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川普貿易戰 打擊中共執政合法性

人氣 2118

【大紀元2020年01月28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ames Gorrie撰寫,孫洐源編譯)北京成為川普(特朗普)執政以來的最大輸家,中共希望避免其連任,因為川普主導的貿易戰極大打擊了中共的執政合法性

過去幾年中發生的重大事件和中共接二連三的錯誤決定交織在一起,使中共當局處在中國人民的指責和不信任中。在許多人(包括中共黨員)的心中,中共正處於失去其執政合法性的危險中。

特別是經濟下滑給中共帶來的對其執政合法性或缺乏這種合法性的焦慮。中共對內宣傳這都是美國總統川普造成的。

事實卻非如此。在過去數年中,由於中共犯了一系列嚴重錯誤,其實到2015年(在川普上任之前)中國大陸的經濟就已經開始陷入困境。

川普對中共的反擊

儘管如此,川普的政策使中共的情況變得更加糟糕。一場大規模的、程度激烈的貿易戰是對中共所謂「不可避免」的經濟和軍事「崛起」的有效反擊。中共領導層正想盡辦法對付川普總統。

讓我們看看中共在2018年美中貿易戰爆發後的經濟表現。根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China Academy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的數據,2018年的智能手機銷量下降15.5%。中國汽車工業協會(China Association of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報告顯示,2018年汽車銷量下降了4.1%。更糟糕的是,中國的貿易順差在2018年下降了16.8%。

其它不利的經濟因素包括大量的開發房地產空置、大學畢業生的高失業率、及西方企業和投資的外流。當然,還有金融系統中的高達數千億的不良貸款(許多為空置的房地產開發項目提供融資)。

隨之而來的是勞動階層的抱怨和動盪。2018年至少發生了1,700起勞工事件,高於2017年的1,200起。因此,中共領導層正在尋找這些失敗的答案或藉口。

這就是為什麼「第一階段」美中貿易協議對北京來說是一個「好消息」。

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臨時措施?

但是,即使第一階段美中貿易協議更像是一個創可貼,而不是解決方案,它也將價值12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15%關稅減半,暫停了原定於2019年12月生效的新關稅,並將中國從貨幣操縱國的名單中刪除。這給了中共一個在當前非常需要的喘息之機(雖然是暫時的)。但是,對第一批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的關稅仍為25%。

對於美國來說,這也是一個說得過去的協議。中共已同意在未來兩年內購買價值20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其中包括400億美元的農產品。這樣在2020年,美國對中國的出口額將超過2600億美元,到2021年將達到3100億美元。這對降低美國的貿易逆差有利。

還是陷阱?

美中貿易協議還有許多其它值得一提的細節。首先,為什麼習近平只派了副總理劉鶴簽署了該協議?而習近平非常喜歡在亞洲和非洲簽署各種協議,那為什麼偏偏要在這單最大的貿易協議簽署儀式上缺席?

有幾個原因。首先,習近平和中共體制內的人員都知道,該協議對美國來說是勝利,對中共來說是屈服。隨著產業供應鏈的流失,中國經濟趨於崩潰邊緣,民眾大量失業。中共迫切需要從川普的關稅壓力中獲得一絲喘息之機,即使是以丟面子的方式取得。

習近平也很可能知道自己無法執行協議的所有條款。那為什麼在明知無法兌現協議承諾的情況下還要去和川普簽一筆大協議,以致今後一旦毀約徒受其辱?

所以最好的策略是讓二號人物簽字。這樣一來,當中共違反協議條款時,美國依據協議中條款對不履約行為徵收更多關稅時,習近平就可避免成為直接的指責對象。

第一階段的協議會成功執行嗎?如果是的,它將導致協議的第二、第三階段和其它階段嗎?

許多觀察人士認為,中共不太可能長期執行第一階段協議。協議本身的執行機制仍然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尤其在知識產權保護和對中共國企的不公平補貼方面。兩者都是當前美中貿易的棘手問題,很可能會使將來的協議破裂。

GDP下降:另一個巨大的問題

對於中共而言,迫切需要扭轉中國的經濟發展軌跡。根據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的數據,預計2020年中國的GDP增速將降至6%以下,降至約5.8%。那將是30年來最糟糕的時期,也成為中共的政治雷區。從1989年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以來,中共的執政合法性就建立在GDP增長這一基礎之上。

難怪中國副總理劉鶴對這個低數字做出了回應。首先,他們解僱了報告經濟增長下降的統計學家。然後官方宣布中國2020年的GDP增​​長將超過關鍵的6%水平,還承諾,「中國將繼續改善法治環境」,並「歡迎來自世界各地的投資者」。

中共現在正開始允許外國金融服務公司擁有完整辦事處的事實表明,北京迫切希望阻止其金融體系的崩潰。這也間接承認了中共在現階段缺乏應有的調控金融有效手段,需要外國金融公司的幫助。

香港事件:撕破中共的面具

然而困擾中共的不僅僅是經濟下滑帶來的對其執政合法性的動搖。如今已進入第九個月的香港人道危機表明,中共對該黨自身及其執政合法性缺乏信心。

此外,川普將香港事件與美中貿易協定聯繫在一起,對中共的國際信譽造成了很大打擊。它摧毀了中共在應對西方輿論批評和壓力下可能僅存的些許聲望或神祕感。

香港也撕開了中共執政合法性的另一道面具。中共在處理香港事件上顯示了北京對如何保持香港為大陸經濟提供的重要性和價值一無所知。這也導致更多的中國民眾了解香港事件的真相,甚至更為關鍵的是關於中共政權的真相。

台灣大選:對中共的拒絕

與發生在香港的人道災難息息相關的是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在最近台灣2020總統大選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除了堅決拒絕北京之外,1月11日的台灣大選還有另外兩件值得注意的事實。

首先是極高的選民投票率。這次台灣有75%的選民參加選舉,比2016年大選的選民投票率高了約9%。與北京吹噓的相反,台灣人民用選票明確地表明了他們反對與(中共治下的)大陸統一的想法。

其次,投票率高是台灣年輕選民人數眾多的結果。對北京來說,這也是一個問題。可能是年輕的台灣人從香港抗議者受到中共的殘暴打壓中看到了自己理想主義的盲點。

呼籲多黨合作與團結?

身在高位是有壓力的,尤其是當執政黨的業績不符合其宣傳要求的時候。這就是中共領導人現在所處的位置。事實證明,北京的野心難以實現,其諾言也無法兌現。

由於中國經濟持續下滑,中共現在呼籲多黨合作與團結,並消除極端貧困,這是否令人感到奇怪?這對一個永遠「偉大、光榮、正確」而且「全知全能」的政黨來說顯得有些不可思議,特別指出的是中共在2014年時曾譴責多黨制。

為了避免出現執政合法性危機或更糟的情況,這(呼籲多黨合作)看起來更像是在轉移中共領導層大面積和深層次的失敗而應承擔的責任。

作者簡介:

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是美國南加州的一名作家和演說家,他也是《中國(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

原文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s ‘Performance Legitimacy’ Has Fallen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美國應實行全國選民身分證嗎?
【名家專欄】美國公民教育與對未來的希望
【名家專欄】川普的全國講話恰如其分
【名家專欄】民主黨初選辯論有哪些醫保主張
最熱視頻
【時事金掃描】馬斯克提和平協議 數百萬人投票
【秦鵬直播】OPEC+大減產 美國祭出大招
【新聞看點】普京簽吞併法案 烏軍擴大戰果
【財商天下】北溪管道爆炸 北京受益最大
【思想領袖】美國法學院如何受覺醒主義影響?
【神韻原創音樂】隨師正法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