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夜歸(彩墨)

作者:徐明義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夜歸(彩墨)69×70。(局部) 。(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99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夜歸

李白詩:「暮從碧山下,山月隨人歸。」——傍晚,我從山上走下來,月亮伴隨著我,跟我回家。

這幅圖完成之後半個月,我把它PO在Facebook上,引來不少網友的回響。其中有一個叫Lily Tai(戴麗玲)的網友有所感的寫下一首絕好的小詩,經她同意,抄錄於下:

在氤氳的霧靄裡

提燈 昏黃如塵

我在月色中歸來

你還在不在

樹已成林 成蔭

等待 滿山遍野

雪降 紛飛藏雪

困知勉行—徐明義畫集8—夜歸彩墨)69×70。 (圖片來源:徐明義提供)

Return at night  ink and color painting

Poem of Li Bai: “Twilight from the Bishan, mountain and moon go with me” – In the evening, I walked down from the mountain, the moon is with me and go home with me.  Half a month after this painting was completed, I put it on Facebook, receiving many netizens’ response. One of them name Lily Dai (Dai Li Ling), who has responded to my painting and wrote an excellent poem, which I have transcribed as follows with her permission.

In the dense mist

Lift lantern     Yellow dim as dust

I return under the moonlight

Are you still here

The trees have become a forest with shade

Waiting    filled with all mountains and grounds

Snowing   snow fall swiftly

責任編輯:昌英 @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看過一則故事,說神仙呂洞賓有一次經過洞庭湖畔,看到那邊景色絕美,山岳巍峨、波光粼粼,隨手寫了兩個字:「虫二」,請人刻上木匾,掛在岳陽樓三樓。
  • 我認為山水畫用什麼稀奇古怪的色彩來展現一座山、一片樹林,都沒有什麼問題,可以隨心所欲地畫去,不必拘泥,顧慮太多反而畫不好。
  • 曾看過師長們把傳統中國畫顏料施灑在紙上,然後拿到太陽底下去曝曬。沒有多久,幾乎所有的色彩都褪差不多了。看來這些傳統國畫顏料是靠不住的,不經久。怪不得現今吾人看到齊白石的那些花卉,墨跡猶存,可是幾乎看不到那些葉片的本色了。
  • 這張畫幾乎不使用毛筆,所有的形象,線條都是拓印而成。岩石、山壁用塑膠袋剪成片條狀來印拓,樹林則用小樹枝沾墨壓上去,以樹枝拓印而成大樹,更有樹林的韻味。
  • 喜愛美術的徐明義,師範學校畢業服務期滿後,在報考大學時,因擔心學美術無法過活而填中文系,畢業後教了一輩子國文。爾後,進修考取文大藝術研究所甲組碩士,因緣際會,在退休前轉為美術老師。如今,出版個人畫集7冊、散文集1冊;徐明義善彩墨畫,用色濃烈瑰麗,允為個人特殊之畫風,擅長山水、花鳥;偶亦展布流沙畫,以黑沙流淌於紙上而成,為極特殊之畫風畫法。
  • 一群勤勉的家庭主婦和少數上班族,利用空餘閒暇時抽空畫畫,浸潤在彩墨的唯美境界中,樂此不疲,經過多年的辛勤耕耘,8月20日到9月10日將在桃園圖書館平鎮分館 1樓文化館的「徐明義師生聯展」中,希望把自己的成果公諸於世,期盼得到各界人士的肯定與讚許。
  • 晚上,一彎上弦月出來了,烏雲在月亮四周湧動,月兒時而露臉,時而被遮掩,天空頗不寧靜。
  • 在桃園縣大溪、龍潭甚或是新竹縣的關西、竹東一帶,因為臨近中央山脈,且都是丘陵地,地形多變,美景處處。往往此時看是一景,繞個彎卻又是另一處截然不同的景色,令人目不暇給。
  • 我差不多每天都會去桃園市蘆竹區的鄉下散步,經常看到有些愛花人士在他們家的前院栽種各類花草或小灌木。
  • 我常覺得繪畫、詩歌、音樂和文學其實是分不開的,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讓人朗朗上口的文章或詩詞,往往都具有音樂的節奏和律動感。而一幅好的繪畫作品更能讓人感受到畫裡涵育的音樂性。所以擅於繪畫的人一定擅於唱歌,擅於寫作,擅於彈琴,甚或也擅於下棋,因為這些技藝都有其共通性——節奏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