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橫河觀點】美國某些媒體還是第四權嗎?

人氣 872

【大紀元2020年10月28日訊】觀眾朋友好,今天是10月27日,星期二。

聽新聞:

(聽更多新聞請至「聽紀元」平台)

美國大選現在進入了白熱化階段,當然說白熱化階段也只是一邊的。川普總統的競選是進入衝刺,應該是說越戰越勇了,一天三場造勢集會,毫無倦意。而另一邊呢,當然就談不上是白熱化了。拜登是繼續隱身,偶爾出來一次,他忘了對手是川普總統,他以為他在和喬治布什競爭。這就和以前他曾經在競選過程當中忘了他自己是在競選總統,還以為是多年前在競選參議員。這兩者倒有一比。那麼呃很簡單的,有一些新的情況。

比如說佛羅里達又有一個縣這個翻紅了,而最有譜的拉斯穆森的總統選舉民調,有52%的美國選民是支持川普總統的,有46%反對。而在著名的搖擺州,昨天賓州的民調川普反超拜登3%,而在這之前是拜登3%領先。這個是最近新發生的情況。昨天晚上呢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大法官的任命通過、宣誓就職。這樣的話,大法官在大選投票開票之前這個位置席位就滿了。

週末有兩件事情跟媒體有關的,我們來談一談,就是美國媒體最近的表現和在這次大選當中所起的作用。一件事情是CBS採訪川普總統的那個60分鐘節目終於按計劃播出了,在此之前白宮已經公布了錄像,引起了很大的爭議。那我們今天不談這個,談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在週六的時候《紐約時報》發表了一篇抹黑《大紀元時報》的報導,據說是經過了八個月的調查。

大選前 《紐約時報》為何針對大紀元

我先來說一下一般的情況。要知道在目前並不是說沒有新聞,那是有很多新聞的,特別是在亨特的硬盤門醜聞不斷被曝光的情況下,美國的主要大媒體似乎找不到新聞報導了,除了個別的以外,他會繼續保持沉默。那麼他們在幹什麼呢?就以這個左派媒體的棋手《紐約時報》為例,不談大選、不談左派媒體最喜歡的和外國勾結的話題,因為現在這個問題是拜登家族,不是川普了所以他們不談,居然在週末的頭版刊登一篇攻擊抹黑《大紀元時報》的長篇報導。據說這個報導調查了八個月才完成的。那麼我們來簡單地看一下,因為很多媒體都已經報導過了,很多人也分析過了這裡面的不實之處,我們簡單地提幾個。

一個就是他們把一個叫做新右翼政治網站的一個叫做「美國日報」的報紙栽到了大紀元頭上,實際上只是有一個大紀元的前雇員離開之後到了《美國日報》。這是一個常識,就是一個員工離職以後他到了一個新的部門的行為和原來的雇主是應該沒有關係的。這是一個基本常識。我相信這個《紐約時報》不是偶然犯錯誤,這是故意的。

再一個就是他說英文大紀元推動毫無根據的間諜門,這個SpyGate。這個英文大紀元講的Spygate這個間諜門,主要是指奧巴馬政府最後的事情。就是2006年大選的時候非法監控川普總統的競選活動。事實上我們知道最近最新曝光的有一些證據是強烈支持這種指控存在,就是這個監控是存在的。這些證據在《紐約時報》的文章發表之前就出現了,所以說《紐約時報》有足夠的時間來核對這個指控,而不是隨便地就說《大紀元時報》這個是沒有根據的,事實上現在根據越來越多。還有這個《紐約時報》記者本人對大紀元以前的攻擊,說明這個報導帶有個人的成見和偏見在裡面。這個左派媒體實際上是在聯手圍攻。

我們就看一下《紐約時報》為什麼要抹黑《大紀元時報》,包括新唐人。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問題,因為一般情況下報紙的所謂第四權,媒體的第四權是監督政府,不是監督或者挖同行的這些「醜聞」的。

第一個原因,是不是可能是同行競爭

《大紀元時報》發展迅速,英文版已經是超過《紐約時報》了這是事實,它的發行量它的大眾歡迎的程度。但是大紀元是堅持報導事實和真相,它不受任何黨派的控制,當然不是說它就是中立,媒體是有觀點的,那麼《大紀元時報》的讀者群和《紐約時報》的讀者群基本上是出於沒有交集的狀態,他們倆互相不相干的,在讀者群當中基本上不存在所謂競爭的問題。如果有競爭的話,《紐約時報》應該和他觀點一致的,你像NBC呀,ABC呀,和這些媒體更應該是同質競爭,因為他們真的是同一群讀者或者是觀眾,而《大紀元時報》(讀者)完全是另外一群。

如果說有《紐約時報》的讀者轉向去讀大紀元的話,當然我們知道這些已經很多了,很多讀者在反饋當中都談到了他們原來是《紐約時報》的讀者後來去停掉了,然後就轉向讀大紀元了,為什麼呢,那是因為理念的不同而不是競爭。就是說這些讀者本來就要離開《紐約時報》的,大紀元只是給他們離開《紐約時報》以後一個選擇而已。真理和謊言之間是不存在競爭關係的。就以拜登家族的腐敗為例吧。

作為媒體,對這件事情來說的話,任何角度都是一個大頭條的新聞事件。現在是《紐約時報》和其它左派媒體自己放棄了這種報導。這個不能怪別人的報導的,不能怪別人搶走讀者搶走觀眾,是你自己放棄的。

第二個可能性就是價值觀的對立

我想這個是非常重要的部分。《紐約時報》一直是左媒,當然在這之前,他在很多就是公眾都認為的這種事件上面,他在報導方面還是比較客觀的,還能夠報導,不至於像現在這樣完全不報導。但是他的觀點是支持進步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就是在價值觀方面。

而《大紀元時報》在政治觀點上是支持傳統價值,也就是支持美國開創的先父們所定下來的這些規矩和這個社會結構,在法律和秩序、家庭、生命觀人權等等方面,和《紐約時報》是完全不同的。本來媒體之間有不同的觀點這個並不奇怪,這個不應該成為一個媒體攻擊另外一個媒體的理由,甚至花了八個月的時間去挖對方的這種所謂的醜聞,最後也沒挖到。

這證明《大紀元時報》在報導方面和在經營方面確實是按照美國的制度按照美國的法律走的,也按照媒體的規則走的,所以他才會把一些跟《大紀元時報》毫無關係的小報或者是一些社交媒體,只是因為他們的員工曾經在大紀元工作過,就硬套上來,也正說明了他找不到真正的有問題的地方,才去找那些地方呢。

媒體的監督權,我剛才講了是應該針對政府的三權之外的監督,他監督的是那三權而不應該是針對觀點不同的其它媒體。但是最近美國的左派媒體,甚至是其它國家的,似乎達成了一個共識,就是串通起來抹黑《大紀元時報》。這是由於觀念的不同。我覺得這個在價值觀上的對立和不同是一個重要原因。

第三個就是中共的因素

這個有不少讀者在跟帖上也談到了,他們發現《紐約時報》近年來越來越像中共的大外宣,尤其是華人當中看得更清楚,這個宣傳的調子比中共還要中共。這裡至少有三個可能性,一個是中共成功地統戰了《紐約時報》;第二個是《紐約時報》本來就和中共在某些價值觀方面有認同、相同的地方;再一個方面就是經濟上很可能有相對的依賴。

我們知道中共用各種方法方式,包括做廣告的方式,給美國的主流媒體提供了非常多的經濟上的資助,使得這些媒體的在很多情況下報導的時候傾向中共。在和中共有關的報導上面,其實這方面有很多例子。在紐約時報你比如說幾年前,他們曾經針對神韻演出有個抹黑的報導。

這裡面我覺得就是兩個因素都有,它既有對神韻回歸傳統的不滿,也有討好中共的因素,至少他知道寫出這篇文章來以後中共會喜歡,就跟這篇這次一樣的。就是說他對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對人權的侵犯、對宗教信仰的迫害,他這裡完完全全不提,而是轉彎抹角地把中共的那個觀點給放到這裡來。

對於中共的統戰,《紐約時報》過去至少有兩篇報導,是吹噓吹捧在法拉盛的一個人叫做朱力創。朱力創是紐約一個反法輪功組織的創始人,同時他又有多家中共統戰機構的頭銜,也就是說是多家中共統戰機構馬甲的代理人。那麼《紐約時報》吹捧這樣的人,除了討好中共以外還能夠有什麼意義呢?我看不出來。實際上《紐約時報》自己的文章也承認了這一點,就是他文章當中說啥,說《大紀元時報》已經發展成為「重要的反華和支持川普的媒體帝國」。

這裡說到反華的話,大概大紀元是最不可能被劃入這個範疇的。因為《大紀元時報》一直在宣揚中國傳統文化,替中國民眾發聲、替被中共迫害的各個宗教團體和民間團體發聲。《大紀元時報》反對的只是中共。而中共實際上是作為西方馬列在中國的代理人,它是一貫反華的。所以《紐約時報》這個時候等於就是承認自己是親共的。因為他攻擊大紀元的方式就是,當然他混淆了反華和反共之間的這個巨大區別,但實際上他的意思就是他自己是站在中共這邊的。

現在這個就是問題了,作為第四權,誰來監督他?他是監督別人的。美國媒體當然我們知道,這些年來,特別這幾年,這個越來越公開地暴露出來,就是說他不作為一個中立的報導新聞的,就是報導新聞、報導事實真相的這麼一個機構,而是說越來越脫離了這種真實報導,而傾向於變成了一個黨派鬥爭的工具。就是成為左派的喉舌,特別是極左派的喉舌,從對待川普總統和拜登的截然相反的處理我們就可以證明。

對於川普總統,顯而易見的就是,過去這三年的假新聞它都是大肆宣傳,哪怕後來都是被證明假的,他還會繼續炒作一段時間。在過去特別是在過去三年的所謂通俄門,還有彈劾案當中這種例子非常多。幾乎說他們炒作的沒有一個後來被證實是真的。而對現在證據確鑿的這個硬盤門他們卻裝聾作啞。這不是他們缺乏對新聞真實性的判斷力,而是缺乏最基本的良知和職業道德。當美國的開國元勛們建立這個國家結構的時候,他們想到了權力導致的腐敗,所以需要對權力進行制衡和監督,這就是立了三個權。

但是他們大概沒有想到媒體也會成為權力的一個支柱而且比另外三權根本不受監督和制約。左派媒體加上左派控制的社交平台,這就全面的拷貝了中共的宣傳和(對)不同聲音的打壓,因為單獨的宣傳是沒有用的,單獨的打壓也是沒有用的,這兩者必須結合起來,一定要發出他們自己的聲音,然後封殺掉別人的聲音,只有這樣才能起作用。

作為《紐約時報》這樣的媒體,他只能自己報導,只能去抹黑,只能不報導他不想報導的東西,但是他沒有辦法阻止別人報導。也就是說他不能夠破壞新聞自由。就是說他自己去報他想報的東西,他也可以去攻擊別人,但是他不能夠破壞別人去報導。新聞自由被誰破壞?新聞自由是被社交平台破壞的。所以像臉書推特這樣的社交平台加入到左媒以後,他就可以封殺所有不同的聲音,這才是真正的對新聞自由的扼殺。

(社交平台)和左媒結合起來的話,那就變成了一個完整的類似於中共的那種系統了。對於左媒,讀者最終會決定他們的命運因為如果讀者不讀他們的報紙的時候,實際上它的歷史使命就完成了,他就過去了。而對於社交平台,我認為則需要立法者在立法層面,還有政府呢在解釋法律和執法層面來結束他們的壟斷,和他們那種不受追究的特權。而對於他們推崇的進步主義和社會主義,我覺得美國人民這次會用選票來拋棄。

如果你喜歡這個節目的話請訂閱。今天就講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橫河觀點》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橫河觀點】習近平學毛鄧?陷入自相矛盾
【橫河觀點】亨特‧拜登醜聞之外的六大問題
【橫河觀點】川普總統的疫情應對和科學
【橫河觀點】美定3批黨媒為外國使團 有何特徵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數字極權主義侵襲 最後的自由之戰
【珍言真語】張崑陽:痛心同伴陷囹圄 堅持抗爭
【新聞大家談】至暗時刻 重現奇蹟關鍵密碼
【財商天下】公私合營復活?「待割韭菜」出逃
【薇羽看世間】釋放大海怪 舞弊陰謀無處遁形
【微視頻】川普記者會正名 拜登社會主義改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