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美國大選背後的中共黑手

人氣 1711

【大紀元2020年10月14日訊】 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美國總統大選已進入最後衝刺階段,全世界都在被這場美國大選牽動,我們有些網友留言,都說以前從來不關心政治,不看新聞,今年是很特別的一年,美國總統大選對於美國和全世界的重要性很多人都感受到了。

因為這次美國大選的結果,真的會影響到未來美國的社會走向,進而影響到全世界的走向。民主黨當選,可能未來世界會走向共產主義,中共可能就真的用共產主義稱霸世界了,所以,對中共來說,絕對不會希望川普當選,從川普擔任總統以來,中共就沒有占到美國便宜,川普總統的公平對等原則,讓中共很頭大,加上習總加速師連連出蠢招,讓中共陷入四面楚歌的危機。

現在中共最希望的就是跟老朋友民主黨再度聯手,在這次總統大選中,中共自然免不了見縫插針,躲在暗處使勁,打擊川普,為民主黨開路。今天我們跟大家談兩個方面,看看中共在背後的小動作。

上次總統辯論的時候,大家都知道主持人小華萊士偏袒拜登被罵,有人就問,最想知道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都是由什麼人組成,我們找了一下,發現和它緊密聯繫的兩個機構,都在為民主黨賣力,其中一個跟中共有長期合作關係。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副主編是北大教授

另外,全球最著名的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期刊》,最近刊發了涉及美國大選的社論,反川普,把專業雜誌政治化。這家期刊很快被揭底,與中共控制的出版社有密切的合作關係。我們先說這個醫學期刊的事。

刊發社論反川普的《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已經有208年的歷史,由美國麻省醫學協會出版,是醫學期刊中最有影響力的,跟世界頂級的《美國醫學期刊》、《英國醫學期刊》、《柳葉刀》並稱國際四大醫學期刊,是有頂級聲望和影響力的專業醫學期刊。

但是,這份專業醫學期刊,竟然在美國總統競選白熱化的時候,發表社論,稱讚中共控制住了武漢肺炎,完全忽略中共早期隱藏疫情,以及北京操控世衛組織的事實;沒提及中共用極端方式封鎖武漢、湖北,卻同時開放國際航班的事實;也沒有質疑中共公布的武漢肺炎確診和死亡人數,卻說美國的確診病例和死亡人數全球最多,以此證明美國領導階層沒能通過這場危機的考驗,呼籲選民在大選中,把川普拉下台。

社論也沒提到2009年,H1N1流感大流行期間,共有6000萬美國人感染病毒,只不過死亡人數少一些。當時是奧巴馬-拜登執政。

從《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的社論可以看出,這本期刊的編輯團隊,相信中共的數據,所下結論使用的依據都來自於中共官方和世衛的數據。而且對美國總統人選的偏好跟中共相同,都希望民主黨拜登勝出。完全不像是一份醫學專業期刊所應該秉持的專業態度。這背後到底是誰在起作用?我們搜索發現,這個期刊與中共控制的機構有密切的合作關係。

《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2016年與上海嘉會醫學研究和教育集團合作,推出線上醫學資料《NEJM醫學前沿》,包括出版物、應用程序和網站,彙整他們刊發論文的中文版,重要論文甚至同步推出,並獨家授權翻譯。目前《NEJM醫學前沿》的執行主編肖瑞平,也是《新英格蘭醫學雜誌》的副主編,現任北京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所長。

去Google搜一下肖瑞平,會出來一堆網頁,都是介紹肖瑞平在中共國國內和國際的成就。她的頭銜有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國家傑出青年科學基金獲得者、北京大學分子醫學研究所所長、《新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首位華人副主編、《NEJM醫學前沿》執行主編。

肖瑞平是在2014年被《新英格蘭醫學雜誌》聘為副主編,是首位從美國本土以外聘請的這個職位的科學家。也就是說,《新英格蘭醫學雜誌》打破常規,為中共國的科學家肖瑞平開了先河。

2016年,肖瑞平推動美國NEJM集團和中國上海的嘉會醫學研究與教育集團JMRE的一項戰略合作項目《NEJM醫學前沿》。新英格蘭醫學雜誌集團總編輯傑弗里·德拉岑博士(Dr. Jeffrey Drazen)特意為此訪問中國。我們都知道出訪中國意味著什麼,中共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機會來收買和滲透。中共隨便為這份雜誌投資和贊助一把,相信沒有幾個專家能自帶免疫力。

此外,《新英格蘭醫學期刊(NEJM)》還與「上海科學技術出版社」合作。上海科技出版社是中共控制的上海世紀出版社旗下的分公司,也是中共宣傳部欽點的首批國家優秀出版社。上海科技出版社自詡「遵從黨和政府的出版政策指導」,是中共藉此「洗腦」科學界的重要組織。

NEJM就像世衛組織一樣,都存在被中共滲透和脅迫的關係,這是中共滲透美國的一大證據。在美國大選的關鍵時候,這些跟中共有利益勾兌的所謂權威醫學人士,就這樣打破兩百多年的傳統慣例,公開發表社論影響選民,把一本醫學雜誌當成政治武器,不得不說是科學界的沉淪。

說起這些權威醫學期刊,順便再多講幾句。在今年的武漢肺炎大流行中,這些期刊究竟在扮演什麼角色?比如《柳葉刀》,在5月22日刊登了一篇論文,說是對全球九萬多名武漢肺炎患者的數據進行了研究,得出結論:氯奎和羥氯奎,不但對武漢肺炎無效,反而增加死亡率。結果,三天後,世衛就根據這篇文章的結論,停止了羥氯奎的前瞻性臨床實驗。

《柳葉刀》的這篇文章發表後,它使用的數據和結論,馬上就受到全球各地的醫生和學者的質疑,因為漏洞太多。兩週後,柳葉刀發表聲明撤回文章,稱提供數據的公司存在數據造假。

但是《柳葉刀》仍然留下了許多疑問:審稿的編輯怎麼會沒看出來有這麼多漏洞呢?提供數據的公司只有十幾個人,他們如何能這麼快獲得不同國家多家醫院的數據?他們哪來這麼大的膽子造假?《柳葉刀》為什麼發表這種造假文章?背後究竟是甚麼樣的勢力在操縱?在武漢肺炎大流行的時候,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他們為什麼要針對羥氯奎?這些問題,我們不多說了,因為說多了我也擔心被油管封殺,油管已經撤掉我們兩個節目了,大家自己去思考。

從醫學雜誌入手是從專家的權威角度去影響選民的決定,那從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入手是不是叫做直接干擾美國大選?

與「總統辯論委員會」關係密切組織背後有黑手?

美國大選總統候選人辯論是從1960年開始,當時是由電視網絡三巨頭ABC、CBS和NBC聯合組織和贊助。之後是婦女選民聯盟組織並贊助,到1987年大選期間,婦女選民聯盟申請退出贊助總統辯論,抗議兩黨辯論方在私下商量辯論協議。

同一年,由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的主席,共同成立了總統辯論委員會(CPD),擁有對總統辯論的組織和控制權。按照CPD官網介紹,目前CPD由一個獨立的董事會統管,有三個聯合主席。

10月11日,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動》(The National Pulse)披露,與總統辯論委員會關係密切的兩個組織,都明顯偏向民主黨,其中一個更與中共關係密切。這兩個組織,一個是在洛杉磯的智庫「博古睿研究院」(The Berggruen Institute),另一個是「過渡完整計劃」(Transition Integrity Project,TIP)。「過渡完整計劃」由金融大亨索羅斯(George Soros)資助,反川普立場鮮明,是一個暫時性的組織。這兩個機構也是相關聯的。

博古睿研究院與中共關係很密切,美國總統辯論委員會(CPD)的董事會成員赫南德茲(Antonia Hernandez),就是「博古睿關係網」(Berggruen network)的一員,她和博古睿研究院創辦人尼古拉斯‧博古睿(Nicolas Berggruen)曾經共事,與博古睿研究院中國中心關係密切。

博古睿中國中心在2018年成立,向北京大學等學校提供資金數千萬美元,合作機構有許多是在中共直接控制之下,包括北京智源人工智能研究院、中國科學院、社科院等。

博古睿關係網還包括5名來自中國大學的學者,和2名支持孔子學院的親中遊說團體「亞洲協會」(Asia Society)的成員。成員之一陳啟宗(Ronnie Chan)掌管中共主導的中美交流基金會(CUSEF),這是一家註冊爲外國代理人的基金會。

博古睿研究院還有一個「21世紀理事會」,這個理事會聲稱,它們的目標就是要擊敗大國中的反全球化浪潮。它的成員包括上海風險投資機構「成為資本」(Chengwei Capital)聯合創辦人李世默(Eric X. Li),這家投資機構的另一個創辦人是鄧小平的外孫女、鄧榕的女婿馮波。李世默曾撰寫外交政策評論,盛讚習近平「是個好皇帝」。

「21世紀理事會」的另一個關鍵成員是胡祖六(Fred Hu),他曾擔任中共政府的金融顧問。前中國銀行副行長朱敏和張磊也擔任理事會成員。

此外,博古睿研究院與索羅斯資助的「過渡完整計劃」也有聯繫。博古睿的副總裁吉爾曼(Nils Gilman),也是「過渡完整計劃「的聯合發起人。「過渡完整計劃」網羅政客、學者和前政府官員,分成川普隊、拜登隊、媒體隊與公務員隊,推演川普大勝、拜登大勝、拜登險勝和類似2000年大選僵局等情境,反川普色彩強烈。

總統辯論委員會偏向民主黨,它選擇的辯論主持人當然會有利於民主黨。第一場總統辯論的主持人小華萊士,不用說,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而原定第二場總統辯論的主持人Steve Scully,是C-Span新聞網的資深製片人和政治節目編輯。

大家可以看到,這個總統辯論委員會非常會選人,表面看,他們選擇的小華萊士是福克斯新聞的主持人,福克斯新聞在人們心目中是偏右的,可是這只是用來掩人耳目的。事實上,他們選擇了一個民主黨成員小華萊士全程吹黑哨。而C-Span也是比較中立的新聞機構,幾乎只是報導新聞,但是他們選擇的Steve Scully,不小心暴露了他的政治傾向。

兩天前,他發推文給Anthony Scaramucci,詢問在辯論時如何回應川普總統。Scaramucci是什麼人呢?他曾經是川普的通訊聯絡主管,時間很短,只作了十來天,川普把他開除了,他就加入了一個反川普的組織,並公開說支持拜登。Scully在主持辯論前,去問這樣一個反川普的人,顯然他對川普有偏見。他這個推文被曝光後,總統辯論委員會又出面解釋,說Scully的推特帳號被黑了,意思就是那不是Scully寫的。

於是推特公司和FBI也介入調查,不過到目前,推特和FBI還都保持沉默,沒有發布調查結果。我估計也不會有結果。這就跟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點讚色情貼被人發現,然後說這是黑客入侵同出一轍。共產主義的謊言都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我們說中共對美國的滲透無孔不入,甚至已經滲透到許多重要領域的頂層。而且,這種滲透最糟糕的不是中共派了幾個匪諜打入敵人內部,而是從意識形態上的滲透,讓這些西方社會的精英跟他們達成共識,民主社會的立國之本,會被他們從內部瓦解了。

所以,今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已不再是往年那樣兩個政黨之間不同政策的競選,而是變成了社會主義理念,與自由普世價值之爭。

好,今天說到這裡,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本視頻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薇羽看世間】一代奸相周恩來(下)
【薇羽看世間】天選之子?阿米什人罕見投票
【薇羽看世間】美總統大選辯論 有人怕了
【薇羽看世間】透視川普拜登辯論 誰勝一籌?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2021凶險?蓬佩奧打中共七寸
【秦鵬直播】習近平一句話讓富人不寒而慄
【新聞大家談】兩暗樁 美國會警長曝悲劇內幕
【有冇搞錯】中共軍人現身緬甸?不可能
【珍言真語】鍾劍華:年輕港人絕望 移民創新高
【財商天下】東北人口危機 全國爆發前兆?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