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送葬」遊行 抗議德政府損害基本法

人氣 462

【大紀元2020年10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黃芩德國慕尼黑報導)一隊身著黑色服裝、抬著帶有《德國基本法》字樣黑棺的送葬隊伍,兩旁由警察開道,緩緩地從德國慕尼黑卡爾斯廣場(Karlslatz)出發,遊行到每年舉辦慕尼黑啤酒節的特雷薩草坪(Theresienwiese),在那裡由「神父」舉行禱告,人們為《德國基本法》送了葬。

2020年10月17日,德國基礎民主黨在慕尼黑舉辦了為《德國基本法》送葬的活動,目的是抗議德國政府在對抗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問題上採取的措施損害了德國基本法。當天活動警察只批准600人參加,原本他們申請了1000人參加。

為《德國基本法》送葬隊伍的大巴車以及開道的警察(黃芩/大紀元)
為《德國基本法》送葬的隊伍路過慕尼黑火車站。(黃芩/大紀元)
為《德國基本法》送葬的隊伍路過慕尼黑火車站。(黃芩/大紀元)
為《德國基本法》送葬的隊伍抵達特雷薩草坪。(黃芩/大紀元)
為《德國基本法》送葬的「神父」。(黃芩/大紀元)

德國基礎民主黨(Basis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是一個在德國剛剛興起的新黨,於今年7月底成立。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在全球肆虐後,德國政府模仿中共的封城等措施引起民眾不滿,很多人對德國現有的政黨失望之餘,開始自己組建新的黨派,德國基礎民主黨就是其中的一個。該黨可謂草根黨,由政治素人開創,推動德國直接民主制,鼓勵公民參選議政,強調言論自由、政治透明等。

德國基礎民主黨(Basisdemokratische Partei Deutschland)是新黨,可謂草根黨,由政治素人開創,推動德國直接民主制。圖為該黨主席歐德爾(Frank Roedel)。(黃芩/大紀元)

房地產商:呼籲更多人站起來講出真相

房地產商費斯納(Bernd Felsner)呼籲更多人站出來講出真相。(黃芩/大紀元)

房地產商費斯納(Bernd Felsner)是抬棺者之一,他說,「近6、7個月以來,我看到民主處於危難中,所以我來參加這個活動。」

至於說為什麼認為民主處於危難中,費斯納先生表示,「說危險是因為,《基本法》第五條、第八條——集會自由和言論自由喪失得越來越多。我們被迫戴口罩,人與人之間交流起來非常困難。」

「我個人覺得戴口罩是恥辱,這並不是我不想保護別人,而是沒有合理的依據證明口罩可以防止任何病毒的傳播。如果我生病了,就會乾脆待在家裡。」

至於要為《德國基本法》舉行葬禮的原因,費斯納先生表示,「說它(基本法)死了倒也不至於,否則我們也不會費那麼大勁兒去拯救它了。但它已經瀕臨滅絕。」他說葬禮遊行當然只是象徵意義,表明如果現在不對這些政策進行抵制的話,將會發生什麼樣的情況。

「做出這些決定的政治家,要麼不知道這點,要麼很清楚這點,並想讓我們臣服。那就不符合《基本法》了。」費斯納說,「索德先生(Söder,巴伐利亞州長)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一個「在上司面前善於鑽營者」,他想成為聯邦總理。這不是我的問題,那是他的事。」他說,「可代價是現在孩子們必須戴上口罩上學和運動等。這沒根據,這才是關鍵所在。」

「再明確說一遍,我們都不是口罩否認者,如果管用的話我們願意戴,如果沒用,那就是屈辱。」費斯納說。

費斯納認為聯邦政府應該講出真相,如果他們不知道真相,就應該去獲得信息。「我在為「勇敢的行動者」組織工作,我們目前正在呼籲政府人員站出來,這當然是夢想,也許沒有多少人會與我們聯繫。我們也呼籲警察、新聞界人士、記者,從有意或無意的觀望或隱瞞的掩護體中走出來。」費斯納說希望這些人最終能有骨氣和良心表達自己的看法,不必總說那些明顯不合適的內容。

基礎民主黨人:整個經濟在被逼上絕路

德國基礎民主黨巴伐利亞州的財務主管克諾澤先生(Peter Knörzer)認為,目前德國整個經濟被逼上絕路。(黃芩/大紀元)

德國基礎民主黨巴伐利亞州的財務主管克諾澤先生(Peter Knörzer)對本報記者表示,「我們是相對較年輕的黨,已存在將近四個月了,目前正在建立各州的協會。」

「我們主張自由與民主。我們目前看到所有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措施及圍繞著的一切都處於危險之中。這些措施正變得越來越嚴格。」克諾澤先生說,「社會疏遠使人際關係變得越來越難,人們變得越來越激進。透過口罩人們不再能正常說話,不能正常看著臉說話,也無法看到面部特徵。」

「例如,如果您今天走進超市,看看人們的臉,都是空洞冷漠,眼神很憂傷,看不到笑容,這就很糟糕。」克諾澤說,「我們以此為生,人是一種社會性動物,需要社會共同體,當我們不能再參與其中,不能再彼此分享時,那是非常可悲的。」

「我是商人,從事個體經營多年,對政府限制當然感受頗深。客戶聯繫已經減少了很多。我們也修建房屋,當然要進到屋裡去,由於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高峰期不允許進入公寓,我們還必須從國家那裡獲得補貼,這並不容易。整個經濟在被逼上絕路。」克諾澤說。

「原本每十萬中有50人感染就屬於高危地區,現在巴伐利亞把這個界線下調到35人,這是什麼邏輯?把這個界線往下降是為了可以迅速採取任何措施嗎?」克諾澤說,「對我來說,這一切的發生就是個悲劇。」

神給我們力量抵禦黑暗

海爾穆特(Helmut)退休前一直在做統計學方面的工作,「我今天來參加這個活動,是因為很久以來民主就已死亡,今天終於舉行葬禮了。」

「有些人只用智力去思考,而智力是有限的,大腦是有限的,因為它是由物質組成的,只能理解物質的東西。而人還有靈魂,它並不待在腦袋上,而是在更下方,即「太陽叢」。這實際上是對外接收站。

「所有領導層的政治人物,脖子被紮起來了,接受不到來自下方「太陽叢」的任何命令,他們只用腦袋思考,只想著「金錢-權力-影響力-奴役」,對他們來說這些才重要。他們太愚蠢而不能成為人類,已不再是人了。」

海爾穆特認為當今世界,「一方面有以恐嚇他人為樂的撒旦教徒,另一方面有光明的人(天使)。這兩者之間,有無數的、很多很多的羔羊。」他覺得會出現這種現象是因為「各個宗教都被撒旦主義破壞了」。

「我是天主教徒,天主教會是現存最大的犯罪組織之一。有人覺得自己像神,卻連棵草都不如。」海爾穆特說那他們能做什麼呢?他們是最愚蠢的人,卻認為可以扮演上帝。「這包括魔鬼和其整個幫會在內,可能還有中國政府(中共)在內,很抱歉,我得這麼說,這是個聯合團夥。」

「我覺得目前是非常糟糕的時期,但不會再糟下去了,總有一天會變好。」海爾穆特表示,「我相信神,神是光明,祂不是人或其它什麼,祂是光,這種光是波和粒子,從這種光中產生了整個世界,世界不是產生於爆炸的。就好比讓圖書館爆炸,也不會從中產生一本書一樣。」

「我們必須祈禱,只有一種力量讓整個宇宙運轉起來,那就是來自於光。人們稱之為神,但我們無法觸及。我們每天能見到祂,給我們祂創造的飲食、空氣,也可以給我們力量抵禦黑暗。」海爾穆特說。

我們正處在「最後的審判」中

「我相信,目前我們正處在兩千年前預言的』最後的審判』中,現在所有黑暗的、不好的東西,像水中石油那樣浮出水面,變得清晰可見。」海爾穆特說。

「我深信,川普一定能贏得大選。」海爾穆特說,「因為他沒有發動戰爭。歐巴馬一口氣發動了七次戰爭,他打了2700天的仗。特朗普甚至一天都沒打。僅此一項就能判斷一個人,誰是撒旦教徒,誰是好人。」

「信仰就是知識,我知道有位神存在,我知道祂創造了一切,我知道我什麼都不是,只是來這個世界上侍奉的。我還必須尊重我從祂那裡得到的一切。」海爾穆特表示。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德民眾抗議防疫限制:抹布口罩防不了病毒
「封城不能阻止疫情」德民眾籲保障基本權利
揭祕:中共利用聯合國 在全球收集大數據
萬人拉和平人鏈 德民眾:中共病毒令人驚醒
最熱視頻
【重播】朱利安尼參加喬州大選舞弊聽證會
【財商天下】比特幣狂飆 中共重判「幣圈大案」
【新聞大家談】川普重磅講話:預告將有大事發生·
【直播】內華達法院「選舉欺詐」聽證會
【遠見快評】奪回美國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麼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