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語】黃偉國:港八大學遭赤化 分三類型

人氣 397

【大紀元2020年10月28日訊】(香港大紀元記者黃采文、梁珍採訪報導)近日香港大學校委會通過表決,任命北京清華大學學者申作軍與宮鵬為副校長,引發香港社會強烈反彈,尤其申作軍具中共黨員身分,外界擔憂中共已明目張膽將黑手深入香港大專院校,致使香港失去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

對此香港政治學學者、時事評論員黃偉國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先前人們已擔憂中共會進一步消滅香港的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而今不僅成為事實,手法更是出乎預料的粗暴與無賴。他還表示,目前香港八所院校已被染紅。

「大家都很擔心,究竟中共會不會最終派人進駐大學,然後透過控制大學的行政,將學術自由、院校自主消滅,大家已經預料到會發生的。」黃偉國說,「問題關鍵是他們做事的手法是硬來、隨便、不理你,或者是耍無賴,不只是撕破臉了,甚至連『骨』都見到了。」

香港大學校委會10月27日通過表決,任命清大工業工程系主任申作軍及清大地球系統科學系主任宮鵬接任港大副校長。而申作軍身兼工業工程系黨委身分,備受港人質疑,不過在其中共黨員身分曝光後,清華大學網頁已刪去他的黨委身分。他也被揭露過去曾參與中共的「千人計劃」。

黃偉國表示,申宮兩人的背景在網上不難查到。他質疑兩人在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UC Berkeley)任教多年,為何回流清華大學。「為什麼在外國、在美國這麼一個先進的國家,從事研究,不在那裡工作?而回到北京的清華大學呢?」

尤其中國大專院校學術政治腐敗,許多教授道德淪喪。「那些教授最喜歡收女學生,甚至要身材好、漂亮的做小三,或者進得了廚房、進得了書房、還進了睡房等。」

且一些理科相關學系淪為賺錢機構。「根本就是賺大錢的,在中國國情裡,高科技或者一些技術,其實就是一個維穩的工程,是一個國家工程,是一個維穩或者維持政權的手段。」黃偉國說。

他質問港大校委會成員,「你的腦子在想什麼?你們最終的決定是什麼樣的?」「是不是扯線公仔,或者是舉手機器投票通過呢?」

香港大學已成過去式 只剩英文招牌

黃偉國表示,一年來,許多任職大專院校的學者,因學術自由與人身安全而離職,此前香港大學還無故解僱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已經是一個副教授或教授,基本上理論上是不可以辭退的,但是戴耀廷事件那些已經是破了例了。」

近來港大提出「3I」的口號:Internationalization(國際化)、Innovation(創意)、Impart(影響力)。他嘲諷地說「不如我重新詮釋這3個I,國際化會不會像當年大學偷換概念,中國大學生是國際化的一個標誌呢?當然這一部分已經有了。就是說香港大學沒了,香港大學已成過去式了。坦白講,你只是掛了一個所謂英文的招牌。」

今年2月離職的前香港大學副校長賀子森,近日接受媒體專訪時表示,香港在國際化層面有所倒退,開始集中以本地及中國內地為中心;而香港人的英文能力亦有退步,是個中因素之一。

「他都已經講得很坦白了,說香港已經不再是一個國際化的都會,已經不再是國際化,當然他美其名就是說香港人的英文不好,這個只是一個掩飾。」黃偉國表示,賀子森身處港大高層,已全然知悉周遭高層人士的背景身分。

在此情況下,黃偉國認為,賀子森此番談話是在暗示,「當整個大學的決策高層都被中共赤化後,這間大學就已經完蛋了。我沒辦法,我不會去抵擋的,我也不會去維護學術自由的,那我就離開,找一份高薪厚職,繼續發展事業。」

港八大學赤化分三類 教授與學生表達自由受威脅

黃偉國表示,香港港八大院校已遭赤化,他並以自身觀察,將其歸為三類。第一,直接由具有中國大學背景的人士充當校長,如理工大學與香港大學。第二,校長雖為香港本地人士,但其與中共有密切或見不得光的關係;第三,面對目前政治局勢,態度完全軟弱無能者。

敢言的黃偉國2018年2月無故收到浸會大學校方通知,其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一職不獲續約。他說,人們總認為大學是一個很崇高的機構,在其中做學問的人品格很清高,但他發現,大學跟人身體裡一樣存在毒素。「就像我身體裡面的毒素『三高』一樣,高脂肪、高膽固醇、高血壓,原來在大學裡面和外面的公司一樣。」

他表示,大學可以利用所謂出版、著作、研究撥款進行政治或者是人事的控制。此外,也控制學生行為,「大學裡面的民主牆,或者學生的活動等各方面,都受到很大的限制,甚至用學生的行為守則,把學生踢出學校,或者停課,來作為恐嚇。」

他提醒港人留意,「八所大學的校長,有沒有定期要去見中聯辦?甚至被迫要去見國安署?要他們落實在學校的那種政治控制呢?」

北京行 林鄭難決定 冀望邀功揩油

此外,特首林鄭月娥10月中旬宣布,於10月下旬前往北京與各部委開會,故而延遲施政報告,不過北京行終究未能成行,引發各界揣想後,林鄭近日宣布,將於11月初與五名局長前往北京,並於回程前往粵港澳大灣區。

對此,黃偉國表示,「林鄭月娥什麼時候去北京也不是她決定」。五中全會召開之際,北京局勢未明,雖仍由習近平操縱大局,而此時「林鄭月娥不斷向有關人士要求要訪京,這樣都要回應她的訴求,這樣就招呼她上去。」

「會不會有一些很突破性或者實際的東西出台?」黃偉國說:「大家都不要想那麼多了。」他說,去年6月以來,香港已被深圳蠶食,融入所謂大灣區概念,甚至有大灣區航空,號召歡迎香港年輕人回歸大灣區懷抱等等,大陸股票也紛紛來香港上市。林鄭去北京只不過是去邀功,「揩油說我有份參與成功爭取。」

港「一國兩制」沒人信 大學科技白手套失效

不過,黃偉國認為,香港「一國兩制」已不復存在,中共仍要掛上此招牌,但已無人相信了。中共利用香港大學當「白手套」偷取外國技術後,再透過某些合法或者是不道德的方式輸入中國內地,已被全世界看穿,因此香港已失去吸引外資及國外技術的優勢。

「如果香港連這兩個這麼重要的功能都真的沒有了,那在這樣的情況下,林鄭月娥去深圳,那個情況只不過就是說,有人來了就招呼她一下,就來飲飲食食去參觀。」

「關鍵是很可能希望去完之後,施政報告可以有功課做了,你知道的了,現在她被人罰重新做功課,而她的功課沒有人要。」黃偉國說。

健康碼可行性與私隱招疑 中共化的香港如何抗爭?

此外,林鄭目前仍強推強制檢測與健康碼。黃偉國表示,若香港未完全封關,禁止人流出入,「搞健康碼其實就是假的。」

他還質疑,「(港府)拿了很多人的DNA,怎樣去處理?這是一個很嚴重的私隱問題;也沒有人肯背書,究竟所謂的強行健康碼,會不會是開始只局限一些高風險人士,例如長期病患者、老年人,一些居住在中國大陸的人、經常來香港的人等等。」

黃偉國認為,林鄭在決策前,未經嚴謹思考與計劃,「她下面那些部門,就要幫她收拾,說得粗俗點就是擦屁股。」「所以到底怎樣實行、會不會有法律方面的私隱問題?會不會被人JR(Judicial Review司法覆核)等各方面,其實她完全都不會去想的,她只是覺得摸石頭過河,過了河做神仙就行了。」

他提醒,當香港法治已經淪落崩壞的情況下,如果港府推出破壞私隱、人權等方面的政策,「對付林鄭月娥有很多招數」,其中之一港人可以「透過司法覆核」。

因中共病毒及港版國安法,香港民主抗爭陷入低潮。「2020年差不多兩個月就結束了,但實際上整個運動,雖然在街上看不到很多抗爭活動,但實際上在不同的平台裡,大家其實在做著很多事情的。」他鼓勵港人,「在一個很有限的空間裡,大家都不要灰心,大家都有不同的方法、不同的平台,與政府繼續不同的形式的抗爭。」

受《珍言真語》之邀,黃偉國於每週二接受《珍言真語》專訪,評析時事。

完整的訪談請點擊觀看《珍言真語》節目。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港龍停飛 前空姐追憶香港價值
【珍言真語】袁弓夷:共產害西方 川普抽沼澤
【珍言真語】王岸然:川普借「硬盤門」助選
【珍言真語】程翔:五中全會前欲赴京 林鄭自辱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拜登舞弊實錘證據 被指政變
【財商天下】Dominion隱祕金主浮現
【薇羽看世間】川普政府告臉書
【重播】彭斯喬州「捍衛參院多數」集會演講
【橫河直播】舞弊橫行 吹哨受壓 美國真正危機
【新聞看點】美國6大招打擊中共 戰狼突然退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