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證人揭拜登家勾結中共 衝擊其陣營

人氣 4176

【大紀元2020年10月2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0月28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音頻版)

可能不少朋友都還記得,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曾經說過,他會在大選倒數10天的時候開始一步步曝光亨特硬盤中的猛料。現在距離大選只有倒數一週了,但我們看到朱利安尼並未有太大動作,似乎已經忘記了他曾經的許諾。

拜登父子的爆料 多點開花

不過我們看到在其它的地方,還不只是一個地方,接連不斷地開始出現獨家的爆料,從亨特不堪入目的視頻到拜登家庭成員之間觸目驚心的短訊,從亨特與中共間諜頭子的交往到拜登權力尋租的內部文件,都集中在這幾天從不同的媒體、不同的渠道曝光出來。


這些爆料不但對拜登父子形成了近乎毀滅性打擊,更使得一直被視為不正常的大選民調,也開始變得正常起來了:川普和拜登的民調今天開始出現了黃金交叉,川普在總統競選、黨內支持度、中間選民認可度、助推股市能力等美國人看重的選項中全面超過拜登。

而對拜登父子的爆料,明顯出現了多點開花的局面,這眾多媒體的信息源,不排除就來自穩坐釣魚台的老江湖朱利安尼。我們今天就來跟大家梳理一下相關爆料的幾大線索,這樣方便朋友們看清楚拜登父子目前究竟居於一種什麼樣的處境。

這一波爆料影響力最大的,無疑要算亨特的不雅視頻曝光。我們在前天的節目中討論了這個爆料給大選帶來的巨大衝擊,有大批美國人決定更改自己的投票,以至於谷歌「更改投票」的搜索量暴增,連川普都發推鼓勵大家說,大多數州都允許更改投票。而截止目前,就我所知道的,至少有14個州已經明確表示可以允許更改投票。

這個爆料的衝擊力之大,凸顯了亨特侵犯未成年人的犯罪行為正在激起美國人的眾怒。可能有朋友比較難以接受這個消息的可信度。但實際上,亨特這個罪行的可信度是比較高的,我至少看到了比較可信的三個獨立的來源,都證實了這件事情。

一個來源是美國保守派網站「Gateway Pundit」獨家曝光了來自亨特電腦的5條短訊,這些信息明確顯示出,拜登夫婦包括拜登的弟弟,對亨特侵犯未成年人的罪行早就知道,而且其中一個受害人的母親還直接警告拜登,說如果亨特再想和她女兒見面就會報警。

另外兩個來源分別來自OANN這家媒體的駐白宮記者香奈兒·瑞恩和特拉華州共和黨參議員候選人勞倫·維茨克。這兩位都是公眾人物,也都是公開證實他們了解到硬盤中的確有亨特這一類的犯罪證據,後者更明確地指出至少有7名未成年人出現在亨特的電腦中。

所以,現在朋友們可能就會理解,為什麼從班農到朱利安尼,甚至連川普總統提到拜登時都愛使用一個相同的稱呼:犯罪家庭。我們且不說別的,單單就剛才提到的這一系列案例,就足以說明「犯罪家庭」這個稱呼一點都不是惡意的誇張和無端的攻擊,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對事實的客觀描述。

第二個堪稱猛料的信息,是我們在昨天已經跟朋友們提到過的,亨特在一份音頻文件中毫不隱諱地稱呼華信高管何志平為「中國間諜頭子」。這個消息目前正在急速發酵。

川普長子小唐納德在推特上放出了這段音頻,已經獲得了至少4.2萬次轉推。

這個音頻的殺傷力在於,從亨特的話語中可以知道,拜登父子對何志平以及他身後華信集團的情報背景是非常清楚的。他們並非很傻很天真的受騙者,他們是在明明白白的情況下,和中共軍方情報機構進行合作及各種交易,這是地地道道的狼狽為奸、沆瀣一氣。這不是一般的權力尋租,而是已經涉嫌一般人難以想像的叛國大罪。

第三記重拳,來自重要的證人鮑布林斯基。他昨晚接受福克斯專訪時再次證實了3個事實:

1. 拜登家族主動要求他與拜登會面,商討拜登家與華信集團合作成立的「Sinohawk Holdings」(中國鷹控股公司)的業務發展。2017年5月2日晚上10時38分,喬·拜登與鮑布林斯基在比弗利一家酒吧單獨交談了一個多小時,談話內容直接涉及拜登家族的公司業務,當時沒有其他人在場。

2. 鮑布林斯基曾經詢問拜登弟弟吉姆,他是否擔心拜登的中國協議使未來的總統競選面臨風險?結果吉姆滿不在乎笑著回答說「合理推諉」(Plausible Deniability)。意思就是可以很容易掩蓋。

3. 他出示了重要的語音郵件顯示:拜登妻子吉爾的一位高級私人助理的丈夫叫羅伯·沃克爾警告他說,「夥計,你要把我們所有人都埋葬了。」

第四個爆料來自「每日來電」新聞網,他們獲得一份2017年5月的42頁投資大綱證實,拜登家族的Sinohawk公司以拜登和哥倫比亞總統的良好關係為條件,籌劃讓華信集團投資哥倫比亞的一個油田和委內瑞拉的一條輸油管道,甚至包括哥倫比亞具有戰略意義的布埃納文圖拉港口。

這個計劃的啟動資金為1千萬美元,只是由於何志平和葉簡明隨後相繼出事而被迫擱淺。

這份大綱也來自鮑布林斯基,其要害在於,這是目前曝光的材料中唯一一份明確宣傳拜登與外國領導人接觸的投資文件。

以上這些事實再次證明,整個拜登家族都捲入了與中共的交易,拜登不但是參與者,而且是主導者。

我們如果對今年的台灣大選做一個簡單的回顧,就會發現一個非常值得注意的現象,就是台灣大選和這次美國大選在某種程度上非常相似。這種相似集中體現在一點:競選連任者都是對中共持排斥、強硬立場,而競選對手都親共,都公開聲稱中共的崛起是機遇而非威脅。

正是這種有中共紅色影子介入的背景下,無論台灣的大選還是美國的大選,都出現了空前的高投票率,都出現了自由民主之存亡在此一選的戰爭式氛圍。而更為可怕的是,台灣和美國發起競選挑戰的人,都在很多方面和中共有曖昧不清的聯繫,都被懷疑受到了中共的某種程度的操縱。換句話說,他們都涉嫌在相當程度上成為了中共的代理人。

華信擅長打通外國高層

這是一種偶然的巧合嗎?我們可以簡單看看華信的案子。

華信是中共軍方及情報機構的背景,這一點已經是公開的祕密,我們不再囉嗦了。在葉簡明高級助手何志平出事的案子裡,我們可以看到如下的信息:何志平與擔任過塞內加爾外交部長的加迪奧策劃賄賂非洲國家領導人及高級官員,以便確保華信集團能得到經營權。

在這件案子裡,他們行賄的目標有兩個,一個是盛產石油的非洲國家乍得的總統伊德里斯·戴比,另一個是烏干達外長山姆·庫泰薩,此人於2014~2015年期間擔任聯合國大會主席。

而葉簡明本人也不簡單,他在東歐滲透最成功的國家是捷克。他本人受到捷克總統澤曼的高度信任,獲聘擔任澤曼總統的「對華經濟、外交與投資事務顧問」,成為首位擔任歐洲總統顧問的中國商人。

僅僅從這麼冰山一角也可以看到,華信似乎特別擅長打通外國高層尤其是領導人級別的政商關係。對這一點,華信黨委書記蔣春余甚至毫不隱諱地公開表示說:「華信善於跟國家行為捆綁在一起。」

當然,台灣大選中的在野黨競選人,不一定也與華信有什麼關係,但我們從中已經可以看到一種隱隱約約的模式,就是中共以商業合作為掩護,對外國滲透的主要目標是直達國家領導人或決策層高官,通過利益輸送逐漸達成利益收買,最終加以勒索控制。輕則影響一國對中共政策,重則把整個國家都握在手中。

這種模式同時也包括了針對外國某些有價值的潛力股政治人物進行提前投資,然後以國家的力量對其進行全方位扶持,再利用競選或其它方式進入到他國的決策層。這種培植代理人的模式雖然周期長,投入巨大,失敗風險也高,但一旦成功,其回報將是無可估量的。

我們就舉拜登這個現成的例子。拜登多次公開表示,他一旦當選總統就要停止與中共的貿易戰,廢除川普徵收的關稅。僅此一項,中共就可以每年獲利數百億美元。而對拜登來說,他完全可以用「政策調整」一句話為由,輕輕鬆鬆就把這事辦了,誰都抓不到什麼把柄。如果不是亨特自動送上門,把他們父子與中共勾兌的內幕和盤托出,誰能想到這個看似正常的政策調整的背後,實際上是付給N多年前一紙10%股份記錄或一段不雅視頻的賣國代價?

這種模式在台灣出現,在美國出現,在澳洲也出現了中共收買議員的報導,足以顯示中共正在有計劃、有步驟地達成從影響他國政策到控制他國政要,使之成為中共隱形的附庸國的過渡,這或許就是中共對「人類命運共同體」如此信心十足的真正底牌所在吧。

拜登競選團隊內部人士:感到羞恥

最後一點時間呢,我想和大家聊一個小故事。

儘管主流媒體仍然對拜登醜聞全面封殺,社交媒體也仍然在不停刪帖銷號,但我們看到如此衆多確鑿的證據、如此衆多的媒體多點曝光,還是讓大多數美國人看到、聽到了真相。這個衝擊波甚至直接影響到了拜登競選團隊。

在10月25號的清晨,美國一家名叫「4chan」的論壇網站出現一張帖子,發帖人自稱是拜登競選團隊的內部人士。帖子直言不諱地表示,儘管團隊中沒有人在談論拜登醜聞,但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說明了一切——競選已經結束了。

帖子這樣寫道:我為參與喬的競選而感到羞恥,而我並不是唯一有這種感受的人。最近幾天,有幾位競選團隊員工和志願者退出了。這裡基本上就像鬼城一樣。我發表這篇文章後也要離開了,而且再也不會回到這裡,因為喬腐敗了,而且他的家人也有嚴重問題。他不可能贏得這次選舉。

發帖者提到他們工作很辛苦,打了無數電話,敲了許多人家的門,但很多人都叫他們立即離開,而大多數人都是聼幾秒鐘就說他們不感興趣。任何聽到他們説話方式的人都會知道他們肯定不會把票投給喬·拜登。

最後他還説,自己參與競選的工作已經有十多年了,但今年他看到人們的反應與此前相比是如此的不同,所以他還是想在離開前説出那麽一點點真相,並希望對人們有所幫助。

這份帖子是匿名的,我們很難核實其內容的真偽。但就我個人來講,我寧願相信它是真實的。這不僅是因為帖子的內容符合當前的客觀實情,更是因為我相信絕大多數的美國人,包括很多溫和的左派,曾經長期支持民主黨支持拜登的人,他們基本的道德理念和是非觀念一直都還在。

很多人只是被拜登這類政客那些高大上的漂亮話迷惑了,當他們一旦發現真相與他們看到的表面相反的時候,我想產生羞愧甚至幻滅的感覺是很正常的。有人可能為了自我逃避而選擇視而不見,但也會有人用離開來表達自己正視事實的勇氣。

其實換個角度看,這次大選就是一場大戲,我們無論是否身在美國,都在其中扮演了一個角色,因為我們在面對是與非、善與惡的時候,無論心裡動了一個什麽樣的念頭,我們實際上都已經投下了自己的一票。人世間的很多事情,有時候看上去複雜,但實際上可能就這麽簡單。

好的,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今天就暫時聊到這裡,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遠見快評】亨特電腦門新一輪風暴 谷歌被起訴
【遠見快評】新郵件新證人席捲民主黨大佬
【遠見快評】谷歌搜索暴增:我可以更改投票?
【遠見快評】巴雷特就職:美向右 習加速左轉
最熱視頻
【薇羽看世間】川普政府告臉書
【重播】彭斯喬州「捍衛參院多數」集會演講
【橫河直播】舞弊橫行 吹哨受壓 美國真正危機
【新聞看點】美國6大招打擊中共 戰狼突然退縮
【遠見快評】喬治亞州視頻爆猛料 巴爾被警告
【思想領袖】努涅斯議員:拜登假裝贏得大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