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絮語:咖啡色的問題

作者:青松

心情換了顏色,生活的滋味是不是就會跟著變了呢?(fotolia)

  人氣: 195
【字號】    
   標籤: tags: ,

中午,我把孩子哄睡,然後坐在電腦旁邊工作。

後來,孩子醒了,有些哭鬧,我就抱他到懷裏,輕輕拍一下。我的大腦並沒閑下來,還在對著電腦螢幕發呆思考問題。孩子慢慢醒過神來,就不鬧了,只乖乖地縮在我懷裏,仰頭微笑著看我。

我抱著孩子,盯著螢幕,除此之外並沒有任何其他動作。我沒有像平時那樣忙忙碌碌,可能小傢伙沒看懂怎麼回事,他問我一句:「媽媽,你到底在做什麼?」我茫然地回答說:「在思考問題。」

給小孩子這種答案,我自己都認為做媽媽不稱職,這麼抽象的辭彙,他怎麼會懂呢。誰知,孩子笑了笑,說:「媽媽在思考問題,思考的是咖啡色的問題……」我聽了,暫態笑出聲。孩子雖然不懂,而且給的回應十分滑稽,但卻讓我從深沉的思考中解脫出來。

思考的問題並沒有顏色,小傢伙想到咖啡色,大概是覺得我表情嚴肅,透出些憂愁與凝重吧。太多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理清的,不管多麼努力,我們都需要時間的沉澱與過濾才能找到完美的答案。所以,不必急於一時,倒是孩子在這一刻需要我的陪伴。

我起身,問小傢伙:「我們做遊戲吧,做紅色的遊戲好不好?」小傢伙高興得蹦蹦跳跳去房間裏找玩具,不一會兒給我拉出一列紅色的小火車,讓我陪著玩追火車的遊戲。家裏多了歡聲笑語,那便是歡快的、紅色的遊戲了。

等孩子玩累了,我們坐下休息。我忍不住思考今天這些滑稽的語言:咖啡色的問題,紅色的遊戲……我們的生活真的是五彩繽紛。深沉的顏色與亮麗的顏色,只有搭配在一起才能成為耐看的畫面。

通過顏色看生活,倒是給人不少啟發。任何一種顏色,太多了都容易導致整體畫面的不協調。所以,我們應當時時想想,自己是否沉浸在某種顏色中太久了,需要換一換?心情換了顏色,生活的滋味是不是就會跟著變了呢?@

責任編輯:方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星期五在商會晚會,老友忽神來一筆問:「你每天面臨這麼複雜又挑戰的環境,心力、體力如何支撐過來?如何陶冶心境,最大的娛樂又是什麼?」毫不猶疑的回答:「浪濤洗禮過後,立即冷卻下來,回歸單純的自己,做家庭煮夫伴老娘吃飯,平靜、凡夫到連身體的呼吸起伏都隱藏,享受日益精進的美食,聚如露、散如霧、汐潮依舊。」
  • 「通過神韻音樂就能聽到顏色,真是太神奇了。」費爾法克斯中心商會(Central Fairfax Chamber of Commerce)執行董事Jennifer Rose觀看演出後讚歎道。神韻北美藝術團1月17日在費爾法克斯喬治梅森大學藝術中心的演出,吸引當地名流觀賞。
  • 話說玉林背負納蘭屍身,逃出城外,疾走十里。一路狂奔,氣力將近,步履不穩,腳腕一痛,跪地林間,納蘭屍身落於地上。
  • 眾芳在寒風中搖落殆盡的時候,卻有一種嬌豔欲滴的花簇集在那頗高(2米至5米)的灌木或小喬木的諸多枝頭嫣然盛開,她們便是錦葵科木槿屬的木芙蓉。
  • 藥酒並不是中國人的專利,在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的藥酒,這也是傳統草藥療法的一部分。這次我們要介紹的德國人,也是愛喝藥酒的民族之一。據統計,德國人每年在草藥上的總支出超過20億美元。在大魚大肉之後,相較於服用胃腸藥,德國人們更愛喝些草藥酒來幫助消化。
  • 異地相聚的我們不再年輕,昔時的意氣風發,如今的沉靜滄桑,現在遇到我的人,恐怕不曾想過我也曾經年輕,就像斷開了的七彩拐杖糖,拿到紅色那一截的以為是櫻桃口味,黃色那一截的以為是檸檬口味,卻不知道糖在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味道,而我的年輕歲月留在了臺灣。
  • 在追求人生理想的旅途中,難免有許多的關卡和考驗。但是,常聽人家說:條條大路通羅馬。環遊世界是一個夢想,但是,是否只有擔任空姐才能達到?再者,如果有動力和熱情去支持考公職的計畫,效率也會相對增加。此外,姻緣天注定,好緣份可遇不可求,若能懂得隨緣惜緣,便不會錯失天賜良緣。
  • 抱怨這種壞習慣會促使大腦神經元(神經細胞)形成更易於產生同樣負面想法的結構,產生惡性循環。如果跳脫不出來,甚至有可能罹患憂鬱症和各種慢性疾病。反之,正向思考會良性循環。如果我們經常正向思考,就能造就有益身心健康的積極正面性格。
  • 綠色為間色(閒色),黃色為正色。現在把黃色當成了陪襯,綠色當成了主色,這顯然有違古代聖人留下來的禮制,看過去也很不協調。
  • 法國 夏爾特大教堂
    夏爾特大教堂(La cathédrale de Chartres)位於法國巴黎西南約80公里處的夏爾特市。教堂坐落在山上,經過幾次的焚毀又重建,薈萃了羅馬式和哥特式建築風格,那裡有世界上最古老 的彩繪玻璃畫,工藝精湛,精美絕倫。中世紀的時候教堂雕塑都是有顏色的,紅、藍、金、綠,非常鮮豔的顏色。在十六、十七世紀時的建築不太喜歡用顏色,就把 顏色都擦掉了。如今,白天的教堂是石頭本色,藍天白雲下,莊嚴而寧靜;夜幕降臨後,通過色彩斑斕的燈光秀,中世紀的原貌重現。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