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川普染疫經歷有助我們捍衛自由

人氣 716

【大紀元2020年10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chael Walsh撰文/原泉編譯)大家都知道卡努特大帝 (King Canute) 的故事,這位11世紀的英格蘭維京國王在海邊舉起手以阻擋潮水﹐然而海水還是滾滾而來。這個幾乎可以肯定是虛構的故事被當作傲慢的例證流傳下來:即使是驕傲的君王也無法控制自然界。

但這是誤解了這個故事。故事的真正寓意是,卡努特舉手阻擋潮水是為了向他的朝臣們表明,人的世俗權力是有限的,即使是君王也無法命令上帝或自然。

這是唐納德‧川普總統上週末應該從他染上中共 (CCP) 病毒(俗稱新型冠狀病毒)而學到的教訓,更不用說一批資深共和黨人以及國民也染上了。事實上,總統似乎已經意識到「不要讓病毒主宰你的生活」。這是美國,這是美利堅合眾國。「我們必須面對問題。」

拋開驚人的巧合,為什麼在艾米‧康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法官被提名為最高法院法官以及上週的辯論之後,共和黨的智囊團中有那麼多人突然感染了中共病毒,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民主黨人染病。總統似乎很快就從中共病毒中恢復過來,這正是一個越來越受威脅並生活在恐懼中的美國所需要的現實檢驗。

民主黨人似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新型冠狀病毒上,以便更好地永久性地破壞政府的經濟成果,更糟糕的是,他們不顧大量的醫學證據,堅持認為美國人應該戴上口罩,以示他們服從各級政府。事實上,在一再迴避這個問題之後,喬‧拜登發出呼籲,要求在「未來至少三個月內」,即使在戶外也要強制戴口罩。

但是,沒有任何有意義的證據表明﹐戴口罩﹐即使加上勤洗手和保持「社交距離」﹐對「戰勝」病毒有很大作用。破壞性的封鎖既摧毀人的身心健康,也摧毀企業和生計,而且由於其任意性和反覆無常,使人心灰意冷,阻礙新商業的維持和形成。

最糟糕的是對我國《憲法》的破壞,《憲法》明確保護言論自由、集會自由和宗教自由。「大流行」也不存在《憲法》上的例外﹐而開國元勛們作為18世紀的人,當然經歷過傳染病,其中包括霍亂、肺結核和黃熱病。事實上,1793年,也就是批准《憲法》兩年後,一場黃熱病就席捲了當時的國家首都費城。

他們是怎麼反應的呢?他們把首都遷到華盛頓特區,然後繼續建設國家。

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庫默 (Andrew Cuomo) 本週威脅該州的東正教猶太社區:我必須告訴他們,『如果你們不遵守這些規定,我就關閉猶太教堂。』

管理國家的醫生

誠然,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 (CDC) 和梅奧診所 (Mayo Clinic) 的一些醫生贊同封鎖,但話說回來,這就是醫生的工作。他們的工作是以他們知道的最佳方式對抗傳染病,而不會考慮經濟或對個人的後果。

問題是,我們讓醫生管理我們的國家和許多其它國家,卻沒有問過自己,這是否正確。

到現在,很明顯,中共病毒不是鼠疫。對於70歲以上的人來說,感染後的存活率約為95%,春季死於新冠的人的中位年齡超過80歲,他們有嚴重的並發症,其中許多人在養老院,他們終究會在那裡離開人世。

對某個人來說,每一例死亡都是一場小小的悲劇,請相信我,我是根據經驗來談這個問題的。但死亡是每一個生命的必然結果﹐對於一個國家、文化或文明的生命而言,重要的不是個人的死亡,而是政治實體的命運。俗話說,墓地裡到處都是不可或缺的人,但生活總是在繼續。

直到現在。直到2019年的中共病毒變成了2020年的恐慌。但對於今天的怯懦、女性化、「安全第一」的美國來說,人們對冒險幾乎沒有興趣,更沒有任何責任感、榮譽感、國家感。在總統的帶領下,對中共病毒的正確反應是與之共存,而不是屈服於它。

正如我從一開始就主張的那樣:得就得吧﹐克服它﹐繼續前行。

我們被過分熱心的醫生、膽怯的政客和惡毒的反川普和反美媒體出賣了,他們顯然願意犧牲國家的福祉來擺脫他們討厭的總統。再加上一些民主黨人以「保護」公眾的幌子釋放他們內心的暴君,這是一種不體面的快樂,這就是我們現在所處的困境,離大選還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

反擊

最後,一些愛國者們開始反擊。就在上週,密歇根州最高法院裁定,州長格雷琴‧惠特默 (Gretchen Whitmer) 禁止幾乎所有人類活動的嚴厲法令違憲,理由是她的命令實際上是篡奪了州立法機構的權力。

如果我們讓庫莫、惠特默、加州州長加文‧紐森 (Gavin Newsom) 和其他人的行動繼續下去,我們怎麼可能保護自己不受他們為了對付另一個虛無縹緲的威脅——「氣候變化」而施加更嚴厲的約束呢?因為你知道他們會這樣幹的。

是時候勇敢點了。正如我在即將出版的新書《最後戰役》(Last stand, 12月1日出版,現在開始預售)中寫道:「現代的敏感性,以及對傳統西方宗教信仰的喪失,決定了沒有比死亡更糟糕的命運。在我們的智慧中,我們已經把我們短暫的存在變成了一種活生生的煉獄,在那裡﹐生活本身就是痛苦的,只能通過藥物、性或治療才能找到緩解的辦法。」

「過去和未來都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永遠痛苦的現在,只能忍受,不能改變。死亡不再有任何意義,如果除了為了活著,沒有任何值得活著的東西,那還有什麼值得為之而死呢?」

我們對武漢病毒的反應提供了一個線索,到目前為止,它並沒有很好地體現我們的民族性格。像卡努特大帝 (King Canute) 一樣,總統不能舉起手來,禁止病毒肆虐以及造成破壞。

但是,如果川普能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公開表態,向他的美國同胞表明,用羅斯福總統的話來說「我們無所畏懼﹐除了恐懼本身」,他完全可以很好地為他的連任機會和他領導的國家服務。

作者簡介:

邁克爾‧沃爾什(Michael Walsh)是The-Pipeline.org的編輯,也是《魔鬼的歡樂宮》(The Devil’s Pleasure Palace)和《火天使》(The Fiery Angel)的作者,這兩本書都由邂逅書局出版。他的最新著作《最後戰役》(Last Stands)是一本關於從希臘到朝鮮戰爭的軍事歷史的文化研究,將於12月由聖馬丁斯出版社出版。

原文Having Experienced the CCP Virus, Trump Can Help Free Us by Teaching About Limit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有偏見的美國媒體
【名家專欄】川普繳稅的爭議是無稽之談
【名家專欄】美總統首場辯論:重醫療輕貿易
【名家專欄】仔細聽 拜登說的很多話令人擔憂
最熱視頻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場外 制止竊選集會
【橫河直播】反竊選民意沸騰 川普兩路討公道
【重播】亞利桑那聽證會 川普連線講話
【新聞看點】川普連環反擊 習近平稱備戰打仗
【遠見快評】最高院裁決釋信號 喬州再演反轉戲
【西岸觀察】憲法第12修正案為川普勝選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