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塵(六十二)

揚帆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0月29日訊】第十二章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

我坐在電腦前,想起了莎士比亞的這句名言。小麥說得一點也沒有錯。死者叫趙金華,女,42歲,山東省招遠市張星鎮人,在當地有口皆碑。9月27日趙金華去地裡幹活時被鎮上的派出所抓走,因不肯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而遭到電擊、體罰和其他酷刑,10天後被迫害致死。

璐璐正在隔壁的房間中靜靜地打坐。我關掉了計算機,走到沙發前仰面躺下,眼睛凝望著天花板。屋子裡靜得可以聽到手表走動的滴答聲。我感到我總是低估當局鎮壓的決心,從7.20的誣蔑宣傳,到對上訪功友進行拘留甚至勞教,最終將人活活打死,似乎政府在發現鐵血鎮壓無法改變弟子的信仰後,已經決定不惜通過消滅我們的肉體來消滅我們的精神。

“你在想什麼?”璐璐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進來。

“璐璐,”我坐起來,伸手拉住她的手說,“剛才咱們在和李傑吃飯的時候,我接了個電話,是小麥打過來的,她說有一個功友被打死了。”

璐璐的眼睛一下子睜大了,我接著說道“因為我不太肯定,剛才在出租車上說話又不方便,所以我就沒告訴你。剛才你在煉功的時候,我到明慧上確認了一下,是真的。”

璐璐愣了好半天,才說“你剛才就在想這事兒,是嗎?”

“嗯。你還記得嗎,98年我們在羅馬的時候去的那個競技場,那是羅馬帝王迫害基督徒的地方。耶穌死後三百多年內,多少基督徒被火燒,刀砍,釘十字架,乃至在競技場被獅虎吞噬,他們在用鮮血維護他們的信仰。佛教在南北朝時剛剛傳入中國,北魏太武帝拓跋燾即大殺境內僧尼;漢武帝‘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之前,孔子門徒有‘焚書坑儒’之禍。過去我總認為歷史中都是值得我感慨憑弔的故事,沒想到今天竟然重演了。”

璐璐打了個冷戰,我伸出手摟住了她。“璐璐,在7.20剛過的時候,我還覺得當局奈何不得我們,最多把我們扔到監獄裡關幾天,這麼多煉功的功友,他們也抓不完、關不完,今天的事情讓我覺得他們已經把刀磨得雪亮了。”

我看了一眼璐璐,她的眼神中流露出憤怒與無助。我說,“如果我們不想對政府的造謠和殺戮坐視不管的話,今後的道路就會充滿艱險。具體怎麼去做我現在還想不好,” 我伸出手指彈著自己的腦袋,說“我有心把咱們的真實情況講給同事朋友,想想咱們認識的人好幾百,甚至上千,簡直不知從何做起。”

“這樣是不是太慢了?”璐璐有些茫然地問。

“是啊。”我嘆了口氣,“我總覺得咱們個人的力量太微薄了。”
※※※
(待續)
發稿時間:壬午年九月廿三日 公元2002年10月28日 星期一
正見網版權所有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嗯,讓我想起電視上有關我們的宣傳。”我說。“原來沒想過,上面說全國煉法輪功的有幾百萬人,從92年傳出來到現在才死了700人,一年平均死100個,就不說這些死亡是不是真的因爲修煉法輪功造成的,這種萬分之一的死亡率比咱們國家正常死亡率低100多倍,反而說明法輪功對健康非常有好處。”

  • “你想,現在當局用宣傳機器抹黑他的名譽,大家就……就象你們公司的那個人一樣去說句公道話。真要是李先生回來……我覺得無論是當局還是弟子,就……問題就會很激化了,反正我覺得他不回來好象無論對誰都更好。”

  • “我們公司也有一個人,派到新德里辦事處常駐。7月份,中央取締你們的時候,他就給整個公司的人發email,爲法輪功鳴不平。”李傑說。
  • 國慶節後的一天下午,我正在辦公室翻譯一份德國總部剛剛發佈的產品升級文件,張斌一邊打著手機一邊走進來...
  • 整個國慶節我過得都有些悶悶不樂。自從離開父母家後,我天天往家裏打一個電話,爸爸媽媽說話都壓低了聲音。
  • 半夜11點多的時候,我和璐璐已經躺下睡覺了。因為爸爸媽媽還沒有消息,我在床上翻來覆去...
  • 司機說,“你太小看老江了。昨天一天糟蹋1600億!”我吃驚地張大嘴巴,“不可能吧,三峽工程的預算也不過就是570億,還是左研究右研究,後來不是人大還要表決,怎麼花這麼多錢老百姓一點都不知道?”
  • 回到家裡的時候,我發現門沒有鎖。姐姐也剛回來。

    “咱爸咱媽呢?”我問姐姐。

    “不知道啊。我剛回來也沒看見他們,可能出去買菜去了吧。”

  • 我們住在了當地代理安排的一個地方。項目談判進行得不太順利,有五、六個廠家在和我們競爭這個項目。黃處長每天從早忙到晚,我去和當地電信局的人談了兩天,在談判別的廠家產品時,我就在住地按照伊拉克方提出的要求做技術答覆書。
  • 我和璐璐給媽媽和姐姐打了輛出租車,然後我們自己也叫了輛出租車回家。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