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潔自生威 貪贓最膽怯

作者:佚名
曹操把軍中某些人暗中串通袁紹的全部書信,付之一炬,是為了拋棄懷疑,顯示出誠心,以對待部下的典型事例。(fotolia)
font print 人氣: 739
【字號】    
   標籤: tags: , , ,

為廚人著想的昭明太子

南朝·梁時的昭明太子,吃飯時,發現裡面有死的蒼蠅和蟲子。他一聲不響,悄悄地撿出來,放在盤子下面藏著。唯恐被侍臣發現,會去懲罰廚師,所以不讓人看見。

用人莫疑示誠心

戰國時,魏文侯的小木箱裡,放的全是誹謗他的文書。他把它們封存不看,最後將其全數焚毀;

齊國貴族孟嘗君,把怨恨他的那些簡札,全部銷毀;

東漢光武帝劉秀,不去審檢王郎勾結自己內部人的有關書信;

曹操把軍中某些人暗中串通袁紹的全部書信,付之一炬;

道規(人名)不披露江陵(今湖北江陵縣)內部響應者的陰謀。

上述這些做法,都是為了拋棄懷疑,顯示出誠心,以對待部下的典型事例。

蔣琬諒人

三國時,蜀漢的蔣琬,被錄為尚書令。當時的蜀漢,因為諸葛亮剛剛去世,遠近許多人都深感不安。

當此之時,蔣琬與別的官員不同之處是:既沒有表現出憂慮苦愁,也沒有表現出欣喜歡快。一舉一動同平時一樣,這樣就使得眾人感到心安了許多。

蔣琬曾經同東曹椽楊戲(人名)談話,楊戲什麼也不回答。有人說:「問話而不答覆,不是對上司很輕慢無禮嗎?」蔣琬說:「當面順從,背後非議,是古人所切誡的。楊戲贊成我的看法,則不是他的真心;反對我的看法,則顯出我的錯誤。楊戲默不作聲,的確是痛快而明智的舉動啊!」

蔣琬對楊戲的寬厚和誠摯,使周圍的人都受到感動和溫暖。

廉潔自生威,貪贓最膽怯

豐慶,是明代的鄞(今浙江寧波市)人,字文慶。正統年間的進士。授給事中。明英宗時,任河南布政使。

當時,豐慶以敢言直諫而聞名遠近,他作風清正,紀律嚴明,因此而聲震郡縣。

一天,豐慶檢查官吏們的治績,發現有個知縣,貪污不法。知縣十分害怕,於是用白銀做成蠟燭,送給豐慶。

豐慶是個老實人,開始不知道這裡面暗藏有見不得人的勾當。不久,他的下屬有個人,告訴了豐慶「送燭」的內在隱祕。第二天,豐慶從容不迫地對知縣說:「你的蠟燭燃不著,全拿回去換成能點燃的吧。」

知縣自知貪贓枉法,非常恐慌。豐慶還沒正式查他的案子,他便扔下官印、綬帶,自行逃走了。

昔日宰相,回拜鄉親

史越王的官職是宰相。他退休後,回家鄉時,途中經過慈溪(在今浙江東北部)。當地的長官蔣鶚出城迎接。見面之後,縣裡的官吏,在庭堂上排列著拜謁史越王,史越王也回拜他們。

蔣鶚拘束地請史越王免禮,不要回拜。史越王說:「你是他們的長官,與他們有上下尊卑的名分。可我與他們是鄉親,相互平等。應當回拜!」

(以上均據鄭瑄《昨非庵日纂》)

——轉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人們常說「盜亦有道」,意思是說做強盜也有一定的行為準則,也不應違背天理行事,有的強盜也會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民國時期京師警察廳司法處處長張某曾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
  • 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廢除了分封制度,改為設立中央直接管理下的郡、縣、鄉、亭、里等多級行政基層結構,這個管理結構一直延續了兩千多年。郡縣主要長官由命官充當,縣屬於郡,縣令成為郡守的下屬,皆由皇帝任免。
  • 《淮陰侯廟碑》碑文讚韓信「抱王霸之略,蓄英雄之壯圖,志輕六合,氣蓋萬夫」。韓信能成就彪炳功勛,與他忍辱負重,能忍難忍之事有著很大關係。
  • 有人在城內作亂,還被追兵團團圍住。有個守門人好心放他出去,不料反被刺傷了身體。有個侍從捧著美酒,讓口渴的主人痛快地解渴。然而,結果令人深感訝異……
  • 對於某件事物,有時想要得到它,結果卻是失去了它;有時看似失去了,結果卻是得到了。為此《淮南子》還講了幾個例子。
  • 解讀童謠像猜謎語,那個滅苻堅、欺司馬的「石頭」,各自指的是誰呢?
  • 昔日趙盾幫助了一個無名氏,日後危難時無名氏拚死相搏,救下了趙盾。魏文侯的老師買了一匹老馬,這微小的舉動,又因何感得天下勇士歸心?一隻螳螂擋住了去路,齊莊公姜購改道而行。誰能想到這個小小的舉動,竟產生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 何點出身於官宦之家。然而他長大後,並沒有步入仕途,也沒有娶親生子。這源於他幼年時的一樁人倫慘案。
  • 《帝鑑圖說》插圖《召試縣令》,描繪唐玄宗將新選二百餘縣令召至殿前,親自出題考試。(公有領域)
    武則天作銘文,無意中道出「隆基」,締建宏偉的帝業。王陽明平定宸濠之亂,記功碑文「嘉靖我邦」,竟一語成讖。宋徽宗五言詩,隱含了「檜,構」,無意中竟透露了天意,趙構偏安,秦檜亂宋……他們不是先知,倒像是偶然的巧合,吻合了天意。
  • 從春秋時期到清朝,時間跨越了二千多年。昔日,秦穆公富國強兵,伯樂相馬為秦國立下了汗馬功勞。變換了時空,變換了場地,伯樂再次來到了世上,協助乾隆皇帝,仍舊從事他的老本行——相馬。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