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章翠英繪畫畫解–《已涼天气未寒時》

武漢仁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5月29日訊】《已涼天气未寒時》/法輪功學員章翠英

1986年《書与畫》雜志社舉辦全國以詩征畫比賽,題目是唐詩“已涼天气未寒時”。唐末代詩人韓翃(hong)翎(ling)(公元842-914?年)以寫香奩(lian)詩著名,他的感時述怀之作,在唐末詩壇上頗具光彩。韓翃還善于借助環境,以含蓄之筆寫閨閣情緒,不言情而自然蘊情其中。如他的七絕《已涼》:“碧闌(lan)干外繡帘垂,猩色屏風畫折枝。八尺龍須方錦褥,已涼天气未寒時。”

与此相近,有一首少數民族的民歌:“我家的門儿缺半邊,我家的窗戶缺半扇,我家的木床空著一半,姑娘你說我可怎么辦?”少數民族的男性的愛,就是這樣率直,而我們古代漢族的姑娘的愛卻是拐彎抹角、含而不露的。幸虧寶姐姐、林妹妹、寶哥哥(——三人都是長篇小說《紅樓夢》中的主人翁)都會做詩,都能懂詩。否則,像我們這些不會做詩,也不懂詩的多數人,猜不著那個啞謎,談不成戀愛,結不成婚,更不用說生孩子了!你看危險不危險!

蘅(heng)塘退士評此詩說:“此亦通首布景,并不露情思,而情愈深遠。”作者為了表達這种意境,畫了楓樹、房內床上有龍須席和薄被,一位古裝仕女在床邊依窗而坐,作沉思狀。在這一年最舒适的“已涼未寒”的季節,那閨女在深閨繡閣中想什么呢?你想想看,“八尺龍須”,多大多空的一張床呀。這時要有位“乘龍快婿”、有位“白馬王子”愛她就好了,那不就暖和了?那不就美滿了?這首詩和那首少數民族民歌其實是一樣的意思,都是一個人感到很孤獨寂寞,渴望有美滿的愛情生活。無非一個很含蓄委婉,一個很熱烈直率,如此而已!該畫很好地表現出夏末秋初的季節性特點,天气已經漸漸涼快,但還不冷,晚上有時也要蓋薄被了。

這幅畫得了全國以詩征畫比賽二等獎。去領獎時,評委也好,觀眾也好,台上台下一片惊愕:大家以為來領獎的多半是個老頭子,万沒想到竟是一位二十几歲的小姑娘!(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1年1月13日至14日在香港舉行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簡稱“香港法會”),法輪功作為一個在香港合法的注冊團體,大會的各項活動均經香港政府部門批准。
  • 【大紀元5月10日訊】澳洲著名華裔畫家章翠英環球展來到紐約,5月13日至16日在華埠舉辦義賣義展。
  • 】“中國畫与世界上任何一种畫的區別是,他是一個內涵很深的藝術,是一种注重筆墨傳統、詩詞韻味、神態寫意、似虛非虛的特殊藝術。”(章翠英《我的藝術之路》)“中國畫是神傳給人的藝術,有著悠久的歷史,不止是几千年的歷史,可以說是更遙遠的歷史,就象中國的气功一樣淵源很深。”
  • 佛、菩薩和羅漢是佛家大覺者的三個級別。第一級叫佛,頭發翠藍,頂有高髻(ji),赤足,穿金黃色袈裟或敞右肩,在蓮花座上,是男性的形象;第二級叫菩薩,是年青、美麗的女性的形象,在蓮花座上,發式和服式就像中國古代的女人那樣;而第三級叫羅漢,是男性的形象,光頭赤足。
  • 釋迦牟尼(約公元前563-前483年)是佛教始祖。姓喬達摩,名悉達多。中印度迦毘(bi)羅衛國國王淨飯王的長子,母親名摩耶。他十九歲時离家到雪山修煉苦行六年,后在迦耶山菩提樹下靜坐四十九天而成佛。他是大梵(fan)世界的如來,他從那里下世度人。他的修煉法門叫作戒、定、慧,他傳法四十九年,當時有大弟子十人和弟子一千二百五十人。八十歲時在拘尸那河邊的娑羅雙樹間涅磐(pan),至今西安法門寺還保存著他的指骨舍利。佛教在世界上傳播甚廣,尤其是在尼泊爾、印度(早期)、中國、日本、越南、朝鮮、緬甸、斯里南卡及東南亞各國。
  • 觀世音菩薩,她和阿彌陀佛、大勢至菩薩是西方極樂世界的三圣。她是中國、朝鮮、日本、越南等各族人民最喜愛的女神,尤為婦女所喜愛。她永遠美麗、法力無邊、救苦救難、大慈大悲。在人們的心目中,觀世音菩薩就是純洁、美好、慈悲、善良的化身,就是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大救星。
  • 來自澳洲悉尼的知名中國畫畫家,法輪功學員章翠英女士將于5月13日至16日在紐約市格爾鼎畫廊舉行傳統的中國畫展覽。在過去的一年中,章女士的繪畫藝術作品曾經在全世界20多個國家的70多個城市巡回展出。在紐約亞洲文化傳統月中舉行的這一慶祝活動為章女士的繪畫作品北美巡回展揭開序幕。
  • 觀世音菩薩,即俗稱觀音菩薩,又稱觀音大士。她和阿彌陀佛、大勢至菩薩是西方極樂世界的三圣。她是中國、日本、朝鮮、越南等各族人民最喜愛的女神,尤為婦女所喜愛。她永遠美麗、法力無邊、救苦救難、大慈大悲。在人們的心目中,觀世音就是純洁、美好、慈悲、善良的化身,就是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大救星。
  • 【大紀元5月17日訊】章翠英畫展8日在Bond街隆重舉行,紐約市議員Allan W.Jennings 到場致詞並接受了章翠英女士的畫作。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