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家:武漢肺炎源頭或來自中共病毒實驗室

一位以色列生物戰專家認為,這種致命病毒的源頭可能在武漢一個實驗室。(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人氣: 13846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根源到底在哪裡?目前尚無定論。中共宣稱可能是來自動物,但一位以色列生物戰專家認為,這種致命病毒的源頭可能在武漢一個實驗室,該實驗室與中共祕密生物武器項目有關。

武漢病毒研究所參與中共祕密生物武器項目

自由亞洲電台本週重新播放了一家武漢當地電視台2015年的一個報導,該報導提到中國最先進的病毒研究實驗室,即武漢病毒研究所。該研究所擁有中國唯一用於研究致命病毒的安全實驗室。

據《華盛頓時報》報導,研究過中國生物戰(也稱細菌戰)的前以色列軍事情報官員丹尼·肖漢姆(Dany Shoham)說,武漢病毒研究所與北京的祕密生物武器項目有關。

肖漢姆對《華時》說,就研發而言,該研究所的某些實驗室可能參與或至少附帶參與了中共的生物武器研究。

他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生物武器研究是作為中共軍民雙重用途研究的一部分而進行的,「絕對是祕密的。」

肖漢姆擁有醫學微生物學博士學位。從1970年到1991年,他是以色列軍事情報部門高級分析師,負責中東和世界範圍內的生物和化學戰研究。

過去,中共曾否認擁有任何攻擊性生物武器。美國國務院在去年一份報告中說,懷疑中共從事祕密的生物戰工作。

肖漢姆表示,武漢病毒研究所隸屬於中國科學院。但該研究所中的某些實驗室與中共軍隊或中共生物武器項目有關。

1993年,中共宣布第二個設施「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為8個生物戰研究設施之一。

肖漢姆說,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是一個民用設施,但與中共國防有聯繫,並被認為參與了中共的生物武器項目。

中共大使館發言人尚未回復《華時》所提出的置評請求。

武漢實驗室研究SARS等高傳染病毒

報導稱,這家武漢病毒研究所過去曾研究過冠狀病毒,包括SARS,H5N1流感病毒,日本腦炎和登革熱(dengue)。該研究所的研究人員還研究了引起炭疽病的病菌。

肖漢姆去年7月在《國防研究與分析研究所》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武漢研究所是從事生物武器某些方面開發的四個中國實驗室之一。

該研究所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從事SARS、埃博拉(Ebola),尼帕(Nipah,又譯立百)和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Crimean-Congo hemorrhagic fever)病毒的研究。

「冠狀病毒(特別是SARS)已在該研究所進行了研究,並可能保存在裡面。」 肖漢姆說。

他還表示,SARS總體上被納入中共的生物武器項目,且在幾個相關設施內處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這個研究所的各種冠狀病毒都被特別納入生物武器項目,但這很有可能。

P4實驗室是中國首個生物防護水平在4級的實驗室。

資料顯示,4級是生物安全最高水平。此級別需要處理一些最危險且未知的病原體,且該病原體可能造成經由氣溶膠傳播之病原體或造成高度個人風險,且該病原體至今仍無任何已知的疫苗或治療方式。因此,需要有很嚴格的安全標準防止擴散。

肖漢姆表示,當一組在加拿大工作的中國病毒學家不當地向中國發送了埃博拉病毒等最致命病毒樣品時,加大了人們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質疑。

加拿大媒體CBC之前報導,去年3月,加拿大溫尼伯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曾通過加航,向中國發送活體埃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Henipah)。當年7月,該實驗室特殊病毒項目組——疫苗開發和抗病毒治療小組組長邱香果和其丈夫及幾名身分不名的中國留學生,一併被強制帶離實驗室。

不排除新型冠狀病毒從武漢實驗室「逃脫」

中共當局到目前為止一直宣稱,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起源尚未找到。而目前這種病毒已經導致41人死亡,1300多人感染。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只告訴中共國家控制媒體,初步跡象表明,該病毒起源於武漢海鮮市場出售的野生動物。

美國官員則表示,一個不祥預兆是自從這個病毒爆發以來,中國網站上流傳了一些虛假傳聞,聲稱該病毒是美國陰謀傳播生物武器的一部分。該官員說,這可能表明,中共正在為積極宣傳做準備,以應對將來被指控,這種新型病毒是從武漢一個實驗室「逃脫」出來的。

當被問及是否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是從實驗室中「外洩」出來時,肖漢姆表示,原則上,病毒傳到外部或者是通過病毒「洩漏」,或者是通過在有關設施出來的人不知不覺被感染上病毒而帶出。武漢病毒研究所有可能就是這種情況,但是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證據來說明。

在研究人員對新冠狀病毒的基因組進行測序後,有可能確定或提示其起源或來源。

英國《每日郵報》稱,實際上,美國科學家早就警告,病毒有可能從位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逃脫」出來。

馬里蘭州生物安全顧問蒂姆·特雷文(Tim Trevan)早在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發表評論說,他擔心中共體制下所創造的文化會使這個研究所變得不安全,因為每個人能夠自由發言和信息公開很重要,但中共不會允許。

《自然》是全球最具權威的學術期刊之一。其文章披露過,SARS病毒已經多次從北京一個實驗室「逃脫」。

武漢P4實驗室距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爆發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大約20英里(約32公里)遠。《華盛頓時報》稱,一些報導認為,病毒有可能是從實驗室中傳出。

武漢P4實驗室研究全球最危險的病原體。此外,實驗室還進行動物研究。但和西方國家相比,在中國,動物研究的規則要寬鬆得多。這也是特雷文所擔心的地方。

比如研究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行為,要想研發治療和疫苗,就要求在給人做測試之前,讓研究用的猴子感染上這些病毒。但問題是猴子是不可預測的。它們可以跑、它們可以抓撓、它們可以咬,它們所攜帶的病毒會散布在腳、指甲和牙齒上。

美國警告過中共毒素研發項目可能會帶來生物威脅

去年,美國國務院年度武器條約遵守情況報告指出,中共在從事一些可能支持生物戰的活動。

報告說:「信息表明,在報告期內,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從事了可能具有雙重用途的生物活動,這引起外界對其是否遵守《生物武器公約》的擔憂。」

報告還補充說,美國懷疑中共未能取消其生物戰項目,沒有遵守公約的要求。美國還擔心,中共的毒素研發項目可能會帶來潛在的生物威脅。

責任編輯:林妍 #

評論
2020-01-26 1:2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