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大夢醒來天即清

作者:蓮園
font print 人氣: 79
【字號】    
   標籤: tags: , ,

十一之後,北方
連日的霧霾籠罩了天空
已看不清百米之外樓宇的真容
大地沉浸在「夢」中

天地是上蒼是神明
誰也不能掌控,只能順從
戰天鬥地是撒旦的「造神」運動
是中原大地曾颳起的一股妖風

魔鬼的畫皮已被扯去
再拿人民做試驗已經不靈
霧霾不是汽車尾氣,工廠化工,煤火炊煙
而是苟延殘喘的共產邪冥

天青是人心的覺醒
天道是宇宙的遵從
創世主為眾生打開天門
修煉真、善、忍就會使萬物澄明@*

責任編輯: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是一隻隨風漂泊的小船, 經常停靠在姥姥的臂彎。 姥姥的臂彎就是我的港灣, 輕輕的搖晃和拍打就像海浪親吻著船舷。
  • 究竟是天上的雲朵落入了湖心 還是湖畔的白蝶渴慕著天青 這優雅這芬芳 這水氣中瀰漫的
  • 溢滿夜色的窗櫺 終於滴進幾滴告白的傷懷 斟了太滿的夏,在南國的 絮語裡凝睇著熱遮蘭城的淒涼
  • 生活是道路 有奔馳 有休息 有思考 奔馳的顫慄擁抱 夢裡的孤單結穗 都在注視一個標誌 活下去
  • 你天真的問 風在哪裡? 滿山的油桐搖擺 綠色的舞裙一層覆一層 水面的漣漪游向 天光的湖心一波連一波
  • 月圓,風清 萬月樓上懷石的酒香漫過清透的窗櫺 百年黑松對酌昭和的古月
  • 浩莽瀑水飛迸古潭中 誰闖進了沉睡千年大山 一襲長白襯衫 霧中獨自漫步石橋上
  • 若你以一簇繁花似的星河為眸 將看見許多曝曬過度的春夢奄奄一息 如看到那些過度修辭的詩句 在眾多文學網的頻寬中臃腫喘氣
  • 我懷念第一個出現在世界上的人 那時候 人雙腳觸及大地,頭頂蒼天 雙腳和頭頂之間的橋梁 是心臟 那是德行護衛的地方
  • 腦海蒙上一層濃霧 昨夜又被失眠輕撩 妳流在夢裡的淚珠 今晨猶在屋簷滴落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