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歐洲央行失誤 更多舉債於事無補

人氣 339

【大紀元2020年10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秋生編譯)歐洲央行(ECB)執行委員會成員伊莎貝爾‧施納貝爾(Isabel Schnabel)曾在一篇發表在《法蘭克福匯報》上的評論文章中說,目前各國政府過多舉債不值得擔心,這會增強央行在未來的獨立性。

她聲稱,「在新冠病毒危機期間,果斷的財政政策干預加強了貨幣政策的有效性,降低了疫情的長期成本。通過有針對性、有前瞻性的投資,尤其是在歐盟復甦基金的保護下,各國政府可以促進可持續增長,提高長期競爭力,並在戰勝危機以後,促使必要的債務比率降低。」

施納貝爾的這篇文章的問題在於,它忽略了事實,並把央行獨立性的未來押注於嚴格執行的、有利可圖的、成功的政府投資,然而這種投資從未發生過,而且現在更不可能發生。

事實上,施納貝爾本來應該對歐洲復甦基金的實施,以及整個歐元區出現的巨額赤字支出可能帶來的投資不當和過度負債的巨大風險發出警告。為什麼?因為她有經驗證據證明,2009年的增長以及就業計劃(註:European Economic Recovery Plan,歐洲經濟復甦計劃)、容克計劃(註:Investment Plan for Europe,歐洲投資計劃),以及許多歐洲國家在2009年至2011年間赤字支出的巨大增長,並沒有實現她所預期的良性增長和債務削減。

一旦經濟恢復增長,有三件事是顯而易見的:

大多數歐元區國家在經濟增長和衰退期間都維持著赤字支出水平,這導致債務占GDP的比例上升,因為政府習慣於在繁榮時期增加支出,在衰退時期增加支出幅度更大。施納貝爾所期待的歐元區各國政府制定的紀律和財政審慎程度只有德國和荷蘭能做到。隨著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預算在沒有控制的情況下飆升,認為政府將明智地、有效地花錢的想法不僅僅是一廂情願的想法,而且已經被過去的證據所否定。

在經濟衰退時期,「果斷的財政政策」所造成的債務負擔不僅會持續增長,還會導致後來為了「減少赤字」而增加稅收,從而阻礙了增長和創造就業機會。歐元區許多國家已經遭遇了不具競爭力的稅收楔子;并且,非生產性的赤字支出,再加上對投資和創造就業的稅收,已成為常態。歐元區的經濟增長之所以比美國慢,失業率也比美國高,不是因為運氣不好,而是因為許多國家的政府不斷擠占財富和生產能力。

施納貝爾現在應該知道,經過多年的刺激,政府並不能「促進可持續增長」和「提高長期競爭力」。

她在文章中提到,生產率增長一直頑固地疲軟,但是她不認為低生產率與政府支出和貨幣政策在通過負利率和公共干預來刺激低生產率方面的日益重要的作用有任何關係。政府投資無法充分促進增長和競爭力,以支撐正在形成的巨大債務負擔,因為政府沒有動力提高生產率,無法產生能夠帶來實際經濟回報的投資。錯誤投資和延續產能過剩的動機是巨大的,因為政府不會承受錯誤投資決策的後果,只能由納稅人承受。

施納貝爾知道,以往危機的經驗告訴我們,在經濟疲軟時期,任何政府都不應該決定取代私營企業。政府不可能比私營企業掌握更好或者更多的信息來確定投資地點和投資方式。但是由於歐洲央行繼續通過購買主權債券和降息來提供支持,各國政府完全有動機進行錯誤投資和過度支出。對歐元區而言,債務不斷上升、生產率低下和失業率高於其它國家的跡象,應足以成為一個警告信號,日本的例子也應成為一個危險信號。

施納貝爾知道,由於貨幣政策以及對可疑「投資」的號召導致公共赤字不斷增加,大多數歐元區國家的債務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上升,將不會降至瘟疫大流行前的水平,更不會降至可持續水平。

施納貝爾也許會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一些歐元區國家政府宣布的所有這些大規模「投資」都是有利可圖的、有成效的,並將促進長期增長和就業,那麼為什麼在2014—2019年期間,儘管利率低、流動性高,而且有容克計劃支持,這些「投資」卻沒有一個得到實施呢?因為大多數歐元區國家納入「投資」復甦計劃的絕大多數都不是生產性、盈利性或增長型項目。

施納貝爾應該知道,西班牙等許多歐元區國家一直依賴貨幣政策來掩蓋結構性挑戰,而貨幣政策已經從為實施結構性改革爭取時間的工具,轉變為避免結構性改革的工具。

施納貝爾還應該知道,歐元不是世界儲備貨幣,照搬美聯儲的政策並不能夠讓政府明智地、有效地支出。歐洲央行的資產負債表目前是國民生產總值的57%,負利率已經存在多年;其結果是,在經濟繁榮時期,經濟增長令人失望,而在經濟低迷時期,經濟危機加劇。政府在經濟中的地位上升並不是巧合,而是歐元區經濟疲軟的主要原因之一,歐元區各國政府的消費已經占到年度GDP的40%以上。

過去的證據告訴我們,政府並不能創造就業、增長或競爭力。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1年的一份分析政府支出計劃的工作報告得出結論稱,「政府消費的影響非常小,幾乎為零,這引發了人們對可自由支配的財政政策在實現短期穩定方面是否有用的疑問。」多年來歐元區一直表現出這種微不足道的積極影響。

歐洲央行的巨額赤字支出和成員國的巨額債務,不會增強其獨立性。一旦新冠病毒不再成為藉口,債務和政府支出將繼續上升,歐洲央行將更加依賴於掩蓋各國資不抵債的事實。

原文The European Central Bank Mistake: More Debt Is Not the Answer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勒(Daniel Lacalle),博士,對沖基金Tressis首席經濟學家,著有《自由或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脫央行的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等著作。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名家專欄】四方會談對中共外交軍事雙打擊
【名家專欄】臉書虛假的事實核對
【名家專欄】美大選更影響中國和世界變局
【名家專欄】選民欺詐 誰在策劃選舉風暴
最熱視頻
【重播】白宮發言人麥肯納尼新聞發布會
【橫河直播】賓州案上訴最高法 林鮑聯手戰喬州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密歇根眾院聽證會
【思想領袖】斯伯丁:中共如何顛覆美國
【新聞看點】美戒嚴?司法部發聲 習危機感超強
【遠見快評】左媒露陷 巴爾想說什麼?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