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山茶偏耐久 歲末寒冬雪中葩

作者:楚昱

山茶花形姿優雅,有牡丹之姿,有梅花之骨,生機勃勃,帶給人活力和希望。(蘇玉芬/大紀元)

  人氣: 266
【字號】    
   標籤: tags:

很多人都愛山茶花。愛她形姿優雅,枝葉茂盛,四季常青;愛她有牡丹之姿,花繁色艷,葉光澤綠;愛她傲霜鬥雪,有梅花之骨,歷春夏秋冬如一日,在這歲末霜雪中,一如既往綻開笑臉,生機勃勃,帶給人活力和希望。

在深秋一片肅殺中、在嚴冬的冷酷和早春的冷冽中,茶花奪目的色彩與生氣,似有一種無聲的心靈衝擊力,打動你的心。不愛上她簡直太難:紅山茶紅艷似火,觀之精神振奮;粉山茶嬌美嫵媚,令人心生憐愛;白山茶純潔高傲,透露出深沉與謹慎……顏色繁多的山茶花,帶給人不同的心靈感悟與慰藉,讓人過目難忘。特別是在小寒霜雪中,當茶花和梅花相隨綻放之時,她大而艷的花朵總是令人驚艷讚歎!難怪古往今來,文人墨客們對她推崇備至。兩宋時,山茶花的美名達到了登峰造極之境。來看看古人的讚美吧:

(蘇玉芬/大紀元)

《山茶》宋‧陸游
東園三月雨兼風,桃李飄零掃地空。
唯有山茶偏耐久,綠叢又放數枝紅。

《山茶》宋‧陸游
雪裹開花到春晚,世間耐久孰如君?
憑闌嘆息無人會,三十年前宴海雲。

《山茶》宋‧王之道
開花不與眾芳期,先得江梅破白時。
犀甲鶴頭微帶雪,畫屏曾見兩三枝。

《梅花山茶》宋‧范成大
月淡玉逾瘦,雪深紅慾燃。
同時不同調,聊用慰衰年。

 《山茶》明‧歸有光
雖具富貴姿,而非妖冶容。
歲寒無後凋,亦自當春風。

《山茶》清‧劉灝
凌寒強比松筠秀,吐艷空驚歲月非。
冰雪紛紜真性在,根株老大眾園稀。

(王嘉益 /大紀元)

茶花既具「唯有山茶殊耐久,獨能深月占春風」梅花之骨,又有「花繁艷紅,深奪曉霞」牡丹之姿,自古以來就是中土的十大名花之一。古人把茶花的吉祥美好,概括為「十德」。

據《滇略》記載:「滇中茶花甲於天下……豫章鄧渼稱其有十德焉:艷而不妖,一也﹔壽經二三百年,二也﹔枝幹高疏,大可合抱,三也﹔膚紋蒼黯若古雲氣尊罍,四也﹔枝條夭矯似麈尾龍形,五也﹔蟠根輪囷,可几可枕,六也﹔豐葉如幄,森沉蒙茂,七也﹔性耐霜雪,四序常青,八也﹔自開至落可歷數月,九也﹔折入瓶中,旬日顏色不變,半含亦能自開,十也。」明代文人鄧渼還寫了一首百韻長詩,對茶花的「十德」極盡讚美之辭。

茶花艷而不妖,有大家閨秀的儀態﹔生長可達2、3百年,是長壽之樹﹔四季繁茂長青,代表著旺盛的生命力﹔花期可達數月,美好長長久久……茶花在中華傳統中寓意吉祥。

(王嘉益 /大紀元)

 

(蘇玉芬/大紀元)

唐代丞相李德裕(787-850年)著《平泉山居草木記》,首次記載茶花品種。「是歲又得稽山之——貞桐山茗。」「貞桐山茗」是單辮花,現今是原始的紅山茶「金心大紅」,距今已有1200年左右。茶花現有品種達上萬多種,開花在霜雪中、眾芳之前,與春天共長久。

因愛茶花,歷代畫家們會將茶花與其他花鳥相配,來表達不同的寓意。比如茶花與梅花互為映襯,表達傲霜雪、笑對嚴寒的風骨。白茶花與水仙為朋,則展示一種纖塵不染、純潔無瑕的境界……

古往今來,人們用數不清的詩詞、文、畫讚美山茶花。人們愛其堅韌長久的生命力﹔愛其傲霜的風骨﹔愛其領先春色的喜慶﹔愛其富麗典雅的形姿……山茶備受稱讚的「十德」與吉祥的寓意,在中華文明長河中歷千年而不衰。◇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茶花是一群山茶科(Theaceae)植物的總稱,又名山茶、海石榴、曼陀羅樹、耐冬、楂和山茶花等,日本人則稱之為「椿」。原種以我國南部為中心,分布於亞洲南部各地,尤其是我國的雲南省一帶最多,素有茶花「祖家」之稱。
  • 原先台灣常見的茶花,大約只有40種左右,目前則已增至上千種以上。當中最突出的就是不經人工嫁接,一株可同時開出多種顏色、多種花形的「賓司」。
  • 霜白一笑藏匿在三千院角落 綻放一縷芳菲 飄入風中崖岸 傾盡風華 搭乘雲夢遠渡 璀璨瘖啞了世紀
  • 一株山茶花,靜默 在夜裡 對著月光淡淡微笑 增添夜色的璀璨
  • 台北市公園處今天表示,陽明山上的「早春」茶花已經綻放,具60年歷史的茶花隧道區滿地落花如紅毯,是新人拍婚紗照首選。
  • 是誰凝住風中的一朵絕色 傾城博得眾人一笑 它開在靜謐三千院落
  • 海祭正進行著。就在海邊沙灘上。 此刻,天色陰霾,微顯燥熱,蒼穹有著大塊大塊烏雲,展布四面八方,雖然無雨,卻給人一種悲愁、憂鬱和不快之感。
  •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溫飽或想致富,都有待財務來支撐。財務要有其來源。其來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則是節儉。這就是通常所謂的開源節流。
  • 我的燒陶過程或者說修行故事,應該從文三叔說起比較精采,當然,過程也有艱辛。
  • 青帶鳳蝶
    我對那青帶鳳蝶特別感興趣,拍下的照片許多友人見了都以為他還活著,到最後明明在現場的是我,一時之間竟不肯定自己是否打擾了一場蛻變。但那青帶鳳蝶其實是死的,或許剛逝世沒有多久,所以身上仍帶著色彩。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