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輝:中共當年盤剝延安人 被罵很「黑」

人氣 1256

【大紀元2020年01月07日訊被中共視為「紅色聖地」並讓被洗腦的國人頂禮膜拜的延安,其實充滿了無數罪惡。比如毛澤東在此通過「整風運動」,一方面確立了自己的權威,另一方面炮製了大量冤假錯案,迄今有多少人遇害依舊是個謎,而運動也為文革做了預演。

比如中共為了自身生存,在南泥灣大量種鴉片,賣給國統區,賺取金錢的同時,戕害自己的同胞。比如中共今日的特權制度就開始於延安,當時的延安「衣分三色,食分九等」。比如中共媒體炮製了不少謊言,包括中共要擁抱美國的民主,讓中國人享有自由。再比如,毛暗害了陝北人都尊敬的領袖劉志丹……

而當年中共對延安人的橫徵暴斂,也曾讓中共遭到了普通老百姓的詛咒,這樣的詛咒如果讓當下的中國人知曉,一定心有戚戚焉。

1935年底,被國民黨四處圍剿的毛,率領殘部終於在陝北延安落腳。一年後,在中共的策划下,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軍事叛變,拘捕了前來西北視察的蔣介石。國民黨被迫同意「國共合作抗日」,並將中共軍隊納入政府軍,改稱八路軍和新四軍,由國民政府撥給軍費,每月60萬法幣。當時法幣的價值較高,1元可兌銀元1元。

當時,除了國民政府的軍費外,中共每月還會收到共產國際的資助,大部分是通過蘇共地下黨員宋慶齡轉交的。中共將這兩筆錢主要用在購買軍火和軍需擴充實力,以及高層揮霍和搞統戰陰謀上。

由於中共的策略是假抗日,真打國民政府軍,時常搞偷襲,這讓國民政府非常厭惡。1939年冬至1940年春,胡宗南部隊進攻陝甘寧邊區時,國民政府對八路軍停發了軍餉。在事件平息後,經中共據理力爭,八路軍在1940年4月份又領到拖欠了半年的軍餉。1940年八路軍擴大了10倍,達到40多萬,不過,國民政府只對原協議中的4.5萬人發餉。因國共合作協議中的12個團變成120個團,到當年10月,國民政府暫時切斷了對八路軍的供應。12月,國防部長何應欽宣布停發延安方面的軍餉。1941年皖南事變後,新四軍被稱為叛軍,也被斷了軍餉。

大陸出版的《抗日根據地的財政經濟》一書中的文章《陝甘寧邊區是怎樣「休養民力」》一文透露,從1937年7月到1940年10月,陝甘寧邊區收到國民政府發給八路軍的軍餉計16,405,340元法幣,平均每年400萬元。中共用國民政府的錢壯大自己後,不去抗日,反打政府軍,中共是什麼貨色由此可見。

由於中共將錢主要用於擴充軍力、高層享受上,因此軍隊和機關的補給就要由土地貧瘠、經濟落後的陝甘寧邊區的老百姓承擔。中共在當地徵收的農業稅完全可以用「橫徵暴斂」這個成語以蔽之。

當時的農業稅被中共稱為「救國公糧」。1937年徵收了1.4萬石,到1941年就增長到20萬石,幾年之內就翻了十幾翻。除此而外,農民還要交所謂的「公草稅」,就是馬料稅;買賣牲口要交牲畜買賣稅和斗傭,養羊也要交「羊子稅」。而對於一般的商業活動,中共還要徵收入境稅、出境稅,各個地區還要徵收過境稅,而且還要交產銷稅和營業稅,使得百姓根本無法正常經商。

按照中共官方的記載,1939年其稅收65.8萬餘元;沒收款9.5萬餘元;罰款近1.9萬元,土地登記手續費0.37萬元,雜項2萬餘元,總計占年財政收入的9.17%。1940年則大幅增長,稅收196.4萬餘元,企業盈餘42.7萬餘元;公產收入0.5萬元,寒衣代金42.7萬餘元,罰款28.5萬餘元;雜項29.2萬餘元,總計占年財政收入24.87%。中共對延安人的盤剝由此可見。

然而,中共對邊區百姓的盤剝並不限於此,其還壟斷了邊區的經濟命脈,一方面把重要的生產生活物資壟斷起來,除自需外,還向社會高價出售,賺取高額利潤。另一方面,控制了鴉片的種植以及鹽和鴉片的販賣。過去,老百姓為了增加收入,曾零星種植鴉片,但中共不僅控制了鴉片的種植,還擴大了規模,所謂的南泥灣好風光說的正是遍地鴉片。關於中共種鴉片並賣往國統區的內幕,筆者之前已經寫了幾篇還原文章,在此不贅述。中共在鹽和鴉片方面的收入,顯然不可小覷。

雪上加霜的是,自1940年開始到1942年,陝甘寧地區及附近地區連年遭受自然災害。據不完全統計:陝甘寧地區1940年遭受水、旱、風、雹的侵襲,受災面積4298,312畝,損失糧食235,850石(每石300斤),受災人口515,145人;1941年,受災面積603,558畝,損失糧食47,035石,受災人口90,470人;1942年,受災面積856,185畝,損失糧食79,720石,受災人口352,922人。其中,1940年的災情最為嚴重,致使當年的春夏之交,青黃不接,人民生活艱難至極。

自然災害加上中共的盤剝,讓被中共欺壓、負擔沉重的老百姓內心充滿了憤恨,有的人甚至公開咒罵中共,甚至毛。

2007年4月,大陸《學習時報》的文章《毛澤東在延安兩次「挨罵」的史實》中自爆了這樣兩件事:1941年6月3日,外面下著雷陣雨,中共在禮堂內召開縣長聯席會議,討論征糧問題。突然一道閃電,一聲炸雷,擊中了會場禮堂的一根柱子,坐在柱子旁邊的延川縣代縣長李彩雲觸電身亡,另有7人受傷,一個農民拴在禮堂邊的一頭驢也被雷擊而死。該農民遂藉機發洩不滿:「老天爺不睜眼,響雷把縣長劈死了,咋不劈死毛澤東?」

中共保衛部門聽說後,要把這件事當作反革命事件來追查,逮捕這個「竟敢如此咒罵毛XX」的農民,並要公開處理,以一儆百。毛聽說後,阻止了保衛部的行動。

另一件與此類似的事情發生在陝甘寧邊區的清澗縣農村。農婦伍蘭花的丈夫在山上用鐵犁耕地時,不幸被雷電擊斃。伍蘭花一邊悲痛欲絕,一邊大罵「世道不好」、「共產黨黑暗」等。伍蘭花後來被抓了起來,其命運到底如何不得而知。

民間傳據毛自己說,有一次,一個「裝瘋的人」衝過來打他,「對我有義憤,原因即那年的公糧負擔重。」

可即便知道了農民的不滿和反感,中共為了自身利益,依舊沒有放棄對農民的盤剝。1941年10月15日,中共宣布了史無前例的高額公糧: 200,000石 (1940年則是97,354石)。此後,真實的公糧數字中共再也沒有公開。有文章指,1942年和1943年,中共陝甘寧政府宣布的公糧數字比實際起碼少說了兩成。延安人,尤其是農民對中共的厭惡可想而知。

中共建政後,中共在宣傳中故意說陝甘寧邊區的稅收比國民黨地區低得多。可是中共高官謝覺哉在1944年2月24日的日記裡寫道:邊區的農業稅跟國民黨地區比並不輕,有的人「交公糧後沒得吃,所交公糧之數幾乎和全年收入之粗糧相等」,「如白玉寶全家四口,收粗糧五大石,須出公糧四十六斗六升」,甚至有人「實際收的糧不夠交公糧」。而交不上公糧,就被中共視為抗捐,就是破壞抗戰的「反革命」,不但要遊街示眾,而且要遭受拘禁等刑罰。

看看中共在延安所做的一切,都可以在1949年後找到相同的實例:橫徵暴斂、殘害百姓、洗腦、暴力打壓、謊言欺騙……。這樣的事實,讓那些認為奪取政權前的中共是好的,是為人民著想的,是否該清醒了呢?實際上,中共從其成立之日起,其就以假、惡、暴行於世間。而被中共欺騙、欺壓、侮辱、迫害了這許多年的中國人,有多少人發自內心地憎惡中共,有多少人在暗中詛咒,盼著其早日滅亡?

至於毛在建政後足跡遍及大江南北,卻沒有再踏入呆了13年的延安一步,實屬反常,大概也是知曉延安人對其的詛咒,而在中共洗腦下,去延安等所謂「紅色聖地」頂禮膜拜的中國人,還是聽聽當年延安人對中共的真實想法吧。

參考資料:

1、《毛澤東在延安兩次「挨罵」的史實》

2、《陝甘寧邊區史》

3、《陝甘寧邊區社會救濟使用概述》

4、《謝覺哉日記》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50)
延安受洪災百姓損失慘重生活無依 
毛澤東罕見延安舊照曝光 越吃越胖(10P)
傅國湧:延安窯洞中的特權
最熱視頻
【現場視頻】吉林白城現沙塵暴 天空瞬間黑暗
【直播回放】4.3疫情追蹤:全球確診逾百萬
【十字路口】中共急尋20萬屍袋 多少冤魂亡?
【拍案驚奇】疫情中心或回東亞?紅二代談倒習
【直播回放】4.3紐約州疫情發布會 確診破10萬
【現場視頻】武漢死者家屬建群 警察上門騷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