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曉輝:武漢封城不尋常 兩部老電影有答案

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市發布通告,將於早上10時封城,目前大批民眾趕在10時死線前趕往機場。(視頻截图)
人氣: 16907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4日訊】在習近平發話後,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迅速反轉,連續三天通報的確診人數和死亡人數都急劇攀升,截至到1月23日為止,全國共確診571例,95例重症,17人死亡,目前中國境內已大半淪陷,25個省發現確診病例,這嚇呆了不少吃瓜民眾。而就在1月23日凌晨2點,武漢市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通告稱,自當日10時起,武漢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

同時宣布的還有武漢「全面進入戰時狀態,實行戰時措施」。當局聲稱,此禁令是為了有效切斷病毒傳播途徑,遏制疫情蔓延勢頭。另有未經證實的網上消息稱,中共中部戰區部隊業已出動,協助武漢當局封城。

如此驚人消息一經發布,嚇壞了不少武漢人與尚在武漢的外地人。許多人紛紛前往高鐵站、汽車站、飛機場,或者駕駛私家車駛上出城公路,希望趕在10點前逃出武漢。大陸獨立作家思文在推特發帖說,「感謝上帝,飛機馬上起飛,在封城前逃離武漢,一夜驚魂,帶著外婆和岳父母,經歷前所未有的緊張,遠勝前年海祭時逃難,天佑武漢城中的親人朋友!政腐,深夜發布封城消息,無恥,混蛋,去死!」

武漢突然選擇封城,說明疫情已經嚴重失控,感染者已無法計算。根據網友披露的消息,一些人在未確診前就已經死去,因此沒有上報,而未確診的多到無法想像的地步,整個武漢已經淪陷。還有消息指感染者近萬人。更為可怕的是,新病毒比SARS更具有危險性:潛伏期更長,有患者從感染到發病再到死亡,體溫始終是正常的,而且傳播速度更快。

大陸財新網1月23日的一篇報導援引剛從武漢回來的SARS專家、香港大學新發傳染性疾病國家重點實驗室以及流感研究中心主任管軼的話說:「疫情在武漢已經無法控制了,就連我這種也算『身經百戰』的人都要當逃兵。」「即使前兩天中央已經發話高度重視,但當地衛生防護根本沒有升級……百姓好可憐,還在安心準備過大年,完全對疫情無感。」

對於武漢封城的效果和此次疫情的嚴重性,管軼表示:「(封城)效果我並不樂觀,首先春運大潮已經快結束了,洶湧人群出城,可能都是移動的病毒。」「武漢還是一個不設防的城市。」「對這次武漢肺炎,我真的感到極其無力。根本沒法跟SARS疫情相比較。……保守估計,此次感染規模是SARS的10倍起跳。我經歷過這麼多,從沒有感到害怕過,大部分可控制,但這次我怕了。」

網友披露的信息以及專家現場考察後得出的結論,都在告訴外界,這場來勢洶洶的瘟疫,已經讓中共當局亂了手腳,根本無法應對。那麼,選擇封鎖武漢城究竟目的何在?結果會如何?或許從以前看的兩部老電影中可以找到答案。一部是英國、意大利、西德合拍的電影《卡桑德拉大桥》,一部是1995年美國人拍攝的《恐怖地帶》。

《卡桑德拉大橋》的故事並不複雜,說的是兩名恐怖分子想要炸毀位於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實驗中心,行動失敗,其中一名被擊斃,另一名沾染了實驗室的肺鼠疫惡性傳染病菌逃上了開往瑞典的火車。為確保病菌不被擴散,有關方面下令封死列車,並讓列車改道開往年久失修的波蘭卡桑德拉大橋,人為製造翻車事故以掩蓋真相。

火車上的乘客中有兩名醫生斯切娜與張伯倫,他們很快找到了病菌的控制辦法,但是代表「有關方面」的上校並不願列車停下來。於是火車上的人們開始了自救,靠著黑人警察的一把手槍,乘客們在張伯倫的帶領下與把守列車的軍人們展開了博斗。

毒販羅比和黑人警察相繼戰死,最後在猶太老人的自焚中,炸開了最後幾節車廂。而前面載有軍人的車廂在衝過卡桑德拉大橋時,大橋坍塌了,列車摔進大河引起大爆炸,河面上漂滿了死屍。倖存的人們獲得了自由。

顯然,列車上的人們在面對真相時,很多人沒有坐以待斃,選擇了抗爭,而代表國家機器的軍人們則選擇了恪守命令,對於真相無動於衷,甚至射殺抗爭者,其最後的結局就是與列車同歸於盡。

而《恐怖地帶》講的是1967年,在非洲扎伊爾莫他巴河谷的僱傭軍兵營中流行了一種奇怪的疾病,人員不斷死亡。美國軍醫抽取了感染血樣後,乘坐直升機離開。傍晚,另一架直升機飛來投下了巨型炸彈,整個兵營在一瞬間消失,只有驚恐的白臉猴在附近的樹林中尖叫著。

時間到了90年代。美國傳染病研究所上校軍醫山姆接到上司比利將軍的指示,與同事索爾少校一起前往非洲去扎伊爾考察一種奇怪的病毒。他們所見的景象十分悽慘,令人震驚。但幸而這種病毒不會通過空氣傳染,因此還容易加以控制。山姆在採集了病毒樣本後離去。與此同時,一個名叫金寶的美國青年在發病村莊附近的樹林中捕捉到了一隻小白臉猴,並準備把它帶回國出售。

山姆將採集到的病毒命名為「莫他巴山姆病毒」,但在作了報告之後,山姆卻接到了停止調查的通知。原來,此次的病毒與1967年發現的病毒極為相似,而後者早已被用來製造生物武器,毫不知情的山姆被分派了新的工作。

此時,金寶已經把他在扎伊爾捕到的猴子偷偷地帶回了舊金山的香柏溪鎮。由於猴子不合買主的要求,金寶只得找了片樹林把它放了,但一種神祕的疾病卻很快在香柏溪蔓延。得知此事後,山姆和索爾一起駕機前往香柏溪鎮。隨後,軍隊緊急出動封鎖了鎮子,想要逃離者格殺勿論。比利運來了一批抗毒血清但卻無濟於事。

山姆明白,這批血清實際上是生物武器的消滅藥劑。政府為了保有生物武器的祕密而任由病毒在非洲肆虐,但現在傳播於香柏溪鎮的病毒已經發生了變異,原有的血清已毫無作用。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病毒的原始攜帶者,那隻小白臉猴。但華盛頓的參謀本部卻已經作出了決定,投放空氣燃燒彈將整個鎮子和病毒一起毀滅。

為防止慘劇的發生,山姆和索爾試圖找到那隻猴子,制出新的抗病毒血清,但他們卻招致了軍方的追擊和通緝。最終,他們找到了那隻猴子,並持槍闖入了電視台,公布了事件的真相。經過緊張的工作,山姆終於制出了新的令人滿意的抗毒血清。投彈行動終止,山姆拯救了整個鎮子上的人。

從兩部老電影反觀武漢封城,首先得出的結論就是中共當局面對著無法控制的疫情,不僅繼續瞞報,向公眾隱瞞,而且選擇封城的目的雖然看起來是防止病毒擴散,但其殘酷的一面,卻是要封在城裡的人們靠著自身力量與病毒抗衡,自生自滅。這是因為一方面目前市面上所有的藥物對於新病毒完全無效,只有採用注射激素壓制免疫系統,但會造成人體其他器官受損。

另一方面,醫護人員匱乏、不斷減員的武漢市內的醫院根本無法提供足夠的診療手段,也容納不了眾多的患者,患者們也無法去武漢之外的醫院就診,至於有多少其他省市自顧不暇的醫護人員願意空降武漢支援,同樣未知,而無法確診之人繼續在公共環境「飄」過時,還會造成更多的人感染。在這種情況下,或許到了某一個節點,武漢將出現怎樣恐怖的景象難以想像。

這或許暗示中共當局正如電影中那樣,以放棄武漢人生命的代價來換取其他城市感染病毒人數的減少,而不是公布真相,動員所有能找到的力量,找出抗病毒血清,這樣的選擇究竟能有多大效果,專家管軼之語已透露並不樂觀。

其次,電影中提到的病毒兩個都來自動物身上,而海外有自媒體分析認為武漢新冠狀病毒與舟山蝙蝠身上的病毒高度相似,而舟山病毒2018年由中共軍方分析獲得,並經過改造,具有了一定的傳染性。因此,該自媒體懷疑此次武漢肺炎是人為造成的,或是試驗泄露,或是有意製造傳染,但沒想到引發失控。

對此,中共有媒體予以反駁,並通過專家將病源引到竹鼠等動物身上。究竟真相如何,還有待更多信息印證,但如果情況屬實,中共有意製造傳染病毒殺國民,那麼其被人民拋棄將在彈指間。

第三,兩部電影中無辜的人們面臨困境都是因為「有關方面」為了掩蓋真相,但最終都憑藉著心存正義之人的抗爭和努力,獲得了拯救。推及到當下,包括武漢人在內的所有中國人,如果想生命真正得到拯救,一定要站出來通過各種途徑披露更多的真相,揭露政府的謊言,從而形成更為強大的輿論,並公開向政府問責。雖然這個過程很難,但在面臨生死關頭時,人們惟有發出自己的聲音才有得救的機會。

要知道,沒有人可以保證,今天的武漢疫情失控不會在另外一個城市,比如北京上演。沒有人可以保證,今天武漢人遭遇的一切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因此,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而如果不想坐以待斃,那麼更多的人一定要行動起來。

責任編輯:莆山

評論
2020-01-24 5: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