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川普正在指導中東巨變

人氣 1068

【大紀元2020年10月0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Brian Cates撰文/張雨霏編譯)出乎意料的驚人舉動,唐納德‧川普(特朗普)總統上週推出了以色列與阿拉伯國家(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巴林)之間的兩項歷史性和平協議,而不是一項。

就在白宮簽署這些協議之前,川普表示,其它五個國家就與以色列達成協議事宜,正在與美國政府進行高級談判。

川普坐在以色列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旁邊,在簽署儀式開始前幾分鐘說:「我們與另外五個國家(在此問題上)已經取得很大的進展。」

在過去的25年裡,以色列與任何一個阿拉伯國家之間都沒有達成重大的和平協議。在1993年達成第一份奧斯陸協議(Oslo Accords)後,以色列總理伊扎克‧拉賓(Yitzhak Rabin)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主席亞西爾‧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在1995年簽署了第二份奧斯陸協議。

但是,阿拉法特(在2000年舉行的戴維營峰會上)最終選擇離開談判桌,並堅信他可以通過重啟暴力的「intifada」(意為巴勒斯坦民眾起義)示威來迫使以色列做出更多讓步,而不是通過進一步的談判,和平的希望就此破滅。

歷史的必然發生了突變

華盛頓智囊團和五角大樓的專家稱,二十多年來,普遍認為的中東局面是,毛拉統治下的伊朗將不可避免地獲得核武器。由俄羅斯和中共支持的這樣一個擁有核武器的國家在該地區的影響力將會越來越大。對於世界其它地區而言,這將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正如《華盛頓時報》的特約撰稿人詹姆斯‧哈克特(James Hackett)2006年在「聚焦伊朗」(Iran in Focus)系列中所說的那樣:

「一些觀察家問,為什麼不讓伊朗發展核武?答案是,毛拉們手中的核武器將是自核時代開始以來最危險的組合,伊朗將成為一個由宗教狂熱分子領導的擁有彈道導彈的核武國家。這將嚴重威脅世界和平以及生活在以色列的600萬猶太人和阿拉伯人的存亡。」

伊朗領導人多次公開表示,他們打算針對以色列使用獲得的任何一種核武器。儘管有些人認為這種種族滅絕性的聲明只是虛張聲勢不必在意,但其他人,特別是以色列國家本身,卻非常重視這些威脅。

如果伊朗成功實現其獲得核武器的目標,這不僅對以色列構成迫在眉睫的威脅,由此產生的力量不平衡還會促使毛拉們欺負那些無核鄰國,迫使它們做出各種令人無法接受的讓步。

鑒於自1979年推翻伊朗君主制政體以來,伊朗給世界造成的巨大麻煩,不難預見,德黑蘭作為核大國會在全球範圍內製造多少混亂。

即使作為一個無核國家,伊朗也已經在全球範圍內建立了廣泛的犯罪網絡。它利用恐怖、毒品、武器和人口販運網絡來影響遠超出其國界的事件,同時為德黑蘭賺取可觀的收入,目前為止已經非常奏效。

過去20年中驅動中東所有威脅情形的假設是,伊朗獲得核武器是不可避免的,最好的期望是德黑蘭的核突破能夠推遲幾年。這就是前總統巴拉克‧奧巴馬和副總統喬‧拜登共同領導的伊朗協議的既定目標。

為了應對即將覆蓋整個地區的不可避免的伊朗核威懾,五角大樓、國防承包商、遊說者以及智囊團外交政策專家們都預想美國和西方在海灣地區的軍事力量將不斷增加。

是的,幾十年來一直假設只有美國領導的聯盟有能力有效對抗擁有核武器的伊朗,因為當地國家對伊朗的侵略沒有任何真正的威懾作用。人們認為,與1990年的波斯灣戰爭及後來於2003年開始的伊拉克戰爭一樣,美國必須始終處於領導地位,否則什麼事情都辦不到。

但現在的情況是,不僅伊朗無法在川普眼皮底下發展核武,而且在該地區也有一個崛起的大國可以承擔打擊伊朗的角色。

阿盟多國軍事力量

除了美國領導的外部軍事力量來對抗伊朗、俄羅斯和中共的三國軸心之外,突然有了一個新的、本土力量,可以在中東起到制衡的作用。這是一支由二十多個阿拉伯和伊斯蘭國家組成的多國部隊。

2016年,隨著北方雷霆軍事演習(Northern Thunder military exercises)的開展,這些盟國就已經訓練了約35萬士兵,在海陸空作戰中共同協調和運作。他們正在接受類似多方面的強化訓練,準備承擔和摧毀ISIS哈里發的任務。

人們普遍誤認為美軍在摧毀ISIS方面起了主導作用。事實不是這樣。

一段時間以來,川普總司令一直在縮減派駐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的美軍人數。留下來的那些人僅承擔支持或諮詢的角色。現在正是這支新的多國部隊——訓練有素的阿拉伯聯盟武裝突擊隊,他們在拉卡(Raqqa)和摩蘇爾(Mosul)等地區挨家挨戶與ISIS作戰,而不是美國軍隊。

這是對這支新部隊的首次嚴峻考驗,它已經完成任務,現在準備為自己的國家提供安全保障。這意味著美國和其它國家現在可以從該地區撤離。

這對「排乾沼澤」意味著什麼?

與以色列結盟、接管波斯灣地區安全的一支阿拉伯多國部隊,其完全意想不到的發展將對華盛頓和五角大樓的很多人帶來非常嚴重的財務後果。這是因為政治和軍事精英階層中的許多人實際上將他們的整個職業生涯都投資於來自伊朗的核威脅以及相應的美國軍事建設。

基於美國軍方在海灣地區的預期擴張,投入幾年時間和數百萬甚至數十億美元資金的那些人,對於事情突然出人意料感到不滿。

一個巨大的範式轉變(Paradigm Shift,指行事或思維方式的重大變化)正在進行中,那些在哲學和財務上以舊範式大力投入的人突然意識到,他們腳下的土地正在朝著他們未曾期望或計劃的方向運動,並且無疑是他們不喜歡的那個方向。

對於某些人來說,以這種方式實現中東和平絕對是一場災難。我敢肯定,如果可能的話,國會、國防遊說業、五角大樓乃至白宮內部的華盛頓建制派精英們,如果他們了解到情況,也會竭盡全力破壞這些和平談判。

關鍵在於,「華盛頓沼澤」中沒有人可以阻止這些協議的達成,因為除了川普和少數人,沒有其他人知道這些祕密談判,等知道的時候為時已晚。

從川普的內部圈子來看,不存在真正的洩密,而且很長時間沒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唯一的方法是,川普和他值得信賴的得力助手、女婿賈里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在完成所有交易後,在最近幾週才公布,例如塞爾維亞與科索沃之間的經濟協議或者庫爾德人的石油交易。

以自己的方式設定自己目標的政治和軍事精英機構無法阻止正在發生的事情,因為他們根本無法弄清楚川普在做什麼,直到為時已晚。

這是一件多麼美妙的事情!

(譯者註:「排乾沼澤」(Drain the swamp)是川普在2016年競選階段提出的施政方針。他承諾,他當政後要整頓華府的官僚運作,徹底改變華府的政治生態。「Drain the swamp」的本意是「排乾沼澤」,該詞語起源於歐美國家大規模傳播瘧疾的年代沼澤容易滋生蚊蟲,而蚊蟲是病毒傳播的主要媒介。為了控制瘧疾傳播,有人建議說,只捕殺蚊蟲是不夠的,而是應該將沼澤排乾,這樣才能從根本上消滅瘧疾的傳染源。

原文Trump Is Guiding Vast Paradigm Shift in Middle East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布萊恩卡茨(Brian Cates)是德克薩斯州南部的一位作家,著有《沒人問我的意見……反正它就在這兒!》(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一書。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阿聯酋以色列和平協議預未來巨變
【名家專欄】拜登若當選 將是最軟弱的總統
【名家專欄】輪到巴林?川普該獲諾貝爾和平獎
【名家專欄】為了和平 中東投川普一票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司法部查亨特說明3點 五中釋信號
車評:雙色多變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聞看點】備戰總動員?五中公報洩習近平心頭患
【拍案驚奇】美大選「神算」開口 中共甩鍋新招
【珍言真語】金鐘談紅二代羅宇 中共體製造悲劇
【重播】最後衝刺 川普及夫人訪賓州五地演講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