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鵲橋歸路》第三場

木童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5日訊】
第三場 故土重游

[外景] 德國与北京
畫面從德國轉到中國,由透徹清晰進入到灰暗茫茫,形成強烈對比。
在揚沙的季節,霧蒙蒙中出現中國首都國際机場。

[場景一:机場接人]

[外景] 北京首都國際机場
落衫机到北京的國際航班降落。
洪海從机艙走出來。
外國人邊境出口檢驗,洪海出示英國護照。

[內景] 机場內部
石俊,石芳的弟弟。現代的中國小青年。
石俊進入大廳迎接。他們一同取出行李。有內部人員引路,沒有經過出口檢驗便順利出來了。石俊和机場管理人員很熟悉的樣子,和警衛人員打招呼。

[外景] 机場出口
北京的風沙使洪海呼吸緊迫。

[場景二:小轎車里話北京]

[內景] 轎車里

石俊——北京這几年邪門了,快成沙特阿拉伯了,沒日子瞧!人什么樣?都成沙猴儿了。女人都戴面紗了,風吹的裙子往起飄啊!就听小唱吧,“北風那個吹呀,大腿那個嫖啊,交通事故那個不停的出啊!”真這樣啊!
洪海——(眺望著窗外)交通不錯嘛!
石俊——就机場這一段,做好思想准備。
洪海——北京變化真大,多少立交橋啊!我簡直認不出來了。環城公路吧?
石俊——對!一環圈一環,越圈越大,小圈里面出不來,大圈外面難進去,整個圈得出不來气!先前我搭公共車四十分鐘到你家,現在我坐專車一個小時進不了你家門。
洪海——(提醒司机)小心!
石俊——放心!全世界駕駛技術最過硬的就是中國司机。你們從國外回來的,沒几個人有膽量在中國開車的。
洪海被接到賓館赴宴去了。

[外景]

豪華的大酒店,五星級的服務做派,爆滿的餐廳,丰盛的山珍海味——
高樓密集的北京城下,擁擠著貧民殘陋的四合院。
自由市場的喧鬧聲。
流民、失業人黯淡的目光。
穿著時裝的婦女提著破舊的菜藍子。
小商販的秤杆,斤斤計較的老大媽。

[鏡頭特寫] 百姓人家
吳大媽(吳老),洪海的母親。紅光滿面,笑盈盈的臉,健步如風。破舊的菜籃子里,裝滿了青菜。

[場景三:菜市場]

[外景] 自由市場

1,買菜:
吳大媽——生意還好嗎?
小商販——馬馬虎虎,混口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能有這份差不錯了,碰上這時候下崗的,賣菜的活都找不上了。
吳大媽——是啊!現在工人真是不易啊!

2,買肉:
吳大媽——兩斤去骨肉。
小商販——瞧肉,——兩斤八兩。
吳大媽——兩斤就夠了。
小商販——多買點吧!今儿肉好,剛送來的,少有這么新鮮的,拿冰箱里收著慢慢吃嘛!
吳大媽——好吧!
小商販——謝謝您了,大媽!

[場景四:家屬院]

[外景] 高校家屬院

悠閑的老教師進進出出,彼此和睦相處。有民工在裝修房間,室外堆積了很多雜木。
吳大媽兩手滿滿登登,腋下夾著報紙。走一層敲一個門,順便帶給他們報紙。

[內景] 樓房門口

鄰居——洪海回來了嗎?
大媽——沒到家就接去吃飯去了。晚上家來。
鄰居——您老瞧著吧!甭說是儿子了,我那閨女回來都不見著家的。這沒完沒了的吃啊!早起去吃,中午去吃,晚間去吃,夜里面還吃。敢情是受了“三年災害”回來的,吃的最后拉痢疾。我倒好,一天廚沒給她下,當了好几天她的護士。您說這是什么風气啊!
[內景] 樓梯上
年輕人——阿姨您這樓上樓下几趟了?滿大院我就瞧您這身子骨舒服。
吳大媽——謝謝!“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我是晚來得福啊!
年輕人——听說上面不讓煉了?
吳大媽——我們正向上反映呢?教人學好,健康身體,我們不知道政府到底為什么不讓我們煉。
年輕人——這世道哪儿是說清楚話的地方?我還指望您老來說說我家老爺子呢!成天捧著大藥罐子,滿屋子臭中藥味,孫子都不愿意進家門。一打開電視就找那時髦的藥名讓我去買。吃起藥來像吃糖豆似的,一把一把的。您瞧我爸是不是有點老年痴呆啊?我還專門給他買了本《轉法輪》,他說迷信!阿姨,您這身體他是親眼看著變化好的,他怎么就這么頑固不化呢?
吳大媽——那你就先看看,看明白了再給你爸說道唄!
年輕人——他成天追著我滿世界里幫他找藥,我還哪儿來時間幫他看書啊!等我退休了,一定跟您老學煉法輪功

[場景五:和睦家庭]

[內景] 吳老的公寓

洪海和睦的大家庭,可愛的小侄子,快人快語的嫂子,性情溫和的大哥。洪海帶了很多禮物一一分送給大家。上初中的侄子和洪海玩著最新的電腦游戲。婆婆把洪海送給她的耳環和項鏈送給了儿媳婦,婆媳倆顯得十分融洽。
洪海——大嫂,你剛說我姐夫怎么樣?
月眉——滋潤!
洪海——什么滋潤?
月眉——上班有陪聊天的;下鄉有備冒煙的;就是等級高了,秘書上下一大群,有安排工作的,有照顧生活的。
洪海——那我姐呢?
月眉——也鉚勁往上竄啊!人家倆那才叫比學比干,比翼雙飛,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不象我,順著坡往下溜,從醫院溜到醫務室,從手術室溜到注射室。你侄子的話,我媽成天和屁股打交道,就是不愛看人臉。你說現在的人臉有什么好看的,陰一面陽一面的,就咱媽講的了,一出口就造業!哪儿干都事多。我就圖個輕輕靜靜不看臉,到我這儿的人都老實,來胳膊我就扎,來屁股我就打。
洪海——看我媽的身體,真不敢相信。我爸怎么不煉煉呢?
月眉——還煉呢?上面已經下令不讓煉了。你還不知道前些時候咱們家什么樣呢,沒下腳的地方。一屋子老頭老太太捧著天書讀,熱鬧著呢!老爺子也不怕吵了,倆耳朵聾的敲鑼打鼓都听不見。這兩天家里清靜了,沒人來了,老爺子還不習慣了。
洪海——沒有道理不讓煉嘛!
月眉——指不定是哪儿鬧出的事呢!气不順了,和一幫老頭老太太過意不去。老媽天天外面上訪呢!

[場景六:臨行前]

[內景] 吳老的公寓

家人都起床了,洪海還在被窩里,床頭邊一本《轉法輪》,顯然只翻過兩頁。洪海的母親把書裝進了洪海隨身攜帶的背包里。
母親把全套大法書籍、磁帶包好裝進洪海的皮箱里,心情十分沉重。
洪海那邊突然一聲大叫,母親、嫂子、侄子都跑了過去。

[內景] 臥房

洪海睜大了眼睛,手捂著肚子,對著母親恐嚇。
洪海——我感到一個法輪,‘嗖’地一下飛進我肚子里。
(全家人大笑起來。母親朝著儿子的屁股打了一巴掌。)
侄子——奶奶,你給小叔德。
吳老——我給他消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鵲橋,喜鵲架起的橋。傳說七月七日,牛郎織女相會,天上的喜鵲首尾相連,架起了鵲橋。牛郎織女走在鵲橋上,在銀河中相會。當他們雙腳踏在鵲橋上,回首看到從喜鵲身上墜落而下的羽毛,情人心中的感激無以言表。“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一句道出了相戀的情怀和對慈悲喜鵲的難以忘怀。
  • 紐約繁華的夜景,不同膚色的紐約居民。豪華与簡陋;富貴与貧窮;肇事者与警察;在巨大的反差和繁雜的文化背景里,引出大劇院。(預示人間舞台)
  • [內景] 洪海的公寓
    洪海回到公寓,留言机里是前妻石芳的聲音。他情緒很低落。他從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倒在沙發上。
  • 《羅密歐與朱麗葉》是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最有名的戲劇作品之一,幾百年來一直活躍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故事講的是出生在兩大彼此有世仇的貴族之家的羅密歐和朱麗葉,在舞會上一見鍾情。即便在得知彼此的身分後,也選擇為愛情堅守,私定終身,甚至還偷偷在教堂結了婚。此後,羅密歐因殺死了朱麗葉的表哥而被流放,而為了能夠躲避父母強加的婚姻、與羅密歐在一起,朱麗葉選擇服用能造成人昏睡的藥水自殺,造成死亡的假象,但醒來後卻發現羅密歐在自己身旁自盡,於是最終殉情而死。
  • 《小紅帽》的故事,從東方流傳到西方,又從西方唱回東方。從公元前11世紀的古老詩歌一直演繹到19世紀的經典童話,經久不衰而常常翻新。天真可愛的小紅帽成爲孩子心中最受歡迎的清純偶像;而《小紅帽》的歌聲,也家喻戶曉、耳熟能詳。然而,在21世紀的東方,小紅帽揭開了一個驚天祕密,原來,小紅帽本不是小紅帽,而是小黃帽,她的遭遇恰似一場噩夢,令人扼腕長嘆、發人深省。
  • 莫笑我一星螢火 半霎微明 且看他殘夜將盡 如夢方醒
  • 哈姆雷特完成報仇大業,離開人世的一霎,是世界文學史上最為悲壯的一幕。莎士比亞通過哈姆雷特一劇表達和概括了人類情感的多個主題:生與死,愛與恨,善良與醜惡,以及人生方方面面的變幻無常等等。正因為如此,《哈姆雷特》成了一部曠世不衰,令人深思文學巨著。
  • 雷雨交加的白天,像夜晚一樣黑,樹猛烈的搖擺,雷聲、雨聲、風的呼叫、樹沙沙的哭泣,混合成悲憤的交響樂。
  • 程玉明的家,遠遠看去,橘黃色的燈光透過白底花格的窗簾,還帶著往日溫馨的氣息。程嫂坐在床頭看《轉法輪》,可是她的心並不靜,不時地看看門口。突然,傳來兩下敲門聲。程嫂欣喜起身開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