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職人技藝數位製造 日落傳產拚出時尚潮鞋

日前參與台中市府舉辦的「第十屆創意台中時尚中城」記者會,展場中Feebees童鞋、運動潮鞋時尚亮眼。(黃玉燕/大紀元)
人氣: 541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黃玉燕台灣台北報導)一度淪為夕陽工業的台灣製鞋產業,近年拜全球運動風氣蓬勃,各地大小跑步賽事不斷,帶動運動鞋業成長。在消費者追求更好鞋款的需求下,吸引傳產第二代勇於投入創新,與世界時尚接軌。一雙結合職人技藝與3D數位製造、號稱唯一可回收再利用的環保運動「襪鞋」正式上市。花8年功夫創新的陳谷銘說,除了環保理念,「人鞋合一」的概念鞋,希望能一圓父親的「品牌夢」。

市場求新求變 技鞋中心:製鞋非夕陽產業

台灣曾是製鞋王國,1970年代開始,在人口紅利與匯率的雙重優勢下,勞力密集的製鞋業蓬勃的發展,最盛時全台有三千多家製鞋廠,相關協力廠商更達上萬家。1990年代兩岸開放,許多製鞋業者轉往中國大陸、或東南亞地區發展,留台灣的業者轉以內銷市場為主,規模大大縮小。

針對製鞋產業被視為夕陽工業,台灣鞋技研發中心提出不同看法,認為台灣製鞋業規模雖然縮小,但是創新創意的需求卻一刻都不能停;因為現在的消費者,對於鞋子的需求,除了好看,還希望有不同功能。因此必須不斷開發出不同材質與材料,跟上市場需求。

「世代斷層」是產業另一大困境。鞋技中心指出,製鞋產業第一代現在多為50~60歲,多考慮退休且安排接棒,但缺少師傅、員工,人力短缺,只能靠機械協助生產,例如機械手臂,解決人力不足的問題。

直接丟進機器中的回收襪鞋,分解率達86%,分解後的材質,又可重新製作一雙新的襪鞋。(黃玉燕/大紀元)

代工悲歌 傳產二代立志突破

傳產第二代的品牌夢源自「代工」悲歌!14年前退伍返家的陳谷銘,想為父親奮鬥一輩子的鞋子模具工廠貢獻所學。在他眼中父親是個研發高手,經營的工廠不僅是接單代工,業界許多先進的模具研發,也是出自父親之手。

當他興沖沖彙整代表作品登上公司網業時,一陣疾言從電話那頭傳過來,「請你們馬上撤下,那些產品不屬於你們!」一陣錯愕湧上!谷銘質疑,難道父親口中的豐功偉業都是假的?

在弄清楚商業行為後,谷銘發現,原來不論父親多會研發模具,都只是金錢交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後,那些嘔心瀝血的作品,就不再屬於父親了。心疼與不甘奮鬥近四十年的父親,卻不被允許留下一件專屬的作品,谷銘暗自想,「這輩子不要走一樣的路。」

但這樣的立志,並非只是一時興起。結合過往在校的學習歷程,從高中的土木製圖、到大學時的工業設計,創業路上,谷銘開始有計畫的跨領域學習,為他夢想中的創新襪鞋打下基礎。

台灣鞋業的沒落,不打算隨波逐流的陳家,選擇留在潭子自家的工廠繼續奮鬥,直到2010年訂單完全掛零。放棄繼承工廠的谷銘說,他嘗試過吉他零件供應,也經營過有機蔬菜工廠,雖然最後都收攤了,但這些市場經驗累積成為他日後的創業實力。

在他意外接下一份客戶訂單後,有勇氣轉身向父親商借那座已經停產的工廠;且在第一年就順利賺取第一桶創業基金,直到今日都是支撐他邁向品牌夢的糧草。

台灣製鞋業邁向夕陽工業,「世代斷層」也被視產業衰敗的重要原因。谷銘自豪說,在鞋子模具工廠同輩中,有他的鍛鍊歷程真的不多了。他說,從國中時期就沒有寒暑假,平日趕單也必須加入生產線,這樣的艱苦歷練,成為他十年來不屈不饒、前進的實力。

為圓女兒赤腳夢 意外催生另類時尚運動襪鞋

「襪鞋」的想像緣自對女兒的不捨!谷銘說,軟軟的小腳竟要塞進硬硬的童鞋,軟趴趴的童鞋也是一穿就掉!「包覆、合腳又輕盈舒服的童鞋哪裡找?」他尋求鞋廠老師傅的指點,以女兒名字feebees命名的第一雙襪鞋在8年前誕生了。

有了「襪子鞋子也可以一體成形」的嘗試後,谷銘開始尋找製作大人襪鞋的可能性,前提是要有「赤足感」。

以女兒名字feebees命名的第一雙襪鞋在8年前誕生。(黃玉燕/大紀元)

構思「赤足感」的襪鞋,一開始設計問題就來了!谷銘說,一度被設計師責備,「你究竟想要的是甚麼?」,之後轉念一想,他決定拾回自己的強項「3D製圖」,以各種人體工學的數據為本,一步步把夢想中的襪鞋畫了出來。

「如果機能布可以滿足身體不同部位的需求,鞋子為何不能?」為了找到適合鞋面的材質,谷銘前往彰化和美紡織工廠,在老師傅不藏私的指導下,五種強度滿足不同部位彈性與硬度需求的鞋面完成了。谷銘翻開襪鞋的裡層說,「最難的部分就是接合處不能有線頭,這是高科技了。」

鞋底的製作又是另一個艱困的工程!夢想中的襪鞋就是要簡單,捨棄彈簧、墊片,如何找到一種同時兼具彈性與穩定度的材料?谷銘多次前往國外觀展,發現許多原料掌控在歐洲大廠中,為創業路增添許多變數。

如今順利完成「一體成形射出」的高科技鞋底,谷銘說,襪鞋製程只有兩道手續,與其他運動鞋款上百道工序不同,襪鞋的重量只有300克,「人鞋合一」可以涉水、登山,輕鬆健走。近日還參與台中市府舉辦的「第十屆創意台中時尚中城」展出,展場中,feebees童鞋、運動潮鞋相當亮眼時尚。

日前參與台中舊車站「創意台中時尚中城」展出,Feebees童鞋、運動潮鞋時尚亮眼。(黃玉燕/大紀元)

走穩品牌路 等待創業的曲線交叉往上

「環保」是設計襪鞋的第一個元素,谷銘說,全球每年製造的鞋量超過六億雙,一旦丟棄了,衍生的垃圾量相當可怕,因此有了回收機制的想法。直接丟進機器中的回收襪鞋,分解率達86%,分解後的材質,又可重新製作一雙新的襪鞋。

理想中的鞋子,「應該是鞋子適應人的腳,而不是腳去適應鞋。」一雙能完全貼合腳型,感覺不到它的存在,是谷銘想要達到的。如此另類的想法在製作過程中,谷銘透過分享會不斷尋求更多使用者的反饋,以及各種客觀的數據支持下,耗時近三年的運動襪鞋,終於在2020年5月正式上市。

有人質疑襪子材質沒有支撐力,對小孩發育不好?谷銘說,我的品牌哲學就是不應該給人太多束縛。所謂襪鞋自古就有,因為人體本身就該有自己的能力,這雙鞋就是要「讓人回復到原本機能,讓腳有自主啟動的作用。」

不怕被複製嗎?谷銘說,過去三年為了製鞋,他參加鐵人三項,還曾因脊椎受傷住院一年,一年的復健過程,他學會了人體工學,也參與大學相關科系計畫。「襪鞋品牌只是我人生的哲學表象,不單純只是一雙鞋而已,別人要如何複製呢?」

近日他大方在公司的網頁中分享青年創業的心得,同時尋求志同道合的夥伴。谷銘說,代工與自創品牌就像兩條垂直線,創新這條線何時與代工的業績呈現交叉往上,是他持續奮鬥的目標。他認為,台灣他許多人不願投入品牌,因此成了「代工王國」,但未來在數位製造的加入後,一定有不同的發展。

經過多次前往歐洲觀摩全球運動鞋大展後,他得到一個結論,「台灣的科技與理念皆不輸人,一定要有自信!」追求品牌是他的志業,也為老工廠開發另一片天空,眼前包括「生產線、銷售模式」都還需投注更多心力完善,谷銘說,「我會一直走下去。」

包括「生產線、銷售模式」都還需投注更多心力完善,谷銘說,「我會一直走下去。」(黃玉燕/大紀元)

責任編輯:陳玟綺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