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夢(1)

作者:老臏遜
幾十年的事實已證明,在中共統治下,追求所謂共產主義的天堂,原來是一場惡夢。(製圖:大紀元)
  人氣: 507
【字號】    
   標籤: tags:

獻給 在紅禍中不幸遇難的千千萬萬無辜同胞!

第一章 故鄉山村

故鄉山村在湖邊,稻麥蠶桑富民間,

夕陽西下照萬家,金光萬道映湖面,

家家門前鮮花香,果樹竹園湖中魚,

老翁沽酒歸家來,懷抱孫兒笑開顏。

那是1936年的小年夜,三開間的秦家大院熱鬧起來了。秦家的大公子秦明清帶著妻子丁美英、似花如玉的千金麗珍和外甥錢明;秦家二公子秦明誠帶著兒子阿林回家過年來了。左鄰右舍聽說,都來他家看望。秦氏二兄弟、秦氏一家和他們的小輩們都很熱情地招待,請他們上坐,送他們糖果和餅亁吃。

秦家是湖灣村有名望的鄉紳,擁有三開間三座進深的大宅院,二十來畝稻田和桑樹田,還有三隻魚池。而這些田地和魚池都租給了當地農民,兄弟倆則在上海開設一家清誠錢莊。

秦家為人善良,樂善好施,農民有難,他們總肯慷慨解囊相助,如遇歉收,秦家就主動減免租米,因此村裡人稱他們為秦善人,十分敬重。

錢明的母親秦鳳英知道哥哥和兒子回家,早和丈夫錢興根到娘家來等候了。明清連襟陳金仁、妻子丁玉仙也帶著兒子陳堅來到秦家。

自從1931年9.18日本侵佔東北,和1932年1.28淞滬抗戰以來,秦氏兄弟回家不多,因為今年是他們母親高氏死後的第一年,所以全都趕來過年和祭祖。

麗珍、錢明、阿林看到表兄陳堅來看望他們,高興極了,大家湊在一起論長論短,談得非常高興。明清和妻子美英看他們高興樣子,便向金仁和興根建議:讓錢明、陳堅二人也一起住在這裡過年陪陪表兄弟妹,陳錢二人點頭表示同意。

除夕過年,秦家在祖宗席上擺放著全雞全鴨豬頭三牲蔬菜,外加各種水果、花生和年糕等。點好香燭,明清在門口喊過老祖宗、去世的親人來吃年夜飯,然後分幾次挨輩份大小向祖宗們磕頭敬酒,以表示感謝祖宗一年來對小輩們全家的保佑。敬三巡酒、上過飯後,最後焚燒紙錢元寶,送給祖宗們在冥府使用,禮畢全家吃年夜飯。

飯剛吃完,阿林娘于素琴又在忙著齋財神、灶神、門神和豬圈神等活動了,但小輩們可坐不住了,他們由阿林拉著大家到村莊上看熱鬧去了。

在這鄉村裡的農家,家家戶戶的中堂不論是窮是富都掛上了漂亮的詩畫對聯:有掛喜鵲報喜、臘梅迎春,還有掛三星高照,而六十、七十壽星家都掛壽星圖。在中軸畫兩邊,還掛著幾幅長長的紅色吉祥對聯。

堂前長臺上點著一對通宵大蠟燭,邊上還放著一隻飯簍頭,裡面放滿了米飯,飯上插著青松翠柏,枝頭上夾著許多花生、紅橘、凹菱、年糕、元寶等吉祥物,以表示來年有吃有剩、富足有餘。每家的大門上兩邊還都貼上大紅紙條春聯,有寫著「開門喜慶,新春大發」的,有寫「年年興隆,歲歲平安」等各式對聯。

深夜十一二點,他們還到各家門前的場上,看著不少人用石灰水在畫米囤、弓劍鼓、車馬炮,還寫著「五穀豐登」等吉祥字。

這一群年輕人興致勃勃走遍了全村三巷後才回到家裡。然後,在大紅蠟燭下面陪著大人們守歲,等到過十二點後,阿林、陳堅、錢明三人放過關門爆竹後才回房休息。

年初一一大早,村裡的鞭炮聲、鑼鼓聲把這幾個年輕人從夢中吵醒。他們一起床,見到大門口院子裡來了一群又一群討年糕的孩子,和唱孟姜女過關、蓮花樂討錢要年糕的唱春人。

隨後阿林領著眾弟妹向伯父母、姨父母、姑父母和自己父母磕頭拜年,因此每人都得到長輩們賜賞的壓歲錢。他們在家中吃過長壽麵和表示年年高升的年糕後,阿林又領著眾弟妹歡歡喜喜到本村六十和七十歲的壽星家裡拜年去了。為此,壽星們都發給他們每人一包花生、瓜子、橘子、凹菱、荸薺和一包壓歲錢。阿林對大家說:「拿了壽星家發的禮物和壓歲錢,我們同樣能長命百歲。」

從年初一開始,每天晚上阿林總陪著眾弟妹去觀看調龍燈。只見從各村來的、一條條火龍從村前竄到村後,又調進了壽星家,並堆起了一隻大元寶以表示祝壽。參加調龍燈的人都是些熱心義工,因為各村農民自願捐助出來的蠟燭錢,都交給各地救熄會救火時公用。調龍燈活動一直持續到正月十五才結束,但新的一輪農村娛樂又開始了。

農民們利用正月、二月和三月的農閒時間,借慶祝各鄉村廟裡老爺生日機會,請了縣城裡的京劇團和灘簧班子到廟裡的戲臺上演戲,於是阿林又帶著眾弟妹到各地去看演戲。

今年黃曆過年大家玩得十分高興,但要開學不能再玩了。阿林最後對大家說:「我希望今後能每年在這裡相聚,我再陪你們去看各地廟裡老爺上山的朝聖,十分精彩好看的行會,還要陪你們品嘗故鄉有名的鮮貨美味,四季如畫的山水美景……。」待續@*

責任編輯:蘇筱薏

點閱【天堂夢】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Heaven
    以後世人才知道,殺人放火搶劫活埋船工的,原來是經過改頭換面偽裝成土匪游擊隊的共產黨武工隊。
  • Heaven
    這次開辦的江南集訓班目的是派更多的共產黨人潛入江南發動群眾,為推翻國民黨政權作準備,所以只學習二個月便結束,立即把他們派到江南,坑害江南眾生。
  • 現在形勢不同了,階級鬥爭辦法不能用了,所以改用民族仇恨辦法,發展武裝擴大地盤,現在我們的口號是,日本不侵略,我黨怎發展,日寇不掃蕩,我軍無兵源。中央的抗日政策很明確,就是一分抗日,二分應付,七分宣傳,十分準備奪取政權。
  • 西北角黑鴉鴉的烏雲預示暴風雨要來臨,趕回南岸可避暴風雨的襲擊,船在湖中遇上暴風雨太危險了,十有九死...
  • 春夏秋冬四季的花應有盡有,陣陣花香美不勝收,使人陶醉。花開過不久,宅前宅後的桃李梅杏棗柿等樹就結出各種鮮美可口的果子,遠處看去好像掛在門前後院裡滿天的大小燈籠。
  • 共產黨在江西和其他根據地的肅反運動中,被殺害的人不計其數,他們都是被誣陷的好人,都是上當受騙,積極跟著共產黨叛亂造反,為建立共產主義天堂而來的革命者,但卻被共產黨扣上莫須有罪名而殺害。
  • 更可惡的是共產黨還要把他們掃地出門,教唆逼迫民眾用棍棒(翻身棍)打、繩索吊、開水澆、冰水凍、河水淹,以活埋和四馬分屍等極其殘忍的酷刑折磨殺害他們。凡搬不動的土地房屋和傢俱等,就假扮好人,分給窮人。凡能拿走的都進了共產黨的口袋,當作它叛亂謀反的經費,美其名幫助農民翻身。
  • 年初一清早聽不到鑼鼓聲和唱春,看不見舞獅子、打花鼓、遊湖船和晚上的調龍燈。孩子們也無心再聽老鼠做親,在寂靜悲傷憂慮中過年。江南人民真正嚐到了國破家亡做亡國奴的滋味。
  • 五行成弦,雲紋遊龍。撼岳搖洋,樂鳴天地。餘韻長波,音繞寰宇。籠天罩地,譜歸寧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