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案】坐立難安

作者:溫嬪容 中醫師
蓮花

蓮花(鄭順利/大紀元)

  人氣: 394
【字號】    
   標籤: tags: , , ,

人生很多事,都令人坐立難安,例如:放榜前,求職前,婚前,生產前,約會前,開刀前,壓力前……等等,多數坐立難安的狀況會隨情境改變而結束,怎會有人坐立難安,持續2年還無法排除?

一位30歲長得英俊的資訊工程師,與心儀的女朋友交往多年,終於有情人變成眷屬,結婚誓言:要同甘共苦攜手走完這一生!這樣深情的誓言在殘酷的現實中,是多麼蒼白而脆弱!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嗎?但是如果不結婚,那麼愛情就死無葬身之地。這小倆口恩恩愛愛的過了半年,新郎官近日老是肛門內痛,但是每天大便很順利,也沒痔瘡,並不影響性功能,照常行房。醫生開的抗生素、止痛藥都不見效。這是怎麼一回事?

工程師後來到教學醫院作檢查,結果是急性肛門膿瘍,要手術清膿包。手術後傷口一直癒合不痊,每天大便疼痛流血,晚上須趴著睡,常因痛到失眠!漸漸肛門內腺窩的膿瘍擴張突破肛門圍牆成為腔洞,而流出和血混合的膿水,成肛門瘻管,中醫叫痔瘻。工程師一整天都肛門痛,坐立難安都不足以形容那種痛苦。

工程師後來因感染穿透深層組織至直腸,服抗生素、止痛藥、外塗藥膏都無濟於事,再度手術清膿瘍。新娘子受不了相公常生病跑醫院,還要照顧他的大小便,於是棄夫而去,留下新郎官獨自和病魔作戰。前後手術4次,裝上3大引流管。工程師身高175公分,體重由73公斤垮垮掉到60公斤,兩年內瘦了13公斤,瘦乾巴的,走路像企鵝,有時像鴨子,眼睛凹陷,面色慘白,像在病風中搖曳!

針灸處理:採俯臥式,肛門瘻管,針承山、委中穴,其中承山穴是膀胱經之別脈,通肛門,可通絡散瘀,清腸清熱止血;委中穴可去直腸瘀血,使靜脈收縮順利,針感放射到小腿及足跟處。肛門屬督脈,針督脈的長強穴,加強收縮肛門括約肌;整腸,針公孫、內關、大腸俞穴,其中大腸俞穴針感放射到肛門,並在肛門處圍刺5針。

針灸採一次俯臥,一次仰臥;仰躺時,提補陽氣針百會、氣海、關元穴;調腸氣,針天樞、足三里穴,其中天樞穴針感向下腹放射;止痛,針曲池、血海、三陰交穴,使氣行血行而痛止;解毒:針血海、築賓穴;有發燒時,加針外關、陽池穴;預防感冒以免加重病情,針百會、風池、曲池、合谷穴。放假時,頭上百會穴2針齊刺,本神穴2針齊刺針向瞳孔方向,頭上6針,留針3天3夜,留針時和出針當天勿洗頭。並將解毒中藥汁用針筒注射,工程師開始時請媽媽幫忙,之後自行注入肛門瘻管內。處理完疼痛有緩解,但還是坐立難安。

囑咐工程師:勿長期使用軟便劑,勿久坐,排便後勿過度清潔或擦拭肛門,以防肛門內腺窩受傷。肛門上的黏膜需有黏液保護,勿過度使用清潔劑清除。勿穿緊身內外褲。勿熬夜,11點前入眠,勿食帶殼海鮮,芒果,南瓜,竹筍,芋頭,花生,刺激辛辣,冰品食物。最好每天坐浴10分鐘,一天2次。

工程師歷經苦難的半年調理,期間還去動2次手術,一次是先前裝的3大引流管,改裝3小引流管,清膿瘍。膿水減少後,再手術拔2小引流管。半年後拔除最後一根引流管。工程師已能正躺睡覺,不再坐立難安,走路不再鴨步行。肛門不再疼痛,但太勞累會痛。已能正常大便,也吃得下了,體重回升5公斤。換上生龍活虎的步伐和笑容,又是一條好漢,繼續保養。@◊

選自《明慧針道——運柔成剛》/博大出版http://broadpressinc.com/

明慧針道
明慧針道 封面。(博大出版提供)

責任編輯:李昀

點閱【溫嬪容醫案專欄】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位40歲的銀行女性職員,瘦弱,易緊張,繁重的業務,致使她每天下班都筋疲力盡。回到家,上有公婆,下有一雙小女兒要照顧,還要做家事,苦不堪言!一個不小心,每月準時來報到的月經,竟遲2周未來,急忙去婦科檢查,當醫生恭喜她有喜時,她卻愁眉苦臉的欲哭無淚!
  • 孕育生命的子宮,是每個人來到世界的第一站宮邸,是充滿生命奧秘美妙的地方,也是七情六慾的搖滾樂器,生命的旋律如果不和諧了,迷一樣的子宮就會竄出違章建築,破壞生命景觀,點點哀愁隨之漫舞!
  • 人生有許多階段要「畢業」,畢業是終點,也是起始點,過了一關又一關,前程憧憬無限。作為父母看到子女完成學業的成就,常是感到欣慰,引以為傲。有一位老爸疼愛女兒,竟為了無法參加女兒的畢業典禮,而老淚縱橫,那是為什麼?
  • 人類號稱為萬物之靈,萬物卻各安其位的嘲笑著人類。植物到底有沒有靈性?是不是生命體?這是素葷之爭的箭靶所在。在所羅門群島的居民砍樹不用刀,卻能讓樹倒下,這是怎麼回事?
  • 這位優秀的工程師,有著中國人刻苦耐勞的精神,和樸實、忠厚的特質,自然十分受到公司器重。有一天,他下班後,不知怎麼的,傻愣愣的,獨自在雪地裡漫步,竟走了十幾公里,雪花片片掩埋了他的腳印,寒風刺骨,最後不支而昏倒,經過搶救醒來後卻精神異常,只好接回台灣。少小離家,卻老大落魄回!
  • 老伯要回故鄉了!期待又緊張,哀惋夾雜複雜的心情,他知道,這次是他最後1次回故鄉。是否他也嚐到這樣的苦澀味:「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催,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人世的滄桑,故鄉變他鄉,他鄉變故鄉啊!
  • 一位53歲的男性企業主管,業績閃閃發亮,東奔西跑的,精力充沛。有一次到南部出差,晚間應酬,第2天右眼睛出血,紅眼如兔子。雖然看過醫生,不但眼紅依舊,而且日漸腫脹而突出,已高出左眼一倍,側面看去已突出超過鼻樑,一大一小相差很大,視力漸模糊,甚至看不清,眼睛常流淚;因眼睛脹痛而常引起頭痛、頭暈,常滿頭大汗。還有耳鳴、失眠、靜脈曲張的問題。
  • 有一天,70歲的老媽跟我抱怨:「女兒懶懶散散,32歲了也不找對象,和弟弟也不積極承接我們夫妻倆白手起家的建材工廠,兩個老人還在苦撐,真是苦不堪言!」我回答說:「這可能和她的眉毛有關!」老媽很驚訝的問:「怎麼會?」
  • 蓮花
    一位32歲小姐,鮮亮而紅的月亮臉,像炸開的大氣包,水牛肩,嘴翹翹的,坐下來,話一開口就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我拍撫她肩膀,握握她的手,拿手紙幫她擦眼淚。冷靜下來後,大氣包開始述說病情:「醫生,我的臉燙到不能睡,不能見陽光。已經看病17年了,類固醇愈吃愈多,病也愈重,覺得自己是個廢人,哪裡也不能去,什麼事也做不了,沒有人敢愛我!我是不是得了不治之症?」她那眼睛含著千萬恨,恨及天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
  • 一位50歲的比丘尼到印尼去,短短住了3個月,回台灣之後,開始失眠,心悸。最困擾的是整個臉暗沉而黑,掩蓋過了老人斑,而眉毛一下子變全白,滿頭削髮過後的髮根也全白,成了黑白臉,這是怎麼回事?出家師父非常擔心,被關心的信眾問個不停,造成很大的困擾。看了幾位醫生,大家都傻眼了,怎麼會這樣?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