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文學劇本《鵲橋歸路》第四場

木童
  人氣: 2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11月6日訊】第四場 相約有期

[外景] 美國,白天。
美國高速公路。初春的曠野。繁榮的机場。整洁寬暢的居民小區。

[內景]美國某机場大廳
石芳和卡爾大包小包從机場出來,倆人充滿了喜悅。

[內景] 歌舞團的排練廳。
樂隊演奏員,舞蹈演員,祥和的气氛。
林露身穿練功服,滿臉汗淋淋。
洪海出示證件,簽名后進入大廳。
林露听著電話,臉上露著喜悅。

[場景一:練功房]

[鏡頭特寫] 洪海和林露在電話上

洪海——我离你近了,可以常看你表演了。
林露——我這里沒有免費入場票。
洪海——我進后台,看的更清楚。
林露——小心警衛拿你當扒手抓了。
洪海——我報你是同謀。
林露——到時我說不認識你。
洪海——這么無情無意!OK,報警吧!我已經瞄准你。轉身90度,——再轉一點點,抬起頭來,看二樓拐角處的樹。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
林露朝著電話里的指示方向。

[特寫鏡頭]
一只慢慢暴露出來的手成開槍的手勢。
“啪”一聲槍響。鏡頭在黑圈上,慢慢顯示出全景——打靶牌。

[場景二:室內打靶場]

[內景] 槍靶的中心

打靶牌自動回到射擊地點,一只秀美的手在靶上搜尋槍眼。洪海有點吃惊,她一環沒打上靶。
洪海——手下很留情?
林露——(瞪著眼睛喊)我看准了才放的槍,怎么會不在中間呢?一定是槍有問題。
洪海接過她手里的槍,連放三槍,三槍全中。
林露不服气,擺好姿勢再打。
洪海——(站在她身后,握住她拿槍的手。)你瞄准了,閉上眼睛,再一放槍,這還不放到天上了?要這樣——(畫面很親切)

[場景三:找公寓]

[外景] 在高速公路,星期六早晨

林露開著車,洪海利用手机在和公寓管理員聯系(找公寓)。林露一邊駕著車,一邊給他介紹城市旅游的地方。
洪海——你看起來很喜歡這個城市。
林露——談不上。我喜歡的總是不容易找到。
洪海——如果你找公寓,喜歡住哪儿?
林露——市中心,熱鬧的地方。什么人都有,可以漫步街頭,品嘗各种國家不同風味的小吃。你呢?
洪海——遠离城市,人越少越好。視野要寬闊,白人區。我最忌諱亂七八糟的食品。
林露——修身養性,好!盡情滋養城市孤獨症。
洪海——會這樣嗎?
林露——除非你忘掉自己是一個中國人。要么就找一個愛生孩子的美國老婆,讓你充分享受美國中產階級生活:車、房子、孩子、狗。
洪海——你是中國女孩嗎?
林露——50%

[外景] 新開發的公寓區。

環境十分典雅。在半獨立公寓里,房產管理員介紹著住房。
林露沖出陽台,一片湖水跳入眼帘。她臉上露出了羡慕。她情不自禁轉了一圈,做了一個舞蹈亮相。
管理員——(贊美的眼神看林露)漂亮。
洪海看了一眼林露喜悅的神色,立即決定簽定合同。

[場景四:闖紅燈]

[外景] 市區,中午。

林露飛快地闖過了紅燈,洪海緊張地叫了起來。
洪海——(指責)你不要命了?
林露——我命大!小時候我差一點就死了,我奶奶救了我。我奶奶說我大難不死必有后福。我還能活著呢!
洪海——我到美國那么小心還給警察吃了兩張罰單。
林露——我到美國被警察抓了那么多次,連一次罰單都沒吃上。你臉上是不是長毛病給人家看了?就不會臨時作用一點表情?
洪海——噢?怎么作用?
林露——警察過來,你就老實下來。慢慢放下窗戶,笑臉對他招呼。雙手遞過去駕駛執照,兩手交叉請他多多關照。——對不起!忙著赶演出。這是下一場演出票。沒說半點假話,不信台上抓我。——票下留情。(滑稽的表情)

[特寫]
洪海吃惊的眼睛

[場景五:石芳新居]

[內景] 卡爾的洋房,地下室

石芳滿臉汗,眼鏡上沾滿了灰塵。她身邊是大大的垃圾桶,裝滿了破爛。
石芳用手扇著眼前飛下來的塵土。忍不住捂著鼻子跑開了。
一棟老洋房的儲藏室。
滿身灰塵的石芳,手上拿著陳舊的相框。
一張合家歡,年青時儀表堂堂的卡爾和他的妻子、孩子們。
石芳的表情十分复雜。她听到了室外停車的聲音,藏起相框跑了出去。

[特寫]
一雙穿著拖鞋的大腳從車里走下來。破舊的拖鞋,肥大的短褲,赤裸裸的胸脯,紛亂的頭發。一手抱著油漆,一手提著一箱啤酒。

[外景] 卡爾的車庫前

梯子,油漆,工具,一大堆。卡爾紅扑扑的臉,气喘噓噓。石芳惊异的目光。
石芳——你就這樣進商場了嗎?
卡爾——怎么啦?
石芳——人家沒把你當叫花子抓了去嗎?
卡爾——沒!他們說我看上去就很能干。
石芳——(難以言表)是的,你真能干。
卡爾吃力地爬上梯子。拿著工具的手有些顫微。石芳扶住了梯子。
石芳——小心點,不行就別干了
卡爾——我很好,這些地方都是我從前修的,我的手藝不錯吧?親愛的,可以給我拿一瓶啤酒嗎?

[內景] 廚房
石芳一邊往屋里走,一邊不放心地往外看。
廚房的餐桌上七八個酒瓶。她禁不住搖了搖頭,不想讓他再喝了。

[場景六:餐廳幽會]

[內景] 高檔的餐廳

紅酒,高腳杯,溫情的音樂。洪海和林露坐在酒吧台。有情人起舞。
洪海和林露輕松地說著笑話,沒有情侶間的纏綿。林露純情坦蕩,洪海幽默詼諧。
林露——你和別的中國男人有點不同。
洪海——好還是不好?
林露——這要看站在什么基點上,作為單身,你算好一點;作為丈夫,大概分數不高。
洪海——你這么認為?
林露——要不你老婆怎么跑人家去了?還不承認你做的不好!說說你老婆,她漂亮嗎?她現在生活的好嗎?我對异族婚姻很感興趣。
洪海——你的目標不會是向异族婚姻發展吧?
林露——大有可能。
洪海——我告訴你,洋人最會騙你這种小姑娘,一騙一個“十環”,等你栽倒人家手里了,叫天天不應,喚地地不靈,哭去吧!
林露——你把我當誰了?你是不是告訴我你有經驗?我告訴你,我十二歲就開始談戀愛,十五歲就開始做紅娘。你談過几個朋友?要說經驗啊,你連我的小拇指都頂不上呢?搞明白一點!

[特寫]
洪海痴呆的眼睛;林露俏麗的小嘴。(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鵲橋,喜鵲架起的橋。傳說七月七日,牛郎織女相會,天上的喜鵲首尾相連,架起了鵲橋。牛郎織女走在鵲橋上,在銀河中相會。當他們雙腳踏在鵲橋上,回首看到從喜鵲身上墜落而下的羽毛,情人心中的感激無以言表。“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一句道出了相戀的情怀和對慈悲喜鵲的難以忘怀。
  • 紐約繁華的夜景,不同膚色的紐約居民。豪華与簡陋;富貴与貧窮;肇事者与警察;在巨大的反差和繁雜的文化背景里,引出大劇院。(預示人間舞台)
  • [內景] 洪海的公寓
    洪海回到公寓,留言机里是前妻石芳的聲音。他情緒很低落。他從冰箱里拿了一瓶啤酒,倒在沙發上。
  • [外景] 德國与北京
    畫面從德國轉到中國,由透徹清晰進入到灰暗茫茫,形成強烈對比。
    在揚沙的季節,霧蒙蒙中出現中國首都國際机場。
  • 《羅密歐與朱麗葉》是英國大文豪莎士比亞最有名的戲劇作品之一,幾百年來一直活躍在世界各地的舞台上。故事講的是出生在兩大彼此有世仇的貴族之家的羅密歐和朱麗葉,在舞會上一見鍾情。即便在得知彼此的身分後,也選擇為愛情堅守,私定終身,甚至還偷偷在教堂結了婚。此後,羅密歐因殺死了朱麗葉的表哥而被流放,而為了能夠躲避父母強加的婚姻、與羅密歐在一起,朱麗葉選擇服用能造成人昏睡的藥水自殺,造成死亡的假象,但醒來後卻發現羅密歐在自己身旁自盡,於是最終殉情而死。
  • 《小紅帽》的故事,從東方流傳到西方,又從西方唱回東方。從公元前11世紀的古老詩歌一直演繹到19世紀的經典童話,經久不衰而常常翻新。天真可愛的小紅帽成爲孩子心中最受歡迎的清純偶像;而《小紅帽》的歌聲,也家喻戶曉、耳熟能詳。然而,在21世紀的東方,小紅帽揭開了一個驚天祕密,原來,小紅帽本不是小紅帽,而是小黃帽,她的遭遇恰似一場噩夢,令人扼腕長嘆、發人深省。
  • 莫笑我一星螢火 半霎微明 且看他殘夜將盡 如夢方醒
  • 哈姆雷特完成報仇大業,離開人世的一霎,是世界文學史上最為悲壯的一幕。莎士比亞通過哈姆雷特一劇表達和概括了人類情感的多個主題:生與死,愛與恨,善良與醜惡,以及人生方方面面的變幻無常等等。正因為如此,《哈姆雷特》成了一部曠世不衰,令人深思文學巨著。
  • 雷雨交加的白天,像夜晚一樣黑,樹猛烈的搖擺,雷聲、雨聲、風的呼叫、樹沙沙的哭泣,混合成悲憤的交響樂。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