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譚笑飛:不要讓善良限制了你的想像力

北京為何對貿易戰迷茫不解?跟中共的本性有關。圖為2016年迷霧之中的北京天壇公園。(Getty Images)
中共有一套獨特的背離普世價值和基本人性的思維邏輯,所以不要用正常人類的思維去衡量它,否則難以看清中共的本性從而被其迷惑。圖為迷霧之中的北京。(Getty Images)
人氣: 3172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5日訊】武漢肺炎出現以來,中共一直宣稱「可防可控」。但是短短幾天之內從漫不經心的不作為到突然對武漢市進行封鎖並迅速擴展到湖北省十幾個城市。一時間民情激憤,譴責之聲不絕於耳。筆者在為清醒的民眾感到高興的同時也略有遺憾,因為有的譴責中依稀還有一點「恨鐵不成鋼」的影子,似乎中共本來可以做得好一些,或者希望中共未來可能做得好一些。對此,筆者想說的是,中共這個邪惡至極的東西有一套獨特的背離普世價值和基本人性的思維邏輯,所以不要用正常人類的思維去衡量它,否則難以看清中共的本性從而被其迷惑。

從表面上看,中共是個政黨,中共控制的政權是個政府,其實不然。《九評共產黨》指出中共是個邪教。它只不過披上了政黨的外衣,而它所控制的政權也不是正常意義上的政府,而是維護中共利益的暴利機器。中共之所以有強大的迷惑性,一方面是中共善於偽裝和欺騙,另一方面是因為民眾善良的本性難以想像中共沒有底線的邪惡程度。

網上流行一句自嘲的調侃「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力」,其實在看待中共的時候,善良也限制了你的想像力。比如,古話說「人命關天」,我們大家都是本能地這樣認為的,甚至都不需要解釋原因,更沒有爭議。但是中共不是這麼認為的,中共只關心自身的利益,也就是說,他人的利益包括生命與中共最最微不足道的利益相比,也是無足輕重。

關於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初的大饑荒,後來曝光的事實完全顛覆以前的認知。中共稱其為「三年自然災害」,但是氣象資料顯示不僅沒有大的自然災害,而且風調雨順;中共宣稱蘇聯逼債,事實是蘇聯不僅主動提出債務延期而且還願意提供援助。在那三年期間,中共向其共產小兄弟提供糧食援助,也出口糧食換取黃金,還消耗糧食釀造茅台酒,即便如此,庫存糧食也基本能夠保障老百姓最低生活需要。但是中共就是不開倉放糧,學者估算四千萬人被餓死。另一個令人髮指的情節是,村口和路口都有民兵持槍站崗,禁止飢民進城或者到外地去討飯。中南海鶯歌燕舞是常態,那是中共驕奢淫逸;中共不開倉放糧,按照土匪的邏輯也勉強可以解釋,糧食本來就是從老百姓手裡搶來的,搶來之後就是我的,憑什麼給你?那麼禁止飢民外出討飯,這怎麼解釋呢?中共的邏輯是,那會「敗壞黨的形象」。也就是說,民眾的生命不如所謂的「黨的形象」重要。做個比喻,中共的想法很簡單,你的死亡與我一點關係也沒有,我關心的就是你臨死前的哀號不要打擾我閉目養神。一個正常有良知的人,能理解中共的這種思維方式嗎?

其實中共的邪惡遠遠不止如此。大衛喬高和大衛麥塔斯兩位人權律師進行了獨立調查並撰寫了調查報告《血淋淋的器官摘取》(網址是: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調查報告展示了一條完整的證據鏈,證實中共一直在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身體器官,他們稱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罪惡」。他們的調查結果已經被許多國家的議會和政府採信,歐盟議會和美國國會都做出決議要求中共停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即便如此,還是有人不相信這個事實。無獨有偶,1943年波蘭外交官卡斯基首次揭露了納粹在集中營的大屠殺,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弗蘭克福特的反應是:「我沒有說這個年輕人在說謊。我只是說我無法相信他告訴我的話。這兩者是有區別的。」

仔細想來,善良之所以限制了人的想像力,是因為人在這個時候用善良代替了理智。一個善良的人不會做出這樣慘絕人寰的屠殺,也就不敢也不願相信有這樣的事情存在,就如同我們突然見到血腥的場面,第一反應往往是閉上眼睛。這是人善良的本性,但問題是,屠殺的事實不會因為你的善良而不存在。所以,對待事實的時候需要理性,而在做出選擇的時候需要良知。筆者曾與中共體制內的官員談及中共的本性,他當時不相信活摘器官的事情,也沒有三退。但是他斬釘截鐵地說,如果活摘器官這件事是真的,他一定三退,因為他無論如何不能認可這樣的事情。筆者在遺憾之餘也有幾分欣慰,一旦他的理性回歸之後,他就會選擇光明的未來。

中共的邪惡程度遠甚於納粹,這個恐怖集團一直在殺人,或許活摘器官也不是最邪惡的事情,更殘忍的事情還沒有曝光。對於喪心病狂沒有底線的中共來說,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做不到的。如果能明白這一點,再看中共對武漢肺炎的處置,就知道中共的所作所為都是必然的。

比如隱瞞疫情,當然武漢地方官員要承擔直接責任,但是瞞報疫情的不止武漢,其他省市公布的疫情肯定也不是真實情況。而中共的高層對疫情的了解,也不是如外界認為的那樣被蒙在鼓裡。連海外的媒體都報導了有關信息,中共高層不可能一無所知。所以隱瞞疫情不是個別官員的決定,而是中共體制的必然選擇。武漢等城市被倉促封鎖,市民的日常生活和醫療都面臨嚴峻問題,但是中共依舊歌舞昇平。有記者問其他城市的機場和交通樞紐的工作人員為何不戴口罩,回答是領導不允許,因為戴口罩可能製造「緊張氣氛」。中共依然把所謂的「緊張氣氛」看得比人的生命重要,故意裝作閑庭信步,就如同武漢封鎖之前還搞文藝演出、四萬家庭聚餐等等。接下來,中共還要藉機作秀煽情同時搞募捐,名利雙收。至於民眾的生命,中共真的沒有在意過,汶川地震的時候是這樣,非典肆虐的時候也是這樣。

責任編輯:高義

評論
2020-01-25 3: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