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多倫多公寓租金持續加速下跌

最新數據顯示,受疫情衝擊,多倫多市中心公寓租金同比下降17%。(Shutterstock)
人氣: 1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28日】(大紀元記者周行多倫多報導)與去年同期相比,在多倫多市中心租一套共管公寓,目前便宜了17%,這在中共病毒(COVID-19)大流行前是不可想像的。

多倫多出租居所市場,以前的情況基本都是空置率極低,租金不斷上升。但Torontorentals網站在10月26日刊登的《大多倫多2020年10月租金報告》顯示,大多區的租金今年持續下降,尤其是多倫多市中心。

今年初開始的病毒大流行,對各行業衝擊極大。該報告顯示,在多倫多市中心,8月份共管公寓的平均月租金為2,245元,比2019年8月的租金高位2,707元,低了462元,跌幅高達17%。

對於專用於出租的出租公寓,目前平均每月租金是2,085元,也遠低於今年2月份處於高位的2,325元。

租金連續10個月下滑

該報告稱,在多倫多租房網站TorontoRentals上掛牌出租的大多倫多地區單元,租金叫價持續下降,這包括了所有出租房型:地下室公寓、專用出租公寓、共管公寓、鎮屋及其他單家庭住房。

該地區今年9月的平均月租金約為2,131元,這是經過連續10個月下降後的租金。該報告列出了從今年1月到9月的平均租金及其變化率。

大多倫多地區的平均月租金,從今年1月的2,411元,逐漸下降到9月份的2,131元。該報告說,平均月租金下降率是2.4%,平均每年下降率是12.9%。

小葡萄牙區下降最大

租金下降最多的是多倫多市中心,報告將該區細分為10個社區,按平均每平方英尺的租金,列出了各社區在今年8、9月及去年同期的租金變化情況。結果顯示,今年的租金在所有社區都下降,其中7個社區經歷了兩位數的下降率。

其中下降最大的,是小葡萄牙社區(Little Portugal),該社區今年平均每平方英尺的租金是3.17元,比去年9月的3.84元下降了超過17%;接著是湖濱社區(Waterfront Communities)下降了15%、Church-Yonge走廊下降了14%、Bay Street走廊及The Annex都是下降了13%。

跌幅最小的是唐人街附近的Kensington-Chinatown社區,該社區今年9月的平均每平方英尺租金是3.41元,比去年同期的3.62元下降了6%。該報告稱,原因可能是:與那些租金下降率較高的社區相比,該社區沒那麼多新的高租金公寓大樓項目。

一臥室單元租金下滑最大

從出租單元的臥室類型看,一臥室和二臥室單元的租金下滑情況最嚴重。報告列出了零臥室(單身單元)至四臥室單元的租金變化情況。

一臥室單元的租金從4月份開始下降,年同比降了1.3%,下降幅度逐漸增加到9月份的年同比下降11%。

二臥室單元的租金也是從4月份開始下降,年同比降了0.8%,下降幅度逐漸增加到9月份的年同比下降9.3%。

三臥室單元的租金從7月份開始下降,年同比降了0.2%,下降幅度逐漸增加到9月份的年同比下降4.4%。

單身單元的租金8月份開始下降,年同比降了1.7%,9月份年同比下降了7.9%。

四臥室單元的租金沒有下降趨勢,除2月份年同比下降了3.2%外,其他月份都是上升,9月份上升了4.5%。

租金下滑壓力持續

該報告稱,多倫多市中心待出租房源數量在繼續增加,需求則在下降。在TorontoRentals網站上列出的待租單元數量,每年都增加,從物業竣工量最低的2001年的19%增長率,到竣工量最多的2003年的167%。

對於整個多倫多人口普查區(接近大多倫多的範圍)來說,加拿大房貸及住房公司(CMHC)的數據,記錄了自2010年以來在建公寓數量的情況。該數據顯示,自2017年以來,在建公寓數量基本呈上升趨勢。

截至2020年9月,該區共有57,602套公寓在建,年同比增長5%,這一數字只是略低於上個月創下的高數量紀錄。

9月份在建的10,408套專用出租公寓,比上個月的數量稍低,但年同比增長了35%。2020年在建的專用出租公寓平均數量,比過去30年中的任何時候都要多。

該報告稱,其數據及分析還不能說明全部情況,因為一些房東,尤其是最近剛完工的高端公寓的業主,正在提供大量折扣或獎勵吸引租客,例如2個月免租金優惠。

同時,一些先前做出租的公寓業主,正在掛牌出售他們的物業,使得轉售公寓的供應量猛增。

按數據跟蹤機構Urbanation最近發布的數據,自2005年以來,大多倫多地區專用出租公寓的空置率,在2020年第三季度是2.4%,雖然還算較低,但已是2019年第三季度0.8%的3倍。在多倫多市中心,空置率從一年前的0.7%增加到2.8%。◇

責任編輯:文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