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子弟室外運動推薦﹕高爾夫球的嚐試

人氣 1
標籤: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3月29日訊】華人同胞一講起高爾夫球,多少會帶點神秘感,有人甚至會聯想到虛無飄渺的富有者住在深山樹林裏,每年用很多的錢買很貴的費,進到顯示地位身份的上層俱樂部,等等。這種感覺對目前生活在東方國土的人來說是可能有的,因為這個西式的體育運動在那裏還沒有普及開來。

實際上,地廣人稀的美國找個地方打高爾夫球是件很容易的事,即使人口密集的城鎮附近,人們也是很容易就能找到一個Mini小型的高爾夫球場。小孩子的游戲和玩具堆裏,人們很容易找出一兩個與高爾夫球運動有關的東西﹔居民住宅區附近的開闊運動場上,也很容易撿回幾個人們訓練剩下的高爾夫球。這個繼網球之後被華人認為屬於富貴運動之一的體育項目,對生活在美國的人來說,是一件再普通不過的室外運動娛樂項目了。人們知道這個老少皆宜的運動,其故事之多信手拈來,老虎伍茲兩歲就可以9洞48桿打完一個標準場地,約翰先生95歲才開始揮桿打出第一個洞,學會它可以不分大小先後。

美國人有句俗話,叫做「要想讓子女在商界有所成就,現在就要帶他們去打高爾夫球」。一是說的金融事業發達的美國從商之首選已經是大家的公認行業,二是說的技藝功夫須下在如海綿吸水之人生成長早期,三是說的風度翩翩姿態高雅智慧積累的為人本領是家庭父母子女傳帶造就的。此後的一系列解說雖然因人而異還有更多,但是這已經足夠說明參與高爾夫球運動的意義所在。

當然,不是每個美國人就會打高爾夫球的。老張太太就問過一些小學校門外等候接孩子的媽媽們。隊伍裏十個有七,八個就說她們沒有打過高爾夫球,有一兩個人說去打過,其中一個人說開著那興致機高的撿球車很興奮,只是打球過程太長,最後總想趕快結束回家休息去﹔另一個是在結婚前同未婚夫去娛樂過,說是太單調,甚至看到那些自己扛著大包走在球場的男士們,也都不覺得那麼瀟灑了。這些都是早幾年的人們經歷過的體會。

然而,如果碰上現在的初中高中生父母,他們中的高爾夫球愛好者就會說這是一個值得的家庭娛樂活動。因為學生的體育課裏就有這個內容。而且還會有人說,這項運動春季開始秋後收穫。他們所說的多數是指帶孩子去參加那種Mini型的高爾夫球運動。新州華人密集的愛迪生那個綠地高爾夫中心就是這樣的類型。那裏有專幹這行的人依程度水平來教會您,有各種需求類型的訓練或比賽或娛樂班,甚至公司聚會個人派對集體娛樂一年四季從早到晚都有機會。現在人們到自己居住的城鎮附近公園一般都能找到這樣的地方,而且近十年來這個行業發展相當快。

高爾夫球運動由幾百年前蘇格蘭高地牧羊童扔石頭進野兔子洞的故事開始,到皇家上層娛樂和傳旨普及回到尋常百姓之中的歷史後,如今因年輕虎子伍茲的貼近風度而再度吸引了現代青年人的愛好。特別是華人子弟經第一代父母創業奠定經濟基礎為之提供訓練娛樂機會後,經過瞭解參加訓練提高,甚至幾經沙場積累比賽經驗之後,未來幾年人們是會很容易發現捧回大賽獎盃者也會有華裔的身影。

標準的高爾夫球場依區域的不同而定有9個洞HOLE5拍PAR,分為發球區TEE,進洞區GREEN加沙坑BUNKER,中間開闊區FAIRWAY及其山坡樹林深草坑地小河溪流等。一般的娛樂場地減少了中間區的設置(只有3─4拍PAR的。大型的場地還有36洞的,美國最好的比賽地在弗羅裏達州,新澤西州也有很好的賽場。高爾夫球用桿,猶如西餐桌上刀叉之難記,長短新舊產地品質不一,依用途可多到14根,一般用一根發球,三根中間地和兩根進洞足矣,而且長度像衣服的號碼一樣可以依人身高定做。大家且不管那幾百頁的比賽記錄,只要自己知道桿子擊球越少越好就是了。

打高爾夫球如同網球一樣對服飾有一定要求,這是人們認真對待運動健體態度的體現,但是沒有必要過份苛求和奢侈。懂行的人會按步就班給予指導訓練,大眾化者要孩子們回家像餐館侍者托盤訓練腰身,用桿子對打一個廢棄的舊輪胎練發球手勁,玩玻璃珠子體驗進洞的感覺,然後上場後才會有抓握瞄準擊球轉身定格的美姿。特別是揮桿擊球角度的智慧,擊球後翻起的草地要親手補蓋好,握手言歡輸嬴之氣不得帶到黃昏之後,等等,其身心體魄的訓練經歷和感受是盡在不言中的,至於那些專門就高爾夫球運動而做的有關收藏的興趣知識就更不甚枚舉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新澤西13個聖誕氣氛濃郁的神奇小鎮
新州簡訊 蒂內克郵件欺詐猖獗 聯邦眾議員要求調查
新澤西比薩店躋身世界最佳比薩榜單
新澤西 ANCHOR 房地產退稅申請期延長
最熱視頻
【晚間新聞】武漢大學學生冒雨聚集 抗議封校
【微視頻】企圖拐走白紙革命 海外左派失敗
【全球新聞】布林肯訪中將支持中國抗議群眾
【軍事熱點】烏軍跨越第聶伯河 俄羅斯人開始厭倦戰爭
【菁英論壇】中國足球自毀三階段
【環球直擊】華人聚中共駐英使館 聲援大陸民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