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輪迴研究書籍介紹(九):《輪迴型案例(四卷本)》

李千層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30日訊】
伊安﹒史蒂文森:《輪迴型案例(四卷本)》
Ian Stevenson, M.D., Cases of Reincarnation Type, Vol. I — Vol. IV, University Press of Virginia, Charlottesville, 1975-1983.

半個世紀以來,許多科學家和醫學家在輪迴轉世研究中的不懈努力使得現代西方人中相信輪迴轉世這一事實的人數一直在不斷地回升。根據幾次蓋洛普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至少有四分之一的現代西方人在不同程度上相信輪迴轉世。而在這些科學家中,史蒂文森教授是一個公認的傑出代表。自1961年以來,史蒂文森教授便不知疲倦地奔波於世界各地,收集、整理和驗證那些來自不同國家的輪迴案例。而自1996年他的《二十案例示輪迴》出版後,世界各地發現、報導和要求調查的輪迴型案例便驟然增多並一致保持著增長的勢頭。

史蒂文森教授相信,有待發現的案例一定還有許多,因為每當去一個村裏調查案例時,經常會有另外一兩個人來報告新的案例。在迄今為止的40個年頭中,他收集到的案例已有2600個。考慮到每一個常人的生命都一直在轉世中不斷地輪迴,而現代科學對輪迴轉世的研究已經不可逆轉並不斷地揭示出新的事實,將來必定會有一天,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前世甚至更多世,而當他們談起自己的前世時,就會像我們談到昨天看過的一部電影或者一台戲那樣尋常和自然。

《輪迴型案例(四卷本)》在案例上與《二十案例示輪迴》基本相同。其中第一卷包含十個印度案例,出版於1975年;第二卷包含十個斯裏蘭卡案例,出版於1977年;第三卷包含六個黎巴嫩案例和六個土耳其案例,出版於1980年;第四卷包含七個泰國案例和五個緬甸案例,出版於1983年。總共44個案例,1439頁。每一案例一般都以一個介紹案例和調查情況的概要開始,使讀者對全案有個大概的了解。然後便在細節性的資料和證據上進一步展示全案。本書中每個案例所佔篇幅,比起《二十案例示輪迴》來,平均多了將近一倍(33頁對18頁)。

作者在本書前言中指出:

1. 本書四卷加上作者第一本書(共有64個案例),澄清了一個事實:無論你對這些案例作怎樣的解釋,你都得承認,對前世的記憶是一個反復出現多次的現象,而決非什麼罕見的反常行為。大量的案例對於從一個群體或整體內抽出的模式也可提供更為確鑿的描述;

2. 作者做了極大努力,對那些回憶起往世的兒童進行跟蹤觀察和持續性的研究,直到他們進入青春期甚至成年期。本書中的案例一般都經過了八到十年甚至更長時間的追蹤觀察。作者通常都至少有兩次追蹤訪談,而他在那些國家的助手還有更多的機會,並且是不經翻譯直接和當事人對話;

3. 本書案例從發現到進入調查的時間一般都在兩年之內(比以前縮短了)。由於記起前世的人(多為兒童)隨時間推移而忘掉這種記憶的情況大不相同(有的忘得很快),因此及時介入調查就很重要。特別是在(今世和前世的)兩個家庭還沒有任何接觸之前調查,還能防止因兩家的交流而產生後天信息攙入的可能;

4. 比起《二十案例示輪迴》來,對於那些與前世有關的言行、尤其是與前世生活中特殊言行相對應的言行,本書包含了更多這方面的資料。作者在每個案例中通常都要專設一小節介紹當事人反常言行方面的表現。

隨著研究案例的增多,作者在思想方法和研究方法上都更趨成熟和完美。作者在本書中進一步明確指出了那些因前世生活中的疾病或災難性遭遇而導致的今世的胎記、畸形或疾病的案例的重要性,這主要表現在對其他眾多輪迴型案例的解釋,以及對生物學和醫學中一些重要問題的深入理解。雖然作者也在這幾卷書中收入了一些具有這類特點的案例,但這類案例的大多數已集中到今後將要出版的專論中(即1997年出版的《輪迴轉世與生物學 — 胎記和先天缺陷的病因》)。

作者條分縷細地介紹了自己研究方法的細節:收集證據和證詞,當面訪談,所得資料中可能有的錯誤的來源,訪談所得資料的可信度,分析資料發現錯誤的可能性等等。隨著手中擁有的案例數目不斷增加,作者正在通過大量的計算機分析來找出一些與文化背景有關的案例模式。

為了使讀者更容易理解案例的內容,作者在每一國家案例的前面都有一個背景方面的介紹,其中對該國宗教信仰情況的介紹尤為深入細緻,充份顯示了作者對自己研究對象的深刻理解和嚴謹的研究作風。其對東西方宗教的廣博知識也間接增加了自己所研究案例的可信度。下面僅依原書次序,對每一國家案例特點作最簡單的提要並從該書案例中選一個比較典型的案例,綜其概要,使讀者有一個具體的印象。其中提到的印度教、耆那教、小乘佛教(包括僧伽羅教派)和德魯茲教派都是承認輪迴轉世這一事實的,只有阿拉維教派情況比較複雜。

印度:案例對象主要為印度教和耆那教徒。在1975年已有105個充份調查過的案例,其中60男,45女,6個性別改變。一些案例未能公開或流產的原因:從男人轉為女人的不願公開;從極高階層轉到很低階層的不願公開;宗教偏見,如一個前世為基督徒的今世成了佛教徒,便使調查流產;在家族內部轉生的,也不願公開。(比較:特靈吉人還專門希望在家族內部轉生哪!) 下面是一個頗有教益的案例簡介。

比申﹒錢德﹒卡普爾(Bishen Chand Kapoor) 生於1921年2月7日。才10個月時便喃喃呼出一個陌生城市的名字“皮爾維”,後來知道與其前世有關。能講話後講出許多前世生活的細節,經查證發現與1918年死去的拉赫米非常吻合。拉赫米是一個富豪地主的獨生子,從小嬌生慣養。17歲讀小學六年級時退了學。其父死後留下大筆財產。他花天酒地、整日沉溺在衣食酒色之中,無所事事。其父生前慷慨好施,他也花錢如水。他與一個妓女帕德瑪特別近乎。一天他見另一男人從她住處出來,便立即從自己僕人手中奪過一枝槍將其擊斃。此事發生於1918年,他於同年12月死去,大約是32歲。比申從小抱怨家貧,對其父說,“我的僕人也不會吃這家裏作的食物”。又怪他父親沒有修房子,並把披到他身上的棉衣扯壞,要穿絲綢衣服。家中其他人都吃素,他便偷著吃肉喝酒。1944年他23歲時已經有一收入不高的工作。一天他見了帕德瑪(已經52歲),竟興奮得當場暈倒。當晚因舊情復萌而提了一罐酒去帕德瑪住的小山上與之相會。帕德瑪一見大怒,“我都是你母親的年齡了!你(過去)已經把什麼都丟光了,你又想把什麼都丟光?”摔破了他的酒罐,把他打發回去。從那以後,他逐漸反思,比較兩次人生,漸有所悟,認識到前世所為、特別是殺人,造成了今世的貧窮逆境,並開始對自己一直誇耀的前世生活感到悔恨。

斯裏蘭卡:案例對象都是小乘佛教中僧伽羅教派教徒。在1977年已有80個充份調查過的案例,其中38男,42女,6個性別改變。這些案例中前後兩世的生活環境相差比較大;出生前的預兆性托夢常以動物形式出現,如大象、蛇和鸚鵡等;暴死的比率較高;與緬甸和泰國不同,這裏的案例對象一般不記得“中陰期”(前世死後、今世未生)時的事情。下面是一個罕見的能記得前面某一世為動物的例子。

瓦爾納西裏﹒阿迪卡裏(Warnasiri Adikari) 生於1957年11月9日。四歲多時開始講他的前世,找到前世親人(母親、妹妹等)後,給出許多令人信服的證據。1962年6月28日“錫蘭日報”有報導(斯裏蘭卡舊稱“錫蘭”)。1973年3月他準備正式進廟當和尚。在他出家的儀式上,來看的人特別多,講話的人也提到他記得前世的事情。他的前世叫阿難達,生於1926年10月26日,其父為小學校長,其母為小學教師。他一直沒有一個正式的工作,主要靠父母養著。他用一枝槍打烏鴉。其母(佛教徒)不承認他打過更大的生物,但他一個妹妹說他確實打死過一些野兔。剛好他三十歲那天,午飯後突然發病,失去知覺,進醫院不一會兒就死了。除了前世以外,他還記起另外三世的一些生活片斷:阿難達的前一世,其父是個陶瓷工人。他不想再作陶瓷工人,便在一個中國店裏找了個牙科技術員工作。他說他的手指被磨牙齒的輪子弄傷過。他喜歡划船,有一次船翻後被淹死。這些說法部份地得到了證實;在阿難達於1956年10月26日急病死去後,他曾轉生為一隻野兔,生活在今世父母的房子附近,並記得自己吃植物葉子和被人用槍打死;那以後他曾轉生為今世父母的一個兒子,但生下來一小時後便死了,其母證實那是她的第一個兒子,只懷了七個月。瓦爾納西裏認識到之所以變為野兔被人槍殺,是因為自己前世槍殺野兔的原因。對多次前世的記憶和反省,或許促成了他最後出家為僧的決定。

黎巴嫩:案例對象都是穆斯林中德魯茲教派教徒。1980年在黎巴嫩和敘利亞已有77個案例經過研究,其中57男,20女。德魯茲人相信德魯茲人總是轉生為德魯茲人;相信靈魂總是傾向於轉生為同一性別的人,因此不承認“轉生為異性”的可能性;相信“立即轉生”(即沒有“中陰期”,此點與耆那教相同);他們聲稱自己對前世的記憶不因年齡增長而淡忘(這在其他群體中非常罕見)。下面是一個“冤家變母子”的案例簡介。

佐黑爾﹒沙爾(Zouheir Chaar) 生於1948年6月21日。大約才兩歲,就開始責備他媽媽薩米雅“偷水”。不到三歲時,他偶爾經過前世家門口,認出了前世的房屋及家庭成員,還清楚地知道前世家產的地界。原來他的前世就是已經死去的另一村裏的雅米爾。雅米爾生於1913年8月25日,他家和薩米雅家有毗鄰的土地,並共用一條水渠的水來澆地。年輕時的薩米雅經常沒等雅米爾家的地澆完就把水渠裏的水引到自家的地裏。此事使得雅米爾極端憤怒。他曾請求薩米雅全家和一些外人一起來查看水渠的閘門。據薩米雅哥哥沙欣說,雅米爾很恨薩米雅,並說過他永遠也不想再見到薩米雅。但他和薩米雅爭吵而起的怨恨並沒有擴大到薩米雅全家,相反,他與薩米雅哥哥沙欣非常要好。他甚至要求他父親在遺囑中把與薩米雅家相鄰的土地留給他,以便他能經常與沙欣見面。雅米爾三十五歲時生了病,過了十來天後,於1948年6月21日(佐黑爾出生那天)去世。佐黑爾小時候不願和他媽在一起,反而更貼近他父親。薩米雅說,她兒子和她在一起時總是神經緊張,而且一旦責備他的什麼過錯時,他便馬上搬出她年輕時“偷水”的事來回應。在佐黑爾最多不過三歲時,他還說過要把前世(雅米爾)的遺孀娶回來,以便把自己前世的孩子歸還自己。但他三歲時,遺孀嫁給了她自己的姐夫薩裏姆。佐黑爾在五歲時說過他想殺死薩裏姆的話。但在五歲以後,佐黑爾開始對母親好起來,大約十歲時便不再說起他母親“偷水”的事。但他對前世(雅米爾)家中的成員十分鐘情,雅米爾家中的人也完全把他當雅米爾來對待,甚至雅米爾生前子女的婚姻都要徵求佐黑爾的同意。在佐黑爾十六歲時,雅米爾的兩個弟弟發生了爭吵,最後還是由佐黑爾去平息了這場糾紛。

土耳其:案例對象都是伊斯蘭教什葉派支派的阿拉維派教徒。與本書中提到的其他宗教不同的是,阿拉維派教徒對輪迴轉世的看法很不一致。作者著重考慮了土耳其中南部相信輪迴轉世事實的阿拉維人。到1980年共研究了133 個案例,其中98男,35女,105個找到了前世(這個高比率與斯裏蘭卡形成對比),沒有發現一個轉生為異性的例子。暴死比率較高;生前預兆托夢很普遍;因前世生活而引起的胎記、畸形經常出現於這些案例中。下面是一個情執比較深的案例簡介。

伊斯梅爾﹒阿廷克利什(Ismail Altinkilic) 於1957年9月30日出生在阿達納。在一歲半時向其父講出許多前世生活的細節,包括他、他的兩個妻子和三個孩子的名字、向他借債的幾個人以及殘殺他的兇手的名字。那以後,他便堅持說自己的名字叫阿比特,並多次要求帶他到阿比特家裏去。在他如願以償地見到阿比特家的人後,他們確信他就是阿比特的轉世。1962年8月,土耳其和其它國家的報紙報導了這一輪迴案例,引起人們關注。阿比特生前是個菜農,住在阿達納的另一個區。他有兩棟房子、兩個妻子,第二個妻子有五個孩子,並在快要生第六個孩子時被殺。他還雇有工人為自己種地。1957年1月31日晚,他的一個雇工去叫他到馬廄裏去一下,說是動物生了病需要檢查。當他俯身檢查動物時,兇手用一很重的鐵錘打在他頭上。他的第二個妻子捨希迪見丈夫好久沒回來,便去馬廄看他到底出了什麼事,也被以同樣方法殘殺。阿比特和捨希迪的兩個最小的孩子也在當晚被殺。事後五人被捕,其中兩人被釋,一人判監禁,兩名主犯拉馬讚和馬思大發被判死刑。伊斯梅爾對前世家庭情執很深,小時候堅持不用伊斯梅爾的名字而用阿比特的名字,直到七歲了別人叫他伊斯梅爾也不答理;他還迫使父親同意了用此名去學校註冊;見到阿比特的第一個妻子,他(當時是個幾歲的小孩)便叫她妻子並親吻她;當她把他抱起來時,她滿眼淚花而他則淚流雙頰;他父親有時屠殺牲畜,他就叫他把最好的肉留起來做成菜餚給前世的家中送去,遭到拒絕後,他會一哭幾個小時,並且不吃東西;聽到阿比特的母親去世,他哭了,當天晚上沒有吃晚飯;聽到阿比特的兒子去參軍,他感到很憤怒,因為沒有人提前告訴他。

泰國:案例對象都是小乘佛教教徒。泰國人口的94%信小乘佛教。在1983年有38個充份調查過的案例,其中22男,16女,4個性別改變,35個找到了前世,20個案例中有胎記或畸形,21個在中陰期有記憶,其記憶有下面的特點:1. 死後看到自己的屍體、葬禮或其它發生在家中的事件;2. 許多人記得和一個“穿白衣服的人”相見,似為聖者,指引他們到下一次轉生的家中;3. 許多人說在出生前這個聖者給他們東西吃,通常是果子,吃後會洗掉前世的記憶。下面是一個十分罕見的、中陰期記憶清楚而又能長期記得轉世細節的案例簡介。

超空和尚剛出生後,他舅舅奈楞便因病去世。下面他生動描述了奈楞死亡和轉世的細節。“我(奈楞)已經斷斷續續病了幾個月,躺在床上。妹妹南仁已有足月的身孕。有一天親戚們說:‘昨夜南仁生了個可愛的男孩’。我想去看妹妹,卻掌握不了身體的平衡,嘆了口氣便合上了眼睛。就在這時,我覺得恢復正常了,很有力氣,身體輕得沒有重量。我去和房裏的親戚們談話,可他們看不到我。我拽拽這人的手,拉拉那人的胳膊,沒人理我。親戚們要走了,一個人過來摸摸奈楞(我)的腳。他們哭起來,很傷心,外面的親戚朋友們也都湧進房來。此刻,我發現我無處不在:我可同時在兩三個不同方向看到人們的活動、聽到他們的聲音,快速地四處活動,不餓也不渴,也不覺得累。在葬禮期間,我感到自己被提升起來,不論其他人坐著還是站著,我總比他們高。我(奈楞)的屍體被火化後,忽然想到妹妹南仁。想去看南仁的念頭一出,我轉向她房間的方向,瞬間就到了那裏。嬰兒正和妹妹一起熟睡,我想:‘我怎麼樣才能撫摸親吻他呢?’南仁醒了,睜開眼睛看著我說:‘哥哥,你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請不要再出現在我們面前,不要再牽掛我們。’我不好意思地躲了起來。一會兒,我又想看一眼孩子,妹妹再次睜開眼睛說了同樣的話。我又退開了。雖然想留下,可我知道我必須走,但離開之前想好好看看那孩子。這次我離得遠一點,伸出頭去看過孩子,準備走了。就在回頭的瞬間,我的身體像陀螺一樣快速地旋轉起來。我無法平衡身體,用手蒙住頭、臉和耳朵,然後失去了知覺。恢復知覺後,不知我在哪裏。記憶中知道不久前我是奈楞。後來,我認出了來看我的人,向他們揮手想叫他們,卻只發出嬰兒的聲音。在我學說話和走路期間,一天外祖母來了,我叫‘媽媽’,因為過去的記憶控制著我。外祖母指著南仁:‘如果我是你的媽媽,她是誰?’我說:‘那是我的伊瑪’(泰語意為小狗,是對比自己年紀小的人的暱稱。)外祖母接著問:‘那你叫什麼名字?’我說:‘我是楞。’我很奇怪他們居然認不出我。這時,在一旁的南仁突然說:‘難怪我產後幾次見到哥哥。他一定是轉生了。’又問我:‘如果這樣,孩子,你的妻子叫什麼?你住在哪裏?’等等。我準確地回答了所有的問題。這樣,家人終於確信奈楞轉生了。”超空對前世的印象一直沒有因時間的流逝而褪去,直到六十多歲時還保持著新鮮而生動的記憶。他把這歸因於在上一世,他(奈楞)勤於打坐。

緬甸:案例對象都是小乘佛教教徒。在1983年有230個充份調查過的案例,其中128男,102女,65個性別改變,185個找到了前世,107個有出生前預兆托夢。在中陰期的記憶與泰國案例類似。在緬甸記得前世的人很普遍,以至於有一個專用名詞“再生人”來指這些人。下面是一個有著中陰期轉世細節的案例簡介。

索巴納大師快十六歲時去一座寺廟當小沙彌,後成為正式僧人。下面是他對自己轉世過程的陳述:“從小我就記得我的前世是一個土地勘測員,名叫孟波錫。36歲那年,我因發高燒、嘔吐和腹痛被送進醫院。我清楚地記得是坐著敞蓬牛車去的,當時天下著雨。到醫院後做檢查,醫生說我需要動手術,以後的情況我就記不起來了。然後我發現自己身處叢林中,孤身一人,感到悲傷、飢渴和沮喪,但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我穿著平常的衣服和涼鞋,留著長髮,頭上裹著一條毛巾。我好像在叢林中游蕩了兩、三個小時,遇到一個身著白衣的白鬍子老人,肩膀上披著一條白圍巾。看見老人後,我所有的沮喪頓時消失。他叫我的名字,告訴我必須跟他走。我跟著他走了大約一小時,到了我家的屋前,門口有一段籬笆和一棵樹。老人讓我在樹下等著,他進屋去了。五分鐘後他走出來說:‘你得跟我去另一家。’我們向西走。距我家大約七棟房的距離是村長的家。老人再次讓我在屋前等他。他進去約五分鐘後出來,把我叫進去對我說:‘你得呆在這裏,我要回去了。’隨後他就消失了。我看到屋裏的人,但以後的事情又不知道了,直到我意識到現在的自我存在。前世的妻子瑪雪婷夢見一個穿白衣的老人來對她說:‘我把你的丈夫送到村長家裏去了。’次日清晨,瑪雪婷跑到村長家裏和他妻子(蕾肯女士)講了自己的夢。蕾肯女士自己也夢到了那個老人,那天晚上來告訴她,要把孟波錫作為她的家庭成員委託給她。然後他走出去把孟波錫帶進屋裏來,隨後就消失了。從那天以後,蕾肯女士就懷孕了,我便轉生為村長的兒子。大約兩歲時,我已經能夠講述這些事情,記得前世所有的親屬、朋友、家產、甚至舊債。”孟波錫年青時去寺院當過三個月小沙彌,每天貢奉食物給寺裏的和尚,並對他們的佛學研究饒有興趣,曾希望當一名學者。他去世的前一年,捐給寺院1000緬元,用來買一部巴利文的“三藏”經典,供寺裏的學者使用。相對他每月45緬元的收入來說,那是不小的數目。索巴納先生認為他前世(孟波錫)的慷慨所積下的福份使他得以今世成為一名學者。

*******
由於現代科學的影響,許多人都在談論超常現象研究中的可重覆性(即在任何指定的時間和控制的條件下提供令人信服的超常現象的演示)。作者認為,不久的將來可能提供對一些超常現象的可重覆演示,但目前不會有任何一個超常現象的研究者願意和能夠安排一次這樣的實驗演示。然而,以這種方法提供一個輪迴型案例卻要有把握得多。作者信心十足地說道,“我可以用指頭在地圖上指出幾個國家並絕對保證,如果一個調查人員到我所指地方的50公里甚至10公里之內,他就能找到與本書中描述的案例相類似的案例。”

轉載自〈明慧網〉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維頓博士是在1973年開始這方面的研究的,在十多年的時間裡,他積累了三十幾個詳盡的案例。這些受試者在維頓博士的引導下,進入類似佛家打坐入定的催眠狀態,在這種狀態下,他們不僅可以重新經歷自己的很多前世,而且可以進入轉世之間的彼岸世界。
  • 一位34歲的電工,被一種叫多發性硬化症(multiple sclerosis)的疾病折磨著,3年無法工作。眼睛的失明使得他無法讀書寫字,行走就摔跤,被多家醫院診斷為危重病人。在對生命的絕望中,他請凱西為自己作生命的解讀。
  • 根據幾次蓋洛普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現代西方人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相信輪迴轉世,並且相信這一事實的人數還在不斷地回升。這要歸功於半個世紀以來許多科學家和醫學家在輪迴轉世研究中的不懈努力。而在這些科學家中,史蒂文森教授是一個公認的傑出代表。自1961年以來,史蒂文森教授便不知疲倦地奔波於世界各地,收集、整理和驗證那些來自不同國家的輪迴案例,迄今已有40個年頭,收集到的案例已有2600個。
  • 患有殘疾和不治之症,是人生的一大不幸。當看見別人健康、充滿活力,而自己卻被病痛折磨得痛不欲生時,人們往往會抱怨上蒼對自己為什麼如此不公?為什麼不幸偏偏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 前世所幹下的壞事,不會隨著肉體的消逝也灰飛煙滅。種豆得豆,種瓜得瓜。前世業力能導致今生的疾病和痛苦。看來,中國人代代相傳的“善惡有報”,講的是生命真正的因果。
  • 根據幾次蓋洛普民意調查的結果顯示,現代西方人中至少有四分之一的人相信輪迴轉世,並且相信這一事實的人數還在不斷地回升。這要歸功於半個世紀以來許多科學家和醫學家在輪迴轉世研究中的不懈努力。而在這些科學家中,史蒂文森教授是一個公認的傑出代表。自1961年以來,史蒂文森教授便不知疲倦地奔波於世界各地,收集、整理和驗證那些來自不同國家的輪迴案例,迄今已有40個年頭,收集到的案例已有2600個。
  • 中國人常說一個人有福份是前世“積德”積來的,不幸是前世“造業”所至。在《生命多世》一書中,吉娜﹒瑟敏納拉博士通過輪迴案例展示了前世“業力”與今世健康和人生的關係,證實了輪迴和“業力”這個人類世代流傳的概念的聯繫。書中的觀點與中國古訓不謀而合:前世“業力”是今世痛苦和不幸的根源□這些說法並非僅僅是教人向善的訓戒,而是有其真實因果關係存在。
  • 布冉﹒賈梅森醫生早在60年代末就開始了輪迴轉世的研究,他發明瞭一種非催眠回溯的方法,可以在幾分鐘內使受試者進入類似佛家打坐的深度入定狀態,進而回憶、觀察並體驗自己的前世。
  • Wambach博士自己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對於她收集的數據,她給出了自己關於生命的“神話”,她也鼓勵讀者得出自己的“神話”。近年來,關於輪迴轉世有一些非常有份量的書籍問世,其中有些研究者所獲得的信息比Wambach博士的數據要詳盡、深刻、明瞭得多,但Wambach博士的書仍然很有價值,因為到目前為止,她是唯一的一位通過大量的數據對輪迴假設進行統計檢驗的研究者。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