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潔工:中共肺炎我有抵禦的祕方

文/魯德成

在這個宇宙中,有三千大千世界,以及不計其數的佛。(攝影:marilyn barbone /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1898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今年過年期間受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影響,我們山東德州這兒,街頭巷尾幾乎空無一人,連小區口都有勸返點,專人值班阻止出入。很多親戚朋友天天待在家裡也很恐慌。

這幾天我發現我們小區就只有一個60多歲的清潔工在外面,每天按部就班地打掃衛生,表情放鬆,好像絲毫沒受影響。我上前問她:「大妹子,現在瘟疫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型冠狀病毒)這麼厲害,你不害怕呀!」清潔工妹子哈哈笑了,說:「我不害怕,我呀,有抵禦瘟疫的祕方!」

我很好奇,趕快問她:「到底是什麼祕方這麼厲害?」

她說:「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知道法輪功能保護我,我一點兒也不害怕。」

蓮花 (fotolia)

我問她:「那你怎麼知道的啊?」

她說:「三年前,有一對煉法輪功的夫妻給我講真相,我聽明白了,電視上說的都是造謠,法輪大法是正的,共產黨才是害人精,並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當天晚上我就做了一個夢,夢到我在一個泥濘的深淵底下,黑咕隆咚的看不到一點光亮,這個時候一個放著金色光芒的男子,從上面下來,把我拉了上去,我問他,『你是誰呀?叫什麼名字?』他告訴我了三個字的人名,我就醒了。後來我問了煉法輪功的才知道,這是法輪功師父的名字。這下我就更相信了,從此天天念。

「我住在女婿家,原來女婿瞧不起我,經常對我變臉變色、言語諷刺,想把我趕走,我念著念著他就變了,漸漸對我好起來了,現在我在家他什麼活也不讓我幹了。我原來有好多病,通過念『大法好』,身體也變得越來越好了;我平時遇到的好多困難念『大法好』都能化解,現在天天樂呵呵的,啥煩心事也沒有。

「這次的瘟疫,他們都害怕,我才不怕呢,我知道法輪功有神力,我念『大法好』,不怕瘟疫找,別人不幹的我幹,你看我天天走街串巷的,啥事也沒有,身體還越掃越好哩!」@*#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曠野牧羊完全改變了摩西。摩西曾經學識淵博、才能卓越,但曠野磨礪使摩西明白,沒有神的幫助,只憑血肉之軀及世聰辯才,難成大事,敬畏神才是智慧的開端。摩西學會了忍耐、溫柔、憐憫及謙卑的美德,他的血氣、他的驕傲、他的自我,一點點都被磨去。直到摩西已能夠放下自己的時候,才能擔當起神託付的使命。
  • 當國家發生天災人禍、政權危難之時,歷朝歷代的帝王都會沐浴齋戒,祭祀天地神靈,自省「罪己」,懺悔自己的過錯和失誤,有時會對全天下頒布「罪己詔」。
  • 紀昀的先母張太夫人曾經僱傭過一位同姓的老婦人幫著在家中掌管炊事,這個同姓的張氏老婦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處。
  • 煉丹 中國畫
    在中國古代,醫道不分家,很多避世的道人在世間發生惑亂、瘟疫時,也時常施展道術鎮瘟、驅邪、治疫。
  • 唐僧不信孫悟空打的是白骨精,結果是孫悟空被趕走,唐僧被碗子山波月洞的黃袍妖怪捉去。而唐僧,畢竟是有使命在身的高德聖僧,打死白骨精後,其實,他已走出了死屍關,他的身體在某一層次中已不是肉身凡胎了。
  • 薛尊師,名字不詳,唐朝人,家世尊榮顯赫。武則天末年,薛尊師和幾個兄弟都做了官,俸祿達到二千石,當時他是陽翟縣(今河南省禹州市)令。然而沒過幾年,他的兄弟們相繼亡故、沒落。目睹盛衰更迭、人事變遷,薛尊師深感心灰意冷,轉而虔心向道。他辭了官職,離妻別子,決定到山裡去學道。
  • 在基督教還未出現之前,西方社會就一直相信有輪迴的存在。比如,古希臘先哲柏拉圖在《理想國》卷十曾記載,勇士厄洛斯講述了靈魂受審及再生的詳情。古希臘哲學家畢達哥拉斯則認為靈魂在不同的物種中輪迴轉生,直到最後得以凈化,從而擺脫生死輪迴。古羅馬史詩《埃涅阿斯紀》也秉持同樣觀點,詩人維吉爾詳細介紹了特洛伊戰爭後,在冥界的樂土,一些人將會轉生成羅馬偉人的情形。
  • 唐代宗年間,廣陵江陽(今屬江蘇揚州)有個人叫李鈺,他的家族世代居住在城裡,做收購糧食的生意。李鈺為人非常端正嚴謹,不同於一般人。他十五歲時,父親轉行做其它事,把糧食生意交給李鈺來做。有人來買賣糧食,李鈺就把稱重用的升和斗交給人家,讓他們自己稱。他也不計較時價高低,一斗只賺兩文錢,用以資助父母。就這樣過了很久,他家始終豐衣足食。
  • 太真夫人,名婉,字羅敷,是王母的小女兒。她的兒子在做天官期間,本該負責糾察天曹的錯失,但他年少貪玩,委任的官員又不務正業,因此遭到彈劾,以不理政事的過錯被降級,轉而主理東嶽事務。太真夫人於是到東嶽看望兒子,勉勵他從今往後勤懇做事,將功補過。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