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后翼棄兵》影評:天才女棋手的精采傳奇

蔡宜霖

《后翼棄兵》劇照。(Netflix提供)
人氣: 844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20年10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蔡宜霖台灣台北報導)西洋棋除了是一種休閒娛樂外,也是相當考驗智力的競賽項目,改編自同名小說的影集《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便將一位天才女棋手的成長歷程,塑造得兼具傳奇性與通俗性,即便是對西洋棋一竅不通的人,也能夠在觀賞劇集時感受到足夠的樂趣。

故事的背景設定在1950~1960年代,女主角貝絲‧哈蒙幼年時就因為一場車禍不幸淪為孤兒,因而被送往孤兒院生活。住在當地期間,她也在因緣際會下,被啟發了西洋棋的興趣與驚人天分,往後更逐漸從西洋棋小神童蛻變為職業西洋棋手,進而成為美國冠軍。

而貝絲所面臨的最大考驗,則是當代的西洋棋世界冠軍、蘇聯選手博戈夫,能否打敗他成為新科冠軍,便是故事的首要看點。

后翼棄兵》劇照。(Netflix提供)

不懂西洋棋 絕不影響觀影樂趣

《后翼棄兵》身為一部以西洋棋為主題的影集,劇中有關西洋棋競賽的戲碼自然份量頗重。而影集本身在這項鬥智競賽的呈現上,則頗能兼顧娛樂性與通俗性,相關過程儘管不乏專業術語的出現與運用,但次數與頻率均拿捏得宜,即便是不通曉西洋棋規則與玩法的觀眾,依然不影響劇情的大致理解及觀影樂趣。

本劇在敘事層面上亦展現足夠水準,即便是在刻劃有關西洋棋的內容時,解釋性台詞的運用也稱得上相當節制,觀眾們需要知道的背景與資訊,普遍能夠在發展過程中,自然而然地得到呈現。

另外,在西洋棋的玩法上,《后翼棄兵》亦展現這項遊戲的多元性,除了正常的兩人一對一交手外,還包含了一對多的「車輪戰」玩法、更講究時間限制的「快棋」玩法,這兩項元素雖然僅作為劇情點綴,但都能在有限的時間裡展現足夠的觀賞性,增添作品的趣味。

女主角貝絲之所以能發掘出在下西洋棋上的驚人天分,則歸功於曾生活在孤兒院的經歷,貝絲在年僅9歲時,與一位喜歡下西洋棋的工友薛波結下特殊緣分,因而全心投入在西洋棋世界。

本劇對於此一情節的刻劃,展現了不亞於任何劇情片的飽滿與細緻,從興趣的啟發、薛波對她的各類指導、貝絲驚人的進步速度、引起當地西洋棋人士關注等層面,均給予十分扎實的詮釋,整個過程也婉如行雲流水般流暢、自然,展現塑造角色蛻變的功力。

《后翼棄兵》劇照。(Netflix提供)

首場正式賽事 即有不俗看點

往後貝絲成為高中生時,也開始嘗試參加美國正式的西洋棋競賽,朝職業棋手的方向邁進。她此前雖然是個神童,卻缺少正式比賽的經驗,也讓她的積分是0,這在她報名時也帶來一定的波折,主辦方均只把她當成很快就會出局的菜鳥。往後參賽過程的塑造,則頗有才華醞釀已久終於迎來爆發的氛圍,在氣氛塑造上有不俗效果。

貝絲如何憑藉個人才華,首次參賽就嶄獲冠軍,導演的詮釋也很有水準,能讓本應十分平靜的下棋競賽,營造得頗有戲劇張力,達到化平凡為神奇的成果。

《后翼棄兵》對於女主角西洋棋生涯的刻劃,能夠兼顧突顯其天賦以及適時的安排波折兩大層面。就前者而言,體現在她連續拿下多個美國賽事的冠軍上;就後者而言,則體現她遭逢頂尖高手後,也可能面臨苦戰甚至挫敗。

貝絲整體戰績勝多敗少,極為龐大的勝利次數,足以保證其身為天才的形象不會受損,極少數的敗績在眾多勝績的襯托下,也更容易展現特色,成為攸關劇情發展的轉折。

除了西洋棋的戲碼外,本劇的其它情節也具有一定的觀賞性。例如貝絲在成為少女後,有幸被好心人領養,脫離孤兒院的生活,有關她與養母艾瑪的關係刻劃,體現了母女親情不見得建立在血緣關係的可貴,兩人關係的升溫被詮釋得頗為自然、毫不刻意,成功為影集增添暖意。

另外,貝絲因為過於投入在西洋棋上,與同齡女孩相比也較晚嘗試愛情,甚至也與多數女孩的想法格格不入,相關的刻劃體現了角色的特別,進一步深化她身為天才的獨特性。

《后翼棄兵》劇照。(Netflix提供)

與蘇聯高手的宿命對決 成故事重頭戲

與蘇聯棋王博戈夫的交鋒,是女主角面臨的真正挑戰,兩大天才的宿命對決,也成為貫穿故事的核心主線。儘管博戈夫的戲份較為有限,但影集仍在有限的時間中,充分突顯其身為世界冠軍的驚人實力,貝絲固然天分很高,但博戈夫一角的安排,足以體現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為角色的成長創造合理機會。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女主角與博戈夫分別來自美國與蘇聯,當時又是冷戰的背景,但《后翼棄兵》並未將兩人的交鋒往正邪大戰的方向塑造,而是體現純粹的比賽競技,成為影集的一項特色。

博戈夫兩度讓女主角吃下敗績,兩人第三次交手時,女主角該如何翻盤,足以成為引人矚目的看點。本劇在情節的刻劃上,也展現足夠的合理性,前兩次交手,女主角一則歷練不夠、一則不在最佳狀態,如今第三次在賽事交鋒,不利因素明顯減弱,足以讓人相信這將是一場真正的頂尖對決。

同時,這次參賽前的劇情鋪陳,也包含女主角逐漸克服上次挫敗後的低潮,在氣氛的營造上得以包含扭轉困局的面向,讓對決更有戲劇張力。

《后翼棄兵》劇照。(Netflix提供)

兩人的對決一向僅止於棋盤上博弈,但這場宿命對決的熱血氣氛,絕不會因競技舞台的有限性而受影響,兩人的每一步棋,都在導演的渲染下,足以牽動觀眾的緊張神經。交鋒的過程足夠漫長,也讓一些細節得到體現機會,如美國棋手以往都僅單打獨鬥,這回貝絲則有諸多夥伴在休息時給予有力支援,得以擁有以往沒有的優勢;個人層面而言,貝絲也克服了一項弱點,深化角色蛻變。從諸多層面而言,都讓最終大戰顯得十分飽滿。

《后翼棄兵》可說是主演安雅‧泰勒‧喬伊(Anya Taylor-Joy)目前最成功的代表作,貝絲一角有身為天才的獨特氣質,個性也偏向冰山美人的類型,在她的詮釋下,這兩項特質都得到很有說服力的展現,讓貝絲成為很有立體感的角色。

本劇屬於好故事與好演員相得益彰的典型,相信憑藉此一優勢,女主角與影集本身都很有機會在未來斩獲多項獎項。◇

《后翼棄兵》海報。(Netflix提供)

責任編輯:李悅 #

評論