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病毒大流行併發症 

多倫多待租公寓數大增 房東降價吸引租客

圖:據多倫多地產局公佈的消息,今年第三季度,通過TRREB的MLS®系統出租的公寓共計14,036套,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30.2%。(加通社)

人氣: 87
【字號】    
   標籤: tags: ,

【大紀元2020年10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多倫多地區今年第三季度的待租單元數量大幅上升,加上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間需求有限,導致租金下降,房東已出台各種方式吸引新租客。

據CTV News報導,加拿大大型出租市場信息網站Rentals.ca在多倫多列出了大約9,000處房屋租賃信息。該網站稱,病毒大流行為租客創造了前所未有的市場,許多房東正在為租客提供吸引人的激勵措施。

Rentals.ca的內容主管丹尼森(Paul Danison)說:「這太瘋狂了,我們從未見過類似的東西,股市將其稱為你無法預測的黑天鵝事件。這是一生只能遇到一次的事情。」

該網站上曾有一則租賃廣告,說可以在2021年到來之前免租金(現在已看不到)。另一則位於70 Spadina Road的廣告稱,在10月份簽租約的學生,可以免一個月租金,外加免費互聯網。位於368 Eglinton Avenue East的一則廣告,提供500元的入住回扣。

CTV News的報導稱,他們搜索租賃廣告並致電物業管理人員,發現了一些物業提供最多2個月的免費租金。

Rentals.ca說,雖然多倫多對租房者來說是一個昂貴的城市,空置率很低。但是,COVID-19(中共肺炎)大流行導致空置單元比以往都多。

「一居室單元已經連續7個月下跌,單居室的平均月租金,已經首次低於2,000元。」丹尼森說,尤其是在市中心、單元較小的地方。

待租公寓數大增 租金降

今年夏天,漢德勒(Joe Handler)與女友在位於央街(Yonge Street)和埃格林頓大道(Eglinton Avenue)的公寓樓簽署了新的租約,他們從一居室升級到了二居室。

漢德勒說,該公寓的正常租金約為每月3,000元,但他以2,700元的價格拿下來了。「我們達成了很棒的協議。」
據多倫多地產局公佈的消息,今年第三季度,通過TRREB的MLS®系統出租的公寓共計14,036套,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了30.2%。該季度的某些時候,掛牌待租的公寓數量增加了113.9%。

今年第三季度,一居室公寓平均租金年同比下降了11.1%至2,012元,而2019年第三季度為2,262元。二居室公寓平均租金下降了9.2% 至2,672元,而2019年第三季度為2,941元。單身出租單位租金下降幅度最大,達15.5%,三居室單元租金下降8.7%。

實際上,期間出租的單元數量增加了,從幅度最小的一居室(+27.8%),到三居室單元的45.5%。但是,因為掛牌待租的單元數增加113.9%,所以市場出現了供過於求的局面。

多倫多地區地產局主席帕特爾(Lisa Patel)說:「在第三季度,公寓租賃的需求非常強勁,該季度創下交易量新高。但是,在同一時期,掛牌待租的單位數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一倍以上。」

辛格(Vik Singh)正在研究COVID-19(中共肺炎)如何影響多倫多地區的經濟。他說,在某些地區,住宅月租金下降了200元。

「但最重要的,是實際的趨勢正在下降。」 辛格說,「我認為這很重要,因為它呈下降趨勢,這意味著,未來幾個月中,我們將看到進一步的下降。」

實際上,租金下降在今年第二季度已經發生。雖然該季度房子買賣市場出現了幾個月的反彈,並在9月創下歷史新高,但租賃市場的走向剛好相反,第二季度市場上的公寓出租同比減少了24.8%。

根據多倫多地產局的數據,第二季度一居室公寓的平均租金為2,083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二居室公寓的平均租金為2,713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6%。

病毒大流行是主因

多倫多地產局主席帕特爾說:「因為疫情期間更嚴格的規定,以及病毒流行造成的旅遊業低迷,許多投資性的房東將他們的單位撤出了短租市場,並轉向傳統租賃市場。結果為租客提供了更多選擇,以及更多的壓價能力。」

按大型地產機構Remax的解釋,多倫多租賃市場租金下跌的原因有這幾個:公寓供應量大增;病毒大流行造成的失業降低了租房者的財務能力;對房屋展示的限制,可能使租房者停止尋找合適的單元;邊境管制導致移民減少;高等院校關閉或轉向在線學習模式,使學生在城市的時間減少。

研究病毒流行對多倫多經濟影響的辛格稱,許多人可以在家工作是一個重要原因,他們不再需要住在位於市中心的辦公室附近。

帕特爾表示,大學生在線學習,移民減少,使城市多出了很多待租單元。希望隨著生活和經濟的重新開放,這種趨勢會改變。「在銷售市場我們看到了(改變),在租賃市場我們也會看到。」

「我們知道,租金最終會在某個時候增加,這只是一個如何及何時發生的問題。」 帕特爾說。

瘟疫改變生活方式

這次的瘟疫雖然使高層公寓供過於求,但矮型住宅並非如此。多倫多地產局的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鎮屋中的一居室和二居室單元,租金年同比只分別下降了3.1%和1.3%,三居室單元租金則上升了1.1%。

自1995年以來,戴蒙德(Mathew Diamond)一直是多倫多的房東,他擁有2、3層高的公寓樓,沒有大廳和電梯。他對CTV News說,自病毒大流行以來,他根本不需要降低租金。他覺得,低層公寓市場表現良好,其中包括無電梯及共享大廳的公寓樓。

Remax在10月24日刊登的一篇文章中稱,病毒大流行開始後,人們的生活方式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轉變。保持社交距離及其他公共衛生規定,迫使人們大部分時間待在公寓裡;當許多企業轉向遠程工作方式及學校關閉後,家庭與工作場所之間的界限變得模糊。

「許多公寓居民對多單元居住環境的共享空間(如大堂、電梯和其他設施)感到不舒服,與他人的接近會引發恐懼和焦慮。」該文說,在多倫多租公寓的人,開始嚮往更大的居住空間。「儘管人們一直在追求城市生活帶來的好處和魅力,但在病毒大流行期間,人們很快意識到城市生活方式的局限性。」

該文稱,這種變化在多倫多市郊外的住房需求增加中,可以明顯看出來。

責任編輯:岳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