租房建設)問題的核心。」 「為了提供更多的公租房,我們需要更大的補助金。」

據《衛報》報導,有跡象表明,公租房的下一波建設可能更好地集中於為迫切需要的人提供住房。去年,倫敦市長薩迪克·汗(Sadiq Khan)回應了當地政府的請求,將向英國政府申請一筆10億英鎊的基金,承諾在未來四年內建設11,000個新的議會住房,並將租金水平規定為公租房水平。◇

責任編輯:陳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