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二次錄音洩密及元朗襲擊事件證實

一國兩制已死亡 香港警隊不由特首控制

8.31在太子站內警察暴力襲擊事件成了反送中運動的轉折點,「一國兩制」在當天正式死亡。圖為9月4日晚上香港群眾在港鐵太子站外擺放白色鮮花及連儂牆,抗議8.31警方恐怖襲擊。(宋碧龍/大紀元)
人氣: 1661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19年09月09日訊】(大紀元吳雪兒香港報導)反送中運動持續三個月,特首林鄭月娥9月3日正式宣布「撤回」條例,不過,無論香港社會或國際社會都不收貨。對於香港人來說,香港社會的秩序已經被警察暴力破壞得體無完膚,因為事件暴露出的是香港警察已經不再是文明社會的警察行為;他們已經暗地裡被極權政權裝備成欺壓人民的打手。

8.31恐怖襲擊屬國家犯罪

8.31在太子站內發生的事件成了整個運動的轉折點;坊間盛傳當天在站內警察打死了人,問題是死了人在文明社會裡是一件大事,警察、醫院、法庭都是監督機構,互相制衡。若太子站內真的死了人,到現在整個社會仍不知情,說明管治香港的已不再是文明社會法律系統,暴露了22年中,香港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過渡成一個極權社會,「一國兩制」在當天正式死亡,而8.31當晚的罪行就是國家犯罪,警察成了鎮壓人民的最有力武器。

9月7日晚上,港鐵太子站大批民眾前來獻花、聚集,民眾要求港鐵交出8.31事件錄影片。(宋碧龍/大紀元)

《路透社》於9月2日公開特首林鄭月娥上週與商界會面的錄音部份內容,顯示警隊已經不在她手中。

其實,這並不是林鄭的錄音第一次傳出。上一次是在8月26日,她與近20名青年會面聆聽訴求時的講話被錄音並傳出。在會面中說到對於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重要考慮,「但恐怕今日聽起來,很多都是希望查警隊濫權,在行動中有沒有違反這、違反那,所以警務處同事對這抗拒很大。」

報導又引述林鄭說,社會近日擔心政府會用《基本法》「某些安排」處理香港亂局,現時警隊對政府尤其重要,而自己作為行政長官,難以貿然做一些事影響警隊工作。

有與會者問到不理解政府為何拒絕「撤回」修例,林鄭回答說,用「撤回」兩字,今日實在有困難,亦難再講得清楚、明白。

林鄭沒有控制警察的權力

總結第一次錄音的內容主要是林鄭說出警察抗拒獨立調查,還有她建議的,可以舒緩民眾疑慮的提議都不被接納。第二次的錄音跟第一次錄音的內容是一致的,就是林鄭月娥沒有控制警察的權力。

反送中運動的發展,6.12是一個苗頭,警方開始以過度暴力去驅散在金鐘的示威者。而到了7.21是一個轉捩點,當晚有白衣人在元朗西鐵站和附近一帶地區無差別攻擊市民,市民報警求助,沒獲得警方立即回應,警署更前所未有地以落閘回應求救的市民。市民在站內遇襲後39分鐘,警察才到場。警方後來承認當天早已收到情報。

政務司長張建宗道歉引警察不滿

元朗攻擊事件引發香港社會輿論強烈譴責,質疑警方在此事件中不作為甚至與黑幫勾結的聲音此起彼伏。在強大輿論壓力下,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8月26日首次就警方處理元朗襲擊事件的方式向市民道歉,並承認港府對此「責無旁貸」。

元朗攻擊事件後,香港政務司長張建宗向社會大眾道歉,卻遭警方威脅,港警被斥與黑社會為伍。圖為香港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的資料圖。(蔡雯文/大紀元)

不過,警方對於張建宗這番發言和道歉並不買賬。記者會一結束,就有警務人員發電子郵件給張建宗,嗆聲讓張建宗自己下台來道歉,否則全警隊將與他「勢不兩立」。香港警務督察協會隨後也向張建宗施壓,要求張與該協會對話,並儘快作出「澄清」云云。

當天晚上,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林志偉也發公開信,批評張建宗作為政府領導官員發表「不負責任的言論」,令所有警務人員憤怒。公開信還說,張建宗未做調查就向公眾「妄自做出斷定警隊對錯」,予以最嚴厲的譴責。公開信還意有所指地說「在位人士」應認真考慮是否有能力帶領公務員,否則應退位讓賢。

但林志偉的公開信,也引發政務司公職人員的不滿。

據立場新聞報導,政務司司長辦公室官員也發公開信稱,香港警務處是香港政府的一部分,從屬於政務司之下,張建宗絕對有權力、有資格代表政府,包括警隊,就失當行為向市民致歉。

張建宗身為政務司司長,理應是香港警察的上司,他在元朗攻擊事件上向公眾道歉,作為下屬卻公然質疑他「憑什麼代表警隊?」

另外,如果有注意到,7月24日,警司協會、香港警務督察協會、海外督察協會、警察隊員佐級協會去信林鄭月娥,表明堅決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注意信中稱呼林鄭月娥為「林太」,而不是特首,有一種抽離感,彷彿警察這個執法系統並不受香港政府的管治之下。

港警去年底曾在新疆受訓

去年12月,據《華盛頓郵報》了解,香港警察前往中國西北的新疆,研究新疆模式。「新疆是中國誓言打擊『恐怖主義』最多的。因此,這是一個讓我們了解那裡的官員如何收集情報和保護設施的好地方。」有知情人士說。

香港保安局副局長區志光帶領警隊反恐單位,參觀新疆五天,研究其反恐措施和設施。保安局長李家超則於今年1月率領部隊負責人前往北京和雲南省西南部進行類似任務中。

隨著運動的推進,香港社會對警察暴力的怒氣越來越大,更令市民無法接受的是警方顛倒黑白是非,回應暴力事件時幾乎都是反過來說,猶如不可理喻的無賴。

特別針對女性的打擊手法

極權政權的鎮壓手段特色之一,是針對女性。

在中國,不少女性法輪功學員被投進男牢。中國遼寧法輪功學員尹麗萍於2016年4月在美國出席「中國廣泛使用酷刑」聽證會上,講述了2001年4月19日,她和另外8名女法輪功學員被馬三家勞教所祕密轉押到張士勞教所的黑監獄遭受性侵的遭遇。

在美國的對華援助協會,近日發表了一份關於新疆穆斯林披露「中心」虐待關押者的情況。報告中提到一個穆斯林家庭中30歲女性成員,因在手機安裝軟件WhatsApp,被當局抓到「中心」關押,要當著男警察面前脫光衣服檢查肛門。她被警察毆打,以電棍電擊乳房,戴上8公斤的手銬和腳鐐,被綁在椅子大小便都不能離開。

反送中運動中,警方多次被指以性暴力鎮壓示威者。8月28日由多個婦女團體組成平等機會婦女聯席在中環遮打花園「反送中#metoo」集會,主題為「執法為名,凌辱為實」,以追究警察性暴力犯罪。

8月28日逾3萬港人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Me Too集會,抗議香港警方涉性暴女示威者。(宋碧龍/大紀元)

關於這方面的投訴包括一名在「反放中」抗議的被捕女子,早前控訴在上庭前被帶到警署脫光衣服搜身,其間有女警用筆打她的手及大腿內側。

新疆反恐模式再現香港

網上出版平台Medium有一篇題為「新疆反恐劇本將在香港上演」的文章,文章的作者的筆名「作者」,1989年生於香港。文章一開章就寫道:「我們眼睜睜看著央視和《人民日報》講大話,誣陷女救護員的眼傷是黑衣人造成,替射布袋彈的警員開脫;也眾目睽睽警察喬裝成暴徒,帶頭擲磚、掟燃燒彈和勸人留守;我們亦見證警方將一架燒過的廢車拖入警署,電視直播警察將竹枝放入示威者的背囊栽贓嫁禍,又在西九地盤將一堆堆鐵枝運上AM車牌的警車。」

文章又反問:「中共像遠赴法國謀殺海航董事長王健那樣,派人暗殺特首林鄭月娥,再說是你們這些暴徒所為,你們該怎麼拆?」

文章續寫:「我不是講笑,類似的事經已寫在新疆維穩反恐的劇本上。」

作者認為,「新疆暴政惡化的其中一個轉捩點,是2014年的莎車恐襲案。」

2014年7月28日新疆喀什地區莎車縣出現因維吾爾人集體抗爭導致的嚴重流血衝突事件,死傷超過百人。圖為5月23日烏魯木齊街頭軍警在巡邏。(GOH CHAI HIN/AFP)

「這宗所謂恐襲最初流傳兩個版本:……漢族版本的內容,基本都是莎車發生『大規模武裝暴亂』,『維吾爾族人大肆屠殺漢族人』……但在維吾爾人當中流傳的,卻是本族人被屠殺的『血洗全村版』、『認領屍體被打死版』,還有『鬼子進村版』。其語境中的『鬼子』,指的就是警察。」

文章指出:「事件發生後,北京派了時任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去莎車處理停當,他就是靠打壓法輪功上位的周永康黨羽。」

周永康是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也是中共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糾集的所謂「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的頭目。

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是中共中央委員會於1980年後設立的,結果本應屬於政府的公安、檢察院、法院、司法、國安、武警,從周永康開始,卻都受到中共政法委的操縱。中共政法委員會的存在本身即違反了《憲法》第126條:「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因此中共政法委是沒法律依據、破壞司法獨立的犯罪組織。

中共藉炒作恐襲推動維穩

文章也寫出了中共的手法:「中共藉炒作恐襲去推動維穩大計,是鐵一般的事實。他們先利用個別事件去渲染『所有維人都有極端思想和暴力傾向』,繼而用再教育營包藏禍心,合理化反人道的新疆集中營囚禁。而這種層遞式鋪敘,現正被用來對付香港人。」

港澳辦發言人楊光於8月12日的記者會上曾說,在香港看到「恐怖主義」的苗頭,也暗示了中共想用什麼模式來對應香港的局勢。

江派曾慶紅掌管香港10多年,其勢力深固盤據在香港,香港親北京派包括張曉明、梁振英,也是屬於江派。胡錦濤時代被江派勢力駕馭,所以有「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說法。習近平上台後,曾經以打貪名義抓捕了不少江派勢力。但對香港始終是遙遠的,2014年,占中運動差一點發生開槍鎮壓,後被習近平叫停。這是事後得到多方消息的證實。

反送中運動初期由江派官員韓正親自到深圳監督香港情況,順理成章,也動用了江派勢力培養用來維穩的政法委力量,隨之民間抗爭出現了抗議警暴、黑警一家的情況。8.31晚上,港鐵太子站發生速龍隊衝進站內,搜捕示威者,並無差別打人,後來地鐵站更下閘,不許任何人包括記者和救護人員進入。

事後從坊間傳出的消息得知,當晚在太子站內的傷者遲至幾小時後才被送到荔枝角站就醫。據有人在醫院行政系統說,當晚送進醫院的人數是10人,包括6名傷勢嚴重,但實際進院的只有7個,另外3名嚴重的傷者到哪?坊間已經在廣傳當天太子站肯定有人死亡。

9月7日傍晚,港鐵太子站仍舊有民眾前來獻花,聚集。圖為民眾貼上「生要見人 死要見屍」橫幅。 (余天佑/大紀元)

明明是警察打人,視頻畫片看得清楚,警方第二天卻在記者會上卻說是示威者打人。警方對於警察過度暴力的回應一直堅稱警方用的是適度暴力。諷刺的是現在香港人會認為恐懼的不是示威者,而是怕警察;只要警察出現就會有問題。

警務處是政法委在香港的延伸,香港警察到新疆受訓,不難解釋香港警隊對張建宗和林鄭的抽離感;他們已悄悄地納入了中共政法委維穩系統中,隱藏在「一國兩制」的幌子下。

香港已不再是以前的香港

很多市民都說這樣一句話:「香港已經不再是香港人認知的香港,撤回條例已經不能再回應香港人的訴求。」

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情況與8.31事件,都牽涉到失蹤人口和死亡人口,同樣是國家犯罪的問題。圖為2018年7月22日香港法輪功反迫害大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在國際社會上,越來越受關注的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情況,與8.31事件類同的是,都牽涉到失蹤人口和死亡人口,同樣是國家犯罪的問題,因為它需要國家的運作配合才能成功完成罪行。#

責任編輯:連書華

評論
2019-09-09 6: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