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感恩不盡 澳77歲法輪功學員給師父拜年(下)

 2004年4月12日,本迪戈(Bendigo)復活節遊行慶祝活動的法輪功隊伍,中為Grace。 (陳明/大紀元)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17日訊】(大紀元記者芷青澳洲墨爾本採訪報導)「人活在地球上,哪個人不想過得健康快樂,而且無憂無慮的?當我找到法輪大法時,我才體會到我真的是太幸福、太幸福了!這是生命最大的價值,能夠得到這部法,我真是太開心了!很多人都講法喜,那種幸福不就是法喜嗎!」

「值此中國新年到來之際,我懷著無比崇敬、感恩之心向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恭祝師尊新年快樂!謝謝師尊!」

——Grace Zheng

(接上文:感恩不盡 澳77歲法輪功學員給師父拜年(上)

五、中領館前講真相 堅守二十年

從1999年迫害開始,中共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暴虐而猖獗。為了儘快制止這場犯罪,2000年的一天,Grace等法輪功學員出現在中共在海外的窗口——中共領事館。

2003年10月10日,Grace(左一)與部分墨爾本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要求釋放學員家屬。(陳明/大紀元)

「其實當時領館裡好幾個人都在修煉法輪功。在沒有鎮壓之前,他們都非常支持,並且認爲中國的文化傳播到了西方。」

「我們到領館的那天,李領事走出領館的大門,對我招手:Grace你過來,過來。你們煉功我不反對,但別到這裡來,面子都不給啊。」

Grace對他說,「你不反對煉功,這很好,那麼為什麼在中國就不能夠煉功呢? 煉功就要抓就要殺。你想想看,我們都是做好人 ,那麼為什麼在澳洲煉功就可以,在中國煉功就不可以呢?你也沒有辦法,我也知道,因為這是上面給你的工作,但是有一點,你這裡是個窗口,我不對你窗口表達,你怎麼匯報給江澤民呢?我只有一個願望請你轉達給他,就是這個迫害必須要停止的!」

在中共粉飾太平的一貫做法下,領館人員一直說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請願,讓他們很沒面子,於是Grace真誠地告訴他:「殺人是最最沒有面子的,中共殺人都敢殺了,還要談面子嗎?鎮壓法輪功一天不停止,我們一天都要來的,我們要發聲。」

「只要你今天不鎮壓,我明天絕不會來的。我們風風雨雨不也辛苦嗎?正義是不允許讓一個修『真、善、忍』的人被無辜迫害的。」

就這樣,Grace和其他學員從去領館請願的第一天開始,一直堅守到今天,從沒停止過。

2001年,來自澳洲的九名西方法輪功學員去北京為法輪功和平上訪,Grace與他們一起來到天安門,親眼目睹了正邪交戰的一幕。

「在天安門我親眼看到,學員拉橫幅兩分鐘都不到,警車就全部開到了學員身邊。警察把這些法輪功學員全部抬走,當時一位西人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大喊『法輪大法好!』那聲音震徹寰宇,我一瞬間淚流不止。」

這一次的經歷讓Grace傷心不已,使她更加堅定了在中領館前講真相的決心,我那時想:「你沒有到停止迫害法輪功的那一天,我永遠不會回國。你們在中國、在北京這樣謗佛謗法,真的是在造大業啊!我真的不能夠接受。 正邪不分,我為整個中國痛哭!」

六、墨爾本前市長拒絕法輪功學員遊行 法輪功勝訴

2003年年初,維州法輪大法協會獲准參加墨爾本蒙巴節盛大遊行,但就在遊行前一個月,當法輪功學員們第一個完成遊行彩排並通過了藝術審核時,時任墨爾本市市長的蘇震西突然以法輪功是一個政治組織為由,拒絕其參加遊行。當時,當地媒體評論說,北京的長臂已經伸到了墨爾本。

圖為Grace近照。(本人提供)

在這種情況下,Grace等學員找到正義律師,一紙訴狀將墨爾本市政府告上法庭。經過正義律師與學員們長達一年的努力,2004年4月7日,澳大利亞維州民事及行政法庭(VICTORIAN CIVIL AND ADMINISTRATIVE TRIBUNAL)做出判決,要求墨爾本市政府在14天內通過當地三家中文報紙(澳洲日報、星島日報、澳洲新報),向維州法輪大法協會公開道歉,並且賠償勝方的法律費用。

根據維州民事及行政法庭網站(www.vcat.vic.gov.au)公布的文件顯示,法庭認為墨爾本市政府應做如下道歉:

「去年2月墨爾本市政府以法輪功是一個政治組織為由拒絕其參加蒙巴節遊行。市政府現在承認這一做法是違反維州1995年公布的《機會平等條例》,特向法輪大法協會道歉。市政府也表示對由此而給法輪大法協會帶來的任何麻煩、不便以及名譽損害表示遺憾,期望將來和法輪大法協會建立積極的關係。

法官在判決書中說,「法庭已判定墨爾本市政府違反了維州的機會平等法,法庭已經對該事件作出評定,即墨爾本市政府對法輪功手段粗暴,處理草率,從而對法輪功團體造成了很大的傷害。這種歧視行為出自一個政府部門,效果尤為惡劣。」

「我尤其記得,當時法官在法庭上最後説:真正搞政治的就是墨爾本市政廳。」

現在回憶起這起案件,想到律師在法庭上擲地有聲的陳詞,Grace依然心情激動:這對迫害法輪功的人,起到了非常大的震懾作用。

七、不懈講真相,正義人士支持

通過法輪功學員不懈講真相,衆多善良的民眾了解了真相,許多正義人士都紛紛表示支持。

「維省多元文化部為華人組織了一次普及解答澳洲法律的講座,一整個市政廳坐滿了華人。其中談到了澳洲的包容,也談到了有關『歧視』的法律,我站起來提問:我説我是修煉法輪功的, 但是我們碰到個問題,因為中國現在正在鎮壓法輪功,我們經常受到不公的對待。可是在沒有鎮壓法輪功之前,很多人可能都沒有聽說過法輪功。 為什麼呢?因為那時我們都是早上到公園去煉煉功,白天正常工作學習,做個好人;晚上回家學學法,靜悄悄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 」

Grace(左一)與部分學員在墨爾本健康博覽會上向民衆義務推廣法輪功。(本人提供)

「可是鎮壓以後為什麼到處都能看到我們?實在沒有辦法,因為中共天天在殺人,天天在關押我們大法弟子, 但是我們修煉『真、善、忍』,我們都在做好人。假如我們不能站出來跟大家說法輪功是被冤枉的,鎮壓是不對的,那我們連做人的資格都沒有! 我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我們,不要相信謊言,幫助我們共同結束這場迫害。當時整個場上鴉雀無聲,連一張紙片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講完後,維州多元文化委員會主席George Lekakis就對大家説:以後任何一個人,只要是當面罵你們,甚至說了一句X教什麼的, 你都可以來告訴我。 誰敢碰你們一下、打你們一下, 你現在就記下來警察的號碼,馬上給警察局打電話,還可以打電話給我。」

八、華文報紙污衊大法遭起訴 永久關閉

從2016年初,只運營了兩年、受中共指使的華文報紙《移民時報》開始轉載中共「610辦公室」(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組織)旗下的網站文章,有計劃地連續污衊法輪大法與大法師父。雖然墨爾本法輪功學員本著善念去澄清,但老闆拒不聽學員的真相。

2006年3月17日,Grace在墨爾本Alexandra gardens花園拿著展板向路人展示真相。(陳明/大紀元)

「他們就這樣連載持續了半年,造成了極壞的影響,而且發展到出錢在悉尼的一份中文報紙買下廣告版面,大量登載污衊文章。它已經不是一份普通的報紙,而是輸出中共謊言、毒害民衆的工具。 為此大家都很著急, 難道在澳洲這個民主法制的國家裡,可以放任邪惡為所欲為嗎?」

Grace和其他兩位法輪功學員在找到了相關法律條款後,決定以個人名義起訴這家報紙,有近60位澳洲華人願意出庭作證,還有人奇跡般地送來了《移民時報》刊登的幾乎全部污衊文章。

「第一次開庭時,對方一改往日的囂張。當我們的律師將這一大堆報紙放在他們面前時,對方完全呆住了,不知道我們怎麽能蒐集到他們這麽多的報紙。在確鑿的證據面前,對方啞口無言。

最後結案時,被告方表示,他們從2016年12月開始,就沒有再印過報紙了。《移民時報》自此也就關閉了,他們的報紙再也沒出現在市面上。」

這場官司再次展現了「得道多助」的天理,Grace說,「我們絕對不會對污衊大法的任何事情袖手旁觀的。」

九、善惡有報是天理

在中共對法輪大法發動了前所未有的污衊和迫害後,世人也在正義良知和蒙昧邪惡的天平下做著人性的選擇。

「某商會爲了討好中共,拿了中領館污衊法輪大法的展板去做展覽,當時就有一位正義人士將這件事告訴了我,因爲當時這個商會的主席也是我的朋友,我就去找她講明真相,因爲我們修煉法輪大法是修善的,所以我真的希望她不要做這樣的錯事。」

「我跟她説起中共的邪惡,她的父親是地主,是被中共槍斃的。她們家因爲當時『成分』不好,屬於所謂的「黑五類」,一直生活在最下層。誰知她卻說:過去的事情我不管!我聽了真的爲她難過,當時她作爲中領館的紅人,被請去中國並且登上觀禮臺,而且中共給了她很多頭銜。所以人爲了名利,卻可以將自己曾經的痛苦遭遇拋之腦後,並做不義之事。我繼續耐心勸告她:現在中共迫害法輪功,這麽大的事情,有多少人僅僅因爲修煉真、善、忍而被殺被打,你現在支持中共,那不是被殺的人就更多了嗎?最後我告訴她:真的會有報應的!從古至今人們一直在講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她卻跺著脚説:我不怕報應!」

「結果,她最後得了惡性腦瘤,她在國內找了最頂尖的醫院,花了很多錢治病,結果她做完手術後,依然被病痛折磨了兩年時間,期間非常非常痛苦,直至離世。」

「其實我們這麽多年來,無論是和污衊大法的人打官司還是勸告迫害法輪功的人,我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不希望世人因爲受中共的謊言矇蔽而對佛法犯下滔天大罪,從而毀掉自己的未來,因爲善惡真的有報 啊!」

十、修煉的神奇

在修煉法輪大法的人群中,神奇的事情比比皆是。Grace想,也許這對未來人來說,就是他們的神話故事。

為了向發起這場迫害的始作俑者江澤民抗議,江澤民當時出國訪問,無論到哪裡,迎接他的人群中必有法輪功修煉者的身影,「面對法輪功學員的和平與正義,江澤民十分害怕恐懼,記得在新西蘭和澳大利亞的訪問期間,他都不敢走正門,都是從側門溜走,因爲我們法輪功學員在正門等他。」

「那一次在美國休斯頓,江澤民一到,暴風雨也跟著來。就像《西遊記》裡寫的妖怪來時,天氣驟變,真的是飛沙走石。雨下得非常大,地上的水就像小河流淌一樣。其他中共安排的歡迎人群立刻四散離開,當時我們法輪功學員穿起雨衣,原地不動在喬治·布什總統圖書館暨博物館(George H. W. Bush Presidential Library and Museum)草地上打坐。當時各國記者都在那邊,指著我們說,他們(法輪功)是真的!」

「等到結束當我站起來時,神奇的是,我竟然沒有淋濕,我的褲子都是乾的!回想起來,真是神奇!」

「還有一次到法拉盛,我們當時住的是一個地下室,不巧碰到樓上水管爆裂。當時我在外面講真相,並沒在屋子裡。因為水溢得滿屋都是,屋主想把我的行李箱拖出去,但因為我的行李箱沒拉上,所以他一拿的時候,箱子裡所有的東西都掉在了水裡。我回來後他們叫我立刻拿去曬,可是我打開後,卻發現裡面的東西都是乾的。大家看了都「啊?」呆住了,都感到太神奇了,這真的是無法解釋!」

2003年6月21日,Grace(中)在悉尼舉辦的光明之聲晚會上表演扇子舞。(陳明/大紀元)

世界上每個民族的歷史都是從神話開始的, 而每個民族的文化在開端處 ,都承載了一段人神同在的輝煌歲月 ,人們在內心深處都埋藏著對神的敬畏與期待。「其實以前我們在教會裡天天在等主來 ,可是當主真的來了,你到底認不認啊?」

回憶起這些年的修煉之路,今年77嵗的Grace感慨無限:「能夠得到這部法,就是生命最大的價值,我們真的太幸福了!所以我們這些年風風雨雨在外面,就是希望世人能夠通過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後選擇良知與善良,從而也得到一個美好的未來!」

責任編輯:李欣然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