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專家:從武漢歸來 驚訝官方對疫情不動聲色

美國紐約州南安普敦市石溪大學傳染病專家拉吉夫·費爾南多醫生曾於1月17、18日兩天到訪武漢查看疫情。(美國之音)

人氣: 39001
【字號】    
   標籤: tags: , ,

【大紀元2020年01月27日訊】前「醫生無國界」組織成員、美國紐約州南安普敦市石溪大學傳染病專家拉吉夫·費爾南多醫生(Dr. Rajeev Fernando),1月17、18日兩天在中國武漢,專程現場考察新型冠狀病毒的狀況和政府的防控。他回到美國接受了多家媒體採訪,並通過電話接受了美國之音記者雨舟的專訪,分享了他在疫區的見聞。他認為武漢封城,掐斷公交車,掐斷鐵路,是強迫健康人與感染者混在一起,會讓更多人感染。以下是專訪實錄。

美國之音記者雨舟(以下簡稱記者):請問您為什麼要去武漢?

費爾南多醫生(以下簡稱醫生):我對自己研究的傳染病行業非常有熱情,一聽說中國武漢爆發了新疫情,便匆匆決定要飛過去實地看個究竟。我通知了一聲老闆,訂下第一部最便宜的班機就走了。2014年埃波拉病毒和2016年寨卡病毒(Zika)爆發時,我也是同樣衝動。我那時趕緊去了西非的埃波拉爆發地塞拉利昂首都弗里敦,以及寨卡爆發地巴西東北部的累西腓。

回頭再說這次的武漢行程。我乘坐的是美東時間1月15日下午6點(北京時間1月16日早上7點)的航班,從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先飛到奧地利的維也納,從那裡轉機到北京,再從北京轉機到武漢天河國際機場落地,這時已經是北京時間1月17日上午11點,路上總共花了一天多。

我之所以繞一大圈是為了圖便宜機票。如果從紐約經香港到武漢,機票要貴1500美元,而且只是經濟艙。我完全是自費考察,沒有公司給我報銷。這類考察我從來都只坐經濟艙。

記者:我注意到,您住在漢口的喜來登酒店,只停留了一個晚上,日程很緊張,這一天時間您看了哪些地方?

醫生:是的,我的類似行程都很短,就是到當地去實地感受一下,然後告訴人們我的所見所聞,以便告知大眾、保護大家的安全。我住在漢口泛海城市廣場的喜來登酒店,在范湖路上。入住後,我向酒店服務人員問路,他們告訴我,你是外國人,最好別出去多走動。我告訴他們,我要去看看那個海鮮市場,他們說那裡不安全。我說,我來這裡就是為了去看那個市場啊。我從酒店坐了出租車,幾分鐘之後就到了附近的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我在那一帶邊走邊看。一路上我注意到人們根本沒有害怕,一切很平靜,大家都相信政府說的一切都在控制中。誰都不擔心,都不知道政府到底隱瞞了什麼。戴口罩的人大概只有10%。即便是武漢機場看起來也很平靜。儘管政府說進行很多檢查,但是表面都看不出。不過,那個海鮮市場除了賣魚之外,還販賣野生動物,包括蝙蝠呀,蛇呀,鼠呀什麼的。這次的病毒應該就是來源於蝙蝠,蛇也有可能。

記者:你有沒有在海鮮市場附近拍照什麼的?你在中國做的那個談武漢病毒的視頻是怎麼做出來的?

醫生:我不怎麼敢在大街上拍照,因為感覺很危險。我是外國人,很引人注意。他們很可能會因為這個就把我關進監獄。我可不想出現這樣的結果。我願意到武漢去,但是真沒有勇氣到處拍照。我非常害怕被逮捕。

比方說,我下了出租車之後,要司機等我15分鐘。這時,我朝旁邊的建築物看了幾眼,一個警察馬上就出現在我面前,讓我走開。我緊張死了。在中國真的很恐怖,我真的怕被他們抓起來。我不說中文,他們又不說英文,我完全不會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無論如何,我是第一個到中國調查這個病毒的美國醫生。

我是在第二天離開武漢時,在機場過了安檢,過了海關之後,感覺應該算安全了,才在上飛機之前對著新買的蘋果手機錄了那段你看到的視頻,發布了我在中國的見聞和感想,後來把這個報導放在了油管(YouTube)上。

這裡提到手機,是因為我不想用平常使用的攝像器材,因為那太明顯,於是,在離開美國之前,特意買了個新款蘋果手機,方便在中國做這個工作。事實是,他們根本不會讓你在路上拍攝的(記者註:他提到的視頻中的畫面是坐在出租車裡和在機場拍的)。

記者:根據你在中國的短暫觀察,你怎麼看中國政府對這次疫情的處理?

醫生:不是我要說中國政府的不是,但我真的覺得這裡有幾個問題。一,有些人愛吃野生動物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而政府應該做的是加強監管,出台相應的規定,把這些買賣規範化。比方說把各種動物分開,規定相應的存放和接觸的衛生標準,而不是像那個我看到的市場那樣,各種野生動物雜亂地混在一起,地面環境明顯髒亂潮濕,根本沒有管轄。這種樣子發生病毒傳染是情理之中的。

二,遇到這樣的問題時,我覺得中國政府不願意發布真實消息,一切都不透明,甚至好幾天不更新信息。這意味著政府不及時阻止疫情的傳播。我剛才說了,我上個星期的週末在那裡的時候,一切看起來還很平靜。

這其實很不正常。在那之前,政府竟然有三天沒有發布新增病例的消息,這在一種疫情爆發期間是不可能的。對於我這個傳染病醫生而言,這絕對是敲響了警鐘,是非常可疑的。

現在,疫情發展到目前的程度,就是因為中國政府沒有公布應該公布的信息。有人問我這次疫情跟SARS(註:即2003年在中國爆發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對比。SARS的感染者死亡率是大約10%,但這只是根據中國政府給出的數據。如果政府的數據不真實,我們無法進行對比,也無法預測。

記者:怎麼看對武漢的封城行動?

醫生:我認為這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做法,至少是當代沒有過的。這是原始的行為和思維。類似的事情14世紀有過,但那是600多年前為了防範瘟疫。現在,把上千萬人硬性關起來,在傳染病領域是聞所未聞的。所以,現在據說當地再也沒有人信政府了。

政府掐斷公交車,掐斷鐵路,我真是從來沒有聽說過。我還擔心,這麼大規模的封城,是強迫健康人與感染者混在一起,讓更多人感染。這是中國政府一個引發很大爭議的行為。

現在的問題是,我們還在等待他們的信息,但是說實話,我不相信中國政府。我不得不禮貌地、充滿敬意地對問我的記者說,我懷疑中國政府。不是我們對它有看法,而是它自己促成我們這樣的想法。

此外,關於人傳人,政府一直否認,但這是我一直認為的,因為畢竟感染的人並不是都去了那個海鮮市場。總之,隨著形勢的發展,我認為,本次疫情正在朝SARS的方向發展。你看,中國政府正在武漢建一所有千張病床的醫院,這是有原因的,他們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他們現在已經被逼無奈才出手,如果早做的話情況就不會這麼嚴重。

我了解到,那裡的醫生已經精疲力竭,根本對付不了那麼多病號;醫院裡病床不夠,資源枯竭。還有,醫護人員受到怎樣的保護,這都是很大的問題。中國這次的情況可能會非常糟糕。我說過,找到病原的時間拖得越久,病毒變異的可能就越大。

我作為專業人員,關注中國疫情是為了保護大眾的安全。最後提醒大家,隨身攜帶洗手液,頻繁給雙手消毒是至關重要的防範措施。

(費爾南多醫生2014年以來,已經連續七年獲得最佳醫生獎「卡索爾·康納利獎」的紐約州最佳傳染病醫生獎。他管理著家族四個倡導女性權利的慈善基金。)

(轉載:美國之音)

責任編輯:林詩遠 #

評論
2020-01-27 10:3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