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習不擔任疫情組長幕後 中國人看清中共發怒吼

1月27日,武漢肺炎疫情領導小組組長李克強到訪武漢疫區。圖為機場的旅客。 (Matt King/Getty Images)

人氣: 4391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0年0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張頓綜合報導)武漢肺炎疫情開始蔓延時,中共當局從地方到中央都在粉飾太平。當疫情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時,中共當局才成立以「維穩」為目的的應對疫情領導小組。到目前為止,中國人民憤怒不已,他們紛紛在社交媒體上的發帖,越來越看清中共禍國殃民的面目,並將矛頭直指中共。

習不擔任疫情領導小組組長的幕後

1月27日,中共總理李克強抵達武漢,對金銀潭醫院、已經在建的「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等地進行考察。官媒報導顯示,孫春蘭、何立峰隨行。

李克強在1月26日剛出任中共中央應對武漢肺炎疫情領導小組組長。政治局常委王滬寧為副組長,成員包括成員丁薛祥、孫春蘭、黃坤明、蔡奇、王毅、肖捷、趙克志。官方的報導顯示,這個應對疫情小組,在政治局常委員會領導下開展工作。

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當局並沒想好好應對疫情。習近平不擔任組長,小組中多人是掌管宣傳和維穩工作的官員,在這個小組中衛健委和這次疫情的爆發地湖北都沒有代表。就連這次李克強考察武漢,隨行的小組成員只有孫春蘭。這說明,中共高層在意的哪裡是什麼疫情,主要是怕中國人憤怒造反,所以都是那些嚴控輿論和維穩的打手成了小組成員。

疫情擴散 各方矛頭指向中共高層

旅居美國的學者和中國問題專家韓連潮26日連發兩條推文。

第一條推文爆料:國內朋友轉來的信息稱,國務院月初就建議參照SARS防治方案,提升武漢地區傳染病戒備,但中共中央以怕破壞中國新年氣氛為由而拒絕批准。

中共官員向外披露,中共中央拒絕採取當年SARS的防治措施。(網頁截圖)

他的另一條推文,說的是一個國務院系統的人發給海外自媒體的信息,並貼出了兩張還有不少信息的截圖。截圖的內容顯示,疫情爆發後,中共中央要求李克強親赴武漢,但被李克強拒絕了。因為責任不在國務院。

中共官員披露,李克強剛開始拒絕到武漢。(網頁截圖)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員孟昕發的帖文,也揭示了一部分真相。帖文中說,他們是1月2日拿到的標本,7日晚上分離病毒成功,8日凌晨拍的電鏡,他當天看到電鏡照片,整個科室歡欣鼓舞,這是前所未有的速度。

「本來他們(上級)是拿得一手好牌的。」「結果還是被他們(上級)搞得一塌糊塗,一敗塗地。」「因為有政治第一的明確指示,有保密協議的嚴格要求,不可說不可說,要維穩。於是檢驗報告進了保險櫃,只看到武漢方面連續一週發布的無新增病例的消息。」

帖文指,最後恐怕是實在壓不住了,只好把鍾南山請出來揭破部分事實,但「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不肯承認有瞞報遲報漏報,不承認超級傳播者,不承認英國的疾病模型是對的,不承認武漢醫院床位不夠」,直到23日武漢封城。

1月27日,武漢市長周先旺也透露了部分中共內部運作內幕。

周在接受央視專訪的時候,承認「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信息之後,需要獲得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不被理解」。「後來特別是元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確定了這個病作為乙類傳染病,並進行甲類傳染病的管理,而且要求屬地負責,從這之後……」

疫情大爆發 中共歌舞昇平

武漢肺炎2019年12月初就已爆發,但中共當局一直歌舞昇平,掩蓋疫情真相,並抓捕傳播疫情信息的網民。

武漢市政府1月5日向該市人大做得政府工作報告中,對疫情隻字未提。

1月19日,武漢市還在百步亭社區舉行了有四萬多個家庭參加、包含13,986道菜品的「第二十屆萬家宴」。

1月21日,湖北省在洪山禮堂舉行2020年新年團拜會文藝演出,營造「喜慶、歡快」的節日氛圍,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等人觀看演出。

即便在23日武漢封城幾個小時之後,中共當局還在大會堂舉行2020新年團拜會,大談「中國夢」,隻字未提武漢封城,隻字未提疫情。

23日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頭版頭條是「中央領導同志看望老同志」,特意點出習近平為首的黨中央看望了幾任前總書記等等。然後其它幾條都是習近平同德國、同法國總統應邀通電話,然後是習近平訪問雲南,走進雲南佤寨,聽阿佤人民唱新歌。

1月24日(除夕),武漢等十三座城市已經被封,當地醫院早已人滿為患。但中共照常舉行春晚。

中國人對中共發出怒吼

中共當局漠視不斷蔓延、嚴峻的疫情,並大搞「歌舞昇平」的景象,引發中國人強烈不滿與憤怒。

微友「征雁寂空」發帖所說:「聊著聊著就沒了,走著走著就散了……在湖北全省多城市封城,全球歷史上罕見的疫情蔓延生死嚴峻又混亂形勢下,湖北省和中央如期舉辦了盛大團拜年會,星辰大海,歌舞昇平,與民同樂。把喪事當喜事辦,七十年來未曾改變。」

媒體人安替發帖說:「這次疫情有些地方官員的表現,已經不像是人類任命的官員,卻很像是病毒任命的官員,約談透露疫情的醫生,關押提醒公眾有疫情的網民,頂風辦萬人宴,處處以本區病毒傳播效果最大化為最高使命。」

一位來自醫療系統的微友發帖說:「醫生這個群體,向來是最乖的。讓犧牲就犧牲,讓閉嘴就閉嘴 。 正常情況下,物資不足,醫院會首先找主管部門和兄弟單位想辦法。 這次武漢各醫院甩開上級部門,公開向社會求援,並明確聲明現有防護物資無法保證一線醫務人員安全。而且是幾個醫院步調一致的行動,這是毫不顧忌的在公眾面前狂抽武漢政府的臉。 這種做法,幾乎就是兵諫和逼宮,即使在非典時期都沒有過。 這說明武漢醫療界是真的已經傷心透頂,失望透頂,徹底絕望了,忍無可忍 了。」

微友趙楚發帖說:「從武漢的疫情發生到擴散,有關當局的種種作為可謂喪心病狂,麻木不仁達到極點。其中可以看到過去十多年來殘酷控制社會和輿論的惡果:當地稍有不合官方口徑的個人言論,迅速被專政,記者採訪被強力阻擋,沒有應有的輿論關注,沒有專業人士的警告建議,更沒有對『疫情初起』有關舉措的批評與檢討。總之,多年來變本加厲的鉗制,無可避免的社會後果出現了:官員肆無忌憚,一切任性,任何危機,自然而然地如火如荼,小事變大事,大事變災難。國族之痛,何過於此!」

一名已確診感染病毒的武漢市民發帖說: 「在這次危機過去以後,我可能已經離開這片被詛咒的土地了,但還是希望你們能明白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是不是需要一個真正以保護每一個公民根本利益的政府!這個根本利益不止包括財產,更包括生命!假如我有幸能活下來,我不會再關注什麼狗屁民族偉大復興!我也不會再關注什麼狗屁幾帶幾路!我更不會關注什麼國土大幾寸小几寸的台灣獨不獨統不統!我只想在危機來臨時能有飯吃,有衣穿,有人照顧和治療我的家人!從今天開始那套宏大敘事的狗屁玩意都給我滾遠點!我首先得是個人,活人!對不起,一個在危機時刻讓我自生自滅的政府和國家,我愛不起!」

在微博上,前記者李海鵬寫道:「武漢正在發生的事情真是太離譜了,可以空心到這種程度,無能到這種地步?」

同時,作為這次對抗疫情的醫生,他們也紛紛表達了對中共掩蓋疫情的憤慨與不滿。

1月25日,協和醫院的醫生林羽(化名)向《中國新聞週刊》披露,當局為了掩蓋14名醫護人員被感染的真相,不讓醫護人員向外透露疫情真相,「整個就不讓說」;而鐵路當局不讓地鐵員工戴口罩,「怕引起恐慌」。

他說:「太寒心了!如果官方剛開始就把情況說清楚的話,百分之五六十的人會做好防護吧。」

在一條微博中,一名自稱在湖北某醫院工作的女子分享了一張方便麵的照片,她哀嘆這是她在除夕加班後唯一得到的食物。這條微博被轉發了超過三萬次,收到了超過25,000條評論。「武漢政府配不上這樣的醫療工作者,」一名網友在回覆裡寫道。

中共仍在掩蓋真相

截至1月27日凌晨,中共官方的數據顯示,武漢肺炎已致81人死亡人,確診2,744病例。武漢市民向法新社反饋,真實數字遠遠高於官方數據。

英國《衛報》1月26日援引帝國理工學院公共衛生專家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的話說,儘管到目前為止只有2,000多例確診病例,但可能已經有10萬人感染了武漢肺炎。

財新兩名記者蕭輝、王和岩也披露,她們到武漢了解疫情,卻被中共當局打壓。

蕭輝發帖說,除夕當天,她在病毒源頭華南海鮮市場拍了一張照片,立即被4名保安圍攻,要求其刪除照片。

一名保安指著蕭輝大聲呵斥:「快把照片刪了。不許拍。」

另一名保安伸手搶相機、刪照片,口中還叫喊道:「上級要求的。昨天一名日本記者來拍被送到派出所去了。」

蕭輝爆料,中共當局封鎖疫情,不讓記者拍照片。(網頁截圖)

王和岩發帖披露,為了核實被感染的醫護人員,她和同事輾轉聯繫了多名醫生,均比告知疾控中心有令,醫護人員不得接受採訪,不得對外洩露疫情。哪怕匿名,承諾保護信息源,也不受訪。

王和岩爆料,疾控中心下令不讓醫護人員接受採訪。(網頁截圖)

這些內容在微博上均引發對中共的批評。

責任編輯:林銳 #

評論
2020-01-28 10:4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