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奇跡

  人氣: 19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9月15日訊】克雷格•捨戈爾德是個英國的九歲男孩。

他喜歡踢英式足球,一踢起球來就不要命,但是,到了1988年的秋天,他的教練注意到這個小孩有了變化,不像以前好動。

“似乎,他的動作也不如以前快了。”教練對克雷格的父親厄納說。

兩星期後,克雷格劇烈地嘔吐。母親馬裡恩立即聯繫了一家醫院。一個專家給克雷格做了一系列的檢查,然後醫囑做腦部掃描。

“恐怕,我帶給你們的不是好消息,”醫生說,“克雷格腦部有個腫瘤。這個腫瘤位於非常危險的部位:靠近腦幹的頂端──這個區域控制呼吸、心臟跳動和血壓。”

一輛救護車把克雷格送到位於倫敦中心的大奧爾蒙德街醫院,並很快定下了切除腫瘤手術的外科醫生。馬裡恩不想把病情告訴兒子,怕壓垮他不服輸的脾氣。但是,她從未對兒子說過一句謊,她不想破壞她在兒子眼裡的形象。她坐在兒子的床邊,握著他的手:“克雷格,你知道你得了什麼病嗎?”

“媽媽,我知道自己病得不輕。”他提到他所喜愛的電視劇裡一個得了腦腫瘤的演員,“我想,我是得了同她一樣的病。”馬裡恩點了點頭。“我要你勇敢點。”她低語道。

“我會的。”

1989年1月17日,克雷格手裡拿著象徵幸運的長毛絨玩具象,被推進了手術室。馬裡恩和厄納在他的身邊。馬裡恩輕柔地唱起了克雷格最喜愛的一首歌:《我只想唱我愛你》。

經過幾小時的外科手術後,外科醫生報告說,未能取出全部的腫瘤,因為腫瘤的位置太危險了。兩星期後,又帶來了可怕的消息:病理切片報告顯示,這是一種惡性腫瘤,一種擴散得很快的腦癌。外科手術復原後,克雷格還要接受進一步治療,但是他的死似平是不可避免的了。
克雷格收到家族、朋友和足球隊隊員寄來的許多祝福他早日康復的明信片。醫生開玩笑地說:“你應該上吉尼斯世界記錄了。”不久,克雷格被轉到王家馬斯特醫院,在那兒他接受化學療法和放射治療。克雷格收到了他所喜愛的電視劇中一個演員祝福他早日康復的講話錄音。

針對這則消息,一家全國性的報紙發表文章,介紹這個同疾病作鬥爭的勇敢男孩。很快,其他的報紙、電台和電視台轉載或轉播了這個故事。克雷格被英國新聞界譽為“當代勇敢少年”。

可是,克雷格的病情惡化了:腿和左胳膊越來越虛弱了;講起話來一字一頓,慢騰騰的;視力模糊不清。盡管他全身疼痛,但不乏幽默感;說上幾句發噱的話,開上幾句玩笑,逗逗樂。

這麼多人關心克雷格點燃了他的生命之火。一天晚上,克雷格接受化療後,筋疲力盡,還要盡力擺脫心中的悲哀。

“媽媽,”他說,“我想要明信片。每次收到明信片時,我心裡要好受點。”9月,為了鼓起克雷格的勇氣,克雷格家對新聞界說:克雷格想叫自己收到的明信片數量打破吉尼斯世界紀錄。

幾天後,一輛載著幾大袋明信片的小卡車停在克雷格家門外。這是公眾寄的。寄明信片的還有撒切爾夫人、查爾斯王子、布什總統、裡根、戈爾巴喬夫;其中還有兩個克雷格的崇拜偶像:傑克遜和史泰龍。
克雷格真實現了他的理想,打破了世界上收到最多明信片的記錄。在他遭到殘酷不幸時,這些使他覺得生命的可貴,人類的美好,增強了戰勝疾病的信心。事實上,這麼多紛湧而至的明信片是克雷格在倫敦中央郵局自己的“選擇郵箱”收到的。他也是英國曆史上由市政府指定使用個人專用郵箱的第一個人。

當1989年11月7日這個盛大的夜晚來臨時,虛弱不堪的克雷格參加當地足球俱樂部舉行的儀式。三百人出席了儀式,當地郵局局長把打破世界記錄的那一張第1,000,266號明信片遞給了克雷格。當克雷格說“謝謝你”時,全場唱起了《因為你是個非常好的小孩》這首歌。

遠在3800英里這外的美國的弗吉尼亞,有個名叫克盧傑的老頭,他今年77歲,是個靠做通訊生意起家的十億富翁。克盧傑的朋友同他談起克雷格和明信片的故事,催促他也寄一張明信片。

克盧傑郵寄明信片時,一種難以名狀的感覺爬上心頭。他不禁想道:難道醫學真的救不了這個孩子嗎?我能為這孩子做些什麼?

克盧傑曾為值得做的事業捐過成百上千萬的美元,但他從不捐錢給個人。他不想開這個先例,也不想使克雷格的家人產生不現實的想法。雖然這樣,克雷格可能有救的這個想法一直縈繞他的心頭。

克盧傑打電話給他的一個密友、弗吉尼亞大學康復科學中心的神經外科教授尼爾•卡塞爾博士。“尼爾,”他問道,“能不能同克雷格家聯繫一下?我有種感覺,非常重要,也許對他們來說,非同一般。我來付費用。”卡塞爾打電話未能同克雷格家聯繫上,就寫了一封航空信。不少天過去了,未見克雷格家有回音。他的信消失在克雷格家成千上萬封信的海洋之中。

明信片源源不斷而來,已達到200多萬張。克雷格定期地住醫院,出醫院。9月20日,克雷格的醫生叫馬裡恩和厄納到辦公室來:“消息不好。最近的掃描顯示,克雷格的腫瘤又增大了。”

前景不妙。克雷格家人絕望了。這次他們沒把這個消息告訴克雷格。第二天早晨,馬裡恩為了緩和這種絕望的氣氛,就打開了在克雷格家的幾個航空郵包,隨意地拆開卡塞爾寫來的信。她看著看著,一雙手就顫抖起來。“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叫道。

馬裡恩立即打電話給卡塞爾,把這種令人灰心喪氣的情況告訴了他。卡塞爾說,他不能允諾什麼,但接著又說,他的醫療中心購買了一種“γ射線刀”,一種新的儀器,能直接對著腦腫瘤射出高能量的射線光束。“這可能是治療克雷格的一種方法。”他說。

厄納下班回家了,馬裡恩把信遞給他說:“我想,上帝可能會給我們創造了一個奇蹟。”

很快,尼爾•卡塞爾著手檢查克雷格的病腦,他向前傾了傾身子,靠近地看著腦部的掃描。在克雷格的腦中,他看到了一塊雞蛋大小的灰色腫瘤,壓迫著中腦地區,擠壓著腦幹。他的心一沉,心想腫瘤太大,γ射線刀起不了多大作用。而且,這塊腫瘤似乎長出分叉,侵入了周圍的組織。這似乎就確定了化驗室做的病理切片報告:腫瘤是惡性的。要是真的這樣的話,卡塞爾知道,克雷格就沒救了。

此外,他考慮要是他動手術的話,克雷格有1/5的可能性死在手術病訂上。即使手術成功了,克雷格又能真正地得到什麼呢?僅僅是延緩幾個月的生命嗎?卡塞爾打電話,把這個壞消息告訴了克盧傑:“有些東西在醫學上是無能為力的。”

“你真的是說,你治不好他嗎?”克盧傑堅持道,“請想想辦法吧!”卡塞爾搜索枯腸地思考著,作為三個女孩的父親,他問自己,要是自己的孩子處於這種情況,他會怎麼辦呢?他知道,他會給他們一次博鬥的機會──盡管很冒險。

11月下旬,卡塞爾對克雷格父母親說:“我可能對你們的兒子的病有所幫助。”他說,外科手術所冒的風險是很大的,手術效果也明朗。他所能做的,盡他所能,能除掉多少腫瘤,就除掉多少腫瘤;剩下的用γ射線刀來對付。

這可能能給克雷格贏得些時間。卡塞爾建議這對夫婦在聖誕節期間考慮一下他們的選擇,等到明年1月1日把他們的決定通知他。對馬裡恩來說,做出這種決定是極端痛苦的。她不想讓克雷格的頭再挨上一刀。最後,她和厄納決定還是讓克雷格自己做出選擇。

“媽媽,”克雷格說,“沒有痛苦就沒有收穫。”

手術定於1990年3月1日在弗吉尼亞大學康復科學中心進行。那天早晨,馬裡恩和厄納站在兒子床邊時,克雷格再次要他們放心:“我會好的,你們會看到的。”

少頃,當護理員把他推進手術室時,克雷格手裡拿著長毛玩具象,高叫道:“我愛你們,爸爸和媽媽。”然後,他又開始唱起了《我只想唱我愛你》這首歌。卡塞爾從克雷格的顱骨頂端取出一塊二英寸的橢圓形骨頭,小心翼翼地切開連接腦兩半球的纖維帶,他發現灰白色的腫瘤幾乎就在腦的中心,被一層膜包著。卡塞爾切開膜,開始剪碎腫瘤,並把它們吸出來。

時間一刻一刻地過去了,他也越來越興奮。看上去不像惡性腫瘤。難道兩年前英國醫院化驗室確認的惡性腫瘤會發生某種變化?他越剪,越有信心:克雷格的病能根治。手術進行到三小時,一個住院醫生看到卡塞爾在克雷格腦部做手術的位置太深,小心提醒道:“不能再往下做了!”

卡塞爾停了一會,心想,這個手術從一開始就是個大賭博。然後,他從手術的顯微鏡看過去,看到還有一點腫瘤的剩餘物緊貼在克雷格的腦部。他知道,他得繼續賭下去──繼續在腦部更深的位置做手術。

卡塞爾做這個手術,化了五個多小時,沒有用γ射線刀。他體力耗盡了,但興奮萬分地離開手術室,去把這個消息告訴克雷格的父母親。馬裡恩激動地跳起來,吻了他一下。

手術後,馬裡恩靠著克雷格的病床彎下腰來,低語道:“克雷格,癌不見了,全不見了。”克雷格微微睜開眼睛,笑了。

手術後,克雷格恢復得很快,講起話又快又清楚。但在手術前,這是不可能的。手術後的第二天,卡塞爾走進克雷格的病房時,克雷格說:“醫生,你真了不起。”他的話說得大家都笑起來。

化驗室的報告表明,在腫瘤的組織裡,沒有找到惡性細胞的痕跡。腫瘤是良性的。

幾個星期後,克盧傑來到醫院看望克雷格一家人。當這個生意人走進房間時,馬裡恩緊握著他的手,連連表示感謝:“你是我們一家的保護神。”

克盧傑遞給克雷格一枚有兩個正面的二角五分銀幣。“就像這樣,”他咧著嘴,笑著說,“你永遠不會失敗的。”克雷格送給克盧傑一件禮物:一張由他母親前幾個月照的、鑲嵌好的本人照片。

在照片裡,他穿著拳擊男運動褲,戴著手套,一副堅如磐石、必勝無疑的神態。照片上的題詞是:“謝謝你幫助我贏得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搏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雖然父親吸毒服刑、母親過世,中壢高中學生劉靜蓉仍在逆境中堅毅成長,昨天榮獲桃園縣生命線協會頒發「生命小鬥士」,提到生長過程時,不禁泣不成聲。她說,母親生前最大希望是家中有小孩子能唸大學,如今她正朝這個目標邁進。
  • 唾液被中國傳統醫學美稱為“金律玉液”,又稱“華地之水”。古代的一些修道養生者認為,只要簡單地將舌下產生的津液有意識地一口口咽下,并持之以恒,常年不懈,便能增進生命活力,延年益壽。
  • 1名53歲的失業男子9月4日闖進位於南韓首都漢城1間教堂的餐廳裡,瘋狂對著正在用餐的孩童揮刀,造成9人因此受傷,有3名兒童傷及臉部和頸部、傷勢嚴重。其中至少有1人有生命危險。
  • 南非總統姆貝基在約翰尼斯堡主持地球高峰會的最後一次會議,與會的各國領袖則正研擬通過一項保護環境和協助全球二十億人擺脫貧窮的藍圖。今天在會中發表演說者包括代表美國總統布什出席的美國國務卿鮑爾。會議結束時也將發表一項政治宣言,這項政治宣言的草案率直地警告有必要縮小貧富差距,以及保護支撐人類生命的生態環境。
  • 被交易至芝加哥公牛隊的前印地安那溜馬隊當家主將「玫瑰殺手」羅斯,日前在洛杉磯駕車搭載友人,遭遇剪徑客攔車打劫,羅斯倖未受傷,可是友人臉部卻慘遭槍擊,送醫救治。洛杉磯警方表示,羅斯逃過一劫,同車友人雖然臉部中彈,但未至危害生命的地步。
  •   一個女兒對她的父親抱怨,說她的生命是如何如何痛苦、無助,她是多麼想要健康地走下去,但是她已失去方向,整個人惶惶然然,只想放棄。她已厭煩了抗拒、掙扎,但是問題似乎一個接著一個,讓她毫無招架之力。
  • 南韓警方說,昨天持刀猛砍十名兒童的瘋漢,將以殺人未遂罪名被起訴,儘管跡象顯示他明顯得了精神病。醫院當局今天表示,本來以為傷重可能有生命危險的三名兒童,經治療已有起色,可望安度難關。
  • 時下常听周圍的人說,我們的社會太缺少善良了,比如有儿童落水,人們卻圍聚岸邊而不下水相救;有老人遭遇車禍,卻無人停下匆匆的腳步,都裝沒有看見;有女士大白天被歹徒打劫拚命呼喊,沒有一個人愿站出來見義勇為,不但眼睜睜地看著那女士的錢物被搶,女士還被歹徒調戲;等等等等。听到這些,我就又想起了發生在美國的“9.11”事件已經快一周年了。在去年那悲慘的事件突然降臨之時,面對著世貿大樓的傾覆,以及無數的無辜生命化為了灰燼,我們的周圍卻傳出一片的喝彩聲,甚至連赴美訪問的某代表團,也在當地按捺不住了心中的興奮。
  • 台北市立動物園今天下午表示,出生至今一百九十五天的小無尾熊今天下午一時多被發現躺在無尾熊館內的樹叢中,已無生命跡象,證實已經死亡;初步判斷小無尾熊死亡可能與媽媽生下第一胎,沒有照顧小無尾熊的經驗、照顧不周有關。
  • 「圓桌人」聚集在一起﹐聽課﹑研討﹑交流﹑分享﹐探討改變自我﹐提昇生命品質的答案﹐圓桌教育學苑的老師﹑志工和學員﹐利用勞工節長周末在僑二中心舉辦「改變的力量」三天課程。主講老師江又毅主持圓桌經典課程「改變的力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