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武漢不明肺炎 專家:疫情越封鎖越難防疫

採訪、撰文/蘇冠米、柯弦

武漢爆發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中共官方再度隱瞞與模糊消息。封鎖疫情可能帶來哪些危機?(Christian Keenan/Getty Images)

截至1月20日,中國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俗稱武漢肺炎)病例,超過200例;北京、上海、廣州都已有確診病例,目前有三人死於武漢肺炎。圖為戴口罩民眾示意圖。(Christian Keenan/Getty Images)

人氣: 851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 ,

從去年12月至今年1月3日,武漢爆發「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感染人數已確診44例,重症11例。在此次疫情中,中共官方似如往次疫情爆發般,再度意圖隱瞞,且被迫曝光後只公開部分消息。這導致了一些民眾對於SARS再現的恐慌,而另一些民眾卻毫無防範概念。

中共對疫情隱瞞,究竟會帶來哪些危機?如何才是正當的防疫之道?

隱瞞疫情消息 給國民安全帶來極大風險

自2019年12月至月末,武漢醫院一共發現27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中國民眾卻遲至12月30日才從網上「傳言」得知疫情。

30日當天,一份政府內部紅頭文件的照片在網路上被匿名曝光。 這份文件來自於武漢市主管衛生和健康的政府部門衛健委,名為《關於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消息擴散後,引發網民恐慌。

次日,迫於輿論壓力,武漢衛健委首次公開發布通報,告知民眾有不明肺炎發生。

通報指出,病人臨床表現主要為發熱,少數病人呼吸困難,胸片呈雙肺浸潤性病灶。所有病例已被隔離。

自2019年12月至月末,武漢醫院一共發現27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武漢衛健委在內部文件被公開後,才於31日發出消息。(網路截圖)
自2019年12月至月末,武漢醫院一共發現27起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但直到內部文件被公開後,武漢衛健委才於31日發出消息。(網路截圖)

當「不明肺炎」出現後,官方沒有馬上對外發布消息,民眾反而是從網絡得知,倒逼官方「闢謠」。至於第1起病例什麼時候發生? 這期間政府和醫院做了什麼?這些民眾關心的、早應有答案的情況,官方卻沒有在接下來的兩次通報中即刻公布。

「當官方正式發出紅頭文件的時候,我們可以確定一點,就是他們已經有了非常可靠的證據,證明這個疾病有傳染性和相當程度的危險性。」前中國大陸醫院內科醫師、中國問題專家唐靖遠說。然而,中共官方最初卻沒有打算公開此事,而是發內部文件。即便在被迫曝光後,也沒有說明疫情細節。

唐靖遠指出,這種隱瞞是很危險的。

他说,首先,武漢是中國中南部交通樞紐,人口流動量巨大。而且隨著農曆新年漸近,被稱為世界最大季節性人口遷徙的「春運」即將到來,中國人口會大規模由南至北、由東向西的移動,傳染病擴散的風險大增。不僅如此,不明肺炎的「潛伏期」未知,也就是說,很可能有人已經感染,只是處於潛伏期中,尚未發病;是否有可能人傳人,也未有明確答案。如果感染者去往其它地方,就可能出現「地域跳躍式傳染」。

「在這種情形下,隱瞞真實情況,事實上是拿著國民的健康和安全開一個巨大的玩笑。」唐靖遠說。

不明肺炎的潛伏期未知、會否人傳人亦未知。在春運到來之際隱瞞疫情,可能導致疾病跳躍式傳播。圖為武漢春運時景象。(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不明肺炎的潛伏期未知、會否人傳人亦未知。在春運到來之際隱瞞疫情,可能導致疾病出現地域跳躍式傳播。圖為武漢春運時景象。(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究竟,當一種未曾見聞的傳染病出現後,政府機關及醫院應做的正常措施是什麼?

面對疫情突發 政府的正常應對方法

台灣馬偕醫院胸腔內科資深主治醫師、曾任臺北馬偕醫院「SARS勤務應變中心」召集人的郭許達指出,當疫情出現後,政府應在第一時間公布,向民眾進行衛教;同時立刻通知所有醫院提高警覺。

「公布消息很要緊」,他強調:「疫情越封鎖,對(防疫)處理越是不利。」

政府特別應向民眾告知:

● 此病有哪些症狀
● 現有病人的治療情況如何
● 是否又有病人驗出陽性
● 是否找到病源菌
● 有哪些可能的傳染途徑
● 可採取哪些預防措施
⋯⋯

郭許達说,這些消息都要清清楚楚交代。將所有情況都公開、透明化,才能讓民眾心裡有底,清楚疫情情況,並能明確地知道預防的方向。

然而,這種公布信息的方式,中共官方一直沒有履行,如2003年的SARS,就是因為官方隱瞞數月不報實情,才導致疫情在世界爆發。而此次亦未在第一時間公開,而且目前在「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國家衛生健康委衛生健康監督中心」等官方網站上,並未見到相關防疫資訊。

醫院對家屬也不肯透露詳細信息。據中國媒體《新京報》2日報導,不明肺炎的病人都在金銀潭醫院進行隔離治療,外人和家屬一律不得探視。有其他患者家屬表示,家人發病至今已有8、9天,但院方只告知病情得到控制,趨於平穩,「既沒有往好的方向發展,也沒有惡化。」至於其它情況,家屬無從得知。

不僅如此,醫院也被禁止接受媒體採訪。大紀元記者致電武漢市中心醫院宣傳科,詢問最新的肺炎患者是否確定是何種病毒,宣傳科工作人員回應稱,目前醫院拒絕一切採訪、拒絕回答疫情的相關問題,要記者看武漢市衛健委的官網。

美國微生物學家肖恩·林博士(Dr. Sean Lin)說,倘若在美國發生相似疫情,記者都可以採訪醫院,跟蹤報導,並公開相關訊息。

「如果只有來自官方的消息,人們不一定放心」,林博士告訴大紀元,「通常還需要查看媒體報導,了解醫院是否採取了足夠而有效的防禦措施,以及具體措施都是什麼。」

民眾兩極化反應:過度恐慌或無防範意識

隨著武漢不明肺炎出現,當地民眾出現兩極化的反應。

大量民眾憂心SARS重現,藥房的口罩與坊間謠傳能治SARS的板藍根,全被搶購一空。然而,板藍根能否防治病毒性肺炎,目前沒有任何醫學證據。

一名武漢市女大學生「大步」發文描述,她們一班女生分頭行動購買口罩,她前往超市、藥店、醫院均沒貨,最後有人在某個超市搶購到幾個口罩,以及幾包板藍根沖劑。

然而,也有民眾對疫情毫不在意。《新京報》記者發現,華南海鮮市場內多數商戶未戴口罩。許多商戶認為,肺炎是很普通的疾病,不需加以警惕。

一名準備返回武漢的女士也不擔心當地疫情,「相信黨的實力會把它控制」。她表示有逛過涉事的海鮮市場,「是很小的市場,(疫情)並不那麼嚴重,氣氛不緊張,防範工作做得很好,不影響生活」,家人亦沒有戴口罩的情況。

「這兩種反應,都是因為中共隱瞞所造成的。」唐靖遠說。「正是因為政府訊息不透明,多數民眾又不懂醫學常識,才會恐慌,別人說什麼有效,就去搶購什麼,想要自我保護。」

郭許達則指出,若不及時、透明地公布消息,也容易讓一些民眾認為「官方說沒有啊」,就沒有警覺心,未進行應有的防範措施。

2002~2003年,由於中共官方隱瞞廣東SARS疫情,導致疫情蔓延至整個中國大陸,以至全球近30個國家。(PETER PARKS/AFP/GettyImages)
2002~2003年,由於中共官方隱瞞廣東SARS疫情,導致疫情蔓延至整個中國大陸,以至全球近30個國家。(PETER PARKS/AFP/GettyImages)

公共衛生界正失去對中共政府消息的信任

這種隱瞞,甚至給其它國家也帶來風險。美國著名流行病學記者、曾因報導埃博拉病毒而獲得普利策獎的勞里·加勒特(Laurie Garrett)在給英文新唐人電視台的郵件中寫道:

「2002年12月初,中國政府得知廣東省出現了新型的呼吸道疾病。但是沒有向世界衛生組織或鄰近國家發出警報。

「當一個SARS感染者逃離廣州,入住京華酒店之時,香港的衛生機構對這個病毒一無所知。它在那個酒店蔓延開來,然後傳播至香港、河內和新加坡的醫院。

「最終,2003年,SARS蔓延至30個國家,造成8000人感染,744人死亡⋯⋯中國本可以防止這個悲劇發生,但是卻選擇了隱瞞和否認。」她強調,而這一次,不論是武漢或北京相關機構,依然只透露很少的任何形式的消息。不僅如此,還抓捕了8個在網上傳播消息的人。

「應對疫情爆發需要信任,信任需要公開。」她說,「公共衛生界正在失去對中國政府發布消息的信任。」

· 武漢薩斯疑雲擴大 專家質疑當局隱瞞疫情

· 武漢肺炎疫情 8人發帖遭傳喚 引發網絡不滿 

· 武漢爆發神祕病毒 亞洲政府保持警覺

責任編輯:李清風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