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濤哥侃封神】第十五回 崑崙山子牙下山

作者:石濤
【濤哥侃封神】(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1095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濤哥侃封神》。哪吒咱們說完了。用了四回。哪吒出事,應該對朋友影響滿大的。

哪吒出事,《封神演義》正經八百的內容就出來了。

第十五回「崑崙山子牙下山」就講述了為什麼要有封神榜、封的神都跟誰有關?裡面講述了一些相當高境界的神、隱藏了一些現在環境中查不到的內容——查任何書,沒得解釋。我只講我能理解的,離背後真正的真相可能有相當大的距離。

書中觸及到至高的神,我可不敢解釋——用人的嘴,不能說神的事——這是敬神、敬佛、敬道。

意會不是錯,張嘴是麻煩!這是「沉默是金」的另一個解釋。原因就是:人不配知道神的境界。而歷史上留下來的書呢?那有它歷史上的因由!有它背後神的因素!

今天的人都太利益(肉慾)。人們太站在肉體的角度去揣摩眼前看到的一切。你不能隨便談老子、元始天尊,但是人們(在網上)以各種猜測去講。我會約束我自己。

今天,只有「未來佛」有資格被朋友稱為老師,或者師父!我講的是「彌勒」。或者說「創世主」有資格。

詩曰:

子牙此際落凡塵,白首牢騷類野人。

幾度策身成老拙;三番涉世反相嗔。

磻溪未入飛熊夢,渭水安知有瑞林。

世際風雲開帝業,享年八百慶長春。

詩前面一段是講姜子牙下崑崙山的樣子。崑崙山等於是仙界。他是在元始天尊的洞府跟著元始天尊修行,七十二歲下山,在下面又等了二十年。

他在山上待了四十年——三十二歲上山。他跟世俗環境完全接不上了(「白首牢騷類野人」)。他曾經賣麵、給人看舖子、賣掃帚,都幹過,也都幹不成「(幾度策身成老拙」)。他三番五次想進入塵世討得一份生活,賺點兒錢,卻掙不著錢(「三番涉世反相嗔」,他賺錢可笨了,濤哥賺錢也不太容易。)

「磻溪未入飛熊夢,渭水安知有瑞林。」

磻溪(編注:磻溪又稱「璜溪」,北流入渭水),姜子牙釣魚的地方。他在磻溪那塊石頭上坐了很多年,但磻溪這地方的人可不認識姜子牙、他未來是什麼!渭水的人也不知道姜子牙是成大事的人:「世際風雲開帝業,享年八百慶長春。」(世際風雲:改天換日)

所以就在渭水、磻溪的一個糟老頭子七十二歲,拿個破竿子,鉤也不直,整天坐在那兒。結果他是開創帝業的人物。這帝業一開就是八百年。

話說崑崙山玉虛宮掌闡教道法元始天尊因門下十二弟子犯了紅塵之厄,殺罰臨身,故此閉宮止講;

講《封神演義》這一部分很難講,都是修了一千五百年——廣成子、太乙真人、石磯娘娘(甚至更長)。靈珠子修「一千七百年」。如果從《封神演義》的時間往前推一千五百年至一千七百年,距現在五千年,對應了中國傳統文化的開始。也就是說,開天闢地之際,他們就來了,而且開始了真正的修行。而那個年代,三皇五帝的年代,被中國人稱為神話的年代。

神話的年代是被大禹治水隔開的。大禹治水就是大洪水,跟西方社會的「諾亞方舟」是一個時代。而這個時代之前,距現在四千到四千五百年前,我們能對應的文化是希臘的神話故事——人、神、獸亂交、雜交。天人、天獸之間有交往、有陰陽的結合、有生子、有亂……

西方在講大洪水的時候,是說神不滿意人的這種生存的概念。而人的概念不是指有肉身的人——瀕死經驗那個魂魄飛出來的人叫什麼?你不能叫他神仙,還是叫做人,對不對!人的層面挺高的,有一定層面的。三界裡,跟人相關的都叫人,但有不同的境界、層面。

所以「眼見為憑(為實)」這句話是最欺騙人的。原因是連自己曾經的生命過程你都見不著(你根本沒認識也就見不著),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就像有瀕死經驗的人,當下可以飛起來,那塊肉(自己)躺在那兒,那麼,你拿什麼看見自己了?不是眼睛囉!

這是我能理解的。給我的體會就是:在那個年代(大洪水之前),他們在修行的時候,出現了生命的不純淨,類似「紅塵之厄」,但後面的人不配知道。就是說,他們本來已經是仙、是神,他們被迫要進入淨化、被迫要遭此一大劫。

當殺罰、厄運都臨身的時候,他的師父還講法嗎?不能再講了!只有他們重新淨化之後,才能再開宮門來講法、講道。

又因昊天上帝命仙首十二稱臣;

昊天上帝,是中國民間所稱的「最高的上帝」。「仙首十二」就是元始天尊的十二弟子。

因為昊天上帝的位置高,這十二個人要想到那兒去成神(要走到那個境界),要把自己乾淨一番(就像沐浴更衣似的)。也就是:在人們知道的昊天上帝這個層面上,出現了神的更替和改變。那他們要「配當神」!因此就出現了我們看到的《封神演義》。對比現在,就是:有人能借助這個機會,成為神仙。這是在一定的環境:天界、地界(天、地、人)當中,出現了這種變動。

人有人的「改朝換代」;天、地同樣有「天象」的改變。所以我們把現在稱為改朝換代也好,把現在稱為「新版的封神演義」也好,這多少也能理解什麼叫「天滅中共」了。就是一定的神界、一定的生命境界中出現了大淨化,這個境界之下的不同的生命群落要隨著上面的要求而改變,也就是說,要經歷這次苦難之後,再重新講法、重新講道。

故此三教並談,乃闡教、截教、人道三等,

我以為這是三個等級、三個層面:

闡教,全是人修成的,包括十二仙。

截教,裡面有人,但更多的是動物,但牠們修了很多年成仙了,有了仙氣得靈氣了(石磯娘娘是個石頭,日精月華她都能得靈氣)。

人道,現實人的這一層面。指的是周文王、周武王、紂王。我們人中看到的歷史的開啟。

共編成三百六十五位成神,又分八部:

他用了「編」字,難道那時候才開啟的嗎?我個人覺得這是一個問題。「共編成三百六十五位成神」,去對等昊天上帝「命仙首十二稱臣」。因為新來了十二個臣,對等著這十二個臣下面出現三百六十五個神。

子、丑、寅、卯……十二地支,對應十二時辰;黃道十二宮,對應太陽走一圈(人間三百六十五天,一年)。所以不敬天、不敬地,大逆不道。

上四部雷、火、瘟、鬥,下四部群星列宿、三山五嶽、布雨興雲、善惡之神。

上部門:雷神、火神、瘟神、鬥神。所以瘟神是正神,而且祂的位置最高,在上四部的第三個。所以人間出現大瘟疫是正的,是對人間的大清洗。趕上大瘟疫是因為大的天象。

「二十八星宿」是在下四部(趕不上瘟神)。然後才是三山五嶽神:黃飛虎的兒子是三山之神、黃飛虎是東嶽大帝(同時執掌幽冥地府十八重地獄。東嶽泰山為五嶽之首)。

後面是布雨興雲、善惡之神。如果這麼看,那四海龍王就更靠後了。這麼看大家就能理解當初為什麼哪吒敢跟龍王幹(說好啦:這是我理解的)。

此時成湯合滅,周室當興;又逢神仙犯戒,元始封神,姜子牙享將相之福,恰逢其數,非是偶然。

「神仙犯戒」,其實就是神仙不清淨了,從新來一回,進行大淨化,元始天尊才去封神,而姜子牙本身有將相之福,「恰逢其數」——定數,命裡注定的定。

所以「五百年有王者起,其間必有名世者。」正此之故。

這是孟子的一段話,寫書的人是在明朝:「五百年有王者起,其間必有名世者。」是命運之所至,定數之所歸,一切絕非人力而為。

一日,元始天尊坐八寶雲光座上,命白鶴童子:「請你師叔姜尚來。」

白鶴童子不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元始天尊是他的師爺,他可能是南極仙翁的弟子。南極仙翁是元始天尊身邊的大弟子,那麼元始天尊是白鶴童子的師爺。

白鶴童子往桃園中來請子牙,口稱:「師叔,老爺有請。」子牙忙至寶殿座前行禮曰:「弟子姜尚拜見。」

天尊曰:「你上崑崙幾載了?」

子牙曰:「弟子三十二歲上山,如今虛度七十二歲了。」

天尊曰:「你生來命薄,仙道難成,只可受人間之福。成湯數盡,周室將興。你與我代勞,封神下山,扶助明主,身為將相,也不枉你上山修行四十年之功。此處亦非汝久居之地,可早早收拾下山。」

子牙哀告曰:「弟子乃真心出家,苦熬歲月,今亦有年。修行雖是滾芥投針,望老爺大發慈悲,指迷歸覺,弟子情願在山苦行,必不敢貪戀紅塵富貴,望尊師收錄。」

天尊曰:「你命緣如此,必聽於天,豈得違拗?」

元始天尊講的這個「天」,超過了元始天尊。元始天尊安排這件事情,但有些生命的來處也有他的緣由。

子牙戀戀難捨。

有南極仙翁上前言曰:「子牙,機會難逢,時不可失;況天數已定,自難逃躲。你雖是下山,待你功成之時,自有上山之日。」

作為很多弟子而言,他能有機會見到師父、在師父身邊,那就是莫大的榮幸。所以,上山之日,不是回山上待著。就是說:你還能回來面見師父,見師父一面。

那師父是至高的神。你下山成了人,人哪能跟神同在。這裡涵義很多,他講述了生命的層面。

很有趣,這裡講了:你就聽天由命吧!你的機緣就這麼多,當師父打發你走的時候,你跟師父的緣分就這樣啦!

南極仙翁說:「天數已定,自難逃躲。」既然一切機緣已定,你就順著你的命理走。人不可抗命。

「聽天由命」都是人出事了才這麼說,人享福、享榮華富貴的時候誰也不這麼說,所以現代的人難持天命。

子牙只得下山。

二十年來窘迫聯,耐心守分且安然

子牙收拾琴劍衣囊,起身拜別師尊,跪而泣曰:「弟子領師法旨下山,將來歸著如何?」

天尊曰:「子今下山,我有八句鈐偈,後日有驗。」

偈曰:

「二十年來窘迫聯,耐心守分且安然。

磻溪石上垂竿釣,自有高明訪子賢。

輔佐聖君為相父,九三拜將握兵權。

諸侯會合逢戊申,九八封神又四年。」

姜子牙他七十二歲下山,要等到九十二歲……二十年安安份份的,但是挺緊迫的,可能掙不著錢,吃不了飯,或能吃飯卻發不了財,就在那兒耗著。

所以大家要明白一個道理,時辰不到,怎麼努力都沒有用。很多人去努力,努力的本身其實是違背天意,甚至按照佛家的理說是造業,而真正的修行人,他只是按照師父的要求做。

元始天尊,封神是他主持的,定數是由他定的,與他相關,他超過整個天象的概念。如果是這麼來的話,(他的弟子)就得等著師父安排的事情到,才能做。

而每個人卻有他自己的主意——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女媧說了:「你(狐狸)可別害人。」

(狐狸):「沒關係,我聽女媧的。」

到了那兒她就害人!生命的定數跟屬性,沒有什麼對、錯。

朋友說:「濤哥,這對我們有什麼意義。」

當你看明白的時候,你不會為眼前的事情左右,你不會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一會兒哭了,一會兒樂了,一會兒不高興。

你將展現慈悲,你會珍惜你眼前遇到的一切、你看到的一切。無論事情好與壞,對與錯,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從中能夠品味出(甚至能夠切身感觸到)那一份生命的可貴跟真實,甚至為此落淚。

而你落淚,是一份感觸,不是悲劇,不是人的情感中的悲劇。那時候你會感受到你自己生命內在的一份豁達,其實,在別人眼中裡叫包容。

在你不叫包容,你就是一份豁達,你生命內在的那種無盡無涯、無盡無邊,那一份生命的「本來」(我找不到詞)。但是生命的本來,不是擁有。擁有,太狹隘。而是一份廣愛之情,之感,所以就不是擁抱的概念。

前半截,姜子牙等了二十年,後半截,周文王去找他了,他來了之後「輔佐聖君為相父」。

拜將臺是三層,每一層拜一次,一次拜九個,磕九個頭。「九三拜將握兵權」好像是這麼來的。

「諸侯會合逢戊申,九八封神又四年。」

我這沒看明白「九八」講的是什麼意思?九十八歲?可能是!我們到時候後面講,後面肯定會提到。

天尊道:「罷,雖然你去,還有上山之日。」

他能夠回到師父身邊,見師父一面,對弟子,都是非常珍貴的。能聽到師父的一句話,在這些修道人的眼睛裡,就是一份厚德、一份厚愛。就是他得到了師父的親自教誨。現在的人可能對這東西沒有那種感觸。

所以我個人一直跟大家解釋,你可別叫我老師,這個我擔不起的,受不了的。

子牙拜辭天尊,又辭眾位道友,隨帶行囊,出玉虛宮。有南極仙翁送子牙,在麒麟崖吩咐曰:「子牙前途保重!」

南極仙翁是元始天尊身邊的弟子。

子牙別了南極仙翁,自己暗思:「我上無叔伯、兄嫂,下無弟妹、子侄,叫我往那裡去?我似失林飛鳥,無一枝可棲……」忽然想起:「朝歌有一結義仁兄宋異人,不若去投他罷。」

姜子牙他都七十二歲了!「結義仁兄宋異人」——宋異人比他還大。

子牙借土遁前來,早至朝歌。

土遁,這些功夫對於他們來講,一入門就會,修道道行高淺都無所謂,你只要一入門,他就會土遁。土遁、水遁,其實就是五行來了。沒聽說過火遁,但好像有。

離南門三十五里,至宋家庄。子牙看門庭依舊,綠柳長存。子牙歎曰:「我離此四十載,不覺風光依舊,人面不同。」

這裡同樣也表現出另外一個層面:

在古時候,人們不會去革命的,人們不會去摧毀東西的,人們會留下很多老的東西(能留下都留下)。共產黨的文化不是,全給推倒了。

你到羅馬可以看到:號稱地球上人類社會中「第一條馬路」還留著呢!他就是這樣的,這是真正的文化。因為如果人講究輪迴轉世的話,你的輪迴轉世,都在其中。

子牙到得門前,對看門的問曰:「你員外在家否?」管門人問曰:「你是誰?」子牙曰:「你只說故人姜子牙相訪。」庄童來報員外:「外邊有一故人姜子牙相訪。」宋異人正算帳,聽見子牙來,忙忙迎出庄來,口稱:「賢弟,如何數十載不通音問?」子牙連應曰:「不才弟有。」

二人攜手相攙,至於草堂,各施禮坐下。異人曰:「常時渴慕,今日重逢,幸甚,幸甚!」子牙曰:「自別仁兄,實指望出世超凡,奈何緣淺分薄,未遂其志。今到高庄,得會仁兄,乃尚之幸。」

姜尚(姜子牙)跟人說,他去修道去了,想離開這凡世紅塵,可是,雖然我想離開,但我的命讓我離不開,所以我只能回來,又找你來了。

異人忙吩咐收拾飯食,又問曰:「是齋?是葷?」子牙曰:「既出家,豈有飲酒吃葷之理。弟是吃齋。」宋異人曰:「酒乃瑤池玉液,洞府瓊漿,就是神仙也赴蟠桃會,酒吃些兒無妨。」子牙曰:「仁兄見教,小弟領命。」

來到凡世,就會遇到這種事情(飯食、飲酒),一遇到這種事情,人就不成了,所以姜子牙說什麼:「仁兄見教,小弟領命。」兩人就喝上酒了。

下山就喝酒!這就是為什麼講他緣份淺呢!他就是一個很想修行的凡夫俗子,但他命裡頭不成,下山先沾酒,沾完酒就沾色:酒、色之徒。

二人懽飲。異人曰:「賢弟上崑崙多少年了?」子牙曰:「不覺四十載。」異人歎曰:「好快!賢弟在山可曾學些甚麼?」子牙曰:「怎麼不學?不然所作何事?」異人曰:「學些甚麼道術?」子牙曰:「挑水,澆松,種桃,燒火,搧爐,煉丹。」異人笑曰:「此乃僕傭之役,何足掛齒。

——你上山四十年,你就幹這個(挑水,澆松,種桃,燒火,搧爐,煉丹)?那就是個佣人。

今賢弟既回來,不若尋些事業,何必出家。就在我家同住,不必又往別處去。我與你相知,非比別人。」子牙曰:「正是。」

姜子牙就是找住處來了。

異人曰:「古云:『不孝有三,無後為大。』賢弟,也是我與你相處一場,明日與你議一門親,生下一男半女,也不失姜姓之後。」子牙搖手曰:「仁兄,此事且再議。」

剛喝完酒,就說討老婆。

二人談講至晚,子牙就在宋家庄住下。

話說宋異人二日早起,騎了驢兒往馬家庄上來議親。

你看,他沒騎馬,騎驢(共產黨屬驢,不是我說的)。人家騎著驢給姜子牙找的老婆。

異人到庄,有庄童報與馬員外曰:「有宋員外來拜。」馬員外大喜,迎出門來,便問:「員外是那陣風兒刮將來?」異人曰:「小侄特來與令愛議親。」馬員外大悅,施體坐下。茶罷,員外問曰:「賢契,將小女說與何人?」異人曰:「此人乃東海許州人氏,姓姜,名尚,字子牙,別號飛熊,與小侄契交通家,因此上這一門親正好。」馬員外曰:「賢契主親,並無差遲。」宋異人取白金四錠以為聘資,馬員外收了,忙設酒席款待異人,抵暮而散。

且說子牙起來,一日不見宋異人,問庄童曰:「你員外那裡去了?」庄童曰:「早晨出門,想必討帳去了。」不一時,異人下了牲口,子牙看見,迎門接曰:「長兄那裡回來?」異人曰:「恭喜賢弟!」子牙問曰:「小弟喜從何至?」異人曰:「今日與你議親,正是相逢千里,會合姻緣。」子牙曰:「今日時辰不好。」異人曰:「陰陽無忌,吉人天相。」子牙曰:「是那家女子?」

你看,你才說今天時辰不好,你又問是哪家的女子——他還是想女人嘛!

異人曰:「馬洪之女,才貌兩全,正好配賢弟;還是我妹子,人家六十八歲黃花女兒。」

他這裡寫的是「六十八歲的黃花姑娘」。姜子牙是七十二歲。

異人治酒與子牙賀喜。二人飲罷,異人曰:「可擇一良辰娶親。」

子牙謝曰:「承兄看顧,此德怎忘。」乃擇選良時吉日,迎娶馬氏。

宋異人又排設酒席,邀庄前、庄後鄰舍,四門親友,慶賀迎親。其日馬氏過門,洞房花燭,成就夫妻。正是:天緣遇合,不是偶然。

有詩曰:

離卻崑崙到帝邦,子牙今日娶妻房。

六十八歲黃花女,稀壽有二做新郎。

這就是姜子牙的命。聽完這段,朋友們一定知道姜子牙要能修成,所有人都能修成了!要知婚後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守時候命 方為君子

上回咱們說到姜子牙下山了。他師父轟他下來,他沒招了,所以他注定修不成。

他在山上待了四十年(三十二歲上山,待到七十二歲),又說他修不成。可是呢,你可以看一看廣成子他們,都修了一千多年,一千五百年。

而在元始天尊身邊的大弟子「南極仙翁」,沒人拿南極仙翁跟廣成子對比,我個人也覺得不太好比,其實呢,是現代的人對修行這些東西,一些基本常識,或者說悟性,比較弱,很注重現實中的東西。

姜子牙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就是,南極仙翁勸他的時候說,事辦成了,你還是有機會上山的。而他在跟元始天尊道別的時候,元始天尊也說,你還是有機會上山。所以對他們來講,有機會上山就有機會見到師父,對於一個弟子來講,就是一個莫大榮幸的事情。

可是姜子牙卻是一個修不成的。而那些修成的呢?他都有自己的洞府。他們修了幾百年,上千年——沒有事情,他們不找師父。

元始天尊教這麼多徒弟,可是每個徒弟的寶貝都不同,每個徒弟的功夫、用的傢伙也不同。也就是說,並不是我們通常說的:練武術、練把式的;這一門練八技就是練八技的,練彈腿就是練彈腿;到武當山,那武當山道家就是道家,練他那一套;峨嵋山,練他那一套。到了人這兒分得可細了。

元始天尊那一門不是,各家的寶貝也不同,使的傢伙也不同。你看哪吒的師父給他身體之後,說:你來,我給你找傢伙——火尖槍,就從後頭找的。

哪吒可沒經過日月星辰、春夏秋冬的苦練。他師父給了他一大堆寶貝,他拿起來就會用。也就是說,他師父只要把那套功法走一遍,他就行了。

這邊景山練武術的、北海練武術的、練八卦掌的,你看他圍著樹嘩嘩轉,給我看得也怪迷糊,那東西他天天得練。人帶著肉身就得天天練,那仙不用。

米開朗基羅他在雕刻的時候,他不用學什麼,你只要告訴他一個大概,他覺得就該這麼做,做完就那東西,就對了。別人一看簡直是天才。在他看來,他說沒什麼呀。

不在人這邊學藝、學技術,只要按照師父教的,讓你的魂魄,讓你的三魂七魄產生作用,而不是讓你產生習近平思想、鄧小平理論——強加給你的,不是你的。塞給你,你也是拒絕的。而你的魂魄突破了時間,他就知道這東西怎麼用。

哪吒他是靈珠子,他師父再給他加把式,他拿出來就會。

為什麼講內家拳厲害!外家拳,很多是身體表面的東西,內家拳不是。內家拳都是內在的功夫,其實就是在調動他元神的記憶。我以為是這麼回事。

剛才說姜子牙在師父身邊待了四十年,是個修不成的。人們會用情感去看待這一切——跟師父近了,天天伺候師父,在邊上伺候吃飯那就是大徒弟?不一定。(有些話不好說)

憑悟而圓滿,那個是比較厲害的。拜師學藝的人,生命背景不同,所以就會出現差距。你不能單純地說,他天天在師父身邊,他一定就如何——這個太淺薄了。如果說深一點,就是人中太貪婪了(羨慕、妒忌、恨)。你沒機會,他有機會,你就覺得他一定如何?不是的。姜子牙的故事,你就可以看出這個問題。

所以他的師父讓他一下山,他駕著土遁就來到朝歌了,到了朝歌當天晚上就喝酒,第二天,那個宋異人就為他找媳婦,找完媳婦就回來了。

與其說元始天尊明明知道他修不成,為什麼留身邊?而是元始天尊早就知道有著封神榜這件事情。換句話說,元始天尊當初選擇了姜子牙,讓他留在山上待四十年,就為了今天讓他下去。你可以這麼說。

所以生命的基點不同,你看到的問題就會完全不同。那怎麼辦?何謂大?何謂小?就是你的境界高低——你的眼界是否寬?眼界越寬的人越不會在乎自己。而凡夫俗子,一定會在乎自己。

姜子牙在山上待了四十年,一下山先喝酒,第二天就娶老婆,這就反襯過來為什麼元始天尊說他修不成。

話說子牙成親之後,終日思慕崑崙,只慮大道不成,心中不悅,那裡有心情與馬氏暮樂朝歡。

你這樣能有心情嗎?哪頭都占著,媳婦也占著,酒也喝了,還想修成嗎?所以就是元始天尊說的:他下去之後有二十年日子不好過——「二十年來窘迫聯」。

馬氏不知子牙心事,只說子牙是無用之物。不覺過了兩月。馬氏便問子牙曰:「宋伯伯是你姑表弟兄?」子牙曰:「宋兄是我結義兄弟。」馬氏曰:「原來如此。便是親生弟兄,也無有不散的筵席。

娶了媳婦,兩個人在別人家有吃有喝,這親兄弟也不幹啊——救得了急,救不了窮,這話是在理的。那現在,朋友之間,更是救得了急,救不了窮,對吧!

今宋伯伯在,我夫妻可以安閑自在;倘異日不在,我和你如何處?常言道:『人生天地間,以營運為主。』我勸你做些生意,以防我夫妻後事。」子牙曰:「賢妻說的是。」馬氏曰:「你會做些甚麼生理?」子牙曰:「我三十二歲在崑崙學道,不識甚麼世務生意,只會編笊篱。」馬氏曰:「就是這個生意也好。況後園又有竹子,砍些來,劈些篾,編成笊篱,往朝歌城賣些錢鈔,大小都是生意。」

子牙依其言,劈了篾子,編了一擔笊篱,挑到朝歌來賣。從早至午,賣到未末申初,也賣不得一個。子牙見天色至申時,還要挑著走三十五里,腹內又餓了,只得奔回。一去一來,共七十里路,子牙把肩頭都壓腫了。回到門前,馬氏看時,一擔去,還是一擔來。

正待問時,只見子牙指馬氏曰:「娘子,你不賢。恐怕我在家閑著,叫我賣笊篱,朝歌城必定不用笊篱,如何賣了一日,一個也賣不得,倒把肩頭壓腫了?」

這裡,我能理解雙重意思:他是修行的人、帶有使命的人,而在人的環境中,一定讓他不得志。很多正經八百修行的人,都有這問題的。

什麼意思?你見過有財主修成的嗎?你有見過想修行的人,修著修著修成財主了嗎?肯定沒有,對不對!財、色就是修行中最大的問題。

我個人倒見過,有那個練功夫的,練一練不練了,幹別的去了。他一開始吃了很多苦,他一放棄,不幹了,卻掙錢了(這我確實見過),但是,這錢沒掙多少,大麻煩跟著就來了。

就是說,人中的一切都是被定位了。你看,沒有什麼豪家富子能夠修行的。如果你相信元神的話,元神帶著人的德性,他的德性化成了金錢,就是你今天的財富。

反過來,修行的人在人間他受苦,他夠吃夠喝,你讓他富裕,富裕不了多少,他其實是保住自己的德性。自己的師父就講過,你的德演化成你的功。你有功你才有境界。昇華的境界是這麼來的。

這裡他講的同樣是這意思。他姜子牙為什麼做不成買賣,他師父元始天尊看著,就不能讓他掙到錢,他要掙了錢,他還回去辦什麼事?——他別事都不辦了,他就掙錢了。

當人墜入到錢財裡面,他本身的德性就會衰敗。所以很多真正修行的人,他做不了生意。而做生意的人,他又修行不了。盡算計人錢財,盡動心眼,那上哪兒找元神去?這是兩回事。

就像我們跟大家解釋的,什麼叫哲學?什麼叫禪?從修行那一面逐漸向人的利益轉化,就變成哲學了——人生之道。

《三言兩拍》、《醒世名言》……那還有一點生命的涵義,但是到了《菜根譚》、《圍爐夜話》基本就是人(人間道理)了,裡面就沒有太多修行的東西了。可是《拍案驚奇》有。

《三言兩拍》、《圍爐夜話》、《菜根譚》是明、清時期留下來的,帶有相當人生哲理的概念。《圍爐夜話》的宗旨同樣是勸人向善,講出善惡有報的道理,只講人的道理。

馬氏曰:「笊篱乃天下通用之物,不說你不會賣,反來假報怨!」夫妻二人語去言來,犯顏嘶嚷。

宋異人聽得子牙夫婦吵囔,忙來問子牙曰:「賢弟,為何事夫妻相爭?」子牙把賣笊篱事說了一遍。

異人曰:「不要說是你夫妻二人,就有三二十口,我也養得起。你們何必如此?」

馬氏曰:「伯伯雖是這等好意,但我夫妻日後也要歸著,難道束手待斃。」

宋異人曰:「弟婦之言也是,何必做這個生意;我家倉裡麥子生芽,可叫後生磨些麵,賢弟可挑去貨賣,卻不強如編笊篱。」

子牙把籮擔收拾,後生支起磨來,磨了一擔乾麵,子牙次日挑著進朝歌貨賣。從四門都走到了,也賣不得一觔。腹內又饑,擔子又重,只得出南門,肩頭又痛。子牙歇下了擔兒,靠著城墻坐一坐,少憩片時。自思運蹇時乖,作詩一首,詩曰:

「四入崑崙訪道玄,豈知緣淺不能全!

紅塵黯黯難睜眼;浮世紛紛怎脫肩。

借得一枝棲止處,金枷玉鎖又來纏。

何時得遂平生志,靜坐溪頭學老禪。」

他在山上待了四十年,他又看不上城裡這點事,但是他又娶媳婦了,人生一世不過如此,他覺得沒意思。意思是:要是師父不轟下來,我在山上還能混。

今日借住義兄家又娶了媳婦,師父又要我在這兒等,何時才能過去呀!他得有個原由,時候不到他就去不了。

這段的意思:他師父說的要待二十年——他什麼也做不了!只能苦等二十年。所以人生的命運是不可抗爭的。

話說子牙坐了一會,方纔起身。只見一個人叫:「賣麵的站著!」

子牙說:「發利市的來了。」歇下擔子。

只見那人走到面前,子牙問曰:「要多少麵?」

那人曰:「買一文錢的。」

子牙又不好不賣,只得低頭撮麵。不想子牙不是久挑擔子的人,把肩擔拋在地傍,繩子撒在地下;此時因紂王無道,反了東南四百鎮諸侯,報來甚是緊急;武成王日日操練人馬,因放散營炮響,驚了一騎馬,溜繮奔走如飛。子牙彎著腰撮麵,不曾隄防,後邊有人大叫曰:「賣麵的,馬來了!」子牙忙側身,馬已到了。

擔上繩子鋪在地下,馬來的急,繩子套在馬七寸上,把兩籮麵拖了五六丈遠,麵都潑在地下,被一陣狂風將麵刮個乾淨。子牙急搶麵時,渾身俱是麵裹了。買麵的人見這等模樣,就去了。子牙只得回去。一路嗟嘆,來到庄前。

馬氏見子牙空籮回來,大喜:「朝歌城乾麵這等賣的。」

子牙到了馬氏跟前,把籮擔一丟,罵曰:「都是你這賤人多事!」

馬氏曰:「乾麵賣的乾淨是好事,反來罵我!」

子牙曰:「一擔麵挑至城裡,何嘗賣得,至下午纔賣一文錢。」

馬氏曰:「空籮回來,想必都賒去了。」

子牙氣沖沖的曰:「因被馬溜繮,把繩子絆住腳,把一擔麵帶潑了一地;天降狂風,一陣把麵都吹去了。都不是你這賤人惹的事!」

馬氏聽說,把子牙劈臉一口啐道:「不是你無用,反來怨我,真是飯囊衣架,唯知飲食之徒!」

子牙大怒:「賤人女流,焉敢啐侮丈夫!」

二人揪扭一堆。

宋異人同妻孫氏來勸:「叔叔卻為何事與嬸嬸爭競?」子牙把賣麵的事說了一遍。

異人笑曰:「擔把麵能值幾何,你夫妻就這等起來。賢弟同我來。」

子牙同異人往書房中坐下。子牙曰:「承兄雅愛,提攜小弟。弟時乖運蹇,做事無成,實為有愧!」

異人曰:「人以運為主,花逢時發,古語有云:『黃河尚有澄清日,豈可人無得運時?』賢弟不必如此。我有許多夥計,朝歌城有三五十座酒飯店,俱是我的。待我邀眾朋友來,你會他們一會,每店讓你開一日,週而復始,輪轉作生涯,卻不是好。」

子牙作謝道:「多承仁兄抬舉。」

異人隨將南門張家酒飯店與子牙開張。朝歌南門乃是第一個所在,近教場,各路通衢,人煙湊積,大是熱鬧。其日做手多宰豬羊,蒸了點心,收拾酒飲齊整,子牙掌櫃,坐在裡面。

一則子牙乃萬神總領,一則年庚不利,從早晨到巳牌時候,鬼也不上門。

及至午時,傾盆大雨,黃飛虎不曾操演,天氣炎熱,豬羊餚饌,被這陣暑氣一蒸,登時臭了,點心餿了,酒都酸了。子牙坐得沒趣,叫眾把持:「你們把酒餚都吃了罷,再過一時可惜了。」

子牙作詩曰:

「皇天生我出塵寰,虛度風光困世間。

鵬翅有時騰萬里,也須飛過九重山。」

姜子牙在嘲笑、感嘆自己,他是「飛熊」嘛!大鵬展翅,再怎麼展翅,有山擋著!他也沒招。

當時子牙至晚回來。異人曰:「賢弟,今日生意如何?」

子牙曰:「愧見仁兄!今日折了許多本錢,分文也不曾賣得下來。」

異人嘆曰:「賢弟不必惱,守時候命,方為君子。總來折我不多,再做區處,別尋道路。」

在《封神演義》裡沒有任何努力的。努力的是人。

「守時候命」:有耐心,等著時辰到,聽著命運走——這裡面最大的概念就是:如果一個人能做到這分兒上,其實你在戰勝自己的貪念。

當今的人努力大多是(出於)貪婪,以各種名目的理由去貪婪。

異人怕子牙著惱,兌五十兩銀子,叫後生同子牙走積場,販賣牛、馬、豬、羊:「難道活東西也會臭了。」

子牙收拾去賣豬、羊,非止一日。那日販賣許多豬、羊,趕往朝歌來賣。此時因紂王失政,妲己殘害生靈,奸臣當道,豺狼滿朝,故此天心不順,旱潦不均,朝歌半年不曾下雨。天子百姓祈禱,禁了屠沽,告示曉諭軍民人等,各門張掛。

滿城貼告示,總有沒看著的。

子牙失於打點,把牛、馬、豬、羊往城裡趕,被看門役叫聲:「違禁犯法,拿了!」子牙聽見,就抽身跑了。牛馬牲口,俱被入官。子牙只得束手歸來。

異人見子牙慌慌張張,面如土色,急問子牙曰:「賢弟為何如此?」

子牙長吁嘆曰:「屢蒙仁兄厚德,件件生意俱做不著,致有虧折。今販豬羊,又失打點,不知天子祈雨,斷了屠沽,違禁進城,豬、羊、牛、馬入官,本錢盡絕,使姜尚愧身無地。奈何!奈何!」

宋異人笑曰:「幾兩銀子入了官罷了,何必惱他。今煮得酒一壺與你散散悶懷,到我後花園去。」

在這一回裡面講述了姜子牙下了崑崙山,要苦等時辰到。就是剛才說的:「守時候命,方為君子。」

──子牙時來運至,後花園先收五路神。不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點閱【濤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王再多誇官一日,他自己忙完回去,不就得了,省這麻煩嗎?命裡注定的卻不是這樣,命裡注定的就是武成王說了這段話,就是武成王真正的一份赤誠,對西伯侯的一份尊重,他出於擔心,出於認識,出於保護。可現代人不是,現代人別人對他九十九分好,他覺得是應該的,對他有一樣不好,他記一輩子,現在人都記仇……
  • 清 孫溫彩繪《紅樓夢》插圖。(公有領域)
    在寶玉挨打的那一回,寶玉因為記掛黛玉,想讓人去看看她,書裡寫得十分直白:「滿心裡要打發人去,只是怕襲人,便設一法,先使襲人往寶釵那裡去借書。」襲人走後,寶玉便讓晴雯去看看黛玉,說,你去看看林姑娘在做什麼,她要問,你就說我好了。
  • 在《封神演義》裡直接講,《周易》是文王演繹出來的。文王根據天皇伏羲的八卦演繹成《周易》,給人間留下了一個度法,留下了一個治國之道。同時,他要戰勝人中的親情,裡面包含了聖人之道——他必將付出苦難。
  • 伯邑考進貢贖罪,結果勾起了妲己的慾望。能被妲己看上的沒幾個男人,所以就出事了。
  • 在整個姜子牙的故事中會看到,凡是他自己想改變自己命運的時候,他就出狀況。反過來,他如果簡單的順應環境、順應天意、順應他師父對他的教誨的時候,他就沒有那麼多麻煩。
  • 《聯合文學》, 黃春明
    但我最喜歡的卻不是那些故事,而是春明老師對這本新小說的感想,他為什麼還要寫小說呢?他可是黃春明,他出新小說是何等重要,是非得放進文學史的事,但歸根究柢,他只說了:「像我們這麼老的人了,不能只是消耗能源,也要對世界有所貢獻,要能生產東西。」
  • 紂王他是個人,但他卻與一隻狐狸朝夕相處,所以他就變成了被狐狸所左右的一個生命。
  • 朋友們看我節目時能理解到為什麼神、人、鬼、妖是分開的。人的「最珍貴」,就是他在所有這些生命中,他是最軟弱、最表面,但是又是最貪婪的——他就是善、惡的綜合體,或者叫善、惡的介面。你趨向於善,你往上走;趨向於惡,往下走。招鬼上身,就是惡;與神同行,就是善。
  • 山,雲海
    哪吒,其實有兩個,一個是「靈珠子」、一個是李靖的兒子「哪吒」。大家要明白一個道理:作為四大龍王,東海龍王他自己也知道哪吒有肉身的一面,也有靈珠子的一面。那肉身這一面是李靖給的,他哪吒把這邊毀了就頂了這邊的罪。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