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拍案驚奇】武漢肺炎洶洶 多國防備 朝鮮鎖國

武漢肺炎,1月20日被中國大陸專家確定可以「人傳人」,昨天我們做了跟進報導,但是誰也沒想到,這個疫情擴散的速度之快,非常可怕。(新唐人合成)
人氣: 1027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2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今天是美東時間2020年1月21日星期二。

武漢肺炎,1月20日被中國大陸專家確定可以「人傳人」,昨天我們做了跟進報導,但是誰也沒想到,這個疫情擴散的速度之快,非常可怕。

中國大陸及全球各地擴散情況綜述

世界衛生組織已經在1月12日,將「武漢肺炎」正式命名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但我們習慣上,還是叫它「武漢肺炎」。

我們先來看武漢肺炎當前的擴散情況。

在中國大陸,根據國內分享醫療信息的公共平台「丁香園」的數據:

截至我們21日下午發稿前。

全中國大陸有321例確診,昨天做節目的時候還只是217例。321例確診,其中包括至少15名醫護,還有6例死亡,25例治癒。

拆分開來說:

湖北確診270例,死亡6例,也就是說大陸官方公開的染病毒死亡案例都在湖北,也就是武漢市所在的省份。

接下來,廣東17例,北京10例,上海6,浙江5,重慶5,江西和天津2例,其它在雲南、四川、山東、河南、湖南各1例確診。還有多個省份出現疑似病例。在香港,雖然沒有確診病例,但是疑似病例已經達到117例,澳門目前也沒有確診病例。

大家可以看這張丁香園網站上的地圖,這是根據大陸官方數據呈現的,紅色部分有確診,米色部分就是疑似病例,您看,這影響已經快遍布中原了。

再來看全世界範圍,我們按時間順序說,截至我們21日發稿的情況是:

1月13日,泰國成為全球首個中國大陸以外發現感染「武漢肺炎」的確診案例,1月17日,又出現一宗,所以泰國累計2宗。

隨後在世界其它地方的「確診案例」有:

1月15日,日本神奈川縣1例,曾去過武漢;

1月20日,韓國1例,是來自武漢的25歲大陸女子;

1月21日,台灣桃園機場出現1例,是在武漢工作的55歲台灣女子;

1月21日,美國華盛頓州1例,是一名來自中國的男子,最近去過武漢。

此外,1月21日,澳大利亞布里斯班1例疑似病例,是從中國武漢返回的男子;同一天,菲律賓發現一名來自中國武漢的5歲男子,存在疑似病例。

此前,在1月16日,越南通報了2宗武漢肺炎懷疑個案,兩人都是來自武漢的中國遊客。

美國發現肺炎案例 乃西方國家首宗

以上最受矚目的案例之一,就是在美國西海岸的確診病例。這是第一宗西方國家出現的「武漢肺炎」確診病例。美國聯邦疾病防治中心的呼吸道疾病及免疫中心主任梅森尼爾(Nancy Messonnier)召開新聞會,確認首宗案例,並預期在美國和全球出現更多病例,但是對美國公眾的風險,仍然比較低。

在美國發病的男子,1月15日入境西雅圖,16日自己向醫生通報,17日開始,美國的紐約肯尼迪、洛杉磯國際機場還有舊金山國際機場,開始篩檢來自中國武漢的乘客。

武漢肺炎快速蔓延 多國各顯防禦招式

越來越多國家開始嚴密防範武漢肺炎。

1月17日開始,加拿大在多倫多、蒙特利爾和溫哥華三大主要機場,篩查來自武漢的旅客。

1月20日,馬來西亞開始對所有搭乘國際航班的入境乘客,進行體溫檢測,發現徵兆就會帶入衛生檢疫中心進行進一步檢測;

而在新加坡,已經發現了7個疑似病例,22日起,當地將體溫檢測的範圍,擴大到所有來自中國大陸的旅客。

以上只是舉一些例子,但這些預防手段,都不是最徹底的。

面對疫病 朝鮮關閉邊境 為什麼別國不行?

世界上還有一個國家對「武漢肺炎」做出了短促而徹底地防禦反應,那就是「關閉邊境」。此前這個國家沒有任何抵禦「武漢肺炎」的消息,1月22日,這個國家公布了對所有外國旅客關閉邊境的通知,這也是2014年10月來,它又一次關閉邊境。而進入這個國家最主要的客流,就是來自與中國接壤的邊境,這個國家就是「朝鮮」。

它是世界上第一個,公開被媒體報導的因為「武漢肺炎」而閉關鎖國的國家。有人為此直接在臉書上貼出短評:只有極權國家 才能對付出自極權國家的病毒。

那麼,仔細想想,為什麼別的國家不能乾脆閉關鎖國,那不是很徹底嗎?

可是沒那麼簡單。

2014年埃博拉爆發的時候,就有人討論,是不是關閉有的非洲國家的邊境,那些都是病源地,把那些地方邊境關閉了,病毒不就傳不出來嗎?

但是現在這個時代,國與國之間的聯繫太緊密,無論是不是病源地國家,做到這一點都很難。

第一,通知閉關鎖國後,在規定時間前,會加速邊境的人員流動和加大流量,反而不安全。因為聽說要關閉邊境,旅遊的要走,回家的要趕緊往回跑,出國有事的也要提前行動,反而加大各個關口的壓力;

第二,在更多國家,不太可能陸海空口岸同時關閉,比如即使飛機場停止運作,陸地口岸和海港可能還有人員往來,想徹底關閉,難度很大;

第三,來來往往的不止人流,還有貨物,比如有的中國人在美國生活,還是去大陸淘寶訂購,那這個包裹來自武漢怎麼辦?雖然人不流通了,貨物可能還需要流通,所以停止人員流動,也不能徹底阻絕病毒傳播;

第四,現在世界的經濟模式,都是追求增長的,以此作為國家經濟健康的指標之一,沒有幾個是「適度經濟」原則,您知道嗎?僅僅把美國跟墨西哥的邊境關閉一天,損失就是數以億計。比如2017年美墨交易總值是5580億美元,除以365就是大約每天15.3億美元,這不是小數字哦。因此,徹底閉關鎖國對經濟影響太大。

第五,加重恐懼氣氛,進而可能引發社會乃至政治危機,人們流動停滯了,大家成天就是怕染病的狀態,不出國在國內可能想的就是什麼時候恢復開放邊境,天天要關注官員防疫動向,特別是因為關閉邊境受到經濟影響的那些出口公司、旅行社、交流機構,那些機構的人員,搞不好要上街抗議,連帶著很多問題可能出現。而且你關閉了,別的國家沒關閉,到時民眾就會比較關閉邊境與不關閉的政策利弊,官員還是會面臨問責。

所以綜合以上五點,除了朝鮮這種特例外,對絕大多數國家來說,特別是西方民主國家,遇到瘟疫就關閉邊境,那真是對不起,「臣妾做不到啊」。

有人說,那朝鮮關閉邊境,怎麼理解啊?您可以按「大監獄」理解,朝鮮的統治模式就是大監獄,那監獄允不允許外來人士探監,那還不是監獄長自己說了算嗎。

微博上爆長文 再揭大陸當局瞞報

21日上午,一篇文章在大陸微信群廣泛轉發,題目是《我們已知的武漢肺炎的重要消息 都不是武漢官方首發的》。

這篇文章提出了三大消息,指向政府涉嫌瞞報疫情:

第一,最早關於疫情的消息,是網上流傳的去年12月30日武漢市衛健委的文件,《關於報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況的緊急通知》,大陸媒體《第一財經》致電武漢後,證實了這份文件的真實。這份文件上通報的第一個病例是在12月初。這是該消息第一次廣泛為人所知,是先從網絡爆料,再由媒體證實的順序,完成的;

第二,非武漢當地專家鍾南山,成了第一個公布「人傳人」的,按正常邏輯,應該是武漢當地的醫療專業人士,率先公布吧?

第三,同理,有醫護感染的消息也是外地專家鍾南山公布的,而不是武漢當地;而且,1月3日時當局還說沒有醫護感染,文章作者質問,那麼醫護感染肯定是在「鍾南山」說有14名醫護感染之前知道的,那麼知道的第一時間,為什麼不公布?

~~~新拍互動~~~

下面我們進入「新拍互動」環節。

昨天我們報導了武漢肺炎已經被證實可以人傳人,並且講述了勇敢揭露SARS真相的良心軍醫蔣彥永的事蹟。

觀眾Coconut留言說:謝謝大宇,蔣彥永先生的直言令人感動,在大陸站著活著的人越來越少了,大家也越來越’「健忘」。我會把蔣先生的故事講給身邊的大陸人。

謝謝Coconut!

觀眾「紅星二鍋頭」留言說:今年要是被親戚朋友介紹相親的朋友們,如果不想去的話可以說剛從武漢回來。

我再發揮一下,國內個別朋友要是怕被公安請去喝茶,可以說你剛從武漢回來。

另外,也有一些朋友,在留言區對報導做了一些補充,認為大陸武漢,18號開始,才陸續對16號之後的病例數字做出更新,16號以前病例數字一直維持不變,這是事出有因。

觀眾Charles K說:是因為16號才全面配發能檢測這次病毒的檢驗試劑盒,你不能確診就亂報只會引起恐慌。

我昨天的報導裡沒有說16日前後,政府做了什麼手腳,只是說1月3日到16日之間,既然病毒確診人傳人,病例沒有任何更新很可疑。我給這位觀眾的回覆是:至少16號前可以報新增疑似病例,那麼多網友都先知道,病毒有人傳人的嫌疑,不公開讓公眾警惕,而是不斷發消息安撫,制裁傳播消息的人,這是不是與治理瘟疫的常理背道而馳呢?應該只有公開講出真相,才最「穩定」吧,百姓信服,共同抵制啊。現在公布的數字,都可能不是實際數字,那到時是不是又有別的合理解釋?檢驗試劑盒不好用,後來換了新的?再不就是多抓幾個孟學農、張文康來頂罪。

也有別的觀眾,做了比較理性的分析。觀眾Henry說:一開始是估計樂觀了 這個季節流感高發季節 本來就發熱的多 又加上春運 當時醫院也沒測出來是什麼病毒 花了兩個星期時間確定了病毒和做出了檢測盒 才能對病下判斷 但是這次確實都樂觀了 要不然醫生也不會感染15個 到這個時候已經超出武漢衛生局的控制了 武漢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只能現在國安和中宣部介入 現在直接透明公開信息 現在在丁香園可以看到實時信息 其實還應該能更快一點 應該能提前幾天公布

「丁香園」是國內一個醫療信息交流平台。這位Henry很善良,感覺是當局懷著善意,被動地才讓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全是因為當初「樂觀」。只是這樣的事,回首歷史,發生太多,都是當局一開始太「單純樂觀」嗎?

觀眾L KANG說:唱衰土共政權倒塌的人不只你一個。70年來我們習慣了。沒有完美的政黨。土共能做到現在的成績。8億人脫貧。我們大多數人都是滿意的。或者你行你上?看看你能把有14億人的國家領導成啥樣?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再者,這個時候是該唱衰政權的時候?你們是真關心人類哈。

這位觀眾的留言,有五點我要說明一下:第一,土共政權倒不倒不是我們這個節目的目的和意圖;第二,「8億人脫貧「,這個數字是哪裡來的?第三,「我們大多數人都是滿意的」,您能代表大多數嗎?第四,「你行你上」我不想上,但是很多人想上,但是它能讓嗎?第五,「這個時候是該唱衰政權的時候嗎」,這不是我的問題,沒有發生我們不會報,你該問問這個政權為什麼總能被人說出來不好?其實我們節目,是想揭露事實,讓更多人知道預防,這不是好事嗎?政府是好了,天天說病毒沒事,大家不要恐慌,結果呢?

還有一位觀眾「王露」留言說:所以你也不知道到底死了多少人,你只是在懷疑政府給出的數據。我相信給出的數據不準確。我也認為政府沒有第一時間紕漏是錯的。但是如果輿論不把握好。社會亂了。政府倒了了。人民就能在病毒裡勝利?以後生活就能好?這件事放在任何國家,政府給出的解決方式都是一樣的。現在重要的是消滅病毒。控制疫情。而不是在這個時間藉此攻擊政府。人心叵測。

這位觀眾留言,與之前觀眾的不同是,承認政府數據不準、披露遲緩,但是認為政府管控輿論是對的。其實這個邏輯,跟有的大陸人說:「我要是共產黨,我也鎮壓誰誰誰,我也跟誰誰誰一樣去做。」這個背後的邏輯是一樣的。正常的社會體制,根本就不用擔心。台灣、韓國、日本,甚至香港,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對疫情的信息封鎖得那麼緊張,社會也沒有亂,大家都很理性。您得跳出這個體制的邏輯看問題,而不是在這個體制的邏輯中看問題。最近幾年有一個詞很流行,就是「黨文化」,人們在這個「黨文化」中成長,思考、做事,也都按黨文化,以前中國人在儒家文化中成長,思考、做事,就是「仁義禮智信」等等。文化就像土壤,人就像種子,種子撒在什麼土壤上,就長出什麼樣的苗子,所以這個社會的教育,也很重要。

另外還有一點,這位觀眾說這個時候該「消滅病毒、控制疫情」,而不是「攻擊政府」。這個我覺得是有點自作多情了,我們做節目的目的根本就沒要「攻擊「什麼政府,而是講清事實和事情的來龍去脈,這裡必然涉及到當局是否管治到位,這也是媒體的監督功能。在國外,有的官員如果反應遲鈍,那可就不是什麼攻擊政府了,而是老百姓用選票懲罰,就直接下台了,甚至被彈劾。舉個例子,在美國紐約街頭,發生什麼重大交通事故,那紐約州長和紐約市長都搶著到現場,爭著開新聞會,人沒到,推特已經上線了,說我在去的路上,大家放心,我們正在了解事故原因,現在已知有多少多少人受傷。都是這樣的。如果中國大陸政府能做到,武漢政府做到了,你就聽不到今天海外這些媒體的質疑聲音了。

以上Charles K、Henry、L KANG、王露,這四位觀眾的留言,代表了很大一批對中共政權持比較「中立」立場的人。他們這些人,既能夠對待批評中共的聲音,理性地去聽,同時呢,又會對中共,抱有一定程度的理解。這一類人,據我知道,在中國大陸也不少。

還是那句話,我覺得,大陸的朋友,真的要去一去「黨文化」,不要在中共的邏輯裡看中共,跳出來,可能您就不那樣想了。只要跳出這個文化系統,才能辨別真相。不然真相擺在面前,你都用共產黨的邏輯想,那就是:誒,這不對啊,這是假的!

我上面說的是一種角度,還有的朋友,比如香港的,肯定還有另一個角度,就是事情還沒輪到你,所以有的人還會抱有幻想、抱有期待。比如,在香港抗爭運動中,有抗爭者離世,就有人在集會或連儂牆打出標語說:她恰巧不是你家女兒,或者說,他恰巧不是你家兒子。

大陸當局就是這麼做的,捂住一部分中國人的眼睛:你沒有信仰、不追求人權、不惹官司、不跟當官的打交道,只要能生活、能娛樂、關起門來過自己日子就足夠,你就可以正常地在這個國家裡生活,看上去什麼都很正常;然後它把另一部分中國人,迫害得死的死、走的走。

然後它哪天又出台一個什麼政策,誰反對,好,再捂住另一部分人的眼睛,然後把反對的人再打倒。然後把你眼睛打開,你一看,沒事。這麼多年,就一直在這麼做。今天你覺得活得自在,那是還沒輪到你!

打土豪分田地,你不是地主,你躲過去了;反右,你不是知識分子,你可能躲過去了;文革,你隨大溜跟著紅旗走,可能你又躲過去了;計劃生育,你不是女人,你又躲過去了;六四,你不是大學生,你躲過去了;99年之後,你沒煉法輪功,你躲過去了;後來SARS的時候,你恰巧不在疫病流行區,孟學農和張文康瞞報騙不著你,再後來,你不是老兵、沒打著毒疫苗、孩子沒去紅黃藍幼兒園、金融平台爆雷沒有你,你工作還好不用去街上擺攤碰不到城管,沒經歷過城管一來收攤跑路的緊張,你是個普通人沒有做大明星不用被割肥肉,你不是馬雲生意沒做大不用怕半路走人,今生你又沒轉生到香港,你都躲過去了,你很幸運!但是,體制不變,你和你的下一代,最終逃得了嗎?沒輪到而已。

這次武漢肺炎,當局今後若是拋出幾個官員問責,有了瞞報或辦事不力的鐵證,也許您離武漢還很遠,那您是不是又可以「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不用在乎對錯。因為,恰巧,您又躲過去了。

其實,在中國,最大的維權者不是所謂「弱勢群體」,就是這個政權自己,它一直在「維權」,它自己也是這個制度的受害者。我們知道,我們講「以法治國」,它是一直以「政治」和「高壓」在維繫管控,那個神經繃得緊緊的,它自己也很辛苦。

在所謂紅旗下的世世代代,總有人滿懷期待,在期待中變老,再有人接著期待。中國人,很頑強啊。

好了,這個話題今天說太多了,沒想說這麼多,講講話匣子就打開了。這是互動部分,就是跟大家聊天,有不同意見,歡迎在留言區理性探討!

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也歡迎您成為我們的會員。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感謝收看,再會!

新唐人《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評論
2020-01-22 12: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