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拜登最新錄音流出

【有冇搞錯】拜登中國生意危害美國安全

石山

人氣 1801

【大紀元2020年10月28日訊】《有冇搞錯》。10月28日。

美國保守派媒體《國家脈搏》(The National Pulse),昨天,就是10月27日,獨家獲得了一份錄音,是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一段講話,他在這段講話錄音中,談及他與一個「中國間諜頭子」有商業關係,他說的這個間諜頭子,是何志平。香港人可能都知道,何志平是原來香港民政事務局的局長,退休後到了商界。他的老闆也是香港居民,但卻是大陸背景,名叫葉簡明,就是中國華信能源的老闆。

我們聽一下這段錄音。

「我接到我父親的電話,告訴我《紐約時報》在(給我)打電話,但我的老合夥人艾瑞克(Eric)接的電話,就是這個艾瑞克給我造成很多傷害,也不知道有多長時間了。我父親就是不停地把電話轉給艾瑞克。還有另一個《紐約時報》記者給我打電話,問我關於我代表何志平的事,這中國間諜頭子,是他和我的合夥人合作建立的公司,我的合夥人身家3,230億美元,現在失蹤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失蹤了,這人是我的合夥人。自從我上回在他5,800萬美元的公寓裡見過他以後就失蹤了,他還說過他要用40億美元建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氣港口。我還收到紐約南區檢察官的電話,我最好的生意朋友德文(Devon Archer)已經把我列成一起刑事案的證人了,都沒徵求我的意見,還有(把我)父親(也列上了),也沒徵求我意見。」

亨特說:「我接到父親的電話,告訴我《紐約時報》正在打電話。但我的老拍檔艾瑞克——他真的害了我,不知道多久了,是他接的電話,因為我父親不會停止給艾瑞克打電話。還有一個《紐約時報》的記者打來電話,向我了解何志平的情況——那個該死的中國間諜頭子。」

亨特在錄音中談到了葉簡明的高級助理、前香港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與他這位「合夥人」的關係,並指出,自己這位「合夥人」的身家是3,230億美元,可他現在失蹤了。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失蹤了,他是我的合夥人。」亨特說道,自從他最後一次在這名合夥人價值5,800萬的公寓裡與其見面後,這個人就失蹤了。他說,當時他們達成了一筆40億美元的交易,要建一個世界上最大的液化天然氣港口。

亨特接著說,他接到了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的電話,是檢察官本人打來的。

他抱怨說:「我生意上最好的朋友德文在沒有告訴我的情況下,將我列為刑事案件的證人,而且我父親也沒有告訴我。」德文是前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的顧問。

這段錄音直接打破了美國主流媒體的說法,這些主流媒體說,亨特的電腦硬碟內容在「某種程度上是假的」,或是在事關中共的刑事調查或商業交易中,並沒有牽涉到亨特或喬.拜登

喬.拜登此前一直表示,他對亨特的海外的生意一概不知。甚至就在週四(10月22日)的最後一場總統辯論中,他還強調,他從未從中國賺錢。

美國福克斯新聞已經得到最少兩名第三方人士的證實,有關亨特和中國公司交易的郵件都是真實的,而且喬.拜登自己與中共之間也有交易,他作為「大人物」,拿了中國企業華信能源10%的股份。

亨特的錄音再次證實了兩件事:第一件事,是亨特和葉簡明之間的關係;第二件事,是老拜登從頭到尾都知道這個事情。很多人都質疑亨特是個笨蛋,沒有能力做那些事情,整個家族生意的核心,其實就是老拜登,這在這段錄音中很清楚地表達出來了。

那麼他們家族究竟有什麼生意呢?

最大的生意,就是亨特.拜登的Rosemont公司。這家公司在2012年以前幾乎沒有任何業績,就是一家空殼公司。2012年,亨特跟老拜登坐空軍二號去中國訪問,不久Rosemont和中國渤海產業投資合作,搞了一個華美渤海基金,中方前後投了15億美元。亨特的Rosemont占49%,中方占51%。

渤海投資的頭兒,名叫李祥生。他在國內媒體的採訪中說,他們「董事會很有遠見」。這種遠見,後來在渤海華美對美國軍工企業的併購中完美無缺地表現出來。

美國作家施韋澤(Peter Schweizer)調查了這個生意,寫了一本書《祕密帝國》。作者分析了副總統拜登、國務卿克里、太子黨亨特及其合夥人與中國合夥人等一眾錯綜複雜的關係後,用一句話做了簡單精闢的總結:「簡而言之,中共政府實際上是資助了美國最有權勢的兩個決策人的兒子共同擁有的企業。」

他警告說,這種生意對美國的國家安全可能帶來嚴重影響。

到2016年,就是成立三年多之後,亨特和中共合資的這個渤海華美已完成包括中石化銷售公司、美國瀚德汽車、中廣核電力、滴滴出行、兗煤澳洲、龍頭新能源電池企業等多個具有市場影響力的項目的交割,資產管理規模超過120億元人民幣。

其中,美國人最關心的是收購漢德公司。2019年8月15日,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致信財長姆欽(Steven Mnuchin),就奧巴馬政府時美國汽車技術企業瀚德公司(Henniges Automotive)被中共國企與拜登兒子創辦的中美合資基金收購一事提出質疑,因為瀚德公司的技術被應用於軍事領域。

渤海華美在2015年和中航工業汽車一起聯合收購美國瀚德汽車控股有限公司100%的股權,收購金額為5.72億美元。

瀚德汽車公司擁有很多世界領先技術,包括防震技術。美國國務院和商務部說,這些技術都是雙重用途,可以用在軍事領域上,比如坦克、軍艦和飛機都需要這些技術,尤其對於坦克而言,有好的防震技術,等於有好的精準射擊能力。

這個收購是在奧巴馬任上完成的。沒有老拜登的從中協調,當然不可能完成。

也是昨天,10月27日,亨特.拜登的其中一家公司SinoHawk的合夥人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接受了福克斯新聞的獨家專訪。詳細介紹拜登家族利用其副總統職位收取中國等外國企業巨款的事實。在這個訪問中,波布林斯基不但證實拜登知道家族生意從包括中國在內的外國拿錢,而且還參與其中了。

波布林斯基說,他講的不是他自己的話,而是拜登或亨特所說過的話。

前幾天,波布林斯基發表公開聲明的時候,出示了自己的三個手機,告訴大家所有的短訊、文件等都在裡面,他已經封存,隨時準備交給有關當局。他說:「我持有能證明所有內容的電子郵件、文檔和短信。」

波布林斯基表示,他看到拜登家在醜聞爆出後仍在撒謊,他說,拜登家族和一些美國媒體還指責他,說他是叛國者,為俄羅斯工作,他感到非常生氣,所以必須出來把事情進一步說清楚。

他說,他自己是前海軍軍官,熱愛美國這個國家,他有義務保護國家,所以才會向所有人提供拜登、亨特和老拜登兄弟吉姆.拜登的這些事。

他表示,他有一次在摩納哥跟亨特開會,但亨特沒有任何通知就翹會。隨後,亨特才告訴波布林斯基,因為亨特正忙於與烏克蘭能源公司Burisma的高管待在一起,以此保證他自己從烏克蘭的收入。

波布林斯基也提及他與前副總統拜登會面的情況。

他說,他本人並沒有要求跟拜登見面,是拜登家人要他跟拜登見面,因為「他們把整個家庭的遺產都放進去了。他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波布林斯基透露,他2017年在Milken會議期間跟拜登見面,討論他在拜登家族企業SinoHawk中的CEO角色。SinoHawk是一家諮詢公司,就是這家公司,只需要向中共提供名單、協助聯絡,每年就可以拿到1,000萬美元。

波布林斯基說,他和老拜登第二次會面時,雙方討論拜登家族的海外業務交易,當時,拜登特別叮囑他,「要密切關注亨特和吉姆。」

他表示,他在拜登家族的公司擔任CEO時曾試圖正常化經營,引入公司治理防護措施,但亨特親自告訴他,拜登直接拒絕了這一提議。

「那不是我的話,這是亨特直接發出的短信。你可以自己讀。」波布林斯基說。

他確認,拜登家跟華信能源的合同中,拜登那份由他的近親家屬(亨特)持有,拜登就是信中提及的大人物。

當主持人問到「拜登與中國交易的1,000萬美元究竟去了哪裡」時,波布林斯基透露,其中500萬美元是作為商業夥伴關係獲得的貸款;有一名中共官員曾表示,這是給「拜登家族」的無息、無抵押貸款。

波布林斯基還說,他曾問過拜登的兄弟吉姆.拜登,是否擔心拜登家的大中國協議會給拜登未來競選總統增加風險?

吉姆當時笑著回答說:「合理性否認(Plausible Deniability)。」意思就是說,完全可以用質疑證據的方法來加以否認。這是法庭上的慣常做法。以前看過一個美國電影,兩個人在偷汽車,一個人說我們是偷車賊;另一個人是律師,他哈哈大笑,糾正說,我們只是偷車嫌疑犯。這是法律用語。意思差不多,沒有證據和法庭判決,我們都沒有罪,就算殺了人也沒有罪。

迄今為止,拜登家庭從未反駁波布林斯基提出的事實,亨特從未說過電子郵件不是真的,但他們稱,這是「俄羅斯虛假信息」攻略。

不管下週二大選結果如何,拜登家族想要躲過這次醜聞帶來的各種法律問題,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了。因為美國人都在看著呢。#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有冇搞錯】一帶一路遭毛思想打擊
【有冇搞錯】談談韓戰結果 六個贏家兩個輸家
【有冇搞錯】中共為何力挺拜登?
【有冇搞錯】五中全會 十四五接續十三五大失敗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川普重磅講話預警 周庭獄中談遭遇
【新聞看點】政變4大顯像 拜登背後中共黑影
【西岸觀察】舞弊鐵證浮出 巴爾何時出手?
【羅廚尋味】南瓜小雞燉糯米
【新聞大家談】拜登舞弊實錘證據 被指政變
【財商天下】Dominion隱祕金主浮現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